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9.(“听说这车好像是那臭傻逼...)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31 09:46:15

  陈仙贝有泡澡的习惯。

  她的浴室连接着这附近的一个天然温泉, 没一会儿,芳芳就在浴缸里放满了温泉水。

  陈仙贝的房间里有独立的衣帽间以及浴室,几乎这一层都是她的地方。浴缸很大,可以容纳好几个人, 她几乎每周都会泡两次, 有时候会往浴缸里放一些中草药,也会放牛奶以及玫瑰。也许跟这个习惯有关, 她的皮肤尤其白皙细腻, 即便身材纤弱,但面色很好, 唇红齿白,即便最近因为江柏尧跟蒋萱的暗度陈仓气恼悲愤,她的气色也没有受到心情的影响。

  今天有些累了, 陈仙贝在热气盎然的浴缸里, 泡得昏昏欲睡, 小脸通红, 比涂上了胭脂还要漂亮。

  好在芳芳在外面算着时间, 等到差不多了,进来柔声提醒她。

  等到陈仙贝躺在床上时, 已经快十点了。

  她的作息时间十分规律, 每天晚上都会睡够七到八个小时。

  她睡着后, 芳芳起身,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没忘给她关上窗帘。

  等陈仙贝醒来时,已经进了空间, 一瞬间,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原本荒芜的庄园,在Leo先生的打理之下,竟然焕然一新,没了杂草丛生,看起来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封砚就从她身后窜了出来。

  他头上还顶着几根杂草,脸上也有着泥土,但即便是这幅狼狈的模样,也没损他的颜值。

  他将卫衣袖子撸了起来,露出精瘦的手臂。只见他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他身上有一种陈仙贝很艳羡的朝气,哪怕是在这样的时候,他还是很有活力,身上不见半点疲态。

  封砚叉腰,脸上是得意的神情,“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为了让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可一刻都没休息,拿起锄头就是干。

  这辈子就没为这么拼命过。

  陈仙贝点头,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很惊喜很意外,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你真是厉害。”

  准确地说,锄草很厉害,做农活很厉害。

  封砚听了这话,尾巴恨不得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还好啦。”

  其实他内心别提有多得意了。

  “你再看这个。”封砚从一旁拿起一把简易版的扫帚给她看,“我自己扎的!”

  他寻思着这些草也得处理,最后动动他那聪明绝顶的小脑袋,学着记忆里看到的样子,做了一个扫帚。

  四舍五入一下,扫帚就是他发明的。

  陈仙贝“哇”了一声:“这是你自己做的?你动手能力也太强了吧!”

  “你真棒,居然会扎扫帚,而且这个扫帚看起来也很好用,你怎么做到的啊?太不可思议了!”

  她的夸赞句句走心。

  她是真的打心底里佩服眼前这个男人,或者应该说是少年。她比谁都知道他目前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困境,每天她可能只有一两个小时呆在这里,剩下的时间里,他要一个人呆在这里,这里没有活物,只有他,他也走不出来。

  如果心智不那么坚韧的话,可能早就疯了。

  而他,除了之前的暴躁跟抓狂以外,他挺过来了。

  如果是别的人,比如她遇到这种事,她绝对笑不出来。

  之前她还想过,等他恢复记忆了,就联系他的家人,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他解救出来,哪知道她才跟他说了这个想法,第二天凉亭的石砖上便闪现一行血红色的字――

  【此处乃秘境,不可让第三人知晓,否则后则自负!】

  其实后来想了想,也猜得到应该是不能随便说给别人听的,别人会不会信姑且放在一边,真要说出来了,谁又敢保证自己能承受“泄密”的后果呢。

  封砚被她夸得耳根微红。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真诚的夸奖,说出来别人可能不相信,他今年二十四岁半,离二十五岁的生日只有几个月,可从小到大,他记事以来,别人除了夸他长得好以外,就没别的了。当然,彩虹屁他也听过,但他知道,那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封家,因为他爸跟大哥,大家不得不违心去吹彩虹屁。

  那都是有目的的,家人朋友夸他也是带有十八层滤镜。

  现在雪饼不知道他是封家的人,不知道他爸爸跟大哥有多厉害,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或者感情牵扯,那么她说的就是真的。

  她说他厉害,就只是因为他厉害。

  这让他怎么扛得住,他脸皮这么薄。

  “很简单的。”封砚说,“我随便扎扎就成了。”

  这样说,是希望她能再多夸他几句。

  显然,陈仙贝是真正的善解人意,又夸了他好几句。

  封砚是沾沾自喜的,作为家中次子,从小到大顶头上有个做什么都第一的大哥,压力不可谓不大。大哥从幼儿园开始,就什么都是第一名,似乎在大哥的字典里,做什么都很容易,很容易的就考了第一考了数一数二的名校,很容易的就接过了公司,很容易的就将公司发展越来越好。

  他也曾经很努力过,背着家人躲在被子里看书,等全家人都睡下以后,他起来做题,恨不得头悬梁锥刺股,好不容易考了个全班前十,他拿着成绩单喜滋滋的回家,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爸爸妈妈惊呼大哥连跳几级还考了全校第一。

  他:啊这……

  那时候叛逆,遭遇这种对比鲜明的打击,干脆就懒得学了,反正学着也没什么意思。再后来,他二十多岁了,凡事家里有什么大事,公司有什么大事,爸爸跟大哥都是在书房里单独讨论,这种家庭会议,他没有参加的份。他自己也明白,连大哥都心烦的事,指不定他连听都听不明白。

  后来,他安慰自己:旁人想当废物还当不成呢,他有爸爸跟大哥护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在听了雪饼这样说,他觉得……自己好像不是除了有钱跟长得帅以外就没别的优点了嘛。

  陈仙贝又问封砚:“这个第二个任务你也完成了,还完成得这样出色,这次想要什么奖励,希望我给你带什么进来?”

  封砚努力地想了想。

  正准备说“本少要游戏机、鞋子、打火机、烟……”时,他看着她的面庞跟她那双明亮的眼睛,这话给咽了回去,他自己都没控制住,装逼的话就脱口而出:“书吧,想看点书。”

  给本少来点精神食粮。

  这话一出,封砚都觉得自己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了。

  陈仙贝有些意外,“书,你要看书?”

  “嗯。”封砚点头,一副“虽然我受尽了苦痛但我还是会努力地提升自己,别夸我,我会骄傲”的云淡风轻模样,“我喜欢看书。”

  陈仙贝噢了一声,“那你想看什么书?”

  封砚:“你看着买。”

  陈仙贝:“哦哦好。”

  “对了。”封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那什么,你给我买了刮胡刀,又要给我买书,花多少钱你记着啊,等我出去后我还给你。”

  陈仙贝想说不用了,但见他心情不错,也笑眯眯地应了。

  封砚又补充了一句,“给你算利息,我十倍还你。”

  陈仙贝:“那什么,我也不是放高利贷的,十倍不用啦。”

  “也不是利息,也有跑腿费。”

  陈仙贝:“呃……”

  封砚心情不错,等到陈仙贝走后,他又回忆了一下跟她之间的对话,想起这致命的一击,他立马跟鲤鱼打挺一般一跃而起,她、她会不会误会他把她当跑腿了?

  *

  江柏尧并不是住在江宅,为了工作方便,他基本上都住在自己名下的一套公寓中。

  这里离公司比较近,更节约时间。

  他跟往常一样一大清早就起床准备去公司,哪知道到了车库后,竟然发现自己的车被人刮花了。

  车身被人用刀子刮了,还写了两个大字――

  傻逼。

  他一时气血上涌,没想到自己身上也会遇到这种事,但他极会收敛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给周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周助理去查查是谁干的,这个小区隐私方面做得很好,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巡逻,不止如此,哪里都有监控摄像头,车库也有。

  要查,是很简单也很迅速。

  另外一个酒店套房里,几个年轻男人正在说话。

  其中一个男人去外面接了电话,等进来时,脸上有着微妙的笑意,“有个事,你们感兴趣不,跟那江狗逼有关的。”

  一个男人把玩着打火机,听了这话名字,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说。”

  “就那狗逼不是有个未婚妻吗,刚我表弟跟我说,她要卖一辆车来着。”那人嗤笑,“也奇怪啊,狗逼的未婚妻挺有钱的,怎么卖起车来了,是车库放不下了吗?不过,更奇怪啊,听说这车好像是那臭傻逼送给她的。”

  屋子里一片安静,过了片刻,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买下来。”

  “对,买下来……”

  几个男人纷纷应和,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男人脸上是嚣张的笑,“算我的,买下来,等砚哥醒来,这破烂车就当是我送给砚哥的礼物。”

  他顿了顿,“送给砚哥砸着玩。”

12133 169354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69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