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7.(不合适,就换人。...)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31 09:39:14

  蒋萱不知是该接还是不该接。

  华人律师已经微笑着委婉提醒:“蒋小姐, 这份律师函你有权拒收,不过届时我当事人陈小姐也会寄到你所在的学校。”

  蒋萱只好接了过来,这轻轻的一封律师函,犹如千斤重。

  她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一夜之间, 她的生活便有一种海啸即将来临的迹象,是错觉吗?

  她勉强的一笑, “陈小姐, 请问是哪位陈小姐?”

  “陈仙贝陈小姐。”律师脸上依然是官方化的礼貌笑容,“陈小姐托我转告你, 这里面有你留学一年来跟陈家借的学费生活费明细,你可以核对一下,如果有出入, 可以联系我修改, 这是我的名片。”

  蒋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屋内的窗户还没有关上, 风将窗户吹得作响, 在这个时刻,显得萧瑟、可怖。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律师函一角, “陈小姐是什么意思?”

  当初明明跟陈仙贝说好了。

  这笔钱是陈家借给她的, 但她学成归国以后, 会呆在陈仙贝身边当助理。

  这笔钱,她以为陈家是不会在乎的,她也清楚地知道,以陈仙贝的为人, 那个时候她成为助理了,陈仙贝是不会让她还这笔钱的。

  现在怎么回事?

  律师说:“就是律师函上说的意思, 对了,这里面还有你打的欠条复印件,陈小姐那边希望你在一个月以内还清欠款,如果存在拖欠行为,到时候就要让司法部门干涉进来了,毕竟金额并不小。”

  说完这话后,律师微微一笑,离开了。

  蒋萱如同行尸走肉般进了屋子,关好房门,她靠着门,手指微颤的打开了那封律师函。里面果然有账单,陈家近一年汇给她的钱,每一笔都记录其中。

  她在学生时代,成绩并没有多出色,在国内的时候也在努力地念书,刚开始她是希望能靠自己考上国外一所好的大学,最好能获取奖学金,这样留学的话,压力就没那么大,可她高估了自己,当初高考时,她每天那么拼命地学习,也不过是考了个普本。她知道自己在家世以及背景这方面存在着弱势以及短板,家世她无从改变,便只能从自己身上下功夫了。

  国外的名校她进不去,但普通的私立的是可以进去的,学校并不重要,在国外留学的经历本身就只是用来镀金的。只是这样一来的话,学费跟生活费就太贵了,她知道,像这种学校,都是家庭条件很好的学生的过渡站,于是,她就打起了陈家的主意,果然,她跟陈仙贝一块儿长大的情分在那里,虽然后来,陈仙贝的朋友圈她进不去,两人关系越发疏远,但只要她提了,陈仙贝就会答应。

  她承认,她是利用了陈仙贝的善良,但没办法,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的,不舍弃一点东西,是很难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

  这一年来,学费跟生活费,她花了陈家近六十万。

  六十万……

  蒋萱闭了闭眼睛,攥紧了账单。

  这六十万对于陈家,对于陈仙贝来说,不过是一个月的零花钱罢了。

  可对于她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对于江柏尧来说意味着什么,在陈仙贝面前,她没有任何的优势,因此,为了以后,她从不会收江柏尧的礼物,尽管看着那些令人心动的首饰,她也挣扎过,但那些首饰越是贵重,她就越提醒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不要被一时的甜美迷惑了心智。这几年来,她只收过江柏尧一件礼物,是一条手链。

  这个手链,也是值钱的,只要她现在愿意,就可以随时解除目前的危机。

  但,以后呢。

  那条手链是江柏尧亲自设计的,她知道这其中的意义,江柏尧也知道,她将那条手链卖了以后,有一天被江柏尧知道了,这便是一个雷,一个她触之即死的雷。她在他心里,不是那样的人啊。

  事已至此,这个学她肯定是还要上的。

  不然半途而废,这六十万不就白花了吗?人生啊,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机立断的,她就想好了。这件事情她不能让江柏尧知道,她太清楚那个圈子里的规矩了,江柏尧现在在江家还不能说一不二,更何况,江柏尧如今在公司身居要职,太多重要的事情要他处理了,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少年,现在的他,有时候她都看不穿他的心思,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江柏尧知道了陈仙贝在顾忌,那他会怎么做呢?

  如果他权衡再三,决定疏远她,那岂不是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虽然这样想着,但蒋萱还是试图垂死挣扎一把,拿起手机,鼓起勇气拨出陈仙贝的号码。

  哪知道,那边传来机械般的女声,提醒着她,她应该是被陈仙贝拉黑了。

  也是这个时候,蒋萱才回味过来,她跟陈仙贝也许并不是身家背景的差别,她试着将自己代入到陈仙贝的角度,发现如果是她,她一定会质问,可陈仙贝,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也许,从此以后,她连陈仙贝的面都很难见到了。

  陈仙贝不允许她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了,连解释都不屑去听。

  一道惊雷响起,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蒋萱被吓了一跳,她看向窗外,原来是暴风雨到来了。

  *

  陈胜远因病住院,在陈家是大事,在江家也是。

  陈仙贝早早地就去了医院守着,这是一家私人医院,陈家也有投资入股,院长更是陈胜远的至交好友,因此也愿意配合陈胜远来演这一出戏。陈胜远住在医院套房里,这里设施一切应有尽有,陈仙贝坐在床头,看自家大伯怎么表现出生了大病的憔悴模样。

  这太难了。

  陈胜远面色红润、声如洪钟,看样子一拳打死老虎问题也不大。

  不过这也没多大关系,陈胜远厌恶的说:“江家的破烂们,我一个也不想见到。”

  陈仙贝应下,跟他商量,“那我就跟他们说,医生叮嘱大伯您应该静养?”

  陈胜远忍着恶心捏着鼻子点头,又反过来安慰她,“你姑姑就这两天要回来了,等她回来了,就差不多可以跟江家谈退婚的事了,贝贝,你也别为这事难受,不值当的。”

  “嗯。”陈仙贝垂下头。

  这乖乖的模样,让陈胜远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他又开始骂,骂江家的人猪狗不如、狼心狗肺、迟早都要送到火葬场一把灰扬了,又骂妹妹陈胜羽。

  “以后你的终身大事就不能交给她,瞧瞧她给你选的是什么破烂!”

  “成天就知道公司公司,这公司哪有侄女的未来重要?!”

  “我看她就是迷到这上面去了,下次别让她给你找了!”陈胜远又嘟囔了一句,“贝贝,大伯跟你说,找不到也别急,要我说啊,就在家里呆一辈子都比嫁人好,再说了咱家又不是没钱,这就是你爷爷奶奶不在,要是他们还在,肯定被气死,你奶奶最心疼你了,也最放心不下你了。”

  陈仙贝本来已经不难受了的,听到这话,鼻子又开始酸了。

  但她还是低声说:“大伯,您放心吧,只要我不给自己委屈受,我就不会过得很差。”

  怕就怕,自己非要给自己委屈受。

  她觉得,在那本小说中,女主角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不心疼自己。

  陈家固然比不上江家,可论起人脉以及财势,江家也绝不敢轻慢,她都不明白,在原著中,女主角为什么要去看男主角的脸色,要去祈求他的爱情。她不在乎自己的心情,不在乎自己的感受,那才是最大的悲剧。

  陈胜远闻言一顿,感慨的说道:“是这么个理,但贝贝,你放心,我跟你姑姑都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个委屈的。”

  江家的人果然组团来医院看望陈胜远了。

  不过陈仙贝还有医生都将他们拦在外面,说病人需要静养。

  江家人看着陈仙贝眼眶微红,心道不好。

  陈胜远今年也快六十了,这个年纪介于中年老年,真要突发大病那也扛不住。

  也因为陈胜远重病住院,即便陈仙贝对江家人爱答不理、冷淡得很,江家人也没往别处想,他们中包括江柏尧本人,都把陈仙贝当成未来的江太太,是自家人,私心里就会对自家人尤其宽容,这会儿他们反而在心疼陈仙贝,肯定是忙坏了,忙到都没有精气神跟大伙打招呼说笑。

  江家人很自觉地,就将时间跟空间留给了江柏尧跟陈仙贝。

  大概是知道过几天后就会跟江柏尧取消婚约了,陈仙贝再看他,就没那么来气了。

  江柏尧并不是迟钝,他跟陈仙贝站在走廊里,她一言不发,他也能察觉出她的心不在焉,或者说是冷淡。

  “怎么没跟我打电话说?”江柏尧主动开口,低声问道。

  陈胜远是昨天住院的,他却不知道,还是今天他爸妈听到风声后,打电话询问陈仙贝,但电话是陈家的管家接的,他们才听说了这件事。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难道不应该早点跟他打电话说吗?

  他看向她。

  陈仙贝不太喜欢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只低头看着特别干净的大理石地面。

  她在想,自己该跟他说什么。

  说你心里没点数吗,我早就把你拉黑了。

  这样想,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这人是有多迟钝啊,这么几天了,居然还没发现她把他拉黑了。

  这证明着什么,证明着,他从头到尾也没将她放在心上。别的情侣,可能半天,就会发现。

  其实他们也算不上是情侣,顶多只能算是,各方面条件都合适下,为了家族为了公司凑在一起的,只不过,她稍稍有职业道德用了些心思,他全然都是抽离状态。

  哪怕是跟人合作做生意,最起码也是要求彼此真诚,目标一致。

  联姻结婚更是如此。只可惜她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视道德为无物的“合作伙伴”。

  不过没有关系,爷爷说过,做生意嘛,不合适,就换人。

  江柏尧盯着她,自然也看到了她嘴角的那抹笑意。

  心里一定,连他都没察觉到,自己这紧绷的后背稍稍放松了。

  他想,她一向善解人意,应该知道他最近的困境,所以才选择没在这时候打扰他。

  “仙贝……”他又开口了,想跟她说,以后有这种事,可以先跟他打电话。

  话还没说,她便抬起头,一双眼睛盯着他,冷静地说道:“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还要去陪大伯。”

  江柏尧一愣。

  陈仙贝后退了一步,礼貌生疏的说:“我先进去了,再见。”

  她转过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

  *

  陈仙贝进去病房,看到大伯鼾声如雷,她又退了出去。

  江家人都走了,这一层又恢复了安静,她也没什么事情做,便在医院随便转转,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发了一会儿呆,等她回过神来时,旁边坐了个小男孩。

  小男孩肉嘟嘟的,正在咔嚓咔嚓的吃着饼干,跟小仓鼠似的,可爱极了。

  见她看向自己,他面露犹豫之色,咬咬牙,将饼干递给她,依依不舍的问道:“你要吃吗?”

  陈仙贝被他逗笑了,摇了摇头,柔声道:“谢谢你,我不吃。”

  她这才看清楚,小男孩吃的是奥利奥饼干。

  几乎是一瞬间,脑子里响起的是男人的声音――

  “你是雪饼,那我就是奥利奥。”

  “你叫我Leo吧。”

  噗。

  她又笑了出声,一扫之前的不开心,不知道Leo先生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奋力锄草吗?

12133 169350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69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