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6.(她现在没那个自信,让江柏...)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30 09:42:06

  封砚并没有让陈仙贝锄地太久,估摸着差不多了,他就精神抖擞地跟她说:“我休息好了!”

  陈仙贝也拗不过他,将锄头还给他了。

  虽然他们俩以前都没做过这种事,不过封砚的体力比她好,一回生二回熟,上次他锄过一次草,也有了经验,这次比上次要快很多,是以他的锄草效率比她要高很多。

  封砚这会儿恢复了战斗力,一扫之前疯如野狗的状态,甚至还有兴致跟陈仙贝闲聊。

  陈仙贝呆了一会儿,这就准备走了。

  封砚放下锄头,兴致勃勃的跑过来跟她道别,“雪饼,明天见啊。”

  陈仙贝笑笑,也不甘示弱地回道:“Leo,明天见。”

  说完后,她又笑了,看着柱子上提醒在线时长只有两分钟了,她赶忙又说道:“你一定不要着急,肯定会有办法的,要是你心理焦虑急躁,或者抑郁,可以跟我说,不要憋在心里。”

  “行!”封砚拍拍胸脯,“没事的,只要你每天都能进来,我能有个说话的人,我就不会疯。”

  他姓封,不是疯。

  陈仙贝被他逗笑了,“好,那明天见。”

  封砚还没来得及再跟她说再见,她就消失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负面情绪,也没有焦躁,站在原地自己笑了一会儿,又跑到草地上拿起锄头奋力锄草。

  不就是锄草嘛,没在怕的。

  他可以再战一百年。

  其实他也觉得很奇怪,人生中,他第一次遇到一个可以这么快就安抚他的人。他是混不吝的性子,爹妈没少被他气得宣扬要断绝关系,他自己很有数,自己是那种气头上,天皇老子来了他也不会低头的霸王。

  ……不想这个了,还有好多好多的草要锄。

  没空为少男心事分心。

  陈仙贝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头发上竟然缠着那根抽绳,讶异极了,空间里的东西还能带出来?

  她再抬起手看了看掌心,什么痕迹都没有,明明在空间里时,她锄草时手掌发烫。

  那么,她究竟是整个人进了空间,还是跟……Leo一样是魂魄进去了。

  她比较倾向于是后者,可为什么这根抽绳还绑在她头发上。

  这个空间有很多秘密,她还没搞清楚,躺在床上思考了近十分钟,也没想过一个结果来,索性就起床来到浴室,像之前每一个早晨那样刷牙洗漱,梳头发时,将抽绳取下,准备走出浴室时,想起什么,她又打开水龙头,拿起抽绳,往上面挤了一点沐浴泡泡。

  她很少洗什么东西。姑姑说,女孩子的一双手很重要。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她动手去做的。

  那根抽绳在她掌心成一团,很轻松地就揉搓出细密的泡沫来。

  冲洗干净,她将这根抽绳放在阳台吊椅上,站在一旁望天瞧瞧,今天天气不错,到了晚上应该能干。

  她有些庆幸有这么一个空间在,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这段时间,不至于满脑子都被江柏尧跟蒋萱的事情占据。她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比如,去问问医生关于恢复记忆的办法,比如,可以看看心理书,提前做好准备为他开解,又比如,可以上网查查,用怎样的方法锄草又快又有效。

  正准备出门时,她接到了张秘书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里,张秘书跟她说,大伯住院了,不过是装的。

  大伯跟姑姑已经商量出对策来了,一定会体面的退婚,不会影响到她半点,只是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办法,听了不免瞠目结舌,但回过神来后,又觉得这是短期内能想出来的最好的法子了。

  虽然是装着病危,但做戏要做全套,她这个当侄女的,要去医院守着。

  张秘书在电话里委婉地提醒:“小姐,您可以适当地表现出悲伤难过的一面。”

  陈仙贝:“……”

  她不会演戏。

  张秘书又说:“我是夫人的影迷。”

  意思是说,她肯定继承了她妈在演戏方面的天赋?

  也对,从现在开始,她要打起精神来应付很多人了,比如江柏尧一家。从今天开始,是陈家跟江家的较量,只希望江柏尧能够从这件事中吸取一定的教训,那就是永远不要把别人当傻子,是会遭到反噬的。

  *

  美国。

  今天天气格外不好,蒋萱下课回到宿舍,见窗户没关,她关上奶锅,趿拉着拖鞋来到窗边。

  还未探出手关窗户,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

  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她妈打来的电话。

  她心里涌起疑虑,美国跟国内有着时差,算算时间,国内应该是深夜,妈妈怎么会这个点给她打电话?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顿时油然而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目光凝滞,迟疑了几秒钟,还是接起了电话。

  “妈。”

  她还没问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那头传来崩溃的哭声。

  她心下一抽,赶忙问道:“妈,您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蒋母在女儿的安抚下,仓皇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却仍是抽噎着说道:“萱萱,管家跟我说,让我搬出去!”

  对于蒋母来说,陈家是她的栖身之所。

  她这辈子就没有去外面工作过,丈夫没去世之前,她带着女儿当全职妈妈,丈夫去世后,她悲痛不已,陈家厚道,又把她跟女儿接了过去,她已经在这里呆习惯了,突然被管家告知,要她三天之内就搬出去。这让她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当然内心深处惊慌恐惧到了极点。

  蒋萱忽地愣住。

  她握着手机的手颤抖,她比蒋母要冷静得多,“发生了什么事,妈,是不是您做错了什么?”

  在陈家这么多年,蒋萱也了解陈家那些人,如果不是她妈做错了事,陈家绝不会将她妈赶出去。

  可问题又来了,她妈已经退休了,现在在本家养老,又能做错什么呢,本家那边,基本上都是孤苦无依、在陈家干到退休的帮佣,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陈家大伯,陈家大伯不是一个严苛的人。

  “我能做错什么?”蒋母哽咽,“我连陈总的面都没见到,听说陈总晕倒住院了!”

  蒋萱更是惊愕,“住院了?”

  “恩,管家跟我说了,三天内就要搬出去,不然他就请人了。”蒋母想起什么,倒抽一口冷气,“该不会是大小姐发现了吧?”

  对于女儿跟江先生的事,蒋母不能说全都知道,不过她能感觉到,女儿喜欢江先生。

  她内心恐慌,嘴上念叨个不停,“我跟你说过!那是大小姐,大小姐的人你怎么敢惦记?萱萱,你跟妈妈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小姐的事?”

  “是不是江先生骗你,”蒋母语无伦次的,“你赶紧回国,我带你去大小姐面前道歉赔罪,就说你不是故意的,求大小姐原谅!”

  蒋萱勉强镇定心神,“不可能。”

  “不可能的。”蒋萱又补充了一句,“仙贝不可能发现。”

  “而且我跟江先生什么关系都没有,妈,您也不要误会,我跟他只是,”她停顿了一下,“只是朋友。”

  蒋母哀戚,“妈真是被你害死了!现在陈家不让我呆了,这让妈去哪,妈在这里呆了十几年啊!”

  对蒋母来说,陈家是避风港,在这里她很安心,这里更是她的家。

  她离开后,去哪里呢,光是想想,就害怕到手抖。

  蒋萱看了一眼窗外,被风雨吹打得发出声响,今天天气很不好,天色又浓又暗,有一种暴风雨欲来的气息,惹得人内心焦灼不已。

  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计划。

  她现在没那个自信,让江柏尧为了她舍弃陈仙贝。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不着急,心急是大忌,所以她来了这国外,可为什么现在的发展不对劲了?

  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妈时,有人按了门铃,她茫然地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细想了一番,还是打开了门,对方是华人,脸上是公式化的微笑,“请问,你是蒋萱蒋小姐吗?”

  蒋萱胡乱地应了一声,“我是。”

  “你好,这是我当事人发给你的律师函。”对方说,“请查收。”

12133 168868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68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