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3.(江太太只能是陈仙贝。...)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27 09:50:27

  陈仙贝心里仍然记挂着封砚。

  恢复记忆这种事还是不能着急,她不该在他兴致勃勃的时候问那句话的。起床用过早餐后,陈仙贝在手机上标记了日期,半个月时间并不长,但对于目前的她来说,也是度日如年,她很想尽快地将身上“江柏尧未婚妻”的标签甩开。凡事都要提前做好准备,她让芳芳将江柏尧送给她的礼物全都找出来。

  今天上午她就在忙这件事了。

  衣帽间里,陈仙贝拿着打印的清单,跟芳芳在对账:“江柏尧总共送了我十二件礼物,是不是?”

  芳芳有些纳闷她这个举动,但还是点了下头。

  她照顾着陈仙贝的日常起居,也包括管理她收到的礼物。对这个问题是再清楚不过。

  陈仙贝点了点,有蓝宝石项链,也有价值连城的粉钻,当然全球限量的女包也送过。

  除此之外,车库还停着他送给她的那辆卡宴。

  “将这些都重新包装好。”陈仙贝这一刻跟精密的仪器一样,“这里面的东西用过几回,你都记得吧?”

  芳芳回:“应该是记得的。”

  “那就好。”陈仙贝说,“那你还记得我送给江柏尧的礼物有哪些吗?”

  芳芳迟疑了一下,“查一下转账跟购买记录,应该能。”

  “好,你打印好清单后交给我,一件都不能落下。”陈仙贝顿了一下,“至于那辆卡宴,等下你去联系姑姑身边的张秘书,让他按照车型购置一辆一模一样的。”

  芳芳心里越来越慌。

  她怎么有一种大小姐要跟江先生分手的错觉啊。

  陈仙贝见芳芳露出这样的神情,轻笑了一声,卷起清单,轻轻地在她头上敲了敲,嘘了嘘,“芳芳,这件事不要让无关紧要的人知道,张秘书那边也会保密的。”

  芳芳倒抽一口冷气。

  竟然不是错觉吗?可是大小姐无缘无故的就要跟江先生分手?怎么一点预兆都没有?

  陈仙贝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做。

  比如跟江柏尧退婚,从此以后划清界限。

  既然要分手,当然要分得彻底干净,她不爱占别人的东西,也不爱别人占她的,尽管分手后将礼物尽数退还这种行为很小学生,但她就是想做。她身边不要留着半点跟他有关系的东西。

  至于蒋萱那边……

  陈家对工作多年的帮佣都很厚道,蒋父死于一场意外事故,也是他死后,陈家不仅给了一笔慰问金,还特意让蒋母带着女儿来这边继续上班,给了母女俩栖身之所,也是因为这一份稳定的工作,蒋萱才有出国念书的机会。

  陈仙贝觉得,之前是家里太过仁慈了。

  东家跟帮佣的关系不该这样。蒋父蒋母是为了陈家鞍前马后、尽心尽力,可是也得到了应有的酬劳,说到底,只是一纸合同的关系。他们是他们,蒋萱是蒋萱,更何况,陈家从来都不欠蒋家的。

  蒋母的身体不是那么好,五十岁就退休了,现在在陈家本家养老。

  她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就是要让人知道,惦记她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即便她已经决定不要这桩婚约了,可想到有人这样算计自己,仍然是不痛快的。

  回到房间,陈仙贝看着妈妈的照片,轻声说:“我做不到。”

  她努力过了,努力地劝说自己,不要跟这样龌龊的人搅和在一起。

  可这一两年里,她被蒙蔽了无数次,也被算计得那样深,不做点什么,真的意难平。

  思及此,她给本家那边打了个电话,管家说,大伯出去钓鱼了。

  “王叔,大伯回来了,让他给我回个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好的,小姐。”

  蒋母想在本家养老是不可能的了。

  她不准蒋萱再沾惹陈家半点,蒋萱的一点痕迹都不准留下。

  *

  陈仙贝已经几天没跟江家那边的人主动联系了。

  只是几天,很难有人会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可笑的是,江家那边第一个发现不对的竟然是江柏尧本人。

  傍晚时分,他推了不必要的应酬回到家,这几天家里也是愁云惨淡,饭厅里,江父脸上难掩疲倦。江夫人还是心疼儿子,在他坐下以后,端量了一会儿,说道:“柏尧瘦了好多。”

  江柏尧扯了扯唇,什么都没说。

  这几天除了应对工作,他还在试图安抚封家的情绪,可惜的是,他现在连封辞的助理都联系不上。

  毫无疑问,江柏尧的内心是恼怒的,他什么时候低过头?现在这烂摊子事,甩也甩不开,要处理也棘手得很,这是他上任以来,最大的危机。

  “喝点汤。”江夫人跟儿子的关系并不亲密,有些话想说,但她怕儿子不会回应,只能用别的方式来表达她的关心,她唤来一旁的佣人,“给柏尧盛碗汤。”

  佣人的速度很快,端了一碗瓷碗放在江柏尧的手边。

  瓷碗里是一碗喷香四溢的鸡汤。

  他喝了一口,鲜甜在嘴里蔓延开来。

  很奇怪的,没有防备的,他想起了陈仙贝之前给他送的煲汤。这一年里,他格外的忙,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几次深夜,他的胃隐隐作痛时,目光所及之处,是她送来的保温壶。如今想起那些加班的晚上,首先闯入到脑海中的竟是那一碗碗煲汤。

  江柏尧对这个未婚妻无疑是满意的,这是他自己挑的,身家背景还有个人履历,都是门当户对,他知道,陈仙贝绝对当得起江太太这个位置,她的性情也无可挑剔,像他这样的人,喜欢的是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也能站在他身旁的女人。尽管内心深处,有别人的影子,但是他分得清楚,江太太只能是陈仙贝。

  喝着汤,他突然想到,有几天没见到陈仙贝了,她似乎也没有给他打电话过来。

  还是她打过电话,只是因为他太忙,周助理给应付过去了?

  这倒是有可能,她一向贴心懂事,也许是见他近期焦头烂额,所以没来打扰。

  江柏尧想起了陈仙贝,母子连心,江夫人也想了起来,随口说道:“好几天没见仙贝了,也是最近事情太多了,之前还想带她去订做旗袍。”

  江先生也满意陈仙贝这个准儿媳妇,瞥了江柏尧一眼,“你呢,这几天跟仙贝联系过吗?”

  “前天见过。”

  这个回答,让江先生也放心了。

  作为父亲,对儿子的私事他也不好过问太多,只不过陈仙贝不一样,是江家未来的儿媳妇。

  “仙贝真是个好女孩。”江夫人见饭桌上的气氛终于好了一点,心头一松,话题便往陈仙贝身上揽,“今天我碰到丽珍了,丽珍跟我说,昨天还是前天在上商场碰到了仙贝在逛街,”说到这里,她神秘一笑,“你猜仙贝在买什么?”

  江柏尧对这个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之所以想起陈仙贝,也是因为喝了汤的关系,他低头敛目,没有附和。

  江夫人已经习惯了丈夫跟儿子不是捧哏的料,他们不回应,她自顾自的往下说:“丽珍说仙贝在买男士刮胡刀。柏尧,你看,仙贝多体贴,你对旁人性子冷淡些没什么,但仙贝毕竟是女孩子,还是你的未婚妻,你可得对她好一点。公司是很重要,但家庭一样重要。”

  刮胡刀?

  江柏尧总算有了反应。

  其实他对礼物并不是很在意,陈仙贝之前送给他的,有些包装都没拆,他便让助理放进了衣帽间。

  不需要江夫人提醒,吃完饭以后,江柏尧准备给陈仙贝主动打个电话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周助理打来的。

  周助理办事认真负责、效率又高,在电话里,用词精简的将工作上的事交待了一通,知道江柏尧已经焦头烂额、筋疲力尽,正准备贴心的快速结束这通工作通话时,那头却破天荒的问了一个问题。

  江柏尧声音沉沉:“那边给你打过电话吗?”

  周助理怔了怔,反应过来,江柏尧问的是陈仙贝。

  这真是一桩稀奇事。

  周助理也就顺势回想了一下,谨慎地回:“没有。”

  陈小姐那边的确也很奇怪,这几天竟然都没打电话过来。

  周助理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那天去送蓝宝石项链时,陈仙贝的奇怪反应。

  不过那只是他的猜测,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捕风捉影的事,江总最是厌恶。

  再说了,他就拿了一份工资,也犯不着为了老板跟未婚妻之间的感情操心太多吧?那么多新闻都证实了一件事,就是别掺和到人家情侣之间,做了好事,不会被人夸,年终奖也不会有多丰厚,要是好心办了坏事,那还要挨批,怎么想怎么不划算。

  江柏尧有些诧异,但很快地又平静了。

  他觉得,陈仙贝应该是体谅他现在的情况,所以才没打电话过来添乱。

  “恩,我知道了。”他回道。

  等挂了电话后,他坐在书房的办公椅上,翻了翻通话记录,上一次跟陈仙贝通话,还是在订婚周年纪念日那一天。

  给她打个电话吧,他这样想。

  于是,他将她的号码拨了出去。

  “滴——”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12133 154748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54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