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2.(疯如野狗。...)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26 09:44:06

  看着封砚皱着眉头、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模样,陈仙贝扑哧笑出了声。

  她不像江柏尧那样不苟言笑,反而无论何时何刻,脸上总带着笑意,可她很少这样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

  本来她就生得很美,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的,阳光穿过大树,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地面上,也拂过了她那白皙清透的面庞。有的人一笑,的确能够轻易地击中别人的心房。

  封砚此时就呆住了。

  他并不是一个太看重外表的人,从青春期开始,他也是收情书收到手软的校草,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的存在,母胎单身这么久,还是家中长辈言传身教的成果。他父母感情很好,虽然偶尔也会有矛盾,他妈离家出走了N次,但他从小就知道,他父母是彼此相爱。

  后来,他大哥跟大嫂也是多年的青梅竹马,还记得那一次大哥大嫂险些真的分手,大嫂找他吐槽大哥,他回家后发现,从小在他心里就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大哥,在借酒消愁。

  那时候他不懂,还说了“既然不开心,那就别在一起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得亏那是他亲哥,没舍得动手打他。

  他记得,那是大哥已经醉了,可能就是醉了,才会跟他这个弟弟说了那句话,大哥说,那我要孤独终老。

  他知道,无论是父母,还是哥嫂,他们的生活跟别人家里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吵吵闹闹、烦人得很,但他更加知道,跟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多开心的一件事,他看他们就清楚了。

  因此,他身上也背负着“杜绝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重任。

  他不要当家里的老鼠屎,不管别人怎么往他身上扑,他都要躲开,他母胎单身多年,就是想找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尽管他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滋味。

  “我不是颜狗。”

  他在心里这样说。

  他身上的优点不多,除了有钱长得帅以外,就是不看重外貌这一点了。可他没想过有一天会遇到一个连头发丝都长在他心坎喜好上的人,不对,是妖。

  也因为这样,他被困了这么久,也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发过一次脾气。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迁怒这种事从前可没少做,这一次,就连他自己都觉得,他太好了,不可思议的好。

  人妖终归是殊途。

  “说说吧,那个人渣怎么伤害你了。”封砚问道。

  陈仙贝回忆了一下,“他喜欢我家管家的女儿。”

  “你的奴婢,不对,喜欢你的丫鬟?”封砚笑,“够狗血的啊。”

  “不是丫鬟,你怎么会用这个词。”陈仙贝解释,“反正他跟她背地里在算计我,他在骗我。”

  封砚又去草地上躺了下来,双手背在脑后,“那你就这么算了?”

  “我妈说,不要跟龌龊的人搅和在一起。”陈仙贝抿了抿唇,“这样会降低了自己的档次跟格局。”

  “说是这样说,但真把他们当个屁放了,你心里爽快吗?”封砚颇有些为她打抱不平,此时此刻全然忘记了,自己被困在这里好几天,较真来说,比她可怜多了。

  陈仙贝想了想, “我不知道。”

  “其实我还有一个办法,不会脏了你的手,也不会降低你的档次,你要不要听听?”

  “什么?”

  封砚放低了语气,“你可以告诉我他的名字,他家在哪里,等我出去以后,我帮你报仇,让这两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仙贝诧异地看他:“?”

  封砚以为自己没说到位,没说到她心坎上,想起以前看的武侠小说,他努力回忆,“一个挑断手筋脚筋,一个……是女的?那不能太过分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犯法的事,我还是不要沾比较好。”

  “??”陈仙贝愕然,“挑断手筋脚筋,不犯法吗?”

  封砚懂了,也明白了,以为她还是舍不得那个渣男,便改口道:“好像也是犯法的。”

  这个女妖精对渣男还挺心软的。

  以前那些聊斋类的小故事里,负心汉可不只是被挑断手筋脚筋这样轻松。

  “你来决定,你来挑该用文的还是武的,我都能帮你办到,”封砚拍拍胸脯,“就没有我办不到的事。”

  陈仙贝看着他。

  封砚以为她是不相信,是在质疑他封少的能力,便开始滔滔不绝,“我有个朋友特别厉害,现在互联网又这么发达,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也能把他们揪出来blablabla……”

  他说个不停,神情可以用眉飞色舞来形容。

  直到陈仙贝开口说了一句话,他就跟当机一样卡壳了。

  “你恢复记忆了?”

  封砚:“……”

  草,大意了、大意了!

  他没设心房的跟她聊天,为她想复仇法子,文的武的、半文半武的,她却在找茬挑刺。

  人妖果然殊途。

  再次在心里默念一百遍:不要被她的假象蒙骗,这是她钻进他心里,根据他的喜好伪装变幻出来的模样。

  “啊?”

  封砚有个朋友勇闯娱乐圈,家里贴钱贴资源,最后终于奋战至十八线。

  这个朋友经常戏瘾上身,逼着哥几个陪他对戏。

  封砚对娱乐圈没有半分兴趣,不然他觉得以他的演技水平,少说也可以飙升至十七线。

  只见他神情茫然了一会儿,然后探出手抱头,脸上又乍现痛苦之色。

  “我刚说什么来着?”
  “我是谁?”
  “我叫什么名字?!”

  陈仙贝见他疯如野狗,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小跑到他身边,关切着轻声问:“你没事吧?”

  封砚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演技,一不小心头撞到了柱子上,刚开始痛苦是装的,现在就是真的了,他惨叫一声,“我是谁!”

  我究竟是谁!

  下一秒他直接装晕,他怕自己的演技太尬,会被她看穿,干脆晕过去,什么事都没有。

  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突然到陈仙贝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顿时束手无策,看着封砚晕倒在草地上,愣了好一会儿,才赶忙蹲下来探出手去拍他,“你,你没事吧?”

  封砚:“……”

  陈仙贝见他没有反应,小心翼翼地、屏气凝神的探出手放在他鼻子下。

  封砚本来是很紧张的,毕竟在女妖精眼皮子底下耍这种把戏,他浑身都紧绷着,直到他感觉到她的手探他的鼻息。

  脑子里的问号还没来得及出现。

  他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似乎是微甜花香,没有丝毫香水的痕迹,更像是本身自带的气息。

  丝毫都不浓烈,但凑近了闻到后,逐渐溢出。

  当眼睛闭上以后,别的感观便变得异常灵敏,他原本浮躁的心情,被人按了慢速键,就连呼吸,都开始平缓。

  陈仙贝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应该是大脑受到了刺激。”她自言自语,“好可怜的人。”

  潜意识里记得别的事,记得朋友会什么,就是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名字,自己家在哪里。

  努力地去想,就是想不起来,还被困在了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如果是她,她应该也会受到刺激晕过去。

  他躺的这个地方有太阳。每次进来时,这里都是白天,她也没来得及跟他了解这空间有没有黑夜。

  可能用不了多久,她也要出去了,就这样放他在地上好像不太好。

  她环顾一周,盯上了亭子。

  这凉亭能挡雨,比草地上还是要好得多,她像个勤劳的小蜜蜂去捡干草,学着电视剧那样,扑在凉亭地上。

  封砚眼睛睁开一条缝去偷瞄她。

  见她这样,他瞬间惊恐不已。

  她捡干草做什么,难道是想借此焚烧他?

  陈仙贝忙活完以后,又来到封砚身旁,伸出手想要扶他起来,但她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低估了他的重量。

  封砚心想:不是有可以隔空移物的妖术吗?还是她不会?

  陈仙贝只好改为去拖他,这就变得容易了些,不过即使是这样,她将他拖到凉亭时,身上也出了些汗,比她想象得难多了。

  就在封砚想着,如果下一秒她用妖术点火,他就一跃而起,将她扑倒在地。

  只是女妖精的弱点在哪呢?

  不知道她原形是什么,很难探寻。

  不管了,反正她要是想杀了他,他就不能坐以待毙,在这种生死关头,他即便对她做了什么,那也是反击,是正当防卫。

  陈仙贝又找了一些干草来,盖在了他的身上。

  忙完这一切,她看了一下柱子上的在线时长,已经没剩几分钟了。

  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她想了想,蹲在一旁抱着膝盖,专注地看着他的脸庞,最后叹了一口气,“我要走啦,你不要有事,你放心,我会去问问,该怎么恢复记忆。”

  小的时候,她每次生病时,妈妈都会点一点她的额头。

  鬼使神差的,她也伸出手指,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给你一点能量。”

  她刚这样做,也发现自己很幼稚。

  还好他晕了过去,他不知道,也没人看得到。

  相见即是缘分,他们在这个神奇的空间相遇,也是一种缘分。

  “我走啦,你好好的。”

  下一秒,陈仙贝凭空消失,不留一点痕迹,好像从未来过一般。

  封砚先是睁开了一只眼睛,确定没人后,又睁开另外一只眼睛。

  他神情呆滞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12133 15174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51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