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0.(“这个婚约,陈家不要了。...)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24 09:11:08

  陈仙贝醒来后,将买刮胡刀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还没等她出门,就接到了来自姑姑的远洋电话。

  陈胜羽的办事效率无可置疑,饶是陈仙贝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听到电话那头姑姑气愤的语气时,仍然呆住了,寒气从脚底溢出。

  “贝贝?”
  “贝贝,你没事吧??”

  话筒那头传来姑姑急切的关心,陈仙贝勉强镇定心神,但还是难掩悲愤。

  是的,悲愤。

  既悲又愤。

  “我没事。”陈仙贝握紧了话筒,只想说一句话,这句话在她的五脏六腑窜来窜去,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说。

  怕自己太不懂事,在这个时候提出要解除婚约,没有想过会对陈家还有公司造成损失,只想尽快甩开这一段令人作呕的历史。

  她不想跟江柏尧还有蒋萱纠缠,连在意他们,让他们在脑子里多呆一秒,她都觉得不值得。

  她不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人,也许如果是别人的话,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跟算计,一定会与狼谋皮、假意周旋,再将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那样的话,好像是比较爽快。但她记得母亲曾经说过,人这一生是短暂的,都只有匆匆几十年,所以要尽量让自己活得快乐,不要将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人和事上。

  “我……”她开了口,却将话给咽了回去。

  陈胜羽比陈仙贝更气。

  她查出来的结果,并不尽人意。之前她有多看好江柏尧,现在就有多打脸。在她查到的蛛丝马迹中,要说江柏尧跟蒋萱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那也不是,但就是这种似是非是,黏糊又恶心。

  江柏尧这一年里去美国出差的次数很多,似乎每一次都是有正事,明面上查,没有不对劲,但深入了去看,猫腻一大堆。

  好几次,都是工作上的小事,派一个副总就能去,他偏偏自己去。

  当然,可以说他在工作方面一丝不苟,可怎么每次都会绕道去蒋萱所在的区呢?

  也许一开始,陈胜羽查这个,只是为了安侄女的心,在查到一丝丝不对劲后,她开始较真了,陈家毕竟是百年世家,在国外也有人脉跟资源,想查蒋萱这个普通人,那是再简单不过,连蒋萱的通话记录都能找得到,微妙的是,蒋萱有两个号,一个是对外的,还有一个是用别人的身份申请的号码,这个号码也被陈胜羽给揪了出来。

  这个号联系最多的人就是江柏尧。

  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一通,每次通话还都在二十分钟以上。

  陈胜羽怕会误伤了江柏尧,还特意去查过,这两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亲戚关系,结果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们两个人都很小心,尤其是蒋萱,竟然都能在陈家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可是再谨慎小心,狐狸尾巴也会露出来,只要他们两个人有那种关系,那么陈家就一定能查得出来。

  “贝贝,你放心,姑姑一定给你一个交待。”陈胜羽现在只恨不得撕了那一对狗男女,咬牙切齿地说,“这个婚约,陈家不要了。”

  她现在觉得很对不起侄女。

  因为江柏尧这个人是她挑的,她是看重对方的家世背景,但同样的,她也认为,再门当户对,如果对方不是个好人,不能给侄女一个安稳的家庭,那她也不会同意。

  陈仙贝觉得自己就像是身处浓黑粘稠的坑里,她厌恶,她痛恨,负面情绪都快将她淹没了,姑姑的这一句话将她拉回了现实,她看了看自己,衣服是干净的,手也是干净的。

  她不曾被那些肮脏事沾惹到半分。

  “可以吗?”她问。

  她在公司有职位,也知道现在陈家跟江家有项目上的合作,现在关系一旦分崩瓦解,项目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陈胜羽听到侄女的语气平静,心里更是心疼。

  明明是该无忧无虑的年纪,明明是该被人捧在手心呵护的,现在被人这样算计,却还是懂事的问她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陈胜羽脑子转得很快,“最多半个月,半个月我就会回来跟江家那边交涉,这半个月里,我会收集好证据跟资料。”

  江家她是知道的,又或者说这燕京的豪门都是一个样,在乎面子多过于钱财。

  现在不动声色地将证据找好,到时候江家不只是要乖乖配合取消婚约,她还要薅一层皮下来才解气。

  “贝贝,这半个月,你不要再跟江柏尧那边联系了。你放心,姑姑答应你,这次婚约取消,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不好的影响。”陈胜羽深吸一口气,“你不要难过,不要伤心,是姑姑对不起你,是姑姑看走眼了。”

  陈仙贝听了这话,更是难受。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没有错的。”

  “姑姑,我们没有错,是别人的错,不是吗?”她看着鞋尖,其实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但还是强忍着没让它流出来,她哽咽着说,“我们不能说自己错了。”

  陈胜羽忽地沉默,长达一分钟后,她应了:“恩,没错,贝贝不要伤心。姑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蒋萱那边,你想怎么处理。”陈胜羽又问。

  很奇怪,陈仙贝对蒋萱的愤恨反而没那么深。

  论起来她心里更厌恶江柏尧,是他作出一副追求她、希望跟他订婚的架势,也是他在成为他的未婚夫时,心里还在喜欢别人,归根到底,最该恨最可恶的是他,而不是蒋萱。

  “姑姑,是半个月吗,半个月后就可以取消婚约了吗?”她问。

  陈胜羽回:“恩,半个月。”

  “那好,将资助给蒋萱的记录都打出来,另外断了她的资助,她那边这一学期的学费已经交了,让陈律师跟她联系,就说陈家希望她在一个月内还清所有欠款,如果拖延的话,会去法院上诉。”

  蒋萱并不是拿奖学金出国的,她当初跟陈家签了欠条。

  现在想想,蒋萱在国外的日子过得也很自在,陈家并不在乎那点钱,之前也没想过让她还,她大概也是清楚这一点,也很自信不会被陈家发现她的小动作,所以除了学费以外,她还要了中等价位的生活费。

  陈仙贝有些好奇,她怎么没有跟江柏尧开这个口。

  江柏尧是冷淡了些,但出手也很大方,跟她订婚的这一年来,送的礼物不计其数,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挂了电话之后,陈仙贝回到洗手间洗了个脸,再次出门时,就连芳芳都没看出来她哭过。

  *

  陈仙贝尽管心情跌至谷底,不过还是记得要给空间里的那位先生买刮胡刀。

  让司机开车载她来了常去的百货商场。

  她很少会买这种男士用品,之前给江柏尧买的礼物,也都是中规中矩的,像皮带、刮胡刀这种东西,还没送过,现在想想,她骨子里也是有逆反心理的,因为知道每次节日都是周助理给她准备,江柏尧并没有上心,因此她买的礼物,也都是有价值,但也没太细心去挑选。她送过手表,也送过钢笔。

  来到一个专柜,她弯腰看了看。

  其实她也不太会挑这种东西,便让导购小姐帮忙推荐了一个,正刷卡时,身后传来一道女声:“哎呀,还真是贝贝呀!”

  陈仙贝回头一看,来人是江家那边的亲戚。

  此人是江夫人的表姐,也是牌友,经常会去江家做客,一来二去,陈仙贝也见过她几回,之前每次见,还会客客气气的喊一声表姨,今天想到江柏尧那些事,她面容冷淡,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叫人。

  胡丽珍也没在意这个细节。

  她也不算是豪门太太,家境虽然富裕,但比起江家来说,还是差得远了,之所以跟小根本一样跟在表姐身边,不过是想跟江家搭上线,以后好为儿子女儿铺路。

  她知道,陈仙贝一年多以后就要嫁给江柏尧,江家都在准备结婚的事了,不出意外,以后当家做主的就是江柏尧,而江柏尧与她表姐的关系也不算亲近。在胡丽珍看来,陈仙贝这个准江太太,未来肯定比江夫人在江家的分量重,于是态度更是热切了几分,想上前去拉陈仙贝的手,却被陈仙贝不着痕迹的躲开。

  “小姐,您的刮胡刀已经包好了。”

  导购小姐将购物袋递给陈仙贝。

  胡丽珍看到是刮胡刀的专柜,顿时心下了然,乐呵呵地说:“贝贝,你真是个贴心的孩子,难怪柏尧喜欢你。”

  陈仙贝根本不想再跟江家的人有任何不必要的接触,不过她从小被教养无论何时何地都得有礼数,她做不来横眉冷对,只是语气冷淡地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因为陈仙贝在江家的风评太好,上上下下都喜欢她,也认可她,此时她的说辞还有语气表情,胡丽珍也没多想,还笑着说:“那好吧,你去忙你的,下次我去你家,再好好聊聊。”

  你家,指的是江家。

  陈仙贝听出其中含义,强忍着不适,提起包装好的刮胡刀转身就走。

  胡丽珍很喜欢挑剔别人,要是别的小辈碰到她,不好好招呼一番,她肯定是介意的,可换成了陈仙贝,那就不同了,旁人怎么能跟陈仙贝比,陈仙贝不仅是陈家的大小姐,还是陈胜羽拟定的唯一继承人,她的财产身家之丰厚,令人咂舌,更别说,她还是江柏尧的未婚妻,铁板钉钉的江太太。

  这样的身份,即便冷淡了些,胡丽珍也没有任何意见,都没往心里去。

  陈仙贝从商场出来,这才吐出一口气。

  她突然想起了空间里的那个男人,忍不住在想,骂脏话是什么体验呢?

  会纾解内心的不快吗?

12133 146742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46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