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6.(这女妖精她没有心!...)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20 09:05:08

  陈仙贝后退了一步。

  自动过滤了男人的话,她开始张望四周,也是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庄园不对劲。

  她探出手,没有感觉到有风,甚至这里的一草一木也是静止不动的,还有柱子上时而闪现的字体,无一不透露着,这里超过了科学理解的范畴。她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小说中女主角也有一个很神奇的随身空间,她可以自由进出,里面会有灵泉等神奇东西,难道在她身上也有这样的境遇,她拥有了一个空间?

  她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梦到的那本小说,小说中似乎并没有描述女主角有一个空间。

  这太奇怪了。

  男人看着陈仙贝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漂亮的眉眼皆是沉重之色。

  他心里不免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眼前这个人的确是空间主人,那会不会是跟他或者封家有仇,所以才故意将他困在这里。他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已经好几天了,也就是他心理素质好,但凡没那么坚强,说不定就疯了。他还能压制住恐慌在这里搜寻打探,因此他很清楚,这里绝不是现实之境,是脱离了科学的。

  他的目光逐渐凝重。

  大胆猜测,说不定眼前这个看着温柔、长得也很美的,根本就不是人。

  想通这一点之后,他也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也对,这人长得太美太漂亮,根本不像是人。

  他这是作了什么孽,被这些东西盯上?还被拽了进来,一时间他脑补了很多,儿时看过的聊斋志异的小故事也浮上心头来,比如,这个妖精还是女鬼,看他风姿卓越、因此一见倾心,看中了他,将他抢进这个空间来……

  想到自己会被她吸干人气,最后会死得很惨,或者困在这里一辈子。

  他闭了闭眼睛。

  再次睁开眼,他轻声道:“其实我长得很丑。”

  他不是道士,唯一能用得上手的锄头,也离她更近,实在是手无寸铁。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手里有锄头,他也不敢冲她拼命。

  有没有胜算姑且放在一边,这女妖精变幻出这娇滴滴又温婉的模样,肯定是看穿了男人的本质,是很难对着女人下狠手的。

  非常不凑巧的是,他,的确不会对女人出手,即便眼前这个不是人,只要她是个雌性,他动手了,传出去后他还怎么当男人???

  封少的拳头只会对着雄性,这是做人的原则。

  所以,他只能动脑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才是正确路线。

  陈仙贝诧异地看着他。

  前一秒还雄赳赳气昂昂、每一个细胞都写着“拽”的男人,这一秒语气轻得不能再轻。

  还有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很丑?

  她不是一个在意外表的人,但也得承认,在现实生活中,她还真没见过在外貌气度方面胜过他的人。

  “在我们那里,我是丑八怪。”他又一次诚恳地说,“我属于没人要的那种,不怕你笑话,我今年二十五岁,还是母胎solo,哦,你可能不懂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我这二十五年来,没有谈过女朋友,因为没人看得上我,她们都嫌我丑。”

  他见陈仙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横了心,说道:“我是童子来着。”

  不需要他再暗示太多了吧?

  童子,正儿八经,二十四K纯童子。

  谁不知道,童子尿可是辟邪神器。

  陈仙贝:“?”

  这人在发什么疯!

  这说的是什么话!她二十三岁了,还没有哪个人敢在她面前说这种荤素不忌的话。

  红晕爬上脸庞,又羞又气。

  刚要说他,她又想起来,他在这里被困好久了吧。

  换个角度想想,如果是她遇到这种事,可能她都不会表现得比他好。

  “你怎么了?”她问他。

  他听闻,内心更是生无可恋,他说的这么明白了,看来电视剧电影都是骗人的,她根本就不怕童子尿。

  他怀疑,她一出手就能锤爆他的狗头。

  “仙女,这样。”他咬咬牙,“我说了我是我们那里最丑的,多的是比我帅的,比我高的,比我强的,你把我放出去,我给你换个帅的进来。”

  “?”陈仙贝脸上羞愤,“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锄头我已经给你带进来了。”

  “我要锄头做什么?”他也有些恼,但还是勉强压制住了,因此表情看起来很无奈。

  “不是你要我拿进来的吗?”陈仙贝也疑惑了。

  他妈的!

  他怒了。

  他不忍了!

  忍字头上一把刀,他先宰了他自己算了!

  “啊。我忘了。仙女,对不起。”

  陈仙贝越发觉得他莫名其妙了,这里是空间没错,但她是不是空间的主人还是两说,反正柱子上写了,她还可以在这里呆一个多小时,那她就四处转转,看能不能发现这空间的奥秘。

  她不理他了。

  转身往亭子外走去。

  “喂!”

  他不可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谁会这样轻慢他。

  陈仙贝闻声转过头来,看向他。

  他回过神来,只想打自己一巴掌,竟然敢跟妖精女鬼叫板。

  还没等他低下自己那高傲的头,她见他不说话,又转身走了。

  他内心想:她还挺大人有大量嘛。

  脑子里刚这么想,他又甩了甩头,他是得了斯德哥尔摩吗,她这样小小的一个举动,他竟然有如此感触,这就是被PUA的第一步啊!

  太危险了。

  他准备追过去,正好路过被她随手放在一边的锄头,他停顿了一下,想要拿起来,最后溃败于自己的绅士风度,只好作罢。

  算了!

  她可以不是人,他不能。

  之前陈仙贝在这个庄园里转来转去,是想找出去的路,这一次却是仔细地,发现了不少之前被她忽略的事。

  这个庄园很大,的确荒芜,像是古时候被大户人家遗忘的宅子,现在尽显颓败之色,毫无生机。

  跟别的宅子一样,有亭子,也有干涸的池塘,除此以外,还有房间阁楼,不过这些阁楼都被上了锁,她用力地推了推,竟然纹丝不动,她定睛一看,上面有着小字——

  【完成任务⑤即可解锁。】

  她用余光瞟到那个男人跟在她后面,不过可能是被吓到了,他离她有两米远,正在探头看她这边的动静。

  “请过来一下。”她说。

  “?”

  还挺有礼貌。

  他刚这样想,脑中警铃大作:她这么好,是想走迂回婉转路线,让他爱上她,继而心甘情愿被她吸食人气至死吗!

  “哦。”

  他这个人是很挑剔,也洁身自好到过分,尽管她长得很漂亮,性格看起来也很温柔,是他会喜欢的类型,但那都是假象,她一定看穿了他的喜好,所以才会伪装成这个样子的。

  他不能被她蒙蔽了。

  “你有看到上面的字吗?”她轻声问。

  他瞥了一眼,点了下头,“看到了。”

  上面写着——除空间主人,闲杂人等不可进入,后果自负!

  陈仙贝陷入了沉思中,以为他也是看到了那一行字,便不说话了,这个空间果然大有玄机,只是任务⑤是什么,她还不清楚,想跟他讨论一下,但看他的脸色发青,她想他应该也什么不知道,既然都不知道,那也没什么必要讨论。

  “嗯。”她点了下头。

  他脸色的确不太好,他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应该是想警告他,不准在她的地盘撒野,这种他不该来的地方,他想都不想要,这年头警告也这样温和了吗?不对,这哪是温和,这样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说着最平淡的话,背地里的意思却这样,那才是最狠毒的,果然人不可貌相,他闭了闭眼睛,想要幻想一下她的原形是什么样的。

  听说人形越是美,原形就越可怕。

  这样想,他就不会被她蒙蔽了。

  “对了,你要我拿锄头进来做什么?”陈仙贝看着时间不够了,又问了他一句。

  不是你让我拿进来的吗?

  啊??

  他隐忍着说道:“之前柱子上有字,说让我锄草,锄头由空间主人提供,这是任务①来着,好像是这样。”

  空间主人这四个字他咬得特别重。

  就是想告诉她:不要再伪装了,我已经看穿你了,别装无辜ok?

  任务①是这样吗?

  那离任务⑤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是让你锄草吗?”她没看到,那这个任务应该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是的。”

  眼看着陈仙贝脸色比较认真严肃,他也不作声了。

  现在只希望她良心发现,快快放他出去,他看她也没表现出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想来她应该发现了,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陈仙贝想了想,点了下头,看向他,“那你就照它说的做吧。”

  这是个空间,其中玄机跟发布任务也有关系,直到这里的一些地方都解锁,才能看清全貌。

  只有他能看到任务,那就代表这件事只能他去做。

  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

  “??”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让他去锄草。

  让他锄草。

  锄草。

  这就是折磨他的开始吗?

  这女妖精她没有心!

12133 12340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23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