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4.(“小姐,只要你把我放出去...)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18 09:48:09

  陈仙贝再一次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大床上,神情疑惑又茫然。

  难不成她是做了一个梦吗?

  可是那个梦,也太逼真了吧,梦中的疲倦还有恐慌,真得不能再真了。她坐了起来,窗外阳光穿过,洒在她的被子上,她抬起手捏了捏鼻梁,伸了个懒腰。看来,那只是个梦,最近她做梦的频率也太高了些。

  刚起床,女佣就敲门而入,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小姐,江先生的助理送来了礼物,说是送给你的,因为太过贵重,希望你亲自查收。”

  陈仙贝的头发略微凌乱,抬起头来看向女佣。

  这两天她情绪复杂,江柏尧在她心里判了不下十次死刑,但她潜意识里也在为他开脱。

  如果那一次只是巧合呢,如果压根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呢,就好比昨天晚上,她以为是真实的,结果醒来发现只是梦境。

  每个家族跟另一个家族联姻,耗费的人力物力都不计其数。

  陈家跟江家还有项目在合作,并且圈子里都认定了她是江太太,他是她的丈夫,这是一种效应,两家为了这桩婚事都很尽心尽力,在这个时候,婚约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而是两个家族、集团。如非必要,陈仙贝根本就没想过要换人,这需要付出的成本,还有浪费的心思时间太多了。

  抱着矛盾的心态,陈仙贝起床了,简单梳洗一番后下楼来到会客厅。

  江柏尧的助理果然已经在等候着了。

  陈仙贝让人招呼了他,接过他递过来的礼物,放在以前,她肯定是感谢一番,等助理走后,她才会打开来看,这一次,她没想避讳,神情莫名的打开了礼盒,里面躺着一枚蓝宝石项链。

  周助理有些意外陈仙贝的行为,但还是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这是上次江总在纽约拍卖会上拍下来的。”

  “纽约?”陈仙贝意味不明的嘀咕了一句,“什么时候呢?”

  蒋萱就在美国念书。

  周助理忽地愣住。

  身为江柏尧的助理,周助理已经呆在江氏好几年了,对于江柏尧的私事,十有八、九他是知情的。

  比如,江柏尧喜欢的另有其人,那人与江总之间,介乎于情侣与朋友之间,说暧昧,但他们从未有过超出朋友的举动,说不暧昧,但江总会在百忙之中也会抽空去国外看望。

  更微妙的是,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陈家以前的管家的女儿,跟陈仙贝一块儿长大。

  有时候周助理是同情陈仙贝的,不过很多事他可以听,可以看,唯独不能说,毕竟他是领着江氏的工资,在其位谋其职,这一点他最是清楚不过,于是也装聋作哑了好久。

  一瞬间,他以为陈仙贝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她,却发现对方眼神澄澈清明,脸上表情也很淡然。

  这一刻,他又不确定了,如果她发现了江总有别的情况,那她会这样镇定吗?

  他以为她是随口问起,但还是小心谨慎着回道:“是上个月江总去美国出差时拍下来的。”

  陈仙贝笑了笑。

  她并不怎么为这蓝宝石项链惊喜,从小到大她拥有的,见过的好东西多了去了,不用猜她都知道,这绝对是出自周助理的手笔。

  以前她并不介意江柏尧将这些私事都交给助理,也不介意每一次的礼物都是助理挑选,他可能都不会过问,可能他也不清楚她的喜好,这些都没关系,她知道,他忙。

  “他有心了。”陈仙贝将礼盒盖上,随手丢给一旁的女佣,“芳芳,帮我放进首饰柜里。”

  她从头至尾,只看了那项链一眼,只一眼就收了回来,并不在意。

  以前她不是这样的,对江柏尧送出的那些礼物,要说特别喜欢,那也不是,毕竟这些东西她都有,也就不觉得稀奇,但即便如此,她也是倍加珍惜,这一次她表现如此,别说是周助理了,就是照顾陈仙贝起居的芳芳都很震惊。

  周助理敛目,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陈仙贝又问,“医院那边怎么样了?”

  周助理这才回道:“一切都好,只是封少还没醒来,”他斟字酌句地,“江总一边要处理公事,一边要安抚封家,他让我向您转达,为取消约会的事感到抱歉,之后再抽出时间陪您。”

  陈仙贝笑了笑,“知道了,让他,”她顿了下,“忙他自己的事,我没关系的。”

  在圈子里,陈仙贝已经很温柔了,对谁都没发过脾气。

  可这一次不一样,周助理走出陈家时,还回头看了一眼那庄严肃穆的宅子,是错觉吗,他觉得陈仙贝不一样了。

  周助理回到公司后,想了想,基于助理的职业道德,他没忘记将陈仙贝的举动一一告知:“陈小姐精神看着还好,我将礼物给她时,她打开看了一眼……”

  他本意是想将陈仙贝的异样说给江柏尧听。

  可此时陷入焦头烂额境地的江柏尧根本无心探寻,因为陈仙贝,乃至她的事,在他心里都不算重要,哪怕她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江柏尧的态度之所以没有引起陈家的怀疑、外界的猜测,无非是他一直都是这样,对工作以外的人和事,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一直以来,大家都知道,江家的江柏尧为人冷淡、沉默寡言。

  “我知道了。”江柏尧打断了周助理的话,继续埋头看文件。

  周助理欲言又止,最后只好退出办公室。

  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他是助理,也不好插手上司的感情生活。

  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

  晚上,陈仙贝点了香薰,在好闻的味道中缓缓入睡。

  她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庄园,见到了那个男人。

  两人四目相对,男人显然已经熬红了眼眶,声音嘶哑的逼问她,“这个鬼地方是你的?”

  陈仙贝愣了一愣,“?什么?”

  她还是站在亭子里,男人站在一边,身上狼狈得紧,但丝毫不损他的形象气质。陈仙贝隐约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就是没想起来。

  “你不是这个空间的主人吗?”男人也是急坏了,抓了抓头发,他语气很坏,但不是针对她,“我困在这地方至少三天了!你快点把我放出去……”

  他是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

  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如果眼前这个不是女孩子,是个男人的话,他早就拳头嚯嚯过去了。

  只要能出去,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看着对方温柔恬淡的模样,他缓了缓语气,也是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骨子里居然有当绅士的潜质!正常人遇到他这事,是不是早就疯了,才懒得管什么男女之分,才懒得压抑脾气,他真是好,真是个好人,到了这时候,他都没有吼她凶她,他平生最温柔的一面,这个人都有幸见到了。

  “小姐,只要你把我放出去,我给你五百万。”

  他皱了皱眉头,五百万是不是太少了,看着对方不为所动的模样,他心下了然,又道:“一千万也不是不可以。”

  陈仙贝:“……”

  他说的话,她怎么听不懂。

  “那个,你听我说,我不是这里的主人。”陈仙贝也苦恼啊,“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进来的,不过你别担心……”

  她想起这是个梦,便轻柔地安慰他:“对了,这是个梦,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又会梦到你,但你相信我,我后来醒过来了。”

  “来,你过来。”

  他招了招手。

  陈仙贝鼓起勇气过去,她得承认,她是以貌取人的,看这男人形象太过出色,便觉得他不是坏人。

  “你看我眼皮,现在还在抽搐。”他努力压制住脾气,以及怒火,“我睁眼闭眼几千次了,也没醒过来,我被困住了。”

  陈仙贝诧异地看他。

  这一看,她余光又瞟到了柱子上的字,指了指那边,“上面又有字了。”

  “?”

  “上面说我今天可以在这里呆两个小时。”

  “你还说你不是这里的主人?”男人恨不得将自己的头发都薅下来,他气得去踢那根柱子,踢到了脚又痛,一时之间他悲从中来,他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陈仙贝见他这会儿蹲在地上,很像她小时候养的那只狮子狗,可怜兮兮的,忍不住说道:“那个,你没事吧?”

  “你离我远一点。”他瓮声瓮气。

  “呃?”

  “我怕我会打女人。”他气得攥起拳头去捶墙,结果痛得龇牙咧嘴,想叫出来,又觉得有外人在场,有失封少的面子,只好忍了。

  就这样,陈仙贝坐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的陪着他。

  过了许久,她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先生,柱子上提醒,我还可以呆五分钟。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他这才从悲伤逆流成河中回过神来。

  太伤了。

  他看着柱子上,还是之前看到的字,想了想,抹了一把脸,“这样,你去买一把锄头,如果你还能进得来……”

  他深吸一口气。

  她如果能带进锄头来,那她就是这里的主人!

  我他妈……

  他想骂人,但看到陈仙贝那张脸,腹诽的脏话也都憋了回去。

  “恩,然后呢?”陈仙贝听得很认真,诚心发问。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捂住胸口,然后?然后?

  她居然问然后?当然是把他放出去啊!!

  这还用问吗???

  封砚,你真是个好人,真是个绅士,必要时刻,能屈能伸。

  他挤出一个笑容来,“然后你就行行好,放我出去。好人一生平安。”

12133 110300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10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