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3.(他先开口了,“你也被困在...)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17 20:16:43

  医院走廊里,几个人都在对峙着。

  江柏尧烦不胜烦,表面上却没显露出半点真实情绪。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这时,江夫人来到他身旁,压低声音问道:“仙贝那边解释了吗?”

  “嗯。”江柏尧点了下头,“她理解的。”

  江夫人想笑,可看着封家的保镖们跟黑面神一般,刚弯起的唇角又抿直了,“仙贝是个好女孩,最是体贴不过,柏尧,今天没陪她,你还是要补回来,礼物准备了吗?”

  对于陈仙贝这个准儿媳妇,江夫人是极为满意的。

  相貌家世,样样合她心意,性格品行也是一等一的好,温顺贤淑,的确是个好孩子,当然,站在利益的角度,陈家现在是陈胜羽管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陈家的产业以后陈胜羽肯定是要交给陈仙贝这个侄女的,因此,陈仙贝的个人条件,在这燕京是绝对拔尖。

  江柏尧面容冷峻,“让助理准备了。”

  这种事情他基本不会去操心,各种节日礼物,自有助理准备。

  江夫人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说:“偶尔还是得自己上心去挑选,你对仙贝还是好一点,不然,时间长了,仙贝会难过的。”

  可能吗?

  江柏尧压根就没将这话放在心里。

  陈仙贝这个未婚妻,是他亲自选的,他深知她品性柔软,从不让他为难,也不会提无理的要求,当妻子是上佳。

  “封家那边怎么样。”江柏尧打断了母亲的话。

  提到了正事,江夫人的注意力也被成功转移,眉目间皆是懊丧,“还没见到封夫人的面,这耀阳成天给你惹事,这次太棘手了,你小叔反倒还指望封家不要动耀阳,可能吗!”

  谁不知道封砚这个小儿子是封夫人的心头至宝。

  就是封辞这尊冷面神,对弟弟也是关怀备至,现在封砚还在昏迷中,如果现在不是法治社会,恐怕封家早就已经上门要人了。

  江柏尧站得笔直,身上丝毫不见颓态,语气冷硬地说:“现在就不要说这种话了,不是耀阳一个人的事,现在是江家的事了。”

  在他身后而来的江家其他人听了这话,都异常的安心不少。

  封砚的伤势并不严重,当时车上启动的保护很到位,他的腿部有骨折情况,尽管陷入了昏迷,但医生检查过,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但绝对不会有损伤,这才让封家其他人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陈仙贝从别的小姐妹那里得知封家发生的事。

  她想了想,封砚的确没什么大事,只昏迷了一段时间。

  如果放在之前,陈仙贝一定会去江家探望一番,也会给江柏尧打电话宽慰他,可是今天,她什么举动都没有,就呆在家里。

  江柏尧加班到凌晨,身躯疲惫,在专属电梯里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听着熟悉的声音,一向冷厉的双眼柔和了很多,语气也比较温和,“今天没课吗?”

  那头的女人关切说道:“有课,我现在在排队买咖啡,听说江家出了点事,我很担心你,你有没有事?”

  “没事,就是处理起来有些麻烦,放心。”江柏尧还反过来安慰她,“那边天气好吗?”

  “不是很好,连着下了大半个月的雨,我都快长成角落里的蘑菇了。诶,柏尧,你知道吗,我昨天去了你之前读的大学,总觉得能碰到二十岁的你。”

  听着那头的话,江柏尧的眉目彻底舒展开来,一边跟她讲电话一边从电梯出来,往停车位走去。

  今天的江柏尧也没有发现,他收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在一连串的通话记录中,唯独少了一个每天都会通话的陈仙贝。

  *

  陈仙贝决定,在姑姑查清楚蒋萱跟江柏尧是什么关系之前,她都不会跟他联系了。

  无论那本小说中,将男主洗得有多白,她都无法认同那样的行为,她觉得,婚姻是很神圣的一件事,也许站在原文男主的角度,他有苦衷,他也是受害者,被女配蒙骗了,但那也不是他去欺骗甚至算计女主的理由。

  即便是欢喜结局,即便男主认清楚了自己爱的是女主,但中间造成的伤害是真的,是无法抹灭的。

  女主从头到尾做错了什么事,要受到这种对待?难道最后得到了男主的爱,就没关系,就值得吗?他的爱情就是价值连城的灵丹妙药吗,可以抚平一切伤害?

  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仙贝看似绵软没有脾气,但她私心里很有主见。

  在家里她将梦境中发生的事,用只有她自己看得懂的写作方式记录下来,她怕她以后记忆会模糊。夜深人静时,她想起江柏尧,除了那一点难以言喻的微妙以外,更多的是难受与伤感。

  江柏尧算得上是她的第一任男朋友,也是未婚夫,她用心了,也付出了真心。

  她谅解他的工作繁忙,但小说中,男主经常会抽出时间去国外看望女配,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最让她介怀的是,她母亲忌日的时候,按照规矩,他身为未婚夫是要陪她一起去祭奠的,可是那一天,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出差,她虽然失望但也理解,可在小说中,他那一天根本就不是出差,而是女配感冒咳嗽,他飞去国外陪了一天!

  想起这件事,陈仙贝就气得不行,也很难受。

  躺在床上,她从衣领处拉出一条链子。

  那是母亲留给她的,听说是老物件了,是外婆给母亲的,吊坠的花纹精致而复古,像是水滴形状,她取下项链,握在手心,蜷缩在床上,想起妈妈,眼泪都快打湿了枕头,逐渐地,她进入了梦乡中。

  今天的她,忘记关上了房间的窗帘,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

  凌晨时分的陈仙贝猛然惊醒。

  不过很奇怪的是,她醒来后,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在一个很荒芜的庄园。

  周围四处杂草丛生,她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觉到痛意之后,紧接着就是从未有过的恐慌,这是陌生的地方,她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她想要找到人,想要走出去,围着庄园,越走就越是心慌,她开始喊人。

  喊姑姑。

  喊大伯,喊妈妈,喊闺蜜。

  最后居然还喊了江柏尧的名字。

  她走累了,找到了一个荒废的亭子,脑补了很多恐怖片的情节,差点要哭出声来时,只听到草丛里传来一道沙哑的男声——

  “吵死了。”

  她吓得从走廊的边缘上跳了起来,屏气凝神的看向声源处。

  那里的草最深了,估摸着有一米多高。

  她提防着,喊了一声,“喂,有人吗?”

  “没人,我是鬼。”

  陈仙贝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反而不害怕了。

  就算是鬼,自报家门的肯定也不是什么恶鬼。

  她鼓起勇气,抬起脚往那边走去,扒开草丛,定睛一瞧,愣住了。

  草丛里躺着一个男人,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正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

  她还没问他是谁,他先开口了,“你也被困在这鬼地方了?”

  “这是什么地方?”陈仙贝问。

  男人有一张极为好看的脸,比江柏尧他们还要俊秀。

  只是,整张脸,整个人周身都散发着一种暴躁得下一秒就要打人的气息。

  不好招惹。

  “我要是知道,我就出去了。”男人瞟了她一眼,“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不知道……”陈仙贝勉强镇定下来,如果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会吓得不知所措,这会儿看到有人,她就不那么害怕了,反正不管遇到什么可怕的事,都有人陪着不是吗?

  “我睡着了。”陈仙贝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不明不白的,比我还惨。”男人干脆坐了起来,“我是出了车祸进来的……”

  他骂骂咧咧着,嘴里用词极其不堪入耳。

  都是在骂肇事者。

  什么狗娘养的,什么老子出去要人狗命,什么他妈的……

  呃……

  陈仙贝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多脏话,实在叹为观止。

  两人明显不在一个频道,陈仙贝不跟他搭话了,他骂着骂着也不吭声了,两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更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因为据他所说,他在这里呆了一两天了,找不到出去的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仙贝看着亭子的柱子上多了一行字,她轻轻地喊了他一声,“上面有字,你看到了吗?”

  男人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揉了揉眼睛,继而严肃地说:“不要刻意制造恐怖气氛。”

  他什么都没看到。

  这女孩子,看不出来还爱捉弄人。

  看着温温柔柔的。

  陈仙贝瞪圆了眼睛,“明明有字啊,上面写着,在线一个小时,还剩两分钟……”

  男人:“……”

  他莫不是瞎了吧???

  他一跃而起,开始较真,准备好好跟她说说,都是同病相怜的人,就不要在这里开他封少的玩笑,哪知道他刚走到她面前,她、她就消失了!!

  ?

  ??

  发生了什么事??

  等他再看向柱子时,上面果然凭空出现了一些字,每个字他都认识,怎么连在一起他就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了呢?

  【任务①:请用户花费两天时间进行十平方米范围内的锄草,锄头由空间主人提供,任务完成,空间主人可从现实中携带一样物品进来。】

  ……

  空间主人?

  是谁??

  该不会是刚才那个人吧??

12133 110106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10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