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2.(陈仙贝不愿意相信自己身边...)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3-17 20:16:04

  陈仙贝努力地去回忆那个并不愉快的梦境。

  在梦中,江柏尧的堂弟江耀阳撞了封砚,封砚陷入了昏迷中,封家怒不可遏,恨不得将江耀阳碎尸万段,才能一解心头之恨,燕京豪门数不胜数,封家的家底神秘莫测,从来没有参与过富豪排行榜,可大家都知道,封家在这燕京,算得上是领头羊。封家这一代有两个孩子,长子封辞能力卓绝,接手封家之后,很顺利地超越了祖辈父辈的巅峰,身为豪门继承人,他是优秀得不能更优秀,他跟妻子是青梅竹马,妻家在国内并不具备盛名,但在国外是响当当的家族,强强联合,可以预见封家的辉煌还在后面。

  次子封砚,被家中长辈溺爱,是燕京有名的不学无术纨绔二代,平日里呼朋结伴,肆意嚣张,但他确实是有这个本钱,说他是封家的团宠也不为过,有爸爸妈妈惯着,还有大哥大嫂兜底,过得最是随心所欲。

  现在封砚被人撞了还昏迷不醒,封家当然是怒气难消。

  江家跟封家比起来,还是差了点。

  就这么一点,江柏尧接下来几个月都处于两难中,平心而论,他也看不惯堂弟的行为,如果可以,他是想直接把堂弟推出去的,可他是这一代江家的家主,真要这么做了,旁支跟家人也会心寒。豪门世家是一股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在那本小说中,封砚伤得并不重,昏迷了一段时间后就苏醒了。

  这段时间,江柏尧处事手段圆滑,江家人都看在眼里,尤其是江父,从这件事后,江父彻底退居幕后,将权柄交给了儿子。封辞跟江柏尧也是“不打不相识”,经过这件事,两人反而成为了好友。

  所以,这件事对于江柏尧来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得到的利将远远大于弊。

  陈仙贝在想这件事。

  那头江柏尧没有得到她的回答,语气冷淡地说:“仙贝,今天不好意思了,改天我忙完了再补上。”

  陈仙贝低低地嗯了一声,像从前那样习惯性地包容理解:“你忙你的。”

  只是这一次,比起之前,她也冷淡了很多。

  不过江柏尧没有发现,也没有察觉。

  挂了电话后,陈仙贝终于起身,她想洗个澡清醒一下。

  站在花洒下,从外出引流的温泉水冲着她疲惫的身躯。

  其实,要说她对江柏尧情根深种也是夸张了,陈家家教严,在此之前,她没有谈过恋爱,与其说她是喜欢江柏尧,更不如说在家人的教育跟影响之下,她是要喜欢自己的未婚夫。但即便如此,她在江柏尧身上,也是用过心的,她毕业之后在公司挂了个职,不需要每天都去打卡,除此之外,她还跟着江夫人去参加慈善晚宴,进行太太外交,清闲的日子里,她会自己下厨煲汤,对他嘘寒问暖,她觉得,自己要当一个很好的江太太。

  她得到了江家人的喜欢,但是,他对她不算热络。

  在小说中,她是一点一点的沉溺在自己的这种未来构想中,她以为自己会跟他结婚,会共同创建一个很有爱很温馨的家庭。

  其实她喜欢江柏尧,除了他是未婚夫以外,再是他的性格了。

  她母亲去世以后,父亲浑浑噩噩度日,很少回来,全然忘记了还有一个女儿,大家都说父亲没有担当,父亲开始酗酒,倘若这时他还有情深的优点,那么之后,他连这唯一的优点都没了,五年前,父亲开始流连女人堆里,他在一个又一个跟母亲相似的女人中取暖,人人都说父亲对母亲是深爱,她却不这么认为。

  真的爱,就不会有替身的存在。

  如果母亲在天上知道了,也会被恶心到。

  她内心深处,更认同有担当、能撑得起一片天、有责任感的男人,恰好,江柏尧在她的印象中就是这样的男人,他话少,可是他什么都会安排好。

  那篇小说很狗血,可她心里也知道,如果她没有梦到,如果她再继续被这样的环境以及想法温水煮青蛙,那么,她会成为小说中那个为爱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陈仙贝也不是不可能。

  在小说的后期,男主意识到爱上女主了,不顾一切追妻的情节,也许她是旁观者时,她会看得津津有味,可是轮到自己,就不是滋味了,并且她一点也不想成为这样的女主角!

  擦干身体后,她从浴室出来,走到书房里,拿起座机,给远在国外的姑姑打了个电话。

  母亲去世后,她是被姑姑抚养着长大的,姑姑现在是陈家的当权者,也是姑姑,给她安排下这一桩婚约的。

  隔着时差,算算时间,姑姑那边还是早上。

  那头很快地就接起了电话,清冷的女声从话筒传来:“贝贝,怎么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陈仙贝还没回。

  只听到那边传来唰唰翻纸张的声音,“今天是你跟柏尧订婚一周年的纪念日,你没跟他在一起?”

  陈胜羽是强势的性子,今年四十多岁了依然未婚,打定了主意要将余生都扎在事业上,现在陈家的人越来越少,陈仙贝的爸爸已经不怎么回家了,这么大的陈家老宅,也只有陈仙贝这一个主人。

  对于陈仙贝这个侄女,陈胜羽私心里是当成女儿疼爱的,也打定了主意,以后让陈家重现辉煌后,也是会交给侄女所出的子女。

  提起江柏尧,陈仙贝垂着眼睛,内心是落寞的。

  她知道自己从小到大过得是锦衣玉食的生活,陈家给了她生命,给了她物质丰沛的生活,那她,也必然是要为陈家做出贡献的,在今天以前,她想的都是跟江柏尧好好过,当一个很好的江太太,让江陈两家成为坚固的联盟。

  陈胜羽了解侄女,听这头没有了声音,便放下手中的事,语气严肃地问:“贝贝,怎么了,是不是柏尧惹你不开心了?”

  虽然陈家如今不如江家,但两家联姻,求的是利益,也是尊重。

  陈仙贝不反驳,只是轻声地道:“姑姑,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你不能骗我。”

  陈胜羽一愣,却还是说道:“姑姑什么时候骗过你。什么事,问吧。”

  瞬时间,陈仙贝握紧了话筒,夜幕降临,窗外是墨色一般的浓黑,她心里恐慌无助,却意外的清醒。

  她清醒地知道,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桩婚约,那个男人,她不要了。

  还记得奶奶曾经跟她说过,世家小姐无论何时,可以受委屈,但自尊不能被轻视,她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江柏尧绝非良人。

  她不能,心里恶心的跟他过一辈子。

  “关于蒋萱的。”陈仙贝说,“姑姑,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陈胜羽显然怔住了,“蒋萱?”

  “对。她为什么出国了。”陈仙贝问,“不是家里资助的吗?”

  她以为姑姑应该知道点什么的。

  “是的。”陈胜羽也很疑惑,“但当时不是你拜托的吗?”

  陈仙贝恍然惊觉,自己也许在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被两个无耻的人狠狠地算计了一把。

  蒋萱拿着陈家的钱在国外镀金,背地里不忘跟江柏尧暗度陈仓,只等江柏尧获取大权后,入主江家。

  是了,当时的确是她出面让家里资助蒋萱去国外进修。

  在她十岁这一年,蒋萱作为管家的女儿来到了陈家,当时她奶奶是看她性格内向,想给她找个玩伴,蒋萱跟她同龄,却很会照顾人也懂事,她们俩关系不错,不过等她长大后,蒋萱进不去她的朋友圈子,时间长了,她跟蒋萱也渐行渐远,但她一直记得少时的情谊,在蒋萱拜托到她这里时,她也没想太多。

  当时蒋萱说的是,她嫁人以后,肯定是需要一个能出面打理很多事情的助理,她在国外留学回来后,愿意呆在她身边。

  她想想也是,便跟姑姑说了,姑姑也同意了,由陈家资助蒋萱去国外留学,待学成归来后,再成为她的助理。

  陈仙贝不愿意相信自己身边真的养了一头狼。

  蒋萱的爸爸妈妈在陈家多年,老实忠厚,鞍前马后。

  “姑姑,”陈仙贝这时候也不敢随便下定论,目光清明地说,“去查一下蒋萱吧。”

  陈胜羽问:“蒋萱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只是我的怀疑。”陈仙贝咬了咬下唇,“我做了个梦,梦到她跟江柏尧……”

  陈胜羽惊讶不已,“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

  蒋萱跟江柏尧怎么可能呢!

  “反正姑姑,就当我是无理取闹吧,去查一查她,如果她真的跟江柏尧私下有什么的话,”陈仙贝顿了一顿,“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如果他们真的……姑姑,就直接断掉资金,不要再资助她了。”

  陈胜羽应了,却还是不忘安慰她,“贝贝,只是做梦而已,我看江柏尧不像是拎不清的性子。不过为了让你安心,我马上就找人去查一查。”

  陈仙贝惊慌不安的心在这句话的安抚下,稍稍平静了些。

  她看向墨色般的夜空,第一次觉得,就算查到蒋萱跟江柏尧没什么,只怕她跟他都走不下去了,因为她会时刻怀揣着一颗怀疑的心。

12133 11010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10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