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四章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书名:青胜于篮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呆萌小苏 更新时间:2021-04-08 20:01:57

  “唉,真没意思,全都走了。”

  苏与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嘴上埋怨着没人肯听他讲故事,其实心里倒舒坦的很——终于清静了。

  “然后呢然后呢?东方翔和元大鹰有没有在一起?”

  啊咧?

  怎么还有一个!

  梁艳同学居然还在,而且还一脸期盼满眼小星星听得很上头?

  好嘛......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

  “咳咳,东方翔最后没能跟元大鹰在一起,因为他们其实是亲生兄弟,得知这个真相后两人为了争夺家产直接干了起来!东方翔不敌元大鹰向无极尊拨出求救电话,听到东方翔的惨叫后无极尊怒了,一声令下,三千将士连夜赶往东方集团,和元大鹰一起瓜分了......啊喂,你先别走啊,我还没讲完,好戏还在后头呢!”

  “你给我去死吧!”

  看着咆哮着化作一道闪电紧急离场的梁艳同学,苏与姚只能45度角仰望天空,暗叹高手寂寞,寂寞如雪啊......

  这回总算彻底清静了。

  离放学估计也只有几分钟了,就静静的坐一会儿吧。

  打了一场比赛,苏与姚算是彻底融入了这个新集体里了,校园里最难的,总是初次的问候和最终的道别。

  只是打完比赛后,其实苏与姚并不开心,原本还想投投篮的,也没有了心情。

  不同于同学的兴奋,打完比赛后他不但没有什么兴奋感,甚至有些沮丧。

  对他而言,捉弄一番2班其实真没什么,对手这个实力,便是真的要1打3,苏与姚自问也是能做到的,不然谁会没那么傻,带两妹纸去强行装X。

  或许在别人眼里,他那个原地三威胁假动作晃晕三人的操作很秀,扣篮惊天动地更让人热血沸腾,但有些事情真的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首先是向右刺探的那一个大迈步,右腿如同踏在棉花糖上一样,那种如同踩楼梯落空的感觉让他极不适应。

  也因此,最后一球当2班这样失了智的3人上前合围,换作以前他肯定就直接把球用力往板上一砸,然后爆起冲出合围借板扣篮的。

  但前一球那种右脚踩棉花般的糟糕感觉让他知道,以他如今的爆发力,是大概率无法完成这套动作,所以才无奈转为传给周思妍,想打个空中接力小配合。

  这都算了,毕竟才康复没多久嘛,右腿肌肉萎缩,双腿肌肉不协调,现在缺乏爆发力是必然的。

  真正让苏与姚难受的是,和李伟涛身体碰撞的时候,他心里居然升起了一丝畏惧感,而在最后一球前冲起跳后,在控制和黄毛碰上的那一瞬,那种畏惧感瞬间到达了极致般,大脑明明已经清晰的下达了指令,身体却下意识的想躲开......

  也因如此,他将球扣进后才在篮筐上挂那么久,确认百分百安全后才小心翼翼地落地,落地也没敢用右腿......

  不然呢?

  真的只为了装逼么?

  抓篮筐手是很痛的,手掌破皮都只是小事,没经验的话,分分钟会被拉伤手臂肩背。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苏与姚接受不了。

  他原以为自己的心境已经被磨砺的很强大,不可能会有心理阴影的,结果却是与他的想法截然相反,现实再一次给自信的他狠狠的来了一耳光!

  “我也有心魔啊......”

  苏与姚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晚霞发呆。

  ......

  放学时的油一中是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

  铃声响起就犹如一席春风拂过,安静的校园如万物复苏一般变得喧闹起来,学生从教学楼里涌出,在他们粉红色的校服衬衫点缀下,千树万树桃花开!

  集合,解散,同学们各自回家,苏与姚却被体育老师单独留下。

  “我姓宁,宁凡真。”

  女体育老师说着,拿出了一张表格:“你今天新来,我的名册上都还没有你的名字呢,你先填一下吧。”

  “噢,真姐好!我叫苏与姚,今天第一天入学。”苏与姚接过笔说道。

  宁老师暗自好笑,呵,怪不得杨老师说你油得很,还真的是啊!

  换作别的同学顶多就叫一句宁老师,他倒好,大大方方的直接叫姐,这师生关系一下就完全没了生分,只有亲近。

  而且不得不说,这一声“真姐”叫得让自己很舒坦,她今年都45岁了,要用油城土白话说的话,就是“方乸婆”。

  现在被这么一块小鲜肉甜甜的叫声“姐”,那能心里不舒坦吗?

  “苏与姚?原来是这个与姚啊。”宁老师接过名册看了看后,恍然大悟的说道。

  “嗯啊。”

  苏与姚挠挠头回了一声,一般人只听,都会以为是“宇”或“雨”,他也习惯了。

  “刚刚看你打篮球,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啊,你是篮球特长生吗?”

  宁老师正问着,远远就传来了2班体育老师爽朗的声音:“我看不是普通的篮球特长生,你以前是篮球专业队里出来的吧?”

  2班的体育老师姓杨,一个顶着大肚腩的中年人,身高大概175,年龄50左右,头发乱糟糟油乎乎的像是没洗过,若不说,估计没人会把这个油腻中年大叔和体育老师联系在一起。

  宁老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有你事么?”

  他也不在意,只是笑容满面的看着苏与姚。

  “嗯,算是吧。”

  苏与姚点点头说。

  “你看!我就说嘛,这身手一看就像是在专业队里打磨过的。”

  杨老师得意的拍了下手,接着兴致勃勃的问道:“在什么专业队?”

  “呃,都过去了,不提了吧。”

  苏与姚有些惊讶,刚刚也没怎么展身手吧,只是扣个篮而已,这你也看的出来?

  杨老师见苏与姚不愿意说也没问了,从专业队退下的,要么是身体成长或技术已经跟不上同龄人被淘汰掉的,要么就是受了大伤只能无奈离开的,无论是哪种,都是个悲伤的故事,不愿意说也正常。

  而苏与姚明显就是第二种,右小腿上那么明显一道疤,他也不是瞎。

  “很严重?”

  杨老师指了指苏与姚的右腿问道。

  “腓胫骨开放性骨折。”

  “咝~,多久了。”

  “九个多月吧,才好没多久。”

  “......”

  杨老师已经不知道该说啥好了,这样他还能扣篮?

  叫苏与姚把腿放在石椅上,下手仔细的捏了一番后,恍然大悟,跟腱没事,脚踝没事,膝盖没事,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而且,那腿,看得杨老师心中那叫一个惊涛骇浪啊!

  “你把鞋脱了,然后掂起脚尖我再仔细看看!”

  “咝......我的天!”

  杨老师下手比划一番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的跟腱长到夸张了啊!

  普通人跟腱15cm左右,有些天赋好的会达到18或20cm,而他的,差不多得有25cm左右吧?

  事实上,真的要准确测量是要用B超的,杨老师也只能大概的估算,可无论如何,都已经很明显的远超常人了!

  什么叫肉眼看得见的天赋,这不就是吗?

  当人的足跟离地以脚尖站立时,在足跟与小腿之间有一条很粗壮结实、绷得很紧的肌腱,这就是跟腱。

  它是由起于胫骨后面的比目鱼肌与起于股骨内外髁的腓肠肌的两块肌肉的肌腱联合而成,是人体最强有力的肌腱之一,人的行走、跑、跳就依仗着这条强有力的肌腱。

  简单来说,跟腱就相当于人体的弹簧,在弹跳中主要是起传递力的作用,跟腱越强那么你的力的传递速度自然越快,相应的你的跑动,弹跳的速度也会越快,爆发力越强。

  其中,跟腱的强度你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锻炼去提升的,但长度却是天生遗传的,任你后天再努力也练不长。

  也因此,我们才会说跟腱长是天赋,它决定的是你的上限。

  “简直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啊,怪不得他扣篮如此轻松,跳起来跟飞起来一样,天赋爆表的怪物!”

  “唉,可惜了,可惜了,要是没受重伤的话,就凭这跟腱长度,好好练下,跳远跳高短跑那不都是无敌?”

  不知道杨老师喃喃自语嘀咕着些什么,反正宁老师是看的心里一阵阵恶寒。

  想象一下,一个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男人神情陶醉的在抚()摸一个青春美少年的腿.......

  呕!

  ......

  话又说回来,了解完情况后,宁老师也觉得挺遗憾的。

  本来还想着给他来套测试,看看他擅长什么田径项目,市运动会的时候去参加一下,现在看来,是没必要再开口问了。

  杨老师终于是看完了,拍拍苏与姚的肩膀说道:“哎,你是真可惜了,不过也别灰心,你还是有机会的,不像我,当年报废的是膝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他以前是省羽毛球队的,如果不是因为膝盖受伤报废,再进一步到国家队后,那他便是世界级的运动员了,又怎么会沦落到要在一个四线小城里当一名普通的体育老师?

  只是很多事情,都没有如果。

  每个人都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精彩故事,但这些故事都淹没了,淹没在那喧嚣浮躁的欢呼声里,淹没在一颗又一颗耀眼的明星的光影中,淹没在一个个冬去春来、无情流逝的岁月里。

  杨老师接着说道:“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右小腿的肌肉给练回来,肌肉萎缩得有些严重了,如果不知道怎么练,可以随时来找我。”

  宁老师也笑着说:“这个你就真的要多问杨老师了,他在运动员伤病康复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谢谢老师。”

  苏与姚感激不尽,接着连忙把自己刚刚打球时遇到的状况也说了下。

  一说完,杨老师心态就炸了:“狗屁的心理阴影,你刚刚那个扣篮,毫不犹豫就爆起飞过去了,像是有心理阴影的人?”

  什么人啊!

  刚伤愈就能隔人扣篮,扣完了还给你说他有心理阴影?

  过分了啊!

  “出现这类状况,它其实未必是心理问题,至少在我看来,你的情况并不是。”

  杨老师开始很耐心的给苏与姚讲解起来,

  “在心理学中,肢体损伤后的‘心理阴影’确实存在,但从运动康复角度分析的话,你的问题很可能它就只是个肌肉控制的问题。

  在我们的肌肉中,参与肌肉控制的,除了有用于控制肌肉收缩的神经,还有用于感受肌肉状态的本体感受器——肌梭和腱梭。

  肌梭和腱梭的主要作用就是通过感受肌肉的发力状态,从而给大脑足够的信息,让我们的大脑分析出我们身体的姿势和受力情况,从而快速做出相应的动作指令,完成我们的动作目标。

  但是受伤之后,我们肌肉中的肌梭腱梭就会因受伤当时的撕扯、伤后肌肉的萎缩或手术的创伤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

  因此有的时候,我们在伤后即便恢复了相关的肌肉力量,但由于肌梭腱梭的损伤,我们其实并不能充分了解对自己肢体所处于的状态,从而脑对肌肉的控制能力大幅下降。

  你想一下,你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了,受伤的肢体当然就‘虚’啦,既不敢发力,也不敢承重。

  以你说的落地的缓冲为例,你那么久没跳过,早已经忘了落地时身体应该做出什么相应的动作了好么,也许你心里想着要缓冲,但是身体并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发多少力,不就出现你所说的困扰了?跟心理阴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身体忘记了应该怎么控制碰撞、落地时的肌肉发力,那我们就针对控制能力去练习,让它想起来就行。”

  什么叫做专业?

  一番话听完,苏与姚所有的困惑都没了。

  “我懂了,谢谢杨老师!”

  “谢什么哟,简单的事情被他说的那么复杂,说白了,就多跳,多寻求身体接触,找回感觉就行,我以前受伤后出现这种状况,我老教练就这么说的。”

  宁老师对他的讲解不屑一顾,罗哩叭嗦一大堆。

  杨老师表示不服:“也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宁老师白眼一翻:“再复杂又能复杂到哪去?”

  “......”

  这回合宁老师赢了......

  “谢谢杨老师,谢谢真姐。”

  “呵,不客气,晚点我给你整理一套锻炼方法,你来拿就行。”

  宁老师挑衅的撇了杨老师一眼——叫你杨老师,叫我姐,还不明白吗?

  接着,她捏了捏苏与姚的肩膀笑道:“放轻松点小家伙,从专业队退出回到校园肯定是很难受的,心态要慢慢调整过来,好好的适应和享受高中生活吧,油一中是一件很特别的学校,慢慢的你会爱上这里的。”

  “嗯!”

  苏与姚重重的点了点头。

  ......

12104 190516 MjAyMS8wMy8xNS8jIyMxMjEwN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5/12104_190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