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一章 转战零陵

书名:一品女仵作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饭团桃子控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1:35

  池时到姚氏院子里的时候,王妈妈已经将席面摆上了。

  紫苏爆鳝鱼,糖醋鱼,腊肉肘子炖油豆腐,炒合菜,粉蒸莲藕……姚氏不讲虚的,只叫人捡了兄妹二人喜好的菜色,铺满了一桌子。

  池时吸了吸鼻子,袍子一撩,刚坐了下来,便见两双筷子,朝着她的碗中夹了菜来。

  “哥哥,阿娘,我生了手。我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个?”

  她说着,给池瑛夹了块糖醋鱼,又给姚氏夹了藕。

  自打池瑛中了举之后,便去了永州城读书,本来池祝没有个官职,也没有营生,她就想着举家搬去永州城里头住,靠娘家也亲近一些。

  可池老太太不许,拘着她们在跟前伺候。

  上一次一家子一道儿用饭,还是中秋的时候了。

  姚氏想着,整个人都柔软了起来,“可不是,瑛儿可还记得,那一年你二伯腿折了,你阿爷也生了好大的气,非把时儿关在书房里,叫她给人抄经祈福……”

  池瑛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当然记得,结果小九半个字都没有写,倒是把祖父的半根老参给吃了。当时祖父急得,就差去抠她的嗓子眼了!

  小九当即就说……”

  池瑛说着,面色一板,学了池时说话时面无表情,语调毫无起伏的样子,“祖父想要,拿个夜壶来,我还给你!”

  他说着,同姚氏对视了一眼,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池时颇为无语,都是多少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亏得他们还记得,年年在一起的时候,都要拿出来说,笑得像是头一回听说一样。

  “祖父开始派人过来,说会把四哥叫回来替我,叫我去零陵做仵作。”

  姚氏一愣,“怎么回事?零陵挨着州府,远比祐海要繁华得多,且若是办了什么大案,知州都看在眼中。池冕也不知道走了谁的门路,方才得了这个好差事。还没有上任,就叫二房的池四抢去了。”

  池老爷子偏心二房,惯常不喜欢池时这牛脾气,没有道理,把她弄去自己个眼皮子底下,气死自己。

  池瑛皱了皱眉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

  他压低了声音,同池时凑近了些,解释道:“原来零陵的事情,并非是空穴来风。我那同窗薛亦便是零陵人,前些日子他探亲归来。说零陵最近出了件怪事。”

  池时一听,眼睛都亮了,“什么怪事?可是有人死了?”

  池瑛点了点头,“说是在短短一个月内,有六个人,都死于非命。零陵在州府边上,有州军镇守,向来十分太平。”

  “那里的仵作姓赵,已经年近花甲,在县衙待了三十年有余。左右无事发生,历来的县令都十分给他体面,默认他是要在任上颐养天年了。”

  “可就在半个月前,赵仵作突然生了大病。怕不是因为这个,池冕才寻人补了缺。”

  池时皱了皱眉头,“一个月死六个人,这么大的事情,祐海半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池瑛见他停了筷子,又端了碗,给他舀了一碗热汤,“现在天凉了,你在祠堂里过夜,虽然垫了褥子,但亦是容易沾染寒气,多喝些汤。案子就在那里,跑也跑不了。”

  这汤里放了好些姜,一看就是姚氏特意叮嘱过了的。

  池时皱着眉头,吸着鼻子,喝了一口,又辣又烫。

  池瑛见她乖巧,又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别说祐海了,就是永州城中,也无人议论,当时薛亦同我说,也是当做闲话说的,没有谁当真。只说最近厉鬼娶亲,来这零陵借道,抓了六个人去抬轿迎亲。”

  “当时周围的人还打趣,说这鬼如此凶猛,怎么着也得八抬大轿”,池瑛说着,眼眸一动,“看来,有人故意把消息瞒下来了。”

  今年正式三年大考之际,官员若是考绩上佳,是升迁有望的。在这关头,地方做什么事情,都慎重得很。可不是所有人,都跟池时似的,撸起袖子就上,直来直往。

  “赵仵作临阵脱逃之后,他便寻了池冕来,可不想祖父同二伯知晓,觉得这是天赐良机,推了池四郎过去,就想着让他一鸣惊人。”

  池瑛推测着,越发的肯定起来。

  池庭是永州通判,池四郎池惑是他嫡亲的儿子,打小就跟在池老太爷身边,学习做仵作。他资质还算不错,之前也算小有名气。

  池时喝完一碗汤,额头都冒出了汗来,她掏出帕子擦了擦,“没有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看来也不是吃的饭越多,便看得越明白。”

  池瑛给了池时一个赞赏的眼神,“小九说得对!”

  一旁的姚氏无语的轻叹了口气,对个屁!

  我的儿,这听了就让人想揍你的话,能少说两句吗?

  她想着,有些怅然起来,池瑛这次回来,就直接要上京赶考去了,池时又要去零陵;池祝……算了,那个死人不提也罢……

  这院子里啊,就要只剩她一个人了。

  看出了她的失落,池瑛笑了笑,从袖袋中掏出一个玉镯子来,“阿娘,难得遇见水头好的,我给你买下来了。砚哥儿就要定亲了,祖母要上京,定是会要你们同去。”

  “小九性子直,虽然容易惹事,但她一身本事,也不怕事。再说了,祖父最好脸面,在家里骂小九,若是在外头出了什么事,就冲着她姓池,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何况,培明先生还在永州呢。”

  池时听了这话,方才反应过来,姚氏这是不放心她呢。

  她想着,一撸袖子,露出了薄薄的一层肌肉,面无表情地说道,“阿娘不必担心,我一个人能打八个,哪个不长眼睛的,敢惹我?”

  姚氏那是又好气,又好笑。

  就是因为你一个能打八个,我怕你一不小心,把旁人打死了,惹祸上身。

  池时像是看穿了姚氏的心思,又安慰道:

  “阿娘忘记了,我是做什么的?我是仵作?我能捅人七七四十九刀,保证没有一刀在要害上,他痛不欲生,却想死都死不了。不会闹出人命来的!”

  姚氏无语。

  她更担心了。

12060 190488 MjAyMS8wMy8xMS8jIyMxMjA2M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1/12060_190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