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56章 绿茶?白莲全齐了

书名: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MS芙子 更新时间:2021-07-22 23:55:29

  “你说什么?你说我爹拼了性命帮凤白泠?

  红萱瞪圆了眼。

  这怎么可能。

  她爹根本就不认得凤白泠。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了?陆音也是,居然为了个才认识几个月的女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也瞒着你。不知道凤白泠和你爹说了什么,你爹答应用自己的一身血来救圣上。那个凤白泠也不知有什么妖法,让独孤和陆音对她都言听计从。”

  纳兰湮儿见红萱面色惨淡。

  红昊然身体已经是油尽灯枯,再被抽干了一身血……

  “可惜了,你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纳兰湮儿故作伤心,抹了抹眼角。

  “不!爹!”

  红萱飞奔了出去,纳兰湮儿看着红萱的背影,冷笑。

  “凤白泠,我就不信,天下的好事都让你一个人给占全了。”

  寝宫内,永业帝输了血后,情况渐渐好转,凤白泠估摸着,今日晚些时候很可能就会醒来。

  红昊然在服用了安眠药后,在睡梦中死去。

  陆音遵从他的叮嘱,将其尸首火化,骨灰被独孤鹜和陆音洒在了护城河中。

  “此事不能就此作罢,必须彻查,到底是什么人对父皇下了毒。”

  见永业帝病情好转,其他几位皇子都舒了口气,皇后面上的愁云也渐渐褪去。

  唯独东方成在那咬牙切齿。

  “大皇子,看样子,你的肚子已经不疼了?”

  凤白泠睨了眼东方成,此人就如跳梁小丑,看着实在是碍眼。

  东方成只觉得菊花一紧,他莫名其妙拉了一天肚子,拉得腿都软了。

  “凤白泠,你敢用这种语气和大殿下说话?”

  陌浅浅喝斥道。

  “陌浅浅,没记错的话,你只是一名侍妾?”

  陌浅浅满脸委屈,嘤咛了一声,就往大皇子怀里躲。

  “大殿下,你看看她,她看不起臣妾,就等于是看不起你。”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东方成不禁心生怜惜,可落在皇后、穆妃、萧贵妃等人眼中,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皇宫那是什么地?

  论起装可怜的伎俩,在场的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成儿,你父皇病情刚有所好转,闲杂人等,不宜留在这里。”

  皇后沉声道。

  “可不是嘛,本宫还以为,离儿的眼光已经够差了,没想到,你的品味更甚。”

  萧贵妃阴阳怪气道。

  凤若颜没了孩子后,萧贵妃见她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比起来,原本萧贵妃根本看不上眼的凤白泠,反倒出色不少。

  陌浅浅咬了咬唇,可怜巴巴看向东方成,希望他能为自己美言几句。

  啪——

  一记耳光落在了陌浅浅的脸上。

  陌浅浅怔愣住。

  “贱婢,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滚出去。”

  东方成怒声道。

  陌浅浅咬着唇,连哭都不敢哭出来,踉跄着跑了出去。

  “皇后,圣上的病情已经稳定,我想要先回府了一趟。”

  凤白泠已经在宫里守了好几日,心里记挂着两个孩子。

  “白泠,这阵子辛苦你了。本宫把你的两个孩子接到宫里来了,你就不用急着回去,在这里多住几日。”

  皇后和颜悦色道。

  凤白泠皱了皱眉。

  永业帝的病情已经稳定,皇后瞒着她和独孤鹜把两个孩子接到宫中,此举,并不寻常。

  “那就有劳皇后了。”

  凤白泠恭声道。

  “李庆,带鹜王妃去看孩子们。这个,是本宫赏你的,本宫很喜欢孩子,往后,你有空就来本宫那坐坐。”

  皇后说着,从手腕上拔下了一个手镯,戴在了凤白泠的手上。

  皇后年纪已经不小了,虽比不得萧贵妃的美貌,穆妃的年轻,却有一种雍容华贵之美。

  凤白泠以往见到她时,她都是客客气气,并不算亲近。

  今日她主动示好,凤白泠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

  手上的玉镯子成色通透,一看就是极品冰种。

  可凤白泠却觉得,那玉冰冷刺骨。

  她行了一礼,随着李庆往外走。

  “李公公,皇后和圣上的感情很好?”

  凤白泠随口问道。

  “皇后和圣上是少年夫妻,圣上对皇后帝后情深,婚后就未曾红过脸。”

  李庆笑着说道。

  未红过脸么?

  凤白泠想着满宫的佳丽,永业帝那样的人,还有真心嘛?

  “那比起顺亲王和独孤夫人呢?我听说,顺亲王很爱独孤夫人,为了她,宁愿不要江山?”

  凤白泠随口一问,李庆脚下一个踉跄。

  “李公公,小心了。”

  凤白泠忙将李庆扶住。

  李庆擦着额头的汗水,苦笑道。

  “鹜王妃,老奴要回圣上身旁服侍,前头再走半刻钟,就能见到小锦少爷和小鲤小姐了。”

  说着李庆脚下生风,急急忙忙就走了。

  “这李庆,还真是个河蚌。”

  凤白泠笑着摇了摇头。

  “鹜王妃,前头就是皇后的鸾宫了,奴才有些内急,先行告退。”

  带路的小太监恭声道。

  凤白泠颔首,小太监匆忙离开。

  凤白泠走了几步,就见前方景色一变。

  一片明净的鱼塘边,凤小鲤和独孤小锦正在那看鱼。

  东方锦也在那,几人说说笑笑,似乎很是高兴。

  凤白泠刚要上前,就见纳兰湮儿从一片开得正好的月季里踱了出来。

  她身旁并无宫女。

  她目光冰冷,盯了凤白泠片刻。

  “我有话与你说。”

  “我与你,无话可说。”

  凤白泠刚要走开。

  “你不要以为,你嫁给了阿鹜就已经赢了。”

  纳兰湮儿盯着凤白泠。

  “我的男人,还请纳兰太子妃不要惦记。”

  凤白泠可没忘了,她和独孤鹜是有协定的。

  人前,她们必须是一对恩爱夫妻。

  她的话,让纳兰湮儿更加恼火。

  “凤白泠!你别得意!阿鹜只是迫不得已才选了你。”

  纳兰湮儿上前一步,拦住凤白泠的去路。

  鱼塘边,几个孩子已经走远了。

  “太子妃,你若是有空,还请多关心下你的夫君,太子殿下。”

  凤白泠刚要绕开纳兰湮儿,哪知道后者眉心,文华印一闪。

  “凤白泠,看着我。”

  凤白泠对上了她的眼睛。

  纳兰湮儿那双美丽的眼,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

  “跳下去。”

  纳兰湮儿看向那一片鱼塘。

12035 460665 MjAyMS8wMy8wNy8jIyMxMjAzN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07/12035_460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