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47(把我甩掉之后死掉了...)

书名:抽卡无涯,日赚十亿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江山沧澜 更新时间:2021-07-22 23:57:19

  鬼王瞪着一双猩红色的大眼睛, 心中升起成为鬼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恐惧,包括那个人出现的时候,他都未有过这种恐惧, 不是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生物可以轻易让她灰飞烟灭, 而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颤栗。

  然而江星灼并不看鬼王一眼,她的目光落在那男鬼――宿诃身上。

  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立即大声说:“抽!”

  于是,白雾漩涡卷起, 十张发光卡牌飞出,那卡牌一张张的翻转, 光芒如星屑般散去, 露出了内里的神秘图案。

  纠缠的红线(将它绑在自己与另一个人手腕上,两人命运相连, 生死与共)、一定能送到的信封(写上那个人的名字, 无论她在哪里,都一定可以送到她的手上,前提是这个人还活着)、黑洞之胃(吃下的东西多到宛如胃部通往黑洞, 实际上只是把食物在胃里储存起来, 慢慢消化,是极限求生必备之胃)、捕获之笼(任何东西进了这个笼子, 5天内都别想出来)。

  原本的结局就逆转了, 宿诃先用捕获之笼困住了鬼王,在五天之内出去吞噬大量鬼将。

  鬼通过吞噬鬼来获得力量,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能打得过其他鬼, 也不一定能把对方塞进自己的胃里,塞进去了也不一定能成功消化, 能成功消化也不一定承受得住消化的痛苦,因为吞噬鬼后,吞噬者身上会长出业火纹,业火纹长在灵魂上,无时无刻都在灼烧身体,不会死,却很痛。这是自然给予的惩罚,因为这种事显然是禁忌,触碰禁忌就要受到惩罚。

  胃容量有限、消化功能差、忍耐力不够,都是阻碍一只鬼变强的障碍。

  宿诃原本灵魂就比其他人强大,消化功能和忍耐力完全可以,阻碍他的只有胃容量这件事,如今拥有了黑洞之胃,那真的是谁被他盯上,就必要进他的胃里呆着了。

  一时间鬼城内鬼将消失得无影无踪,厉鬼恶鬼们都闭门不出,害怕得瑟瑟发抖,祈祷鬼王快快出现,将他解决。

  宿诃在几天时间内就快速成长起来,等捕获之笼时限到了,鬼王从里面出来时,他已经有与他一战之力,他撕下鬼王的一条胳膊,就张嘴吃到肚子里去,撕下一条腿,就张嘴吃到肚子里,最终鬼王是被他一口一口吃掉的。

  业火纹长满了全身,蔓延到了脸颊上,可他看上去完全看不出来他如今正遭受怎样的煎熬,他走向鬼城内最豪华阴森的宫殿,坐在那华丽的王座上,看起来和五天前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更强壮、更邪气、更有压迫感。

  鬼城内的所有鬼都恐惧地低下头,向这位新任鬼王行礼。

  仅仅只是获得了一次抽卡机会而已,他就实现原本不可能实现的夙愿了。宿诃看着下方黑压压的鬼头,出了出神。

  这时,一道影子凭空出现了,宿诃立即起身看过去。却并不是江星灼,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

  “那个男人是谁?”凌凤青立即追问。她有预感,这个男人或许就是这个巨大谜团的关键。

  宿诃却没有急着满足她,而是坐在她对面,托着腮望着她,看起来邪气又散漫,“阁下迄今为止的人生,都在为这个国家付出吗?”

  突然间就转移了话题。不过凌凤青知道,这是在故意吊胃口,如果不顺着他一点,恐怕得不到她想要的。

  她没有注意到她的秘书长一下子越发紧张起来的神色。他是真的想不到,新晋鬼王居然会是他!这个数年前总统阁下的秘密情人,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看起来纯良得很的年轻人,死后居然会变成鬼,还成了鬼王,他竟然不是个好人!看来当年把他赶走是正确的,他一定心怀叵测,他们及时赶走他,才让凌凤青没有落入狼的陷阱!

  凌凤青温和不失威严:“没错。”

  “哦,也就是说,没有私欲吗?”

  “这个国家就是我的私欲所在。”

  “还真是伟大。说得直白一点吧,你有喜欢过别人吗?男女的那种喜欢。”他看起来像是故意在找茬,带着点儿莫名的恶意。而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指紧张得抽紧起来。

  凌凤青面上看不出丝毫被冒犯的不悦:“鬼王,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就会继续往下说吗?”

  宿诃点点头。

  凌凤青当即便张口要回答,这个答案很好回答,她至今未婚,这辈子也没打算结婚,因为没有哪个男人配得上她,跟男人结婚总觉得被占了便宜,想想都很不爽。情人倒是有过几任,但仅限于床上关系罢了,一旦对方表露出想要更进一步的意思,就会立刻结束关系。所以她是没有触碰过爱情的。

  然而当她要回答的时候,脑中却忽然掠过一道影子,浮现一个模糊的人影,心脏微微触动了一下。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一位情人,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因为她的特殊性,双方没有任何合影,她也没有任何一张他的照片,因此她都有些记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模样,只记得跟他一起很舒服,压力可以短暂的消失,她很喜欢跟他见面接触的短暂时光。

  这……是喜欢吧?毕竟这人消失后,忙碌完她还是会想起他,会问问秘书长找到他没有,空窗了几年才有了新的情人。而这种情况除此之外,没有在其他情人身上发生过。

  她的迟疑,让宿诃越发紧张起来,他故作轻松:“看来是有。”

  凌凤青并不认为这有什么羞耻的,坦然地看着他:“是有。”

  “是谁?”

  凌凤青双眸平静而富有力量:“鬼王。”

  “你不回答我,我就不说。”

  堂堂鬼王,居然像小孩子一样耍赖。凌凤青盯着他的脸,那种好像在哪里见过的熟悉感又出现了,只是脑子里死去的人的身份总是无法和这张脸对上号。

  如果用一点儿往事能换取一个真相,那么说说也无妨。

  “是谁想必鬼王也不认识,就不用说他的名讳了吧,况且他已经死了。”

  “死了?”

  “没错,把我甩掉之后就死掉了。”

  

12018 460680 MjAyMS8wMy8wNS8jIyMxMjAxO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05/12018_460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