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0 并不承认

书名:医判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莫风流 更新时间:2021-05-05 06:01:45

  叶老太爷重新回房躺下。

  沉默了一路,他重新将视线落在叶俊和叶文初身上。

  房忠端茶来:“三老爷、四小姐用茶。”

  “多、多谢!”叶俊战战兢兢接了,叶文初喝了口茶,是顶好的金骏眉,香气四溢。

  叶老太爷看着叶文初,问道:“你一直住在清溪谷?”

  “在山脚盖了房。”叶文初神色平静地道。

  叶老太爷眼睛眯了眯:“云顶山就在边上,你没有上去过?”

  云顶山曾经住着神医迟清苼。迟清苼去世十年,留有寻卿阁下徒弟二人,一位年轻男弟子名唤闻玉,还有一位六旬妇人名叫茉莉,人人称她茉莉奶奶。

  闻玉得迟清苼真传,医术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他每日在清溪谷口接诊十人,只治疑难杂症。

  而茉莉却没有人见过,或许是年岁过长,不便入世。

  云青瑶知道叶老太爷在想什么,她道:“云顶山有路障,寻常人上不去。”

  “那四小姐可曾见过闻玉或者茉莉?”房忠问道。

  八角蹲在门口托腮望天,她一直没弄懂,为什么小姐要取名叫茉莉。

  但四小姐说,这是她将来的艺名,所有人都要喊她茉莉奶奶。

  她还有一位叫阿拉丁的灯在等着她。

  灯就灯呗,为什么还有名字。

  八角早就放弃了明白,四小姐的心思,别人都别猜。

  叶老太爷确定了,叶文初和他康复没关系。

  更谈不上福星福将,巧合而已。

  “你们回家去吧,我要休息了。”叶老太爷确定不是叶文初,就懒得再多言。

  他是不信福星一说。

  叶俊迫不及待,拉着女儿就走。

  叶文初也不多言。

  房间里,房忠喂叶老太爷喝茶,小声道:“小人觉得,您突然醒和四小姐有关系。”

  “为何?”叶老太爷问他。

  房忠想了想,道:“在她进门前,小人确定您呼吸微弱,可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您就醒了。徐东凹也说有人医治过您。”

  叶老太爷只相信事实:“如果真是她的功劳,她又为什么不认?这不合理。”

  有功不领,还要伪装,这世上没有这样的人。

  房忠也说不清,只能靠直觉:“小人还是觉得,您能醒来和四小姐有关。”

  叶老太爷累了,阖上眼睛,道:“这事押后再议,你先去打听一下,今天和鲁志杰一起来的那位师爷是什么人。”

  “我歇会儿。”

  房忠出了门,叶老太爷觉得那位师爷蹊跷,他一时居然没有想起来那人容貌,不过叶老太爷看人一向很准,他照着办就行。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叶文初。

  “徐大夫,你确定老太爷的病,不会无缘无故好转?”房忠找到徐东凹,再次和他确认。

  徐东凹指天发誓:“房爷,我徐某人如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

  “房爷,徐某也问您一句,您真没另请大夫吗?”

  房忠否认了,他沉默了一刻:“徐大夫,广东南路,还有比您更高明的大夫吗?”

  徐东凹顿了顿,让他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太难了,可有的事,不是他不认,这事就不存在。

  徐东凹道,“除迟清苼外,徐某皆不服。”

  房忠神色古怪地走了。

  徐东凹送走房忠,关上诊室的门,喃喃地道:“没有请大夫,难道真的是怪力乱神?”

  ……

  三房的小院,在叶府东北角,这里单独开了个角门,因为和正院离的太远,叶俊进出都在这里。

  独门独户的四合院,因为年久失修,和富丽堂皇的叶府对比后,寒酸又破旧。

  叶俊指着有点裂的墙体,窘迫的解释:“约了瓦工,过几日就来修缮。”

  叶文初是不从府中领例钱的,所以叶俊每个月十两银子,养四个人。

  他省吃俭用,钱都给了叶文初。

  叶文初推辞不要,倒惹叶俊怀疑,女儿不要父亲的钱,她是不是在外面做坏事了?

  叶文初只得拿着。

  三间房,因为家具少,到处彰显着“极简”风。

  八角挽起袖子开始洒扫:“三老爷,小姐晚上住哪里?”

  “住东厢房,我已经收拾好了,被褥都是新的。”叶俊推开房门,里面是他一点点布置的,浅蓝的窗帘,淡粉的被套,梳妆台上还摆着几枚珠花和大红的绒花。

  “喜欢吗?”叶俊不安看叶文初脸色,“你要、要是不满意,爹给重新换。”

  他每个月都会去清溪谷看望叶文初,在山脚住两天,但还是不了解这个闺女。

  叶文初拿了珠花戴在发髻上,冲着叶俊一笑:“喜欢。”

  叶俊感动的热泪盈眶。

  父女两人在宴席室落座,叶俊几次欲言又止,叶文初给他泡茶端来:“父亲,您有话直说吧。”

  叶俊满面的愧疚,“你别难过,没分家产就没分吧,我们争不过。只要我们父女平安,什么都不重要,是不是?”

  他说着,垂着眼帘脸上皆是愧疚。

  叶俊人如其名,疏朗俊美,但因为自小环境,他为人处事太过怯懦。

  这不能怪他,从出生开始,他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

  “不是。”叶文初柔声否定叶俊的话,“该争的就要争。”

  叶俊怔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劝女儿。

  “但现在不同了,祖父还在,我们只要对祖父好就行,不必和他们急赤白脸。”叶文初道。

  叶氏是叶茂丰的,权力在他手中。叶文初在乎的是叶氏对叶俊的公平,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该叶俊的,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叶俊松了口气,他怕叶文初和大家对上,叶文初会吃亏。

  “父亲,您和我细细说一说,鲁大人以及家中管事的情况。”叶文初道。

  叶俊不解:“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些?”

  ------题外话------

  师爷是男主吗?

  当然是!

  别人我也舍不得写这么多描写。

  但也不用期待对手戏,四小姐是事业型女主。

  事业先搞起来。

  最后,早安!!!

  得空就留言呀,我是依赖读者的作者。

12017 292403 MjAyMS8wMy8wNC8jIyMxMjAx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04/12017_292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