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施特劳斯(圆圆和她去世了的小姑长的...)

书名: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浣若君 更新时间:2021-04-08 12:44:10

  公安局外面, 阎西山是用公用电话给陈美兰打的电话。

  这会儿都快夜里12点了,公安局的人还在加班,在等阎西山的证词。

  要确定胡小眉和齐冬梅是临时起意偷婴, 还是蓄意偷婴, 临时起意, 判处一年以下, 三个月以上刑拘, 要是蓄意的,就是三年以上, 五年以下,要坐牢的。

  阎西山的证辞特别关键,能让齐冬梅母女少坐三年牢。

  阎西山挂了电话, 抽了一支烟, 揉了半天眼睛,才进了公安局,毫不犹豫的说:“胡小眉和齐冬梅是蓄意的,蓄意偷孩子!”

  齐冬梅的知遇之恩,胡小眉曾经悄悄跟了他五年,一开始他除了那张脸, 什么都没有。

  那五年中,她们把他引荐给范祥,又让他能赚大钱, 成为暴发户的恩情,就在她们蓄意,悄悄偷黄老师的儿子的那一刻, 已经烟消云散了。

  阎西山给陈美兰打电话的时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回哭,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狗东西。

  可他万万没想到,胡小眉比他可恶一万倍。

  戴绿帽子,和范祥联手整他,都不及偷黄老师的孩子更让他难过。

  她们彻底击碎了他的防线。

  接受完偷婴案的调查,阎肇就要问阎西山那桩车祸案的事了。

  被撞的人名字叫李富贵,农村出身,搞点小工程。

  撞人的叫黄全安,比阎西山更牛,负责处理东方集团的废料回收。

  他开辆黑色夏利,属于既富,但不张扬,特别低调的暴发户。

  李富贵年二十九死的,今天大年初一,家里正在办丧事。

  而黄全安,也回家跟妻儿团聚去了,据说还准备卖掉那辆黑色夏利,换一辆进口皇冠来开。

  进口皇冠,三十万!

  而李富贵,三万块,一条命,干干净净的走了。

  阎西山之所以全程知道,正是因为他给了阎斌钱,一直让阎斌跟踪范祥的原因,他有一条完整的证据琏,能证明范祥蓄意杀人。

  但工作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

  就算阎肇把范振华给搞下去了。

  范祥还有个同学在省里工作,他们属于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关系网密的就像蜘蛛网一样,阎肇抓了范振华父子,是,津东区会少一个官商.勾结的黑she会团伙。

  万一有人报复他怎么办,阎西山自己也怕人报复啊。

  马勃也看着阎肇,犹豫这案子要不要查。

  这帮从烽火硝烟中下来的战士,经过半年多现实的洗礼,也发现了,战场上你至少知道谁是敌人,而在工作中,谁敌谁我是分不清的,最大的敌人是钱,从领导到普通人,只要提到钱,都没有任何底限。

  更何况大家都有妻儿,谁不怕被人报复。

  阎肇给了阎西山纸和笔:“坐这儿好好交待情况,把你的证词写上去。马勃,先不要惊动任何人,私底下调查这件事情。”

  马勃点头:“好。”

  正好这时赵副局长敲门了,门是开着的,他笑呵呵站在门口,递给阎肇一份卷宗:“阎队,来签个字。”

  赵副局手里拿的,正是偷婴案的卷宗,其实这案子不需要副局长过问,但因为牵扯到了范振华爱人,赵副局从熊向党手里抢了案子,主抓。

  “咱们的笑阎王,小费翔,怎么会在阎队办公室?”签字的时候,赵副局笑着问。

  阎西山一脸苦笑,阎肇却淡淡说:“我们俩家是亲戚,有点私事。”

  赵雷当然知道,阎肇娶的是阎西山的前妻,这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好好谈,胡小眉和齐冬梅的案子我来盯,大家都熟悉,我会尽量把案子压小一点,咱们从轻处理。”赵雷说着,走了。

  阎西山立刻挑眉看阎肇。

  这就是现在的公安工作,什么都讲人情关系,赵雷赵副局就是范振华安在分局的眼线。

  他阎肇能搞好津东路分局,能搞好整个西平市,全国的公安系统吗?

  简直痴人说梦。

  这王八蛋,全然不知他和美兰,圆圆几个,已经在极度的危险中。

  “阎肇,口供我写,但你要真能把范祥处理下去,老子吃屎八斤。”阎西山一手字写的非常漂亮,写完,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签完还觉得不够,拉开小鳄鱼皮包拉琏,从中掏了一万五出来,拍给了阎肇。

  “钱,干嘛的?”阎肇反问。

  阎西山气的说:“老子这几个月卖煤悄悄攒的利润,本来我想给胡小眉的,胡小眉不做人了,这钱给我闺女当压岁钱还不行吗?”

  万一他给范祥搞死,又还没儿子,钱在圆圆手里,他也安心点。

  不行吗?

  “行,谢谢你。”阎肇收下了钱。

  转眼大年初七,阎肇连着加了六天班,这才要回家。

  而家里,陈美兰这会儿也面临着一桩烦心事。

  陈德功过年回了趟老家,工地上只留了金宝守着,就在昨天夜里,金宝半夜睡的死没发现,早晨起来,就发现工地上所有的尼龙绳全被人剪断了,所有竹架板和钢管扣上的螺丝也全被人卸了。

  过年前,陈德功自己买了个电动三蹦子,想着进货出货容易点,就在昨天夜里,三蹦子的四个轮胎也全被人扎破了。

  陈德功和周巧芳来找陈美兰,陈德功开门见山就说:“美兰,让阎肇查吧,工地上出了这种事情,肯定是因为有人眼红咱们,要给咱们使绊子,咱家里就有个公安,总不能就这样让人欺负?”

  周巧芳人比较悲观,接过话茬说:“美兰,我倒觉得这工程咱就甭搞了。”

  “闭上你的嘴,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陈德功斥了周巧芳一声。

  周巧芳深吸了口气,毕竟家里没她说话的份儿,只能闭嘴。

  “哥,你先吞下事儿,别报案了,从今天开始你和金宝俩也别住工地了,租个房子先住着去,损失我来担,事儿我来处理。”陈美兰说。

  陈德功就纳闷儿了,深抽了口旱烟说:“美兰,你惹过谁没,我这人天生不惹人,雇的工人也都心地善良,我没亏待过他们呀。”

  这么点小事,说大不大,又没监控什么的,一个旷野中的工地上,也没目击证人,报了案,公安怎么查。

  而且今天只是偷东西,万一你报了案,明天公安一来,惹怒了对方,对方直接伤人命呢,金宝和大哥的命难道不比别的东西值钱?

  陈美兰心里既明又亮,事情是范祥指使人搞得。

  之所以这么搞,就是想给她个难堪,下马威,让她不敢去接东方集团的工程。

  范祥比任何人都恨陈美兰,当初一条内裤,她把阎西山的煤窑直接搞停工,到现在将近一年了。

  齐冬梅去偷孩子,孩子没偷着,还把范祥的大儿媳妇给牵扯进去了。

  这又是一回出师不利。

  现在陈美兰还要断范祥的财路,范祥没找人开车撞美兰,只是让人在她工地上搞点破坏,已经是因为阎肇也是公安,他忌惮的原因。

  这种事情陈美兰也没有办法,只能寄希望予阎肇。

  但愿阎肇真能把范祥那条地头蛇真给搞下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

  大年出七,阎肇回来了。

  “爸爸,你说啥?”门外,小旺突然喊了一声。

  阎肇进门来了,确定的说:“买钢琴。”

  “妈妈,你听见了吗,我爸说要给圆圆买钢琴。”小旺一个蹦子直接跳进门了。

  圆圆哇的一声,对小旺说:“爸爸肯定发了奖金。”

  小旺也帮着圆圆自圆其说:“对对,咱爸肯定是发了一大笔奖金,才要给圆圆买钢琴的。”

  “你真发奖金了?”陈美兰也有点不敢相信。

  “西山给的钱。”阎肇说。

  陈美兰断然一句:“不可能,阎西山的钱都在圆圆的公账上,他哪来的钱,是你部队上发的奖金,对不对?”

  阎肇又重复了一句:“钱是西山给的。”

  陈德功接了一句:“阎肇就是太谦虚。”

  周巧芳都说:“西山那种小气鬼,离婚的时候都一分不给美兰钱的,现在会给她钱?省省吧!”

  全家谁愿意相信,整整一万五千块,就阎西山那种吝啬鬼,会给圆圆?

  所以就连陈美兰,也自发的认为,钱就是阎肇的奖金!

  阎肇往家里填东西是天经地义,愿意给圆圆买钢琴,这个继父做的很合格了。

  圆圆是该有架钢琴了,可陈美兰这半年空赚了个吆喝,不但手头没钱,工地上损失了那么多东西,还得全部花钱买。

  “买琴也行,以后我赚了钱,还你。”她笑着,趁几个孩子不注意,轻轻于阎肇耳畔喊了声:“谢谢你,三哥。”

  刷的一下,阎肇的耳朵不止红了,而且跟兔子似的,要竖起来了。

  几个孩子都在,他刷的就转身出门了。

  陈美兰突然就有点吃醋了,喊一声三哥这男人很受用啊。

  哪来的毛病。

  要别的女人也喊一声,他岂不是也要对着别的女人红耳朵?

  且不说这个,先说钢琴。

  一架钢琴现在可不好买,而且商场里没有卖的,要问哪儿能买到钢琴,还得是找秦玉。

  秦玉停薪留职,跑了一段时间的工程。

  工程要背景,还要能力,她一普通人哪能跑得下来,所以跑了一段时间后也偃旗息鼓,最近赋闲在家,闲得发慌,正准备招几个孩子办个音乐学校。

  看能不能赚点钱。

  要不然,阎大伟一个人的工资养家,最近语气越来越不好,不做饭不洗碗在家当大爷,秦玉快受不了了。

  听陈美兰说要给圆圆买钢琴,因为听说她接了东方集团的活,估计她是赚了大钱了才能买得起钢琴的,心里羡慕,但这事儿她也羡慕不来,毕竟美兰有的关系她没有。

  “要买一手的新钢琴可不容易,得到首都去订,估计半年都拿不到货,不过我认识一个剧团的老钢琴家,最近正准备出手一架老钢琴,他弹了十年的施特劳斯,买不到的好琴,要不你们等会儿,我打个电话问问。”秦玉说。

  阎肇反问陈美兰:“要不买架新的?”

  一架新钢琴,就现在也要一万多块,要是老钢琴,应该能便宜点。

  陈美兰工地上的绳子,竹架板和钢管全被人损坏了,得换新的。

  阎肇有一万五,省点钱,她的工地才能重新开张。

  “秦玉,你问问那位老钢琴家吧,他的琴我们买。”陈美兰说。

  那位老钢琴家,就是秦玉的老师,据说那架施特劳斯,是从解散的省文工团退下来的,好琴,秦玉现在给现实打击得特别谦卑,想搞音乐学校,就想继续教圆圆,当然把圆圆夸得特别好,说她是自己最骄傲的学生,弹琴的天赋比宁宁还高。

  弹钢琴的嘛,老艺术家,更多的不是想卖琴,而是想把好琴留给好孩子。

  就在电话里,还真的一谈就成,一架施特劳斯,对方只要了3000块。

  据说当初那琴是78年买的,2万块钱买来的,属于省文工团直属采购。

  而且套它的钢琴家保养得好,那琴现在还是九成新的样子。

  既然谈妥了,小旺,小狼和圆圆几个又那么喜欢钢琴。

  正月十五这天,阎肇喊了阎斌帮忙,就去老钢琴家家里抬钢琴了。

  三千块钱的施特劳斯,纯白色烤漆,纯白色琴凳,上面还各自罩着红色的细绒面琴罩。

  现在这年头,不说城里,农村有几个人见过钢琴。

  因为那位琴师家距离盐关村只有两公里,琴是阎斌和阎肇俩人抬回来的,一路上惹得好多人侧目,想知道那正红色的细绒布下,罩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把琴罩揭开的一刹那,陈美兰都哇的一声。

  钢琴漂亮的,就像一只白天鹅一样。

  还有点麻烦,它太大,进不了家门,最后是叫了村里好几个人,从墙上吊进家门,又卸了窗户,才能抬进圆圆卧室的。

  琴一搬回家,就放在圆圆的卧室,秦玉亲自来替圆圆调律。

  看圆圆坐在琴凳上,迫不及待的等着,秦玉伸手揪了揪小丫头的耳朵:“这琴其实我一直眼馋,想买的,可惜我手头没钱,便宜你了。”悄悄的,她又说:“圆圆,以后我开个音乐学校,你以后还跟我学琴,好不好?”

  “你要开音乐学校,可以啊。”小旺凑头过来,拍着自己的小钱包问:“阿姨,你缺多少钱,我把我的钱投给你,以后你的音乐学校赚了钱,咱俩平分,好不好?”

  秦玉一笑,问小旺:“你有多少钱?”

  小旺从圆圆给自己勾的毛线钱夹里一掏,直接掏了一沓十元出来,这至少有200块。

  秦玉定晴望着小旺,说不出话来了。

  陈美兰这家人太会赚钱了,不止陈美兰会赚,阎小旺简直就是个小人精。

  另一边卧室里,阎肇站在窗子旁,正在看对面房间里的圆圆,她坐在钢琴旁,正在秦玉的指挥下调着音。

  “大过年的,年三十咱们没给首都打电话,今儿元宵,这会儿打一个吧?”陈美兰进来说。

  阎佩衡据说是参谋长级别的领导。

  老大阎军在国外,陈美兰猜可能是移民了的,不过不太清楚。老二阎卫目前还在部队上,但估计也马上就要转业,阎卫的妻子名字叫米兰,在首都做生意,据说挺有钱的。

  这些消息,都是陈美兰从宋槐花和刘小红那儿打听来的。

  阎佩衡在部队上干了一辈子,钱不见得,但人际关系肯定特别厉害。

  但自打嫁给阎肇,陈美兰发现了,阎肇工作的环境不说危机四伏,简直处处是雷,阎佩衡要能在上面打个招呼,让省上的领导知道他上面有人,工作也会好开展一点吧。

  但显然,阎佩衡从来没跟省上的领导们打过招呼。

  阎肇也一直刻意回避,从来不在外头说他父亲是谁。

  时代已经不同了,阎肇本来就身处水火之中,跟他爸再不搞好关系,上面没人打招呼罩着,他在工作上那么严苛,早晚要出事的。

  所以陈美兰是很想早点跟首都打个电话。

  公公大概很烦她这个丑媳妇,可她这个丑媳妇为了丈夫的安全,还必须得到公公的认可。

  结果阎肇却说:“二十几年了,我们除了年三十打个电话,很少通话的,周雪琴还从我父亲那儿借了大概五千多块钱,不知道俩人怎么搞得,从那以后,我父亲就愈发跟我和我母亲决裂了,不过这些都是陈年旧事,咱们就不说了,明年三十再打电话吧。”

  明年三十?

  这家人的联系程,居然按年计量?

  陈美兰知道啊,阎佩衡跟苏文最开始交恶,是因为死了的小闺女阎星的原因。

  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后来偷渡,逃出国的黑.五类.

  周雪琴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按理来说,公婆有矛盾,她做儿媳妇的应该从中转寰吧,但上首都后,居然跟阎佩衡把关系搞臭到完全没法收场的地步,还借了对方很多钱。

  家和万事才能兴,苏文是个好婆婆。。

  陈美兰见过,既善良又漂亮,就是老了以后脑子混乱,傻掉了。

  死的时候身边也是一个亲人都没有。

  可她分明给阎佩衡留了房子,还是希望阎佩衡回来住的吧。

  周雪琴到底说了啥,或者做了什么,才让阎佩衡跟苏文矛盾加剧,老死不相见的?

  别的不提,但陈美兰知道阎星死的真实原因。

  所以她特别生气,她觉得婆婆没错,她觉得阎佩衡简直是个大一号的渣男,她得让阎肇打电话,至少关于阎星的死,陈美兰要好好跟阎佩衡说叨说叨。

  阎肇突然从书里翻出一张照片递给陈美兰:“看看,阎星。”

  这是一张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女孩单独的照片。

  陈美兰接过照片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就是阎星?”

  居然是个和圆圆长的至少有九分像的小女孩,黑白照片,扎着两个小马尾的小女孩两只眼睛明亮的果真像星星一样,笑容穿过黑白照片,都能感染陈美兰。

  也是直到此刻,陈美兰才知道,怪不得阎肇头一回见圆圆,就对着她笑了一下。

  他自己身上其实没钱,但还是给圆圆买小皮鞋,买裙子。

  却原来,不是阎肇对她有特别的感情,是因为圆圆和她去世了的小姑长的一模一样。

  “等我办完范祥的案子吧,到时候再打电话。”阎肇说。

  其实这个电话特别难打,只是美兰不知道而已。

  ……

  “爸爸,快看琴,我有琴啦,我爸爸给我买的。”窗外圆圆一声喊,阎西山居然笑呵呵的进门来了。

  小旺和小狼一脸得意,对着阎西山这个不速之客,理直气壮:“我爸买的。”

  这么说圆圆有钢琴了?

  现在这是阎肇的家,按理来说阎西山非请勿入,但他才一进门,就听圆圆已经在弹琴了。

  《两只老虎》,弹得既欢快又动听。

  不过不对,阎肇哪来的钱?

  “我爸的奖金买的,爸爸,好听吗?”圆圆谈完,笑着问阎西山。

  阎西山差点没跳起来,这事有蹊跷,他正月初七才给过阎肇一万五,该不会……

  “阎队,那琴,用我的钱买的吧?”阎西山冲到这屋来了。

  这事必须掰扯清楚,那是他的钱,他的!

  “是。”阎肇说。

  但陈美兰冷哼一声:“你的钱,你的钱不都留着攒着,要给小眉,你有钱给圆圆?”

  “我悄悄贩煤赚的……”阎西山话说到一半,见陈美兰挑眉看着自己,突然就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按理,卖煤的钱必须入公账,但他这段时间悄悄卖了一万五的煤,没入公账。

  这要让陈美兰知道,说不定明天就会给他派个会计,他以后连私房钱都没得攒。

  他妈的,大意了。

  圆圆的琴分明是他的钱买的,可现在别人都不知道,这可该怎么办?

  阎肇找阎西山来,是因为案子的事情,所以撇开这件事,他得问案子:“证人呢,找着了吗?”

  “已经从老家喊回来了,目前就在我的煤场,这会儿跟老板娘吴千红在一起。”阎西山说。

  关于范祥指使黄全安开车撞人,俩人是在梦巴黎的包厢里商量的,当时有个陪酒小姐,虽说俩人聊天的时候那个小姐是睡在隔壁的夹间里,但俩人的聊天她都听到了,而且范祥走了之后,黄全安喝醉了,留宿在包厢里,跟那个小姐吹过牛,说自己撞死一个人,顶多赔三万,但靠着这条人命,他一年能赚三十万。

  大过年的,小姐早回农村老家去了,还是阎西山从吴千红那儿问到地址,亲自开车去了趟小姐的老家,把小姐给喊回来的。

  那小姐倒是愿意做证,不敢不做,毕竟黑she会不能得罪,公安也不好得罪。

  阎斌因为当时一直跟踪范祥,甚至能指认跟范祥合谋的那个交警。

  但是那又怎么样。

  就在明天,正月十六,市局的领导要到津东路分局视察工作。

  阎肇打算到时候把这个案子放在桌子上,当众提出来,当众逮捕范振华。

  真那样,他等于是当众整领导。

  就算范振华被整下去了,别的领导会怎么看他,会怎么对他?

  在阎西山看来,他真是偷个锣还要响声敲,恨不能把自己扎成褚葛亮的草船,让全市的领导们一起往他身上射箭垛子。

  “走吧,我去见见那个小姐。”阎肇说。

  “爸爸,有时间就来听我弹琴呀。”圆圆挥手说。

  小旺和小狼一起替阎肇正名:“我爸爸买的琴喔。”

  比窦娥还冤的阎西山跟着阎肇要出门,突然就滋了一口气。

  圆圆一直很爱他。

  陈美兰虽说恨他,嫌他太坏,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而且,除了阎肇他不敢动,美兰再找个别的男人,阎西山想想就笑了,她不论再找谁,他都能给她搞没了。

  美兰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善良,勤劳,而且她做任何事,都是以对圆圆好为出发点的。

  算是灵机一动,但其实这很可能就是阎西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要阎肇真给人报复了,他会死吧。

  阎肇要是像李富贵一样,给谁一脚油门轰上天,直接撞回地府,让他去地府当阎王,美兰岂不要成寡妇?

  越这么想,阎西山的心里居然愈发美滋滋。

  跟在阎肇身后,一副这家伙已经快进棺材的样子,虽说也觉得自己太没良心,不过忍不住就要笑一下。

  在他眼里阎肇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这事他不告诉美兰了。

  从现在开始他收心养性,等美兰当了寡妇,再好好安慰她吧。

  

12002 187426 MjAyMS8wMy8wMi8jIyMxMjAwM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02/12002_187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