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58章 守了一夜

书名: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顾清渏 更新时间:2021-04-08 19:54:52

  苏木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陆在川那张清俊的脸还有点懵,他怎么在这儿?

  “阿木,该吃药了。”陆在川声音温柔,“不过你好像发烧了,这药还能吃吗?”

  苏木清醒过来,想起今天被蛇咬的事。

  还以为自己又穿了一次呢。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有点烫。

  “没事儿,这药本身也有清热解毒的作用。”苏木说道,而且这是身体的免疫机制起作用了,未必是坏事。

  “那吃药吧,温度正好!”陆在川把苏木扶起来,把药递过来。

  苏木端起药眉毛都不皱一下一口喝了下去,陆在川挺佩服的,他知道中药有多难喝,苏木真是眼睛连眨都没眨就喝下去了,太强了。

  “你也回去吧,我没事儿了。”苏木说道,又躺了下去,身体还是很疲劳。

  “嗯,你先睡,我看你睡着再走!”陆在川说道。

  苏木也不想费口舌,随便他,太累了。

  等苏木睡着,陆在川洗了个澡又回到她房里,他担心苏木半夜发起高烧要是没人照顾她肯定会很难受。

  坐在苏木的床边,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因为睡着没了白天的咄咄逼人,脸上柔和了不少。

  她的五官很精致,唇粉粉的像花瓣一样,陆在川鬼使神差把手放了上去。

  那唇和自己想像的一样软。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突然觉得身体有点燥热,有点想亲下去的冲动。

  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陆在川你这是在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

  可是从她平时的为人处事一点也不像孩子,他不知不觉就把她当同龄人来看待。

  陆在川就那样看着苏木,疲倦渐渐袭来,他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苏木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看见了豆豆。

  豆豆张着手朝自己跑过来,笑得很灿烂,嘴上一直叫着妈妈妈妈,她抱起他在他脸上狠狠亲一口,心里无限欣喜。

  突然画面一转,豆豆从车上下来,抬头往上看,正好看到守在窗头的自己,他朝自己一笑。

  一辆卡车正好冲了过来,豆豆的身体一下被撞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打了个转,重重摔到地上。

  鲜红的血“啪”一下顿时冲满整个画面,那么触目惊心。

  “豆豆、豆豆……”苏木叫得撕心裂肺,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陆在川被惊醒,看到不安扭动着的苏木,她的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水,泪水也不停地滚下来。

  “阿木、阿木!”陆在川连忙叫,她这是怎么啦?做噩梦了?

  陆在川一摸她的额头,烫得吓人。

  连忙去药箱拿了退烧药上来,又打了一盆温水。

  扶起苏木喂了一粒药下去,然后拿毛巾给她擦汗。

  苏木的嘴里还是喃喃说着什么,他贴上耳朵却听不清楚。

  但看她痛苦的样子,很心疼。

  他不明白,她这么小小年纪到底经历过什么,做了怎样的噩梦,会那么痛苦?

  他一直守在床边,不停地给苏木擦汗,换毛巾,轻声安抚她。

  苏木渐渐安静下来,沉沉睡了过去。

  天快亮时陆在川才趴在床边睡着了。

  ……

  苏木是被村里的鸡鸣声吵醒的,随着一声声啼叫,太阳升起,万丈光芒从窗户照射进来。

  苏木一睁开眼就看见趴在自己床头的陆在川。

  他的头侧枕在手臂上,刀削似的完美俊颜,眉毛舒展,狭长的眼上是长得让人嫉妒的睫毛,鼻梁高挺,薄唇微抿着,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他守了自己一夜吗?

  苏木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在陆在川的头上,前世还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摸过他。

  如果前世自己也能和他相处得这么融洽婚姻是不是就不会那么不幸,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陆在川一下被惊醒,“阿木……”

  苏木的手一僵,忙收回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怎么还没走?”

  “你没事了吧?”陆在川伸手向苏木的额头摸去,一摸是凉的,顿时松了口气,“昨晚你发烧,温度高得吓人,我担心了一晚上。”

  苏木抿抿嘴,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

  “我现在好了,你快下去吧,免得我阿妈误会!”苏木说道。

  “哦!”陆在川点头,虽然他在苏木的房里什么也没做,不过还是不想白佩兰误会,毕竟两人都不是小孩子。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啊——”一声。

  “怎么啦?”苏木问。

  “好像落枕了,好痛!”陆在川僵着脖子,根本扭不过来。

  “你先下去,等会儿我帮你治!”苏木柔声说道。

  陆在川点头,先回苏叶房里,让白佩兰以为他昨晚是睡在那里。

  等陆在川下了楼,苏木重新躺回床上,心情很是复杂,不知自己和陆在川的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是往坏的方向发展却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是还像前世一样没有感情,把他睡了有了豆豆,就可以没有一点负担地远走高飞。

  可是现在这样还做得到吗?

  但如果要结婚又不是她希望的。

  苏木越来越纠结。

  过了一会儿下面传来动静,应该是阿妈起来做饭了。

  苏木呆了一会儿也起了床。

  白佩兰看见她不由说道:“怎么不多睡会儿,现在还早!”

  “阿妈,我没事儿了,昨晚睡得早。”苏木说道。

  走到灶台边帮白佩兰烧火。

  过了一会儿陆在川也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出了房门,“白姨,阿木,早啊!”

  “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早?”白佩兰微笑看向陆在川,看他歪着脖子,“哟,这是怎么啦?”

  “好像是睡落枕了。”陆在川苦着脸。

  “阿木,快帮阿川看看!”白佩兰说道。

  “哎!”苏木应了一声,站起身,招呼陆在川,“坐到这边来,我帮你看看。”

  陆在川坐在椅子上,苏木捏了捏他的肩膀,“痛吗?”

  “痛!”陆在川点头,头偏了一下,“左侧痛得厉害!”

  “我给你扎几针吧,好得快一点。”苏木说道,正好陆在川送给自己的银针还没用过呢,第一次倒用在他身上了。

  “好。”陆在川点头,他还没做过针灸,正好感受一下。

  “你们西医如果落枕怎么做?”苏木问。

  “一般是热敷,理疗按摩。”陆在川说道。

  “那让你试试中医有什么不同。”苏木笑笑,上楼去拿银针。

11943 190512 MjAyMS8wMi8yMy8jIyMxMTk0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23/11943_190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