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718章 道童与玉简

书名:完美人生沈浪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花幽山月 更新时间:2021-06-11 20:58:13

  玉面狐王心智颇高,深知沈浪这种级别的修士要做什么,谁也拦不住。

  就翠云山这种级别的护山大阵,只怕分分钟就能被对方撕成碎片。

  玉面狐王毫不犹豫的开启了护山大阵,沈浪跟随着玉面狐王等修士进入了翠云山内。

  到了白狐宫,沈浪被奉为上宾,与玉面狐王同坐。

  翠云山的一众妖修统领站立在玉面狐王身后。

  沈浪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停留在了小玉身上。

  这位狐族公主身材纤瘦娇小,气质冷艳,外貌看似如小家碧玉,但却给人一种冷酷阴寒之感……与沈浪印象中的玉罗刹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见沈浪盯着自己看,小玉黛眉微蹙,表情有些紧张。

  她并不喜欢被人盯着的感觉,但碍于沈浪的身份实力,她实在不好发作,只能撇过脑袋,尽量不与沈浪对视。

  “狐王,这位是……”

  沈浪直接询问起了小玉的身份。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女小玉。”玉面狐王赶忙介绍了起来。

  “小玉,见过前辈!”

  小玉有那么点不情愿的朝着沈浪行起了揖礼。

  沈浪微微点头,直言道:“小玉姑娘的模样与我之前的一位旧识颇为相似,故而多看了几眼,还望小玉姑娘勿怪在下无礼。”

  “小玉岂敢!”

  听着沈浪的解释后,小玉神色缓和。

  她先前还担心沈浪觊觎自己的美色,毕竟在真仙界,强夺豪取乃是家常便饭。

  好在是自己误会了沈浪,沈浪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清澈,不含丝毫亵渎之意,这让小玉心中松了一口气,相信沈浪说的是真的。

  沈浪的目光在小玉身上停留了一阵后,便转向玉面狐王。

  见玉面狐王伤势不轻,沈浪当即分出一缕琉璃心火,凝聚于指尖之上,飘入玉面狐王的身躯之中。

  玉面狐王顿感浑身一震:“这是……”

  “狐王勿慌,这是在下修炼的一种疗伤神通,可治愈你先前遭受到的伤势。”沈浪解释了一句。

  话音一落,只见玉面狐王全身闪烁起绚丽的琉璃色火光。

  玉面狐王颈脖处的伤患处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修复,数息之间就恢复如初,堪称奇迹!

  不止如此,玉面狐王感觉自己在先前那场战斗中耗损的元气也尽数恢复,顿觉神清气爽,精神大振。

  “前辈手段之高明,足让晚辈钦佩之至!”

  玉面狐王既感激又震撼。

  “哈哈哈,在下名叫沈浪,说来与狐王属同辈,修为相近,狐王就不必前辈前辈的称呼了。”沈浪哈哈笑道。

  “什么!那前辈的修为是……”

  沈浪称其修为与自己相近,这让玉面狐王有些难以置信。

  翠云山的一众妖修统领们也是面面厮觑。

  沈浪坦然道:“沈某也不过是大罗巅峰的修士而已,并没有诸位道友想的那么夸张。”

  玉面狐王震惊的无以复加,沈浪展现出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同阶修士的范畴,实在不敢想象他竟是与自己一样的同阶修士。

  通过一番了解,玉面狐王才知道沈浪竟是人族修士,他之前还一直以为沈浪是身怀元凤血脉的顶级大妖。

  不过沈浪身上的元凤之血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在玉面狐王看来,沈浪身上有着太古神兽的血脉,并不能算是纯人族修士。

  不管怎么样,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玉面狐王对沈浪依然是毕恭毕敬。

  “玉某承沈兄大恩,但不知沈兄为何要出手救我?”玉面狐王忍不住问道。

  沈浪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编了一个身份,道:“昔日五庄观镇元大仙对沈某有过指点之恩,沈某今次踏入天木仙域,得知西牛贺洲的三名妖皇毁去了五庄观,心中难免有些怨气。”

  “恰好今日路遇翠云山,见那三名妖皇对你等发难,便顺手搭救了一番。”沈浪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玉面狐王对地祖镇元子了解并不多,没有怀疑沈浪的言语,但隐约能猜到沈浪应该是有着某种动机的。

  “不知沈兄来我翠云山,可还有其他什么目的吗?”玉面狐王试探问道。

  沈浪也不想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说道:“沈某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先前在五庄观逃走的那名道童……不知是否在在你这里?”

  玉面狐王深吸一口气,道:“沈兄对玉某有救命之恩,玉某也不想欺瞒于你。实不相瞒,那位道童的确在我翠云山中。”

  说罢,玉面狐王朝着身后的小玉吩咐道:“小玉,你快去将那位童子带上来吧。”

  “父亲,这……”

  小玉秀眉微蹙,她还是不太相信一个人族修士,有点担心沈浪目的达到后会对他们不利。

  “这什么这,还不赶紧把人带来!”

  玉面狐王催促了一句,他倒是愿意相信沈浪。

  即便沈浪不是混元大罗金仙,既然有着那种本事,要杀了他们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对方若真的只为那道童而来,没必要兜这么大的圈子。

  “是。”

  小玉只得微微点头,唤了两名统领,飞身出了宫殿。

  不多时,小玉和两名翠云山统领带着那名道童来到了大殿内。

  只见那道童身负重伤,躺在一张玉床上,被两名统领抬着进来的,气息虚弱之极,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这名道童身长不过四尺,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小,身穿青袍,面如冠玉,眉心处四片金花印证着罗天上仙的修为。

  道童的腹部有一道漆黑如墨的伤口,伤口处涌出一丝丝黑色火苗,携着一股强大的诅咒能量。

  这道伤口似乎就是黑翼虎王留下的!

  道童的右手死死攥着一枚玉简,玉简散发着莹莹白光。

  玉面狐王直言道:“相信沈兄应该听说了镇元子遗留的手札之事,这名童子手中的玉简极有可能就是镇元子遗留下来的那枚手札。”

  “不过这枚玉简表面被下了一道强力禁制,一旦试图以神念之力强行解除,玉简就会承受不住神念冲击而崩碎。”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等也没有贸然窥视玉简中的内容,只想等救回这名童子之后再说。但可惜,这道童中的诅咒之力太过霸道,我等已经想尽了办法,也无法消除这道童体内的诅咒之力。”

  听着玉面狐王的解释,沈浪心下释然,道:“这个容易,你们放下玉床,让我来解除这位童子体内的诅咒之力吧。”

11932 403847 MjAyMS8wMi8yMS8jIyMxMTkzM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21/11932_403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