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8章 简小姐被人打了

书名:一枚小软糖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三月棠墨 更新时间:2021-04-08 20:01:54

  叶归舟再次从英国回来,听说了程知栩和简灵见完家长的消息,惊讶得差点打翻手里的咖啡。

  他和老婆八年恋爱经历、十年感情基础,到去年才携手步入婚姻。程知栩和简灵才谈了多久?多少有点胡闹。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程知栩趁故意趁他不在国内,搞出这样大的动作。

  程知栩见完家长底气十足,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慢慢啜了口,笑着说:“见家长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叶归舟见他脸上挂着明晃晃的笑,嗤了一声,起身就走了,留下他买单。

  程知栩挑了挑眉,买单就买单,孝敬长辈应该的。他起身整理了下衣襟,拿上签好的合同回公司。

  正值中午十一点过半,本来约好和叶归舟一起吃午饭,现在人被他气跑了,正好,他回公司陪女朋友吃饭。

  坐在车上,程知栩给简灵发了条消息告知她:“中午上来吃饭。”

  掌上明猪:“你不是有事外出了?”

  橙汁:“提前忙完了。”

  简灵发了个小女孩点头的表情包,程知栩看着好笑,想起郁织锦的叮嘱,他又说:“做好的策划案拿给我看看,我帮你参考参考。”

  简灵有种被老师抽查作业的紧张感,踌躇许久,回道:“不是说好不过问我工作上的事情吗?”

  程知栩想了想,知晓她在顾虑什么,中肯道:“点子是你自己的,方案也是你做的,我就看着帮你完善一下,不打紧。反正你策划案交上去,哪里不够好主管也是要给你补充的,我做的只不过是上司的工作。”

  简灵果然不再纠结,中午上去吃饭就把自己做了好多天的策划案打印出来,装订成册交上去给他看。

  她趴在桌边捧着碗吃饭,时不时抬眸看一眼对面的男人,见他全神贯注地审查,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莫名的忐忑。

  “你先吃饭,吃完再看行不行?”简灵受不了吃饭的时候还要提心吊胆,倾身用手盖住文件夹,不许他现在看。

  程知栩不置可否,眼睛盯着她手指缝隙的文字,把简灵逼急了,她一把抢走文件夹,合上放在一边:“吃饭!”

  程知栩笑笑,握起筷子夹菜,目光一扫,看到她宽松的毛衣袖子下掩藏的一抹翠绿——郁织锦送她的玉镯。

  简灵见他盯着自己的手腕,便把毛衣袖子往上挽了挽,伸手给他看,细瘦皓白的手腕上戴着的玉镯圈口不大不小正合宜,宛如为她定制的,颜色极为纯粹清透,一看就知道是顶好的料子。她手腕原本戴着的金链子没摘下,金与玉的碰撞,娇贵又婉约,特别衬人。

  “好看吗?”简灵晃了晃手腕,手链坠着的小金猪撞到玉器上,发出叮铃脆响。

  程知栩情不自禁想到那一晚,他听了许久类似的声音,低咳一声,应答:“人漂亮,戴什么都好看。”

  简灵怀疑他偷看了什么情话秘籍,嘴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她这么一个会撒娇卖乖的人都要甘拜下风。

  两人吃了午饭,程知栩就专心帮她看策划案。天气冷了,简灵没了午睡的习惯,便躺在他腿上玩手机里的小游戏。

  程知栩处理工作上的问题效率一向高得出奇,不过半个小时,他就抱着笔记本敲打出一二三四五条需要修改完善的地方,直接用办公室里的打印机打印出来,让她带回去对着慢慢补充。

  简灵爬起来跪坐在沙发上,眼神崇拜地望着他:“程老板,你这样我以后会养成依赖你的坏毛病。不好。”

  程知栩以前没干涉她的工作,是骨子里的条条框框作祟,不想跟自己亲密的人聊那些无趣的白纸黑字,现在看她这样,倒是颇为受用,手掌贴在她后腰上,将人捞过来,重新搂进怀里,低声说:“那就按照规矩付我劳务报酬。”

  简灵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不对,刚要逃跑就被他扑倒在沙发上,这样那样一通揉搓之后才放她回26楼。

  简灵忿忿地想:他这样真的很动摇军心啊!她都没法好好工作了!

  经过程知栩捉刀的策划案跟之前那一版相比,可以说天差地别,毫不意外地通过了最终的比稿。

  简灵本来都盘算好了,万一策划案没通过,她就可以借此打趣程知栩:老板大人亲自修改的方案都没过,那就太好笑了!

  现在没机会调侃他了。

  工作告一段落,部门气氛罕见的轻松,尤其是袁霄当众宣布今年公司的年会即将在程氏集团旗下的度假别墅举行,大家高声欢呼万岁,对此抱有莫大的期待。女士们讨论穿什么样的礼服,男士们讨论年会上能不能拿到大奖。

  当然,获得这些欢乐的前提是每个部门要出一个节目。

  袁霄临时开了个小会让大家讨论一下,怎么说也是一年到头难得的娱乐时间,得拿出点诚意。

  有人说:“要不然大合唱得了,省时省力又省事。”

  话一出,立马遭到大家的反对:“这不是敷衍吗?就跟学校文艺汇演一样,往往班级大合唱都不够出彩,凑数一样。”

  袁霄拍了拍手掌,让大家停止争吵,回到正常讨论的气氛。许久商量不出一个结果,袁霄干脆出声问:“你们当中有谁具备特别的才艺?”

  “没有,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有男士嘴快地接了句话,惹来大家哄笑不止。

  气氛重新活跃起来,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说起玩笑话。

  范宜君拢了拢头发,声音在一众人的叫嚷声中显得矜持又不明显:“其实,我唱歌还行啦,其他的就……”

  袁霄没听见她的话,将目光投向低头玩手机没参与讨论的简灵,点了她的名字:“简灵,你呢?有才艺展示吗?”

  自从得知她与程总关系不一般,袁霄就纠结了好长时间,后来经过考察发现这姑娘的确没什么出格的,反而很勤恳,他就渐渐放下心中芥蒂。

  正是看出她教养和气质不一般,想着或许能有突出的才艺展示,免得浪费时间再讨论下去。其实讨论来讨论去说的都是废话,大家到了这个年纪,早没了当初上学时参加活动的积极劲儿,这种不讨好的事情能糊弄就糊弄,如果能当甩手掌柜就更好。

  简灵正握着手机在宿舍群里跟室友聊天,聊的是自己和程知栩的感情事,没有认真听大家都说了些什么。

  “啊?什么才艺?”她眼神茫然。

  戴望楚偏过头小声提醒了她一句,简灵点了点头:“我都行,唱歌跳舞没问题的,乐器也会几个。”

  袁霄笑了笑,表情十分欣慰:“那咱们部门的节目就交给你了。散会!”

  大家起立鼓掌,有种卸下重担的轻快,他们可听说隔壁后勤部准备了小品,台词写得尴尬死了。

  范宜君望向简灵的眼神多了些怨怼,起身时将椅子弄得很大声,刺啦刺啦,刺得人耳朵疼。

  简灵没太注意,散会后拿着手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中途还在跟室友聊天,得知她们当中有人谈了恋爱,很是开心。

  上完厕所出来,她站在盥洗台前洗手,顺便对着镜子检查妆容,用手理了理头发。

  身后的隔间门哐当一声被人推开,简灵动作一顿,从面前的镜子里看到了范宜君那张脸。她涂了棕红色的口红,粉底抹得白,眼影深邃,显得盛气凌人。上次给简灵这种凌厉感的人是沈清禾,可那个女人是从里到外透出来的气质,眼前这一位顶多靠妆容营造出几分压迫人的气势。

  不足为惧。毕竟,她和沈清禾理论就赢了个漂亮。

  简灵身上没带纸,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背过身翻了个白眼:“干什么一副要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欠你钱没还?”她先发制人。

  范宜君面容冷漠,声音更冷:“通过年终考核和比稿拔得头筹的秘诀就是这个吧。哦,还有今天也出尽了风头。”

  简灵不懂她的阴阳怪气:“哪个?”

  “你能不能别装傻充愣?”范宜君脸色很臭,眼里的讽刺和轻蔑再明显不过,“勾搭完主管勾搭上面那位,你很有本事啊简灵,以前是我小瞧你了。”

  说罢掩着唇笑,倒真像是她亲眼所见。

  简灵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识将“上面那位”理解成程知栩,以为她发现了什么。转念她就想到很久之前的一件事,范宜君曾因为误会她和明朗之间有关系而在背后嚼舌根,大概这一次指的也是明朗。

  简灵气笑了,大小姐的脾气都被激了出来,没顾忌地骂了一句:“神经病,臆想症发作了吧你?”

  她说完也不看范宜君的脸,踩着高跟鞋往外走,手腕一下被范宜君拽住,甩了回去:“你骂谁神经病?!”

  洗手间的地板不久前才被保洁拖过,瓷砖沾了水又湿又滑,简灵脚下打滑没站稳,额头撞到厕所的隔间门,当即痛得眼冒金星。

  简灵捂着额头,直直地瞪回去,吼道:“骂的就是你!真是有病,三番两次针对我,当我没脾气了?上次警告你的都当耳旁风了是吧,思想这么肮脏进什么策划部,直接申请刷马桶好了!高等教育就教出你这种思想龌龊的人,我也是替你爸妈感到悲哀!”

  范宜君气急败坏,彻底没了理智,冲过去扯她头发。

  外面听到动静的人赶忙跑进去,拉开了两人。戴望楚扶着简灵,另外两个同事架着范宜君,两边互不相让。

  范宜君气不过,还在那里隔空破口大骂:“你干的那些好事真以为没人知道吗?我都亲眼看到了,你每天中午等大家走了就往48楼跑,找你的老相好,还有那次明特助给你送药送银行卡,被包养了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呵呵,真是恬不知耻。”

  身边几个女同事脸色都变了变,她们也或多或少撞见过简灵从48楼下来,有些风言风语背后说几句就算过了,从没拿到明面上来讲。眼下被范宜君一下子挑明了,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简灵。

  戴望楚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字眼,怒火中烧,正要冲上去跟她们理论,被简灵拽了一把拦住了。她蹙着眉,用手指碰了碰额头被撞到的地方:“算了……”

  两人出了洗手间,后面依稀传来安慰范宜君的女声。

  简灵的心情糟糕透了,坐在工位上,从包里翻出小镜子看额头,磕到的那一处又红又肿,长了个犄角似的,粉底都遮不住,向来在乎相貌的她简直要呕出一口老血。

  戴望楚捞着椅子坐过来,抓起她的手臂看她的手,手腕被范宜君掐过,多了三道红红的印子:“你怎么跟她打起来了?”

  “谁想跟她打架啊?”简灵气得胸脯起伏,“是她先动的手,我头皮都被扯疼了,没见过那样的人,真是脑子有病!”

  戴望楚帮她梳理了凌乱的头发,欲言又止,最后压低声说:“你不打算跟……那位说一声?流言没完没了的,不公开你总是吃亏的。”

  “我就不说,管她们怎么想。”简灵憋着一股气,越是这样越是执拗得可怕,不想什么事都找程知栩。

  念及此,她又看了眼镜子,额头的伤太明显了,从没这么狼狈过,哪怕之前跟沈清禾吵架,她都是体面端庄的。谁知道范宜君那个疯子竟然会动手!

  简灵拿起桌面的手机,跟程知栩说中午不上去吃饭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发呆,隔一会儿就看一眼镜子,好似再过几秒那块红肿就能自己消下去。

  事实证明是她痴心妄想,再怎么看,它还在那里,明晃晃地昭示着她的败绩。

  戴望楚瞧她一个人趴在那儿生闷气,刘海耷拉下来,蔫巴巴的,可怜兮兮的,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了无生气。她默默叹口气,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多此一举,在微信上跟明朗三言两句说清了情况。

  至于明朗要不要跟程知栩说,那就是他的事,他自己决定。

  由于简灵给程知栩发消息的时间有点晚,明朗已经订了两人份的午餐,随后收到戴望楚发来的微信,眉心拧了拧,思忖不过三五秒就去了程知栩的办公室。

  闻言,程知栩脸色一瞬就沉了下去:“被人打了?”

  明朗握着手机,边看聊天内容边说:“嗯,听说是在厕所里吵起来了,简小姐的同事说了很难听的话,后来不知怎么就动上手了。”

  程知栩面上愠色渐浓,没做迟疑,大步流星出了办公室,进电梯,摁了熟悉的26楼,到达策划部。

  到了饭点,大家都去吃午饭了,办公区空空荡荡,简灵趴在桌上睡着了一样,边上是陪着她的戴望楚,她正想去倒杯水,目光瞥见程知栩的身影,脚步猛然顿住了,推了推身边的人:“简灵,程、程总过来了?”

  简灵恍然抬起头,朦胧的视线里款款走过来一个高大身影,她使劲眨了眨眼,确实是程知栩。心情郁闷、额头疼痛的情况下,见到他眼眶就酸涩,她强忍着没掉眼泪。

  程知栩二话没说,拉着她的手往外走,简灵盯着男人的手背,吓得左顾右盼:“你先放开,万一被人看到……”

  “看到就看到了,又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程知栩沉声打断她,见她小心谨慎的样子,有点生气,不管不顾地打横抱起她走进电梯。

  简灵更受惊讶,挣扎着要下来,程知栩警告她:“再扑腾掉下来我可不管。”

  简灵于是不再乱动,安心窝在他怀里,也是想到专属电梯不会有旁人进来才安心享受他的怀抱,主动伸手揽住他的脖颈。

  程知栩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是他低估了她,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以她娇气的性子,如果在公司里受了什么委屈一定会第一时间主动跟他撒娇抱怨吐苦水,可实际上,要不是明朗告诉他,她还打算瞒着他。

  电梯到了48楼,“叮”一声打开,程知栩抱着她走出去,走廊里路过两个没办完事的女秘书,惊得人都傻了。

  简灵余光发现不远处有人,连忙把脸埋进程知栩的肩窝,寄希望于别人认不出她。

  程知栩扫了眼呆住的两位秘书,表情匮乏,只轻描淡写说了句:“去吃饭吧。”

  两人愣愣地点头,互相拉着手跑远了,留下一阵高跟鞋的回音。

  进了办公室,程知栩把简灵放在沙发上,等了没多久,明朗拿了个药箱过来,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走了。

  程知栩将她额头的刘海掀上去,露出完整的额头,取出一根棉签沾了碘伏涂抹在她红肿的地方,简灵轻轻抽着气,皱眉抱怨:“好丑。”

  “是挺丑。”程知栩端详了片刻,给出评价。

  简灵:“……”

  涂完了药,程知栩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手搭在膝盖上正视她,就这么静静地盯着她看了许久,一言不发。

  简灵内心焦灼不安,蹬掉鞋子用脚蹭他的裤腿,小声问:“你怎么不说话?”

  程知栩声线冷得很,含了冰块似的:“没看出来我在生气?出事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还要等我从别人嘴里知道。简灵,你听着,我让你在程氏工作,是听从你个人的意愿,我没想过要你做到在工作场合跟我完全划清界限,你是我的女朋友,任何场合都是。你太较真,简直伤我的心。”

  简灵大喊一声冤枉,趴在他怀里:“我不是要瞒着你,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感觉好丢人。”

  程知栩冷声道:“我嫌弃你了吗?”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下次不会了。”简灵凑上去亲他的脸,一下又一下,直到他脸色有所缓和才停下来。

  程知栩拍了拍她的后背,叹口气:“别让我逮住下次。”

  两人约法三章,让简灵答应以后有事要第一个想到他,程知栩才抱起她到餐桌前吃饭。她有意讨好,扒在他身上不下来,前所未有的磨人,非要他喂饭。

  程知栩嘴上嫌腻歪,却没有拒绝她,一勺一勺送进她嘴里,她偶尔还作怪咬住勺子,终于把他逗笑。

  ------题外话------

  这两人真腻歪,呜呜呜,甜我一脸血……

11926 190515 MjAyMS8wMi8yMC8jIyMxMTky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20/11926_190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