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章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书名:南宝衣萧弈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风吹小白菜 更新时间:2021-02-26 01:56:58

  裴初初瞥向春晓。

  春晓跪坐在雪地里,哭得眼睛红肿好不可怜,膝行上前拽住她的袖角:“裴姐姐,我当真是理解错了你的意思!裴姐姐不要责罚我好不好?我以后一定改……若非你的暗示,我绝无攀龙附凤的心思!”

  裴初初面色渐冷。

  她一手提拔上来的宫女,竟不是个善茬。

  说什么理解错了,也是个通透机灵的人儿,否则也不会被她从上百名宫女之中挑选出来,怎么可能就理解错了?

  无非,是想脱罪而已。

  到底是她看走眼了。

  至于如何处置……

  这种人自然不能留着,否则将来定然会记恨她报复她。

  她裴初初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她毫无感情地抽出袖角,冷冷吐出两个字:“杖毙。”

  春晓悚然一惊。

  她不敢置信地盯着裴初初,她跟随她有两个月之久,这个女人一贯温婉宁静,连说话都轻声细语,明明是个温软可欺的女人,怎么会……怎么会要杖毙她?!

  那可是杖毙啊!

  “裴姐姐,你是不是吓唬我?”春晓惶恐,“我知错了,我一定改,我一定改好不好?!裴姐姐与我一见如故姐妹情深,还曾赠给我许多衣物胭脂,那样的情分,裴姐姐都忘了吗?!”

  裴初初面色淡淡。

  姐妹情深?

  她与任何姑娘都姐妹情深,却又不与任何姑娘情深。

  长居深宫多年,见惯了阴谋诡计,她早已不知情深是何物。

  裴初初不再多看春晓一眼,冷淡地往帐篷走去。

  就在这时,裴敏敏闻风而来。

  她裹着件华美的貂毛斗篷,看了眼哭哭啼啼的春晓,温婉道:“堂姐这是作甚?好端端的,为何要杖毙宫女?人命大过天,这宫女瞧着可怜,你何至于如此苛刻?”

  裴初初冷眼睨向她。

  她这堂妹俏生生站在雪地里,一副贤良端庄的模样。

  她扯了下唇:“我处置宫人,与你何干?长公主叫堂妹回帐休息,你又跑出来作甚?深更半夜如此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堂妹是出来幽会的。”

  裴敏敏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她紧紧捏住斗篷,心底恨毒了裴初初。

  长公主叫她睡觉,她当然不乐意,她想着与天子来个雪中偶遇也是使得的,因此才打扮得漂漂亮亮跑出来。

  可是她没遇见天子,却遇见了处置宫女的裴初初。

  为了让大家知道裴初初的恶毒和她的善良,她当然要显摆一二。

  却没想到,裴初初的嘴巴这样毒!

  她软声:“我是大家闺秀名门贵女,又怎会与人幽会?堂姐误会我了。”

  裴初初懒得再与她废话,径直回了营帐。

  春晓哭着揪住裴敏敏的斗篷:“裴二姑娘救我!”

  裴敏敏看向她。

  她才没有救人的心思,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裴初初走了,她自然也要走。

  春晓却不肯放她走,情急之下灵光乍现,突然道:“裴二姑娘救我,我与你说个天大的秘密!”

  裴敏敏好奇:“什么秘密?”

  春晓也是急了,示意裴敏敏俯下身,低声在她耳畔低语了几句。

  裴敏敏的脸色急剧变化。

  “怎么可能!”

  她猛然甩开春晓的手。

  春晓呼吸急促:“我不骗你,那个时候我当真听见天子叫‘姐姐’了!能被天子称为‘姐姐’的,不是只有她一个吗?!瞧着端庄矜持,没想到却是个骚的!仗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成了天子的女人,夜夜笙歌!如此不要脸,裴二姑娘定然要揭发她才好!”

  裴敏敏胸脯剧烈起伏。

  面上表情复杂,心中却已信了七分。

  她那堂姐,瞧着是个正经人,没想到私底下如此糜乱放肆!

  简直不知廉耻!

  她没表露情绪,对春晓也毫无怜悯,只倨傲道:“天子的私事,你也敢乱嚼舌根?我看,杖毙你都是轻的,就该诛你九族!”

  春晓愣住。

  她眼睁睁目送裴敏敏远去,最后一线活命的希望也没了。

  很快,春晓尖叫着被拖走。

  黑暗里传来歇斯底里的惨叫声,鲜血染红了雪地,一刻钟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人儿,如今只剩一堆枯骨烂肉。

  营帐。

  裴初初洗漱过后,换了一袭轻软的寝衣。

  她吹熄灯盏,卧在榻上拉过锦被,刚闭上眼,脑海中却涌现出了萧定昭的面容。

  ——裴姐姐国色天香,若当真关心朕,不如亲自来。

  少年的指腹摩挲过她的唇角,那种温凉的触感仍旧令她记忆深刻,寒夜里唇角的位置竟隐隐发烫。

  他怎么能……

  裴初初锁起眉梢,忍不住拉起锦被盖住脑袋。

  明日,该如何面对他?

  ……

  次日。

  裴初初没有去天子营帐侍奉,只吩咐几名宫女替她前往。

  她端坐在帐中梳妆时,有人挑了帘子进来。

  踏进来的裴敏敏今日特意打扮过,盯着裴初初的脸看了片刻,才微笑:“来探望堂姐。营帐简陋,我昨夜总也睡不安稳,堂姐睡得如何?”

  裴初初安静地梳理长发。

  裴敏敏来看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她从妆奁上拿起萧定昭赏她的那支凤头钗,指尖触及到玉钗的温润,想起那个眉眼带笑的危险少年,又悄无声息地缩了回来。

  她换了一根银钗,淡淡道:“何事?”

  “你我是堂姐妹,正所谓姐妹情深,堂姐说话何必如此冷漠?”裴敏敏自来熟地坐到旁边,又盯着裴初初的脸看了片刻,才敛去眼底的妒忌,“天子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不知道可有心仪的姑娘?堂姐侍奉在侧,定然是知道的,是不是?”

  裴初初不动声色地挽起长发:“天子之事,容不得你我议论。”

  裴敏敏暗暗咬牙。

  这小贱人忒会装,天子的龙榻都爬过了,却跟她玩矜持。

  她勉强又堆起笑脸,继续试探:“不议论天子的事,那说说堂姐的事呗?堂姐早已是过了议亲的年纪,我每每想起,都替你着急。如何,堂姐可有心仪的郎君?”

  裴初初挽好青丝,睨她一眼。

  她口吻冰冷:“妹妹小小年纪,好好的贵女不当,怎的开始学人做媒?若真喜欢做媒,姐姐替你在市井里安排个媒婆身份可好?”

  裴敏敏一噎,脸颊涨得通红。

  这贱人说话忒损,她才喜欢做媒,她全家都喜欢做媒!

  ,

  祝仙女们元宵节快乐呀,阖家团圆!

  

11922 42499 MjAyMS8wMi8xOS8jIyMxMTkyM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19/11922_42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