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3章 青丘

书名:我妈带我去修仙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 更新时间:2021-05-05 10:52:22

  凤啾啾在炫耀她的垚㙓时,讲起了息壤,不可避免地谈到了鲧,而在绝大多数人印象中,鲧的儿子更为人所知,更加大名鼎鼎,遗泽千古。

  禹消除了洪水,建立了夏朝,把天下分封为九州。

  在秦咚所了解的神话版本里,禹更是灭杀了许许多多《山海经》中的凶兽,如果按照凤啾啾的记忆来解读,那大概就是人类的顶级战力在和妖庭作战,让妖庭这方面损伤惨重。

  凤啾啾说过,只有极少数的生灵在修炼过程中,能够让自己的元婴以人类婴孩的姿态生下来,也就是说鲧本身就具备了这种能力,并非凡俗。

  元婴以人类婴孩的姿态生下来以后,就拥有了凤啾啾口中完全符合宇宙至理的身体,拥有超凡的修炼天赋,而且也不会像普通人类修炼那样,在金蛋期挺着个大肚子。

  禹拥有这样的修炼天赋,自然超凡脱俗,成长为人类这一方面的顶级战力,能把妖庭方面的顶级战力消耗许多。

  凤啾啾提到过的许多隶属妖庭的凶神,例如相柳,就是死在禹的手下。

  秦咚左右张望,“这里有大禹的画像吗?”

  “没有,不过据说大禹和鲧长得非常像,这张画像可以说是鲧,但你当成大禹来看,问题也不大。”颜白鹭说完,不禁想自己和东方满月是异卵双胞胎,如果是同卵双胞胎,那怎么办?

  同卵双胞胎两个人就会长得非常像了,也就是说秦咚都未必分得清楚颜白鹭和东方满月。

  以东方满月的性格,有时候肯定会为了好玩,冒充颜白鹭去见秦咚,秦咚说不定在分不清楚的情况下,把东方满月当成了颜白鹭,和东方满月打架调笑什么的。

  想到这里颜白鹭就有些难受,推了一下秦咚,“我问你,要是我和东方满月长得一模一样,你能分辨出来我们谁是谁吗?”

  秦咚回过头来,略微思虑后说道,“性格也一模一样吗?”

  “那当然不会,就现在这样。”颜白鹭连忙说道,“不过她会装作是我的样子,想法设法让你分不出来。”

  “很简单,不管她怎么装都没有用。我只要一扑上去,拼命反抗的肯定是东方满月,随便挣扎两下就委委屈屈地看着我,像可怜可爱的小猫咪的,肯定就是你了。”秦咚十分笃定地说道。

  颜白鹭顿时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我什么时候只是随便挣扎两下了?”

  “那三下。”

  “秦咚,你今天要是能够完整地离开中央公园,从此以后我就叫秦白鹭!”颜白鹭脸颊涨红,她明明就是拼死挣扎,只是他仗着力气大又是八爪鱼死死箍住猎物那种姿势,她没有什么办法而已。

  委委屈屈?颜白鹭就算脑袋掉地下,都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可怜可爱的小猫咪……要是平常,勉勉强强还觉得这样的形容可以接受,但是现在颜白鹭感觉也变成了一种侮辱。

  今天她不把他打成委委屈屈,像可怜可爱的小猫咪,颜白鹭就和他姓。

  秦咚暗暗称赞自己,他终究不是舔狗,骨子里没有那种气质,所以即便白茗茗给了自己正确的建议,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撩拨下,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没有办法,颜白鹭不管是安静,还是吵闹,颐指气使又或者平淡冷漠,哪怕是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样子,都是那么可爱。

  谁让她长得那么美丽?美丽的少女不管怎么样,都给人可爱的感觉。

  想到这里,秦咚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下,“其实很多时候我招惹你,就是想看你不同的可爱罢了。就像你现在暴跳如雷,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呼哧呼哧地喘气,整个人绷的紧紧的,不就像准备挠人的小猫咪吗?和你大眼睛扑闪扑闪,可怜可爱的小猫咪时,又是完全不同的可爱。”

  颜白鹭愣了一下,一只脚抬起来跺了一下,可惜并没有地板震裂,房子倒塌的效果,那就难免显得像撒娇。

  不,只有白茗茗那种女孩子才喜欢这么装模作样的撒娇,什么跺脚,什么掐一下男孩子的腰,或者噘着嘴哼哼诸如此类的,颜白鹭跺脚……颜白鹭想到这里,连忙又抬起脚踩了秦咚一下,她是要踩死他而已!

  秦咚看着眼前的颜白鹭,她低着头,眼睛东张西望不知道在想什么,鞋子踩着秦咚的脚尖,轻轻地扭动着,脸颊红扑扑的,胸口因为紧张或者别的什么情绪微微起伏,秦咚不禁低下头去,想要闻一闻她脖颈间混杂着体味和发丝香气的荷尔蒙味道。

  感觉到秦咚在靠近自己,颜白鹭脑海里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画面中的男人这么靠近,有时候会亲吻她的脖子,让她身体酥麻,有时候会咬住她的耳垂,让她身体酥麻,有时候会贴着她的脸颊,让她身体酥麻……总之,自己绝对不能酥麻,颜白鹭连忙伸出两根手指戳进了秦咚的鼻孔,把他顶开。

  “啊……你干什么?”秦咚鼻孔里被塞入异物,被她顶的连连后退,感觉鼻孔都要像那些整鼻鲜肉男一样透明透光了,他就是想嗅一嗅少女的芬芳,她就这么针对他的鼻子!

  颜白鹭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终于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自以为是,觉得他在想占她便宜的时候,她只会委委屈屈地任由他为所欲为。

  “我现在还像小猫咪吗?”颜白鹭得意洋洋地说道。

  “不像了,不像了。”小猫咪会挠人,但是也不会戳人鼻孔啊,秦咚怀疑凤啾啾和颜白鹭一定有共同语言,她们一个戳他的胳肢窝,一个戳他的鼻孔。

  “哼!”颜白鹭冷哼一声,松开了手指头,果然他就是随便说说,并不是真觉得他像小猫咪一样可爱,就这么逼迫他一下,他居然就改变了看法!一点坚持的觉悟都没有。

  她把手指头在秦咚的衣服上擦了擦,嫌恶地快步往前走,她要去洗手。

  秦咚摸着鼻孔跟在颜白鹭的身后,他可不想被她甩开,一个人呆在这种极其空旷而挑高的廊道中,感觉地面上,墙壁上,天花板上都随时会出现一个传送阵,然后一个旷世神魔就出现在秦咚面前,要追着他砍……游戏里这样的场景见多了。

  “对了,我觉得光是长得像,也不能把那张画像当大禹来看吧……感觉他是能够比肩三皇五帝的身份,如此翩翩少年,有点对不上号啊。”秦咚在颜白鹭身后说道,“更何况那根金箍棒难道是传家宝?鲧拿着,大禹也拿着啊。”

  颜白鹭的脸上掠过一丝红晕,她想起了六年级的一件事情,发生在秦咚让她赔偿毛毛那件事情之后,他突然说他部分地学会了金箍棒变大变小的能力。

  当时颜白鹭追着他问怎么学会的,让他展示一下,他却不肯,只是得意洋洋地走了,颜白鹭疑惑了很久,所以现在都有些印象,他一说金箍棒,颜白鹭就想了起来。

  这家伙从小就坏。

  “金箍棒的正式名字就叫定海神针,定海神针原本属于龙宫,但不知道为什么定海神针一直被青丘方面保管着,不管是鲧还是大禹,他们都是去青丘借的定海神针。”

  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面对着秦咚,颜白鹭说“金箍棒”这个字都别扭,坚持着说那是定海神针,同时警告秦咚,“不许再说那是金箍棒,只能说定海神针,不然我不告诉你后边的事情了。”

  “好,定海神针。”秦咚并不在意叫金箍棒还是定海神针,金箍棒谁没有啊?没啥稀罕的。

  定海神针的称呼也不错,一般人们讲小孩开大车,却又能驾驭得住,便尊称对方一声“定海神针”,客观而又彰显了对方的实力。

  “这个版本的神话我都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孙悟空到龙宫借的定海神针,那龙王一直挺惨的。”秦咚同情地说道,和龙的形象截然不同,龙王不是儿子被杀被打,就是自己被打,还要出钱出力,一不小心还被杀头,连人间的皇帝都不把它放在眼里。

  “我说的不是神话,是日月山流传下来的上古事迹。”颜白鹭回头看了一眼鲧的画像,那和秦咚相似的脸庞,带着笑意的眼神,似乎正落在她身上一样。

  日月山流传下来的上古事迹?那就很有可能和凤啾啾讲的故事有关联了,秦咚更感兴趣了,连忙问道,“除了龙宫,你口中的青丘,好像和我们通常了解的青丘也不大一样吧?”

  “其实青丘也很神秘,我只知道九尾妖狐就是出身青丘。青丘和龙宫,曾经都隶属于另外一个超级大势力。”颜白鹭说道。

  因为从小就观想着九尾妖狐的巨大画像,颜白鹭对青丘和九尾妖狐都有一种特别的情怀,尽管曾经被九尾妖狐画像摄魂夺魄的能力吓到过,但并没有对它生出恐惧和抗拒,反而有些亲近的感觉。

  “超级大势力?”秦咚马上就想到了妖庭,只有可能是妖庭,才能够拥有如此庞大的影响力和统治力,让青丘和龙宫这些地方归属吧?

11899 4299865 MjAyMS8wMi8xNy8jIyMxMTg5O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17/11899_4299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