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36章 求C求C!

书名:重生之渣男的自我修养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五陵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3:35

  “可能看不出来吧!别人都以为我还在上学呢!”妹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的确,你长得太年轻了。”喻秋词笑着附和。

  妹子莞尔一笑,把衣服放回了喻秋词手上:“一毛钱都不便宜,那我不买了,不好意思。”

  “我可以给你优惠点。”喻秋词小声道。

  “哦?”妹子愣了一下,有些开心的样子,但她也挺不解。

  虽然她没多说,但表情显然在问“刚刚不还说新款不给优惠吗?”

  “我一向十分敬重老师,给你们一些优惠也是应该的。”喻秋词一本正经地笑道:“你早些说你是老师就好了,我给你七折。”

  “谢谢!”妹子顿时笑开了花,漏出整齐洁白的牙齿:“那我以后让同事来都可以打七折吗?”

  这肯定不行啊!

  除非你同事友都跟你一样漂亮。

  “这种事还是要看缘分,不能强求。”喻秋词笑道:“你要知道,我给你七折的价格已经不挣钱了啊!”

  “好吧……”

  “但如果你带他们来,我肯定会给你个面子的。”喻秋词笑道。

  妹子灵动的大眼睛在他身上提溜一转,嘴角似笑非笑着,似乎觉得喻秋词对她太殷勤了些。

  好歹也是在社会上走了一通的人,她也不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严重怀疑这家伙是想泡自己……

  “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有事想麻烦你。”喻秋词适时地道。

  妹子笑了起来,一副“我就知道你还有其他目的”的表情。

  “什么事呀?”

  “你是音乐老师,肯定懂乐谱吧!我自己胡乱写了个曲子,想和你讨论一下。”

  妹子顿时有些意外:“你也是学音乐的?”

  “不是,我只是业余爱好,随便哼哼两句。”喻秋词看了眼店里的情况,笑道:“我现在还有点忙,要不留个电话吧!回头再聊。”

  “好的。”妹子马上掏出了手机。

  两人交换了号码,她便拿着衣服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时关瑶凑了过来,笑眯眯地道:“你们俩留了电话?”

  “嗯。”喻秋词泰然自若地点了下头:“她还想要那个黑红紫配色的,只不过现在缺码,她让我有货了给她打个电话。”

  “这样呀!”关瑶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眼睛。

  “你不相信?”喻秋词皱了下眉头,马上把手机递给了她:“那你自己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哪有不相信呀!”关瑶推开了他的手机,有些傲娇的小声哼道:“谅你也不敢在我面前找别的妹子!”

  喻秋词假装叹息一声:“虽然挺不服气,但好像这是事实。”

  “嘿嘿……”

  ……

  服装厂,总经理办公室里。

  “什么?你要把制服卖给其他经销商?!”

  副总廖海梁突然惊诧一声:

  总经理周远没有回答,只是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不满:“你知道喻秋词这小子从中间赚了多少差价吗?他卖给其他店主75一件!”

  “协议已经白纸黑字的签了,现在他就是卖175,这是他的本事,我们也管不到啊!”廖海梁皱着眉头,也是十分无奈。

  “咱们工厂辛辛苦苦给他加班加点做制服,只挣这么一点钱,他什么都不用干,反而拿走了利润大头,让咱给他做嫁衣!”

  “现在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廖海梁轻吐了口气:“当初和喻秋词签的协议,咱们就是稳赚不赔的,由他承担风险,现在这款衣服销量爆了,他收益大也是合理的。”

  “那你知道他和那些商家签的协议吗?”周远质问道:“这小子有开服装厂的想法,想抢咱们的生意。”

  “生意能是用嘴抢的吗?没那么简单。”

  “产品质量价格一致的情况下,商家要优先从他那里进货。”周远气得直拍桌子:“所有从他那拿制服的商家都跟他签这协议了。”

  “如果他新开的服装厂,价格都能比咱们做得还低,那咱们也不用混了吧!”廖海梁沉思了一下,摇摇头:“他这个协议,本质上其实没有太多实际意义。”

  “话是这么说,但这小子做事不地道啊!一边需要和咱合作,一边背后捅咱刀子。”

  “虽然是挺不爽的,但他也不犯法,做生意不就是这样。”廖海梁看得倒比较开。

  “这口气你能忍,我是忍不了!又吃肉又想抢咱们嘴里的食!”周远深吸口气:“趁着这个机会,咱们也把制服卖出去,你知道现在利润有多大吗?”

  “利润再大都不行啊!”廖海梁急忙劝道:“咱们和他签了协议,有法律效力的,违反这个合同的后果很严重!”

  “这我当然知道。”周远冷笑着哼了一声:“但你以为这小子有机会和咱们走到法院吗?到了派出所就没下文了,我能让他连派出所都不敢去!”

  廖海梁闻言,知道他准备玩黑的。

  这个年代,玩这手段不算罕见。

  就凭喻秋词一人,肯定是斗不过他们的。

  法律并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对局双方不在同一等级时。

  “但这么做,还是有风险,周总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

  廖海梁犹豫了一下,才道:“要不和周哥也商量一下?”

  周哥名叫周勤,是周远的哥哥,这家服装厂就是他们两兄弟开办的。

  只不过周勤平时不爱管事,厂里杂七杂八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他们二人负责。

  但真到关系重大的事,又是周勤拍板的。

  所以严格来说,周勤才是厂里最大的头。

  周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不用和他说了,我心里有底。”

  廖海梁犹豫了一下,没再多说,掏出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

  中午吃饭时,喻秋词收到了关瑶的短信:【待会儿我想去出租屋里睡一会儿午觉。】

  睡个午觉肯定不需要和喻秋词报备,所以关瑶这话肯定是有别的意思。

  可以翻译一下,她只是在含蓄的表达,来C我吧!

  喻秋词还是挺想CC她的,毕竟之前才C过她一次而已,各方面都有待开发,兴致正高。

  于是吃过午饭,他便回了出租屋。

  关瑶起初是很矜持,但随后她便完美诠释了。

  什么叫装得比纯净水还纯,叫得比120还响,喷得比消防车还多。

  ……

11895 4299616 MjAyMS8wMi8xNi8jIyMxMTg5N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16/11895_4299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