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二章 打鸡血,吴思明觉得自己还行

书名:我和学神同桌有个约定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肥猫大侠 更新时间:2021-05-05 14:39:07

  第三节晚自习上课后,吴思明和路漫兮在不同的座位各学各的,远远的互不打扰。

  路漫兮时不时抬头看眼前面的小明,她觉得自习时间坐一起也没影响,小明在跟前坐着她反而可以学的更踏实。

  老班路楚原来教室走走,他进来后先站讲台看了圈人头,目光在吴思明身上停了两秒,想他和女儿坐那么远难道有问题?

  看女儿在吴思明笔袋翻笔,路楚原觉得自己想多了,下去走走。

  转到另一边过道,在小棉袄身旁停了停。

  路漫兮抬头看了眼,默默的把数学书换成语文书,老爸让她一三五晚上看语文,还亲自监督。

  老爸也真是的。

  路漫兮心里吐槽,以后还是让小明监督吧,被老爸盯着学习真不舒服。

  到前面吴思明身旁,路楚原又停停。

  吴思明正在做数学习题,聚精会神的计算。

  “去年很多学生说高考再不济分数也不会低于中考成绩,我怕打击你们的信心什么都没说,现在你们有没有感受到初中跟高中的差异?”

  路楚原回到讲台道。

  “初中数理化不学也会,高中学也学不会。”

  惠媛叹气道,骄傲之中透着些许无奈。

  “术业有专攻,学文科也很好。”

  路楚原微笑着道。

  白剑道:“路老师,我们高考那年五百三大概能考什么层次的大学?”

  “一本没问题,”路楚原看向白剑直言道:“以你现在的基础和水平,保持到高考考530有难度。”

  白剑道:“今年要好好学。”

  “无论学习还是做别的,态度,方法,努力三者缺一不可,如果是不得不做的事,即使不喜欢也要以端正的态度努力,这点你们现在可能不能体会,以后到了职场就会明白,很少有称心如意的工作,归其根本,是因为很多事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

  “可能有人对你们说如果改变不了社会就改变自己去适应,我这么多年从来没对学生这么说过,教育的目的是改变而不是适应,现在说这个当然也不现实,但是我希望你们内心有这么一份执念,即使将来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内心不能屈服,即使低头也不要彻底放弃自我,要为了争得一些东西而隐忍,要忍辱负重的攀登,而不是行尸走肉的前行,当到了一定高度,就可以活出自己的风采和个性。

  像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韩信忍受胯下之辱,如果内心没有强大的执念支撑,人生信念可能随着膝盖一跪破碎而长跪不起了,怎么能有后来的成就。”

  路楚原在讲台上说。

  吴思明认真听着,觉得这才是为师者正确的风范。

  即使低头内心也不能屈服,不能有傲气,但是傲骨不能丢。

  不像有些老师,总是让学生去改变自己、去适应,自以为看的很透,实际上是让别人理解自己的无能和失败,无形之间给学生传递消极情绪,殊不知太过消极难免怠慢,对学习很不利,学生这个年纪正是树立三观的时候,就给往错误的方向引导,还没走向社会呢,年纪轻轻的人已经没有活力了。

  吴思明觉得没听这番话的学生太可惜了。

  说完路楚原在门口站了会回办公室。

  九点四十下课,吴思明九点三十五回座位收拾东西。

  “我爸说的好不好?”

  路漫兮微笑道。

  吴思明道:“这才是真知灼见。”

  “你十点一十能到家吧?”

  路漫兮停下笔看着小明道。

  “一下课就走十点能进家门。”

  正常情况吴思明下课到出校门五分钟,马路上稳点十分钟到小区,再五分钟回家。

  “别飙车,骑慢点,回家用上半小时,十点十分到家,十点半睡觉,能保证七个多小时睡眠。”

  路漫兮给小明算下时间,小明不住宿上三晚的话的确很辛苦,早上六点起床来学校,要在学校待近十六小时,主要是中午没地儿休息,天凉还好,夏天能吃得消吗?

  好心疼呢!

  路漫兮掐了下小明的手背说,“一定要吃好点。”

  “你每天带一袋纯奶,中午喝。”

  路漫兮补充道。

  “嗯。”

  吴思明刚开始觉得苦不堪言,现在感觉还行,一个星期辛苦五天而已,星期天可以好好休息。

  “回去不上QQ了,晚安。”

  下课后,吴思明趴桌子下亲了下路漫兮的手,拎上书包先走了。

  “小心。”

  路漫兮回头看着小明从后门出去后,挎上书包去找老爸。

  吴思明十点准时到家,老爸和老妹儿已经休息了,老妈在客厅等着。

  不看着兔崽子回来刘玉梅心不安。

  “赶紧洗漱,洗完就睡。”

  刘玉梅特别心疼兔崽子,起早贪黑。

  吴思明也实在困了,直想倒头大睡,洗脸刷牙洗脚十分钟搞定,直接回卧室。

  还没睡着的吴思凡脑袋从床帘出来,看着老哥竟然有点牵挂,她早上醒来老哥已经不见了,如果她早点睡着的话就一整天见不到老哥人,每天如此的话星期一到星期五可能都见不到老哥,明明住在一个家,一天见老哥一面竟然都难。

  吴思凡道:“哥,高中都这么辛苦吗?”

  “嗯,不过也看个人底蕴,如果你升高中时有路漫兮那样的基础,高中也挺轻松。”

  吴思明随口给老妹儿打管鸡血。

  论给别人打鸡血,吴思明觉得自己还可以。

  对比老哥现在的状态,这句话给了吴思凡莫大的鼓舞,趁初中时间多,明天开始要更加努力,升高中就可以赢在起跑线。

  “小明学校饭吃不饱吗?”

  想起兔崽子给自个儿留言“饿肚子的感觉不爽,没吃饱的感觉更不爽”,刘玉梅去卧室道。

  “对啊,饭又涨价了,油水少,吃饱也两三节课就饿了。”

  吴思明边脱衣服边说。

  “喜欢喝什么牌子的纯奶?妈明天买的放家里,你去学校带着。”

  刘玉梅也没别的办法。

  “特仑苏。”

  吴思明笑道。

  吴思凡道:“哥你要求真高,你们教室不是供热水吗,带两袋奶粉喝得了。”

  “银桥就行。”

  吴思明开玩笑的,加上一盒特仑苏的钱他随便怎么吃饭了,从小奶粉喝够了,偶尔喝一次还行,每天喝想吐。

  “银桥还差不多。”

  吴思凡说,银桥是唐都产的,价格还行。

  “凡别打扰你哥了,早点睡。”

  刘玉梅叮嘱了句出去,客厅灯关了回卧室。

11892 4299953 MjAyMS8wMi8xNi8jIyMxMTg5M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16/11892_4299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