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推波助澜

书名:南初月君北齐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21-06-11 21:07:52

  君北齐的薄唇抿紧,眼神里透出了几分晦涩不明的情绪,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南初月看着他面上神色的波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偏开头不去看他:“当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对他到底怀有怎样的心思,你不该最清楚的吗?”

  “他对我步步紧逼,想着吞下整个南家,还对昕予下手,让我们姐妹反目成仇……他到底做了多少,你不该是最清楚的人吗?”

  说起之前的事情,南初月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在她年少无知的时候,确实是被君耀寒的伪装蒙蔽了。

  那时候的她只觉得她是找到了真爱,觉得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君耀寒对她更好,更觉得他就是这世上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

  她承认,那时候的她是意乱情迷的。

  可是现实像个狠狠地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让她连喊痛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承受现实带给她的一次次巨大打击。

  直到她恍恍惚惚的再度醒来,才莫名其妙的发现所有的一切都重生了,她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这一点,让她的内心充满了愉悦,更让她的一颗心充满了期待。

  那时候,她的目的就是要保住君北齐,保住南家……在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之后,她也成功的在君北齐的帮助下解了身上的毒。

  所有的一切,好似都是被预设好了似的。

  所有她要寻找的,他都恰好有,而她内心缺失的那份感情,恰好也是他有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有了难以言说的感情,而她的心里也种下了他的身影。

  但是这样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浅,反而更加的清晰,好似树根一般深深地扎根在她的心里,想要拔除,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再度回想与君耀寒的感情,南初月觉得模糊的都有些想不清楚了。

  好似那就是一场大梦,在梦里才出现的事情。

  她完全无法理解,那时候的她怎么就看不穿君耀寒笑容下的阴险狡诈,看不出君耀寒对她的步步算计?

  可是在君北齐身上,她从来没有看到算计,有的只是最深层的温暖。

  无论外界是怎样的纷纷扰扰,只要在他身边,她就觉得无比的安全。好似再大的风雨,都没有将她侵袭的可能。

  这样的安全感,难道这世上还能有旁人给予她吗?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的眼泪滚落的更加厉害了,肩膀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君北齐本来就有些不安,现在更是带着几分慌乱的去握住她的肩膀,入目的就是一张挂满泪水的脸,而她面上的委屈更是明显。

  他重新将她抱入怀中,这一次抱得更紧,手臂如铁条一般将她箍在怀里。

  “月月,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胡思乱想,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他的语调很是急促,将他内心的不安表达的淋漓尽致。

  南初月抽了抽鼻子,再度开口时,哭腔很是严重:“只是胡思乱想吗?你根本就是认定了,他在我心里比你重要,你怎么能这么想?”

  “明明你才是我的丈夫,对我最重要的人,为什么要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反而给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加戏?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对我才是最重要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仰起头,红着眼睛看着他,看上去委屈又可怜,却又很是认真。

  面对这样的南初月,君北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更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他俯下身,低头将她面上的泪痕舔舐干净,轻声说道:“我错了,我不会再这样想了,好吗?”

  “你发誓。”她很是孩子气的说道。

  不过君北齐此时认为是自己惹恼了她,自然是对她有求必应,这样的小事更是不会拒绝。

  他立即点头说道:“好,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想君耀寒的事情,好不好?”

  她刚想点头,又立即摇头:“不是不再想他的事情,而是不能觉得他与我有关!”

  说完,南初月又愤恨的说道:“像他那样的人渣,根本就应该千刀万剐!每次我和他的名字被连在一起,都让我觉得无比的郁闷!”

  说着,她还故意露出了龇牙咧嘴的表情,似乎对这一点是深恶痛绝。

  君北齐抬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对,像他那样十恶不赦的人,怎么可以和我家亲爱的月月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月余的名字应该和我联系在一起,对不对。”

  “对!”她像个孩子,大力的点着头,好似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般。

  君北齐也为此松了口气,面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是唇角的笑弧还没有完全张开,他的眉头就再次皱了起来:“他们不是说……你是因为有人说我和齐溪的事情不高兴吗?”

  南初月耸耸肩:“既然你不会觉得我和君耀寒有什么,我怎么会怀疑你和齐溪有什么?”

  说着她还很是骄傲的扬了扬下巴:“再说了,我相信你的眼光,一定会选我。旁余的人,哪里有我好?如果你连这样的眼光都没有,我才觉得奇怪呢。”

  她说的煞有介事,眉眼之间都透出了笑容。

  君北齐微微一愣,也明白自己被套路了。

  不过那又如何?

  他更希望她所有的泪水都是假的,因为从和她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他期待的就是她的世界是美好而幸福的。

  为了这一点,他愿意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

  既然如此,只是被她套路了一下,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那现在没有不高兴了吧?”

  “没有。”她摇了摇头,“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那些贵妇怎么好端端的就说到了你和齐溪的事情?现在宁永使臣还在皇城,那么那么明目张胆的在行宫说那些,就不担心吗?”

  “另外,她们说的信誓旦旦,给人一种在宣传的感觉。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推波助澜,想让大家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

11871 4318917 MjAyMS8wMi8xMS8jIyMxMTg3M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11/11871_4318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