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九十九章 青梅竹马(二更)

书名: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失落的喧嚣 更新时间:2021-06-11 13:05:50

  她让人取来了笔和墨还有空白的画纸。

  兰心李嬷嬷听了,不知道主子要做什么,想做画?可是主子身体不允许,还是不要做了,她们一直在旁边说不要太累,不要,不要——

  顾清舒没许她们再说。

  说就是画一张画,马上就行。

  不会累到。

  才让她们去取了来,取来后,她让兰心铺开,自己没有怎么动手,待到兰心李嬷嬷铺开了空白的画纸,再磨好了墨,清洗了笔,交到她手中。

  才站着涮涮涮画起来。

  为了快点画好,她画得也快,画得也算简单,兰心刚磨完墨不久,她就画好了,画的是一个人,一个女人,温婉的女人,她在皇上养心蓼里休息那次看到的那张旧画上面的女人。

  她又打量了几眼,再添了几笔,觉得可以了后。

  拿了起来,准备放到李嬷嬷的面前。

  在她画的时候,李嬷嬷兰心也在时不时看,但为了怕她们打扰到她,她让她们离得稍远,她们没法明目张胆看,可能看得不太清楚,但现在她要是把画放到李嬷嬷面前后肯定能看清的。

  想到这里,她看着李嬷嬷笑了:“李嬷嬷,本宫想问你一件事,问你一个人,不知道可以吗?要是听了我问的,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算了。”

  “主子不知道你要问的是谁,不过主子要问就就问,老奴都等着听着,不知道是不是问主子刚画的。”

  李嬷嬷听了,问了,再看一眼主子手上的画,问主子是不是问画中人。

  要是的话,主子画的是谁?

  说实话,主子开始画时她根本没想到主子画的人会和她有关。

  她。

  兰心也看着。

  “就是这上面的人,但本宫希望问完后,不管你认不认识,本宫都希望不会有别的人知道,因为这个人可能有点——本宫能再次信你吧。”

  顾清舒再说。

  再指着画。

  “能。”李嬷嬷不用想就点头。

  兰心看主子。

  “那好吧,本宫再信你一次,我也是好奇,那次不是在养心殿养伤,本宫看到了一张旧画,也是无意中,不小心看到,看了几眼就有人进来,便放回去没看了,事后也没有和谁说,没有告诉谁,主要也是怕有人发现,怕有什么,必竟画藏在养心殿,加上和李嬷嬷也认识不久,也找不到人问,找来公公嘛,有点担心,现在你和本宫时间久了,也向着本宫了。”

  顾清舒再铺垫了一番。

  李嬷嬷有点急了。

  更想知道是谁,而且听主子说的,这——要问的人不简单啊,当然主子会这样问肯定要问的不是一般事,目光不由自主又跑了过去。

  兰心:“当时奴婢,主子你。”

  想了又想。

  顾清舒没有和她说,还是和李嬷嬷:“不要急,这不就来了。”

  说完让她过来把手中的画给了她,放到她手中。

  让她好好看。

  李嬷嬷接过来看了主子后,才低头往手啲画看去,看了眼,兰心也过去看了看。

  看完兰心也不认识。

  还是看主子。

  但李嬷嬷有些怔了。

  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认出了这画上的是谁,因为记忆太深,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担心紧张。

  主子怎么,怎么。

  顾清舒那次看过后就把人记在心上,一直记着,身上的韵味她也没有忘,才能画得这样像,想完,让兰心扶她坐下。

  等着。

  兰心过来扶了。

  她也看出了李嬷嬷不对。

  “主子。”她叫了声。

  顾清舒摇头,让她不要说,等李嬷嬷想完再说,兰心应了。

  顾清舒又看过去。

  李嬷嬷这时也想完了,她手拿着画像,看过来,看着主子,神色很复杂,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主子,原来你想知道的是这位,看到的是她,主子是在养心殿看到,也不算奇怪,想知道是谁,这位,这位是。”

  她说不出来。

  是紧张也是有点忐忑还有不安,同样是想到了一些旧事。

  过去知道的事在脑中想起。

  “是谁,不能说还是?李嬷嬷明显认识认出来了。”顾清舒说了,盯着李嬷嬷的情绪。

  兰心也——想问。

  “这位。”李嬷嬷再深吸一口气吐出,再看一下手中的画像她把画像小心的放到了一边主子才画过东西的地方,走到主子面前矣又:“主子其实不必知道她的,也没必要知道。”

  她说了。

  “为什么?”顾清舒道。

  兰心也想问。

  “这位已经不在了,也不算什么,就算还有画像,还是留在养心殿,也没必要知道,而且主子,也没什么的。”李嬷嬷还是不太想说以前的事。

  主子知道说不定会不高兴。

  “画像是皇上放的。”顾清舒说了声。

  兰心看李嬷嬷。

  李嬷嬷说了:“主子,这位是曾经玉妃娘娘。”

  “玉妃。”

  顾清舒一听玉妃两个字,想到什么了。

  以前好像听过,玉妃。

  “就是玉妃,不知道主子听过没有,没听过也没什么,时间过去太久了,太长了,可以说还记得的多半没几个,是有二十年了吧?好像是有二十年,玉妃娘娘曾经非常得皇上宠爱过,可以说独宠,也很早就到皇上身边服侍,和皇上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别的什么娘娘根本和这位没得比,就跟天上的月亮和地上的泥一样,皇上眼中也只有这位,只是因为家里出了事加上身份不够才只是玉妃,但有她在,皇上是真的看不上别的人,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还牵涉到另一个人,反正玉妃失了宠,但也生下了太子殿下,对,那时候太子殿下还不是太子,玉妃娘娘就是太子殿下的母妃,太子殿下生下来后,皇上和这位娘娘过了好久才又好了,但皇上身边也有了更多女人,当然这些女人后来也为皇上产下了皇子,有人说当时皇上有另外打算,再来这位玉妃娘娘又有了身子,可是在后来好像是中了药,生下了一个死胎,说是在肚子里就不行了,皇上震怒,接着发生了一件大事,玉妃没了,太子殿下被立为了太子,玉妃再没有人提起过。”

  要说皇上真喜欢过的可能就这位玉妃娘娘吧。

  李嬷嬷也不知道主子认不认识这位,不对,是听没听说过。

  不管听没听过。

  主子愣是想知道,她还是说了。

  告诉了主子,要是主子不问,她是永远不会说的,也不会有人提!

  多少年没人提起过了,现在知道玉妃娘娘的人也应该没有多少了,当年事后就死了很多人,清洗了很多人,宫里一下少了一半的宫人。

  后来又有宫人入宫才——

  这事之后,哪怕后来又死了不少后妃也不一样。

  玉妃娘娘算是禁忌吧,没有成皇后,生的皇子成了太子殿下,

  “就是这样了。”

  “原来玉妃就是。”

  顾清舒也想起来。

  也知道了。

  太子的生母,没料到今日知道了她的消息,皇上青梅竹马的宠妃吗,早年入宫,陪着皇上,得了独宠,皇上还可能真喜欢过,就是后来和皇上还是远了,不知发生了何事,还生下太子。

  还有一个死胎。

  这个死胎。

  说着说着,顾清舒想到了点什么,脸色变了。

  不太好了。

  她还在想。

  兰心没发现她的不对,又对着李嬷嬷:“玉妃娘娘可不是皇后,太子殿下却是太子。”感叹了一声。

  让李嬷嬷看向她:

  “不一样,但都是过去,现在不是过去,现在主子也不用多想,多担心,更不必在意,人死了,太子殿下也——主子才是皇上宠的,皇上对主子也不差。”

  李嬷嬷说着还是望向主子。

  还是担心主子介意不高兴。

  哪知道看到主子脸色不太对,主子怎么?真的介意还有不高兴?

  “主子就像老奴说的,你不用多想。”

  “你觉得我是在担心这个?”

  顾清舒这会哪里有空介意不高兴,就算有空也不会多在意的,都是旧人,还是死了的旧人,人死了,可以在人心中留下好印象。

  特别是时间久了。

  错的都忘了,只记得曾经的美人,是很难忘的,但死了就是死了,哪怕还在皇上心里,又能有多少位置,何况还在不在皇上心深藏着也不好说。

  谁也不知道!

  问皇上?有必要吗?

  凭她的感觉,皇上心里应该有她。

  再说时间也能泯灭很多。

  她此时满心都是担心自己肚子,担心肚子里的孩子,手也摸了摸,自己刚刚怀上,太后娘娘千秋上面,自己可是中了一点药的,虽说只吸入了一点点。

  可是,可是还是不知道会不会对肚子有影响。

  会不会对孩子造成不利的。

  那可是药,要知道现代的时候,怀孕了是不能吃药的,哪怕是感冒药,吃了药怀上的很可能出现问题,都不能要,要打断。

  更别说迷药之类的。

  她不确信自己到底中了多少,吸入了多久,对肚子里孩子影响多大,所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能没事,可能也会出事。

  这就要赌了,现代时有些人也一样,怀孕了,发现用过药,可以打,也可以不打,就是出子问题只能怪自己。

  怀孕了也不能喝酒。

  偏太后娘娘千秋宫宴上,她喝了药。

  这。

  她更难了,可这不是现代,她这样难才怀上。

  怎么可能不要!

  要是打断了,她还能怀上吗?对别人来说她不知道,对自己来说她不想打掉。

  但要的话她又担心,担心会不会有问题。

  怎么是好?

  “主子,那你是担心什么?”

  李嬷嬷听主子说不是担心她想的,那担心的是什么?她不知道了,再看主子样子,不知道主子还能想什么。

  兰心也在想:“主子。”

  她也不明白。

  “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顾清舒开口,说起来,对着李嬷嬷兰心,心想要不要找太医问下,该找人问下的。

  才能清楚。

  可是找了太医问了,太医要是说不行。

  她她能打了?

  不。

  她不愿意,那就不能找太医,可不找太医,出了事呢?

  “主子到底是?”

  李嬷嬷兰心又望着主子。

  “主子想到什么样重要的事啊?”

  “就是,就是。”

  顾清舒在想要不要说,看她们俩人,俩人都是她的人,说了也没什么,她人也不能做什么,没有她的命令只能听她的,可是,她还是没有:“没有了,我想一下再说吧。”

  “好,但是主子要是没办法找皇上就是。”

  李嬷嬷兰心想到,说了。

  顾清舒一声知道,她自己要想想。

  希望自己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

  她此时此刻也没别的奢望了。

  就这一个。

  生下的孩子,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还有自己平安生产。

  皇上要是知道了的话不知会?可能会让她也打掉?当初那位玉妃就是生了一个死胎,让皇上不高兴了的,她现在中了迷药还有喝了药生的孩子多半会死,但另外的可能性比死还难!

  皇上好像还没有想到她喝过药还中过迷药的事,李嬷嬷兰心她们也是!

  就她一个人想到了——

  先瞒着再说吧。

  *

  其实谢禇远已经想到了良妃中过迷药还有喝过药的事,担心有什么,也找了太医问了,知道了一些后不再问,李嬷嬷也想到了,只不过不好提,不好说,怕主子担心,本身主子身体就不行,就这样了。

  事情就这样因为大家的担心,都没有人说。

  好像不存在一样。

  片刻,顾清舒想完,睥向不远处的画像,让李嬷嬷再拿过来看了眼,自己可不能落得和这个玉妃一样的下场,当年这位得宠,得了独宠。

  她现在也是。

  她不想走那位玉妃娘娘的老路,她要走自己的路,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让人把那张画像拿下去烧了,不要再放在这里,也不用留下看,要是让皇上看到就不好了,哪怕自己放好了,也怕万一,万一皇上无意间发现?

  还是销毁掉得好。

  她不再去想。

  李嬷嬷应了,拿了那张画去了。

  没用太长时间烧了。

  顾清舒和兰心刚听说。

  祖母来了。

  听到祖母来,顾清舒站起来,就想出去,可自己还没走,就有人叫了,她看过去,知道不能去迎接。

  只好让兰心李嬷嬷去,兰心李嬷嬷却也想扶她。

  她没有让人扶,自己不用,也没有站,还是坐了回去,让人请祖母进来。

  李嬷嬷兰心出去。

  一会后,威远侯府袁氏进来了。

  袁氏进来看到舒姐儿,顾清舒也看到祖母。

  她叫了声,老夫人。

  “良妃娘娘。”袁氏也应了,叫了,今日是皇上派人入府召她入宫的,明面上却说是良妃娘娘让皇上派的人,后来她问了才知道是舒丫头要见她。

  出府前,家里人一个个看着她,让她入宫好好说话,不要乱来。

  她哪里会不知道?

  上了马车,来了宫里,到了现在终于见到舒丫头,她是高兴安心的。

  入了宫,带路的人也没有让她去见谁。

  她。

  “老夫人,让你来是为了前太子妃娘娘,也是我表姐。”顾清舒开口:“太后娘娘千秋上面见到,就想见你一下,和你说下话,前太子妃表姐和我太没缘份。

  “也是舒姐儿走得早,那不知道?”

  袁氏就要行礼。

  顾清舒没有让她行,直接让她起了,不用多礼。

  让兰心扶住,让李嬷嬷去搬凳子来,她要赐坐。

  李嬷嬷去了,带着宫人搬来。

  袁氏坐下,觉得舒丫头脸色怎么不算多好?她有些关心的想问问。

  “老夫人,本宫有喜了。”

  顾清舒语毕,看祖母看着她张了嘴,愣了。

  她让人下去了。

  李嬷嬷看她没走

  兰心应了,就要退。

  “李嬷嬷。”顾清舒又让她下去了。

11834 4318781 MjAyMS8wMi8wOS8jIyMxMTgzN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09/11834_4318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