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野朋友

书名:野朋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晨星LL 更新时间:2021-02-04 19:10:56

  【前方500米岔路口神农架林区】

  高高伫立的路牌快速掠过。

  摇摆的雨刷擦掉了车窗上凝着的白雾,看着那呵出的雾气,李哲的心中涌起了一丝渐浓的乡愁。

  已经好些年了吧。

  没想到公路都通到家门口了。

  原本还以为得过几段山路才能到,现在看来准备好的防滑工具是用不上了,自己真是好久好久都没回来过了。

  “爸,咱还有多久才到呀?”揉着惺忪的睡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孩子嘟囔着说道。

  那是他儿子,叫李浩明,今年刚满六岁,才上小学一年级。

  “就快到了……等你爹给车子加个油先。”

  车停在了加油站。

  看着走过来的大婶儿,从车上下来的李哲,客气地说道。

  “阿姨,麻烦帮我把油加满吧。”

  “好嘞,小伙子,是带儿子来旅游的?”

  “不是,我是本地人……带儿子回老家来过年的。”李哲换上了本地的口音,却意外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那个味儿了。

  老大妈笑了笑说:“没事儿没事儿,来这儿的基本都是游客,我们现在都讲普通话了。”

  “是吗?”李哲微微愣了下,也换上了标准的普通话口音,脸上露出笑容,“那还挺好的。”

  说起来。

  自从自己去武汉读大学之后,就很少讲家乡话了。尤其是结婚有了浩明之后,就连老爹也开始在电话里说起了磕磕巴巴的普通话。

  加满了油之后,父子俩继续上路。

  车子开进了镇上之后,李哲也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不是因为路况,而是想多看看那熟悉而陌生的家乡。

  一排排三层高的小洋楼沿着公路排列,家家户户都带院子,家家户户都买了车。

  这里的生活不像城里那般繁忙,闲暇时老人们就坐在门口摇着扇子,看着院子里啄米的公鸡母鸡,和隔壁的老头唠嗑……

  虽然这都是李哲想象中的画面。

  毕竟现在是腊月,天还是很冷的,坐在门口和邻居唠嗑难度怕是不小。况且到了腊月份,按照土家族的习俗,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打糍粑、备年货,还是挺忙的。

  跟着导航才找到了家门口。

  李哲将车停下,松开安全带。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小家伙这会儿也不困了,正好奇的东张西望。从小出生在城市里,对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

  “爸,这就是你长大的地方吗?”

  “对,你爹就是在这儿长大的。”

  “这里有学校吗?”

  “有,当然有的,学校,医院,超市……城里有的这里都有,这儿是你爹的故乡,”李哲宠溺地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回车上吧,带你去看爷爷。”

  “嗯!我要看野人!”

  “野人?”李哲微微愣了一下。

  “爷爷说,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有野人,”儿子的眼中闪烁着炯炯光芒,兴奋地挥着小拳头说道,“爷爷说了,如果我和爸爸一起回来,他就带我看野人!”

  哪有什么野人啊。

  李哲看着儿子笑了笑。

  他在神农架生活也有十几年了,从来都没见过那东西,都是些外地人在那儿自说自话地讲故事。

  “这就是你想来神农架过年的原因啊。”

  “嗯!”儿子用力点了下头,眼里仿佛有光,“爷爷还和我说了,野人的脚趾比我的胳膊还粗,脚有五个我的脚那么大。”

  李哲笑着说。

  “那这么冷的天,野人叔叔住哪儿啊?山里可没有暖气哦。”

  “冬天住在暖洞里,夏天住在冷洞里,生活的可好咧,”儿子一本正经地用稚气未脱的声音说道,“还有还有,爷爷还说当年有科考人员被野人救过。”

  被野人救过?

  真有野人的话,难道不是会被吃了吗。

  李哲心中如此想着。

  似乎是看出来了爸爸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儿子撅了噘嘴,埋下了头小声嘟囔道。

  “……不信就不信吧,南南也不信。”

  “南南?”

  “是我同桌……她也觉得我是在吹牛,还说我要长长鼻子,但明明就不是,”儿子赌气说道,“等我拍到了照片,过完年开学了,一定要给她长长见识。”

  果然是小孩子啊。

  只有成年人才讲现实,对于认定了不存在的东西,既不会感兴趣,也不会产生任何好奇。

  李哲笑了笑没说什么。

  其实在出发之前,他才和老婆因为在哪过年的事儿吵了一架。

  肖华是武汉本地人,往年他都是随她回娘家过年。一来是近,回去方便,二来是两人一个是护士,一个是警察,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逢年过节回家不是那么容易。

  本来今年也是和往年一样,他打算和媳妇一起回岳父岳母家吃年饭,然而不知怎么的,儿子和爷爷一通电话之后,突然开始吵着想回神农架过年。

  “每次都是去外婆外公家,今年也回一趟爷爷家嘛。”

  李哲无法反驳儿子。

  确实。

  一直以来都是他爹来城里看他,而他结婚之后却是一次没有回去过。

  不是不想,而是太多生活上的琐事儿压着,工作上也走不开,他也曾想过这都是借口,但就是无法抛开那些各种各样的顾虑,抛开一切只为了回去看一眼。

  因为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只有孩子,可以不用考虑现实。

  不过今年他还是鼓起了勇气。

  一方面是儿子的软磨硬泡,一方面是他也确实想回去看看了,于是便和领导请了假,踏上了回乡过年的归途。

  虽然老婆并不赞同他的计划,而且说得有理有据。

  “冬天那么冷,你带儿子回神农架,就不怕把他冻感冒了?你知不知道每年这个时候,我们科室要给多少孩子挂水。”

  在医院工作的肖华,在这个问题上无疑是很有发言权的,而且这确实也是个问题。

  若是平时的话,李哲没准就向老婆低头了,但这次不知怎么的,他神使鬼差地就顶了回去。

  “现在谁家还没个空调,又不是只有城里才不会被冻着,再说那些传染病都是爆发在人多的地方,我倒觉得老家还安全呢!”

  “你,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到底谁强词夺理,结婚以后哪年不是陪你回娘家过年。今年儿子想回爷爷家过年,我带他回去一次怎么了?”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们科室正是忙的时候,加班都加不完,今年我自己回娘家过!”

  “你爱回哪回哪。”当时也是脑子一热说的话,李哲事后想起,心里也确实有些后悔。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后悔也来不及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今年过年俩人各回各家。

  大过年的,他不太想去思考那些烦心事儿。

  等过完年回去了,再好好道歉好了……

  ……

  到了家门口。

  开门的是老爹。

  快六十岁了,身子却硬朗的很,尤其是那笔挺的腰板儿看着反而比一些年轻人都直。

  按老爹的说法,自从他当了景区的护林员之后,天天山上山下的走,一顿能吃两大碗米饭,晚上还能喝二两小酒,生活美着呢。

  老实说,听的李哲都有些羡慕了。

  儿子一边喊着爷爷,一边喜笑颜开地扑了上去,李国平一把抱住了孙子,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团,开心的合不拢嘴。

  “明明啊,让爷爷看看你长高了没!”

  “长高了!爷爷,爷爷,我要看野人!”

  “好嘞,一会儿让你爸爸带你去山上看,我昨天上山里头转悠的时候才看见了咧。”

  放下了欢呼的孙子,李国平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儿子,伸了下脑袋似乎是在找什么,但没有找着。

  “爸,你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肖华呢?咋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今年工作比较忙,要加班,就没跟我一起回来。”李哲没好意思把吵架的事情说出来。

  李国平点了点头,也没有追问,只是叹了口气感慨道。

  “忙点好啊,她是医院工作的,要治病救人……外面冷,快先进来吧。”

  ……

  几年前,因为大九湖生态移民搬迁政策,李家跟着村子里的人搬过一次家,从原来的坪堑村搬到了现在的坪阡古镇,住进了政府给安置的小洋房。

  这两年景区的开发工作做得不错,镇上多了不少年轻人的影子,经济也好了许多。

  家里添置了一些新家具,不过以前那些老家具和小物件都还在。

  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屋子,李哲眼眶忽然有些湿润。

  那些东西,老爹老娘都替自己留着,甚至就连那些黏在土墙上的奖状都搬了过来,一张都没有少……

  “东西都在这儿,我前些日子才打扫过,你看还缺啥?一床被子够不够,要不要再添床?冬天这儿挺冷的。”

  老娘抱着一床被子走了进来,看着儿子笑盈盈地说道。

  好些日子没有看过儿子了,难得回来一趟,从昨天开始她就在准备了。

  “不用不用,有空调呢,我盖张毛毯就好……这是?”看着墙上挂着的崭新的奖状,李哲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注意到了儿子的视线,老娘看向墙上,随即笑着说道。

  “这个啊,是你爹单位发的!当时中科院的地质学家过来考察,结果采样的时候不小心被困在了山里,是你爹背着个包进去把他们领出来的。最后不但人出来了,科研样本也都在,单位就给他发了张奖状,哄老头的!就他自己宝贝的不行,整天都来这儿看一眼。我和他说,让他挂自己房间就行了,他还偏不干,非要和儿子的奖状挂一起。”

  听完了老娘的话,李哲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这事儿?爸咋没和我说?”

  老娘叹了口气说道。

  “还不是怕你担心,其实也没啥好担心的,这儿一片他早熟悉了,上山下山比单位里的年轻人还利索。这不,午饭都没吃有跑上去了。”

  “大过年的都不放假吗?”李哲愣愣道。

  “单位里的年轻人都回家过年去了,他也跟着放假了谁去那山上捡烟头啊?万一出了情况谁来报警啊?总得有人做,老头自己也开心,你就别管他了。对了,一会儿午饭吃了,你带明明去后山上转转。”

  “后山?”

  “明明不是要看野人吗?你带他去山上找找。”

  看着一脸笑意的老娘,李哲苦笑了一声说道。

  “妈,你咋跟爸一样糊涂了,这年头哪来的野人?”

  “找找嘛,你忘了你爹小时候带你捉蝴蝶了?有没有不重要,带孩子去山上玩玩也好,现在山上都修了路,也不难走。老在城里待着,天天吸汽车的尾气,现在难得有机会呼吸下新鲜空气,你还不乐意了?”

  被老娘一顿说,李哲无奈地叹了口气,去客厅找到了趴在地上玩玩具的儿子。

  “儿子,爸带你去后山转转。”

  听到这句话,明明立刻丢下了手上的玩具,两眼放光地看向老爹。

  “去找野人吗?”

  李哲略微迟疑,但看到儿子充满希冀的目光,还是笑着用力点了下头。

  “嗯!”

  “走,爸带你看野人去!”

  “耶!我要拍照!”儿子兴奋地蹦了起来。

  “好!爸把相机带着!咱们用相机拍,那东西比手机拍出来的还清楚呢!”

  “哦哦哦!爸爸真好!”

  ……

  后山的路很陡,两侧都是茂密的植被,但也算是有路。一条石砖路蜿蜒铺上上了半山腰,再往后就稍有些泥泞了,也得亏这两天没有下雨,要不李哲是断然不会带儿子上来这里的。

  这种地方会有野人吗?

  李哲很怀疑。

  不过他也没太往心里去。

  就算没有的话,带儿子来这里散散步也是挺好的。

  现在是腊月,也就大中午这会儿阳光会足一点,在外面走着不会太冷。一路往山上走,忽然间远处他瞧见了一道人影。

  那人身上披着毛茸茸的东西,脚上踏着不知道是靴子还是什么,蹲在树林间似乎是看着这边。让人感到怪异的不是那身毛茸茸的装束,而是脸上那张绿色的面具。

  是的,那好像是个面具?

  正经人谁没事儿带面具啊。

  李哲没看的太清楚,那影子一晃就没了。

  而站在一旁的明明却是兴奋了,扯着他的袖子,嚷嚷着朝那指去。

  “爸!野人!快拍照呀!”

  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也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

  那人听到了声音之后,很快转身钻进了一旁的植被里,不一会儿就溜得没影了。

  明明一脸沮丧的表情,松了拽着爸爸袖子的手。

  “野人跑了。”

  望着那“野人”消失的方向,李哲愣住了好久。

  真有野人?

  不可能吧……

  会不会是猴子或者别的什么。

  好奇心被渐渐勾了起来,虽然常识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捏紧了儿子的手。

  “没事儿,爸带你在山上再找找。”

  “咱们还能在看到他吗?”儿子抬头,眨着眼睛问道。

  “放心吧,爸可是警察,连小偷都抓得住,还抓不住野人叔叔?”

  “那……你抓住了他,可不要把他带回公安局,”儿子怯生生地说道,“我们和他合个影,就放了他好不好。”

  看着天真善良的儿子,李哲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怎么会?公安局只关坏人,我们和他打个招呼就走。”

  那副打扮总归不像是游客,虽然不像是在干坏事儿,但搞不好也可能是失踪人口。

  无论怎么说,自己至少得确认他的安全。

  李哲承认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了,但谁要他是警察呢?

  那“野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山上东躲西藏,就像是和父子俩捉迷藏一样。好几次他们离那个野人已经很近了,都被对方给甩开了。

  李哲心中有些不服气,但也没办法。

  毕竟他不可能把儿子留在山上,而带着儿子又不可能穿过那些植被茂密的地方,只能顺着有路的地方走,这怎么可能追的上?

  不过,几次接触之后,他倒也确认了,这个野人并不是猴子也不是什么真的野人,多半是生活在这附近的人在和他们闹着玩儿。

  毕竟野人哪有穿鞋子的?

  因为警察这个职业,他对鞋底这东西太熟悉了……

  找了两个小时,儿子走累了,坐在了石墩子上,吐着舌头说道。

  “太难追了。”

  “毕竟野人叔叔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天天爬山,不像你又经常不锻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你追上。”

  “那……我要是从现在开始锻炼身体,就能追上他吗?”

  “应该可以的吧。”

  “说起来,爸。”

  “怎么了?”

  “你叫野人叔叔……我应该叫他什么呀?”明明歪着头,一脸天真地问道。

  李哲笑了笑,摸着儿子的头。

  “爸爸的叔叔,你当然得叫他爷爷了。”

  ……

  虽然没有追上野人和他合影,但看到了野人的明明,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父子俩玩到了傍晚太阳快落山了,才下了山,回到了家中。

  “怎么弄得一身汗?快过来明明,奶奶帮你把背隔一下,别着凉了。”老娘拿着毛巾,牵着明明去了一边。

  李哲拿着毛巾擦了下汗,打算等明明洗完澡,自己去浴室冲一下。

  没过多久,出门巡山的爷爷也回来了,身上也是一身的汗,不过脸上却是笑的很灿烂,一进门就一把抱起了扑过来的孙子。

  “爷爷!我们看到野人了!”

  “诶!我的好孙子,你和野人打招呼了吗?”

  “打招呼了!我差一点点就能追上他了。”明明一脸懊恼地说道。

  “没事儿,明天再让你爸带你上山去找!”

  “可我想爷爷带我去。”明明嘟着嘴疏导。

  “爷爷要工作,这大山上的树,都是爷爷管着呢。”

  “那爷爷见过野人吗?”

  “可不,爷爷要是没见过,怎么和你讲他的故事啊?”

  看着孙爷俩在那儿唠嗑,李哲的脸上也是浮起了笑容。

  虽然野人的身份仍然是个迷,但看儿子这么开心,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

  晚上。

  李哲陪着父母们看了会儿电视,便回房间睡觉了。

  虽然是新家,但熟悉的被褥和那熟悉的味道,还是让他很快感觉到了睡意。然而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响动,却又让他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门开了一条缝。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样东西,像是从这儿借来似的。

  那人是他老爹。

  如此近的距离,李哲将老爹手中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而也正是因为看的一清二楚,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是一张绿色的面具。

  隐约看着,和白天他在野人脸上见到的好像是同一款。

  不过那可不是什么野人的面具,而是他小时候在电视里常看见的动画片里的的角色。

  他还记得它的名字叫变相怪杰,甚至记得老爸是在他六岁那年,从镇上回来时在集市上给他买的玩具。

  不过,对于这个年代的孩子们而言,应该是不会有印象的吧。

  眼中略微的有些湿润了,李哲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感动些什么。将面具放回了抽屉里,老爹悄悄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睡在床上的儿子。

  然而就是这一回眸,让他尴尬地站在了那儿。

  空气静谧无声。

  只有窗外的月光,在流淌。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老爹,他没有解释什么,小声絮叨着说道。

  “你娘说,也不知道哪些你还要,哪些不要了,我寻思着也是,丢了怪可惜的,就从老家房子那儿带过来了。当时装了辆大车,帮忙的司机还笑话说,问我们要不要把墙皮也给拔了搬走。”

  李哲笑了笑,轻声说。

  “是啊,我也觉得丢了怪可惜的……都留着吧。”

  “嗯……那你早点睡。”

  “晚安。”

  “晚安。”

  李国平点了下头,背过身离开房间走了,轻轻带上了门,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李哲当然不会说。

  即便知道了真相,明天他仍然会带着孩子去山上找野人叔叔。因为就在那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许多即使是自己当了父亲,也没来得及想明白的东西。

  两人很默契,谁也没有拆穿。

  ……

  次日。

  李哲带着儿子在山上疯玩了一整天,也拍了好些照片。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饺子。然而望着那袅袅升腾的雾气,李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李国平一眼便看穿了儿子的心思,搭话说道。

  “在想肖华?”

  “嗯。”

  “和爸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也不算是吵架吧,就是有点儿小矛盾。”

  “这我可得批评你两句,夫妻之间磕磕绊绊的很正常,你一个大男人,该让着人家的时候还是多让着人家姑娘家。”

  说着,李国平摸了摸孙子的头,笑着说道。

  “明明啊,要是爸爸妈妈吵架的话,要替爷爷劝劝他们哦。”

  明明董事地用力点了下头,奶声奶气地说道。

  “嗯!下次……明明会安慰妈妈的。”

  李哲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今天就是小年夜了。

  他不想老爹老娘知道自己是因为回家过年的事儿和妻子闹了矛盾,否则两位老人一定会替自己担心。

  窗外的夜色渐渐浓了。

  一家人有说有笑,却都没有动筷子。

  就连明明也是一样。

  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家人一起吃饭,要等长辈先动筷子。不过这一次,他却不是因为礼貌,而是因为爸爸总是时不时地望着窗外,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明明歪了下头,看着爸爸。

  “爸爸,你在想什么呀?”

  “爸爸啊……在想今天咱们在山上看到的野人叔叔,”李哲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知道他回了家里,有没有饺子吃……先吃饭吧明明,别等的饺子都凉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正说着话的时候,窗外忽然亮起了一盏灯。

  准确的说,那是一对。

  李哲的眼睛微微放大,瞳孔中写上了一丝不敢相信的色彩。

  爷爷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坐在一旁的奶奶推搡了一把他的胳膊,小声说了句“快去给人家拿双筷子”。

  这时候,院子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李哲从家里冲了出去,跑到了门前,拉开了院门。

  小雪中,一位女人站在那儿。

  她的脖子上裹着厚厚的围巾,发丝上凝着月光,像极了檐上的霜,也像极了月光。

  “……你怎么在这里?”

  “你想对我说的就只有这句话吗?”肖华的脸上带着一丝埋怨,但眸子里印着的,却是家里的灯火。

  背后的院子里,传来了明明的声音。

  “妈妈?!”

  仿佛被那声音惊醒。

  他上前一步,抱住了她。

  “欢迎回家。”

11797 4089193 MjAyMS8wMi8wNC8jIyMxMTc5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04/11797_4089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