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零三章天心白玉兰

书名:禹道乾坤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无极书虫 更新时间:2021-05-05 02:29:52

  彭禹、颛云很怂,可对面的少年却很淡然。

  他抚摸黑猫,歪头打量二人。

  “你们很怕我?”

  二人同时摇头,心中默道:当然怕!

  灵皇哎!那可是当今神皇一脉的祖宗。他复兴上古仙道,又是乾坤宗传人,目前大昆神朝已知的最后一位正牌仙君。

  颛云和彭禹修炼仙法,可他们修行越精进,越明白灵皇的伟大。

  在仙道断绝,没有第五境的当下,灵皇可以独力走出一条路。甚至当今传播的各种仙道功法,都跟灵皇脱不开干系。

  彭禹对灵皇的敬仰,可谓滔滔之水,连绵不绝。

  少年看到二人忐忑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什么,恍然道:“你们想多了,我不是门后的那位陛下。”

  黑猫低声喵了一声,舔着他的手指。

  这时,彭禹反应过来。

  等等——

  他不是魂灵,不是厉皇那样的帝灵之体。

  颛云瞳孔收缩,看到小猫咪舔他的手,也醒悟:他身上没有尸气,是活人?

  但是,一个和灵皇容貌几乎一致的活人?

  “我出生在这座大墓。”少年的语气很柔和,仿佛一阵拂过的清风:“你们不用害怕,我对你们没恶意。而且,我想请你们帮个忙。”

  帮忙?

  不会是对付魔鼓,或者挖出来高阳王泥俑吧?

  彭禹二人犯嘀咕,根本没打算接口。

  少年抱起怀中的黑猫,举着摆在二人眼前。

  “我希望你们带它离开。”

  喵喵——喵——

  黑猫似乎听懂少年的话,声音急促,不断挣扎。

  彭禹观察黑猫。这是一只“墨玉垂珠”,在黑色尾巴的末端,有一团小白绒。

  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凡猫,甚至没有任何灵力或者灵兽血脉。

  少年:“这里是墓宫,死气浓郁,不适合它这种凡类存活。我希望你们代替我照顾它,让它在外面好好生活。”

  然后,他安抚黑猫,轻声道:“你不能在这里陪我。你是外界的生灵,你应该去外面看一看光明。”

  颛云开口:“阁下是从哪里找到这只猫的?一只凡猫,可以出入灵皇地宫?”

  “机缘巧合罢了。”少年不愿多言,只是催促二人带着黑猫厉害。

  “帮这个忙倒没什么。”彭禹灵机一动:“阁下虽然不是灵皇,但既然你在墓宫出生,是不是对这里很熟?我们想要找‘天心白玉兰’,你知道这东西吗?”

  “天心白玉兰?”少年神情古怪,往右侧通道看了一眼:“你们找这东西做什么?”

  彭禹看他表情,立刻知道有门,郑重道:“我想救一个朋友。”

  救人?用天心白玉兰?

  少年有些迷糊,但还是答应了:“可以,我可以帮你们找。”

  看着眼前的墓门,他提醒道:“那东西不在墓宫核心区,你们不用打扰灵皇陛下。我带你们去宝库。”

  灵皇的贵重陪葬品在墓门右侧的宝库室。那里除却天心白玉兰,还有各式各样的神兵、仙药。对世人可谓充满诱惑。

  然而……

  颛云摇头道:“我留下来。殿下,你随这位阁下去。”

  也是,万一这人想要害我。有颛云在外头,还能作为照应。

  少年看似单纯,但平白无故,他为什么在地宫诞生?而且长得跟灵皇一模一样?难不成灵皇死后,还能生一个大胖儿子不成?

  少年听见颛云要留下,往墓门左侧的通道看了看:“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的想法注定落空。”

  嗯?

  彭禹警觉,转头看向墓门另一侧。

  颛云脸色微变,但很快镇定下来:“阁下知道什么?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只是担心,你对殿下不利。”

  “我的确不是你,但我知道。颛孙氏的人来灵皇宫,除却拜见陛下外,他们的目的就是高阳王留在灵皇宫的那件东西。”

  少年目光收敛,低头观看黑猫,避开颛云几乎要杀人的眼神:“提醒你一下,那是高阳王亲手雕刻的。上面蕴含无上昊天神力,你打不碎。”

  俊雅男子的脸上,头一次出现阴鸷戾气:“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先祖的手段固然高明,但他只是一个武者。上古仙术奥妙无穷,秘法多得是。”

  少年摇摇头,不欲多言,转身招呼彭禹往宝库走。

  彭禹深深看了颛云一眼:“大公子,回头这件事,咱们慢慢谈。孤对你来灵皇宫的目的,可是好奇很久了。”

  高阳王遗留的东西?他闲着没事把东西放在灵皇宫,是生怕灵皇心情好啊?还有,颛云冒死过来,就是为了打碎那件东西?他有病啊?

  但眼下更重要的,是颛阳的病情。

  彭禹顾不得和颛云纠缠,跟着少年去找仙药。

  灵皇宝库很大,右侧数十个墓室统统摆满陪葬品。

  少年带彭禹来到一个存放玉器的墓室,开始在架子上翻找。

  彭禹本想帮忙,却被他阻止,并把黑猫递过来照顾。

  黑猫努力挣扎,可刚刚一岁的小猫,根本挣脱不了彭禹的怀抱。

  彭禹一边撸猫一边问:“阁下怎么称呼?你说自己在墓宫诞生?活人可以在这里诞生?你父母是哪里人?太玄界?”

  “我没有名字,也没有父母。从我诞生意识开始,就一直在这座墓宫徘徊。”少年想了想:“那应该是三百多年前吧?灵皇陛下离开后。”

  说着,少年抬起手,神罡形成金色凤鸟的形象,圣王光辉照耀庭室。

  彭禹一怔,快速走过去抓住他的手:“昆吾神脉?等等,有点不对——”

  少年抬手那一瞬,纯粹的昆吾神性演化圣王之道,日月明参之境。

  那是比昆昂、七公主等更加纯粹的昆吾神性。

  但是,比起日月均衡的昆吾神性,少年身上的神罡更加霸道,那只金凤凰也更肖像金乌鸟。

  换言之,他跟颛孙氏有关?

  彭禹抓住少年的手腕,默默感知他体内的血脉。

  虽然昆吾神性很强,但少年体内还运转着一股颛孙氏特有的神性力量。

  少年被彭禹抓着,有些不舒服,但他没有抽回手。反倒是黑猫嫌弃彭禹单手抱自己,有些难受,咬了他一下,才让彭禹回神。

  松开手,彭禹质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有昆吾神性,也有颛孙氏的血脉?”

  少年没有回答,继续翻找东西。

  很快,他从一个金丝楠木架上,取下一个漆盒。

  “找到了,给你。”

  打开后,里面是一颗形如玉雕的无暇花树。

  树高二尺,上面绽放七朵白玉兰花。

  彭禹面色一喜,收起白玉兰,不再继续多言。

  当然,也是他不敢问了。

  后知后觉回想起来,这少年是一尊昆吾神王,实力比自己强多了。自己这么问他,万一惹怒了他怎么办?

  不过少年很和气,并不恼火彭禹刚才的举动。

  把白玉兰给他后,再度嘱咐彭禹好好照顾黑猫。

  然后,二人回到刚才的墓门前。

  此时的颛云情况很不好。他浑身是血,好像经历过一场剧烈打斗。

  少年毫不意外:“所以说,你毁不掉的。”

  彭禹上前,掏出一瓶丹药扔过去:“大公子,东西已经拿到,我们先出去。救了颛阳后,我们再慢慢聊。”

  咚——咚咚——

  鼓声再响,澎湃的邪念恶意从墓门对面涌出。

  少年脸色一变,金凤凰再现。它衔着一株扶桑树召唤纯阳皓日,炙热的神辉净化邪气。

  呼——

  远处,一群泥俑杀过来。

  以卫少君、锦光天师为首的泥俑们通红着双目,联手围攻少年。

  金凤啼鸣,太阳宝焰熊熊点燃,一片片火海困住泥俑,驱散他们身上的魔念。

  “还不退回去!”少年一声大喝,挥掌震飞一只只泥俑。

  看到这招,颛云心中一动:这不是我们家的昊天玄阳掌吗?他怎么会?

  彭禹抱着猫,默默躲在角落。

  从少年的攻击手法上,他看到很多灵皇的习惯。不是传承,而是灵皇本人的习性。

  “他说自己在灵皇消失后出现,会不会是灵皇失忆?但那些泥俑会认不出他吗?”

  过了一会儿,灵心少年一个人压服所有泥俑。

  卫少君恢复神智:“殿下,得罪了。”他主动带人告辞,急急忙忙退走。

  另一位天师和身后泥俑们恢复过来,也告罪离去。只是他们对少年背后的墓门,忍不住冒出贪欲。

  仿佛这座门后面,并非灵皇的尸体,而是永生的机缘。

  逼退两方人,少年松了口气,催促彭禹二人:“你们速速离去,这里不适合你们逗留。”

  彭禹抓住颛云,顾不得隐瞒身份,掏出弥罗皇极玺打碎地宫上方,带颛云瞬移离去。

  ……

  灵皇宫外,月光渐渐散去,东方已然看到一抹白色。

  二人异口同声:“他就是所谓的‘一人势力’。”

  那个惊走各方势力,不准其他人靠近核心墓室的神秘人。

  “他自称灵心,兼修昆吾、颛孙两家绝学,大公子怎么看?”

  听出彭禹话语中的阴阳怪气,颛云故作不知,笑道:“颛孙神性本就是昆吾神性的变种,更趋向于大日纯阳一脉。从颛孙神性中,也能提炼昆吾神性,化身圣王。或许,这是我们家的某位前辈?”

  “你们家称‘殿下’的,不就是高阳王和世子吗?”彭禹遥望高阳王世子的那座废弃宫殿:“我不觉得,这两位的模样和高祖爷那么像。”

  是啊,如果是颛孙氏的血脉,为什么长得那么像灵皇?

  “想要探明这一点很简单。下次再见到他,取他一点血进行检测,就知道到底是哪家人了。”

  “下次?大公子,你觉得你还有下次?”彭禹表情冷下:“回去后,先把你的目的老实交代。否则,我不介意告诉颛阳,他哥哥私闯灵皇宫,被机关击毙。”

11775 4299745 MjAyMS8wMi8wMS8jIyMxMTc3N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2/01/11775_4299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