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0章 搅浑水,好摸鱼

书名:刺杀男主角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庄不周 更新时间:2021-02-24 00:02:13

  看到郭异进来,老庄松开了沈直。

  有这么多人看着,盛宪想来也不好意思让沈直开溜。

  当然,沈直溜了更好,他可以将更多的黑锅扣在盛宪头上。

  扣谁不是扣啊,扣沈直还是扣盛宪,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把水搅得越浑越好。水浑了,他才有机会藏身,或者摸鱼。

  “伯父,沈直已经依附了孙策,他是来窥我固陵虚实的。当然,也可能还要劝降一些人,方便做内应。”

  “放肆!”郭异喝住了老庄,随即又看向盛宪。“孝章兄,伯平什么时候来的?”

  盛宪神情尴尬。以他对郭异的了解,郭异很可能已经在门外听到了郭允之刚才说的话,也相信了郭允之的话,只是故作不知,给他留面子。

  “刚到不久。”

  郭异点点头,转身走到沈直面前。沈直刚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全是泥,屁股上还有一个大脚印。他看了郭异一眼,大声说道:“府君不必多问了,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与盛君无关。”

  “哦,你一个人的事又是什么样的事呢?”

  沈直心虚地看了老庄一眼,很是纠结。

  他不知道郭允之究竟知道多少事?

  按理说,严白虎不可能知道孙策踹他家大门的事,更不可能知道马超用刀架在他脖子上的事。可是郭允之却知道这一切,只能说严白虎了解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这时候说谎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事,只能尽可能的少说。

  “孙策逼我来劝盛君,但盛君严辞拒绝。这两天,我一直深居简出,并无窥探之说。”他瞅了一眼老庄。“义长一见面就兴雷霆之怒,我也不清楚是何原因。”

  “是何原因?”老庄大怒,挥着刀又要往上冲。“老子差点被严白虎的女儿杀了,你知道不?你看看,你看看,我这儿的伤口还没好呢。”

  郭异瞅了一眼,没看到什么伤口,不过他还是叫过一个侍从问了几句。人多眼杂,那侍从也不敢多说,只能含糊的表示,的确看到严飞燕用刀逼迫郭允之。

  这是事实,不仅他一个人看到了。

  至于原因,重要吗?

  “即使如此,也不能说明伯平是细作啊。”郭异淡淡地说道,语气却有些不悦。

  如果沈直只是为了个人利益,选择孙策,他可以理解。但沈直明知他派郭允之去白虎山,却不提醒一句,这就是有意陷害了。

  万一郭允之真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向人交待?

  侄子不是儿子,就可以随便牺牲?

  “我到白虎山之后,严白虎一开始很客气,满口答应,还主动示好,说要让他女儿拜我为师,研习典籍。我信以为真,便说了一些情况,希望他能尽快行动,与太史慈联络,袭击故鄣,可他却对固陵更感兴趣,百般打听固陵的虚实。”

  老庄狠狠的瞪了沈直一眼。“我当时便觉得奇怪,回来之后,听演长说沈直在固陵,这才明白。这一定是他们约好的。若严白虎来了固陵,与沈直会合,待孙策一到,内应外合,固陵只怕会在顷刻间易手。”

  “郭允之,你不要血口喷人。就算严白虎来了,他那点人马能有何用?固陵可有两万人。”

  老庄刚要说话,郭异眉头微皱。“你怎么知道固陵有多少人?”

  沈直微怔,随即掩饰道:“我猜的。”

  他当然不能说是盛宪说的。他现在有细作的嫌疑,盛宪告诉他这些,等于泄露军事机密,弄不好连盛宪都会牵扯进去。

  老庄冷笑道:“不愧是通晓兵法的沈家子弟,随便看一眼,就知道固陵有多少人马。”

  郭异的脸色更加难看。他瞅了盛宪一眼,淡淡地说道:“孝章,事关国家大事,我不能敷衍了事,要将伯平带回去仔细询问,还请孝章见谅。”

  盛宪苦笑道:“府君,伯平来固陵,的确是为了劝我,但除此之外,他并无他意,更无窥探之说。固陵兵力大概是我不慎,说漏了嘴,绝非窥探得来。”

  郭异点点头。“孝章放心,我不会听信片面之辞,冤枉了他。不过孙策将至,固陵得失关系会稽全郡,容不得一丝疏忽。在击退孙策之前,伯平不能离开固陵。”

  盛宪无奈地点点头,示意沈直跟着郭异走。落在郭异手中,总比落在郭允之手中安全些。

  ——

  回到官廨,沈直被带了下去,单独关押。

  老庄跟着郭异来到堂上,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带着侍从,很多事编不了谎,所以只能做有限的解释。好在他这两天做了充足的准备,郭允之的记忆也没有缺失,倒还算合情合理,没有明显的破绽。

  真有点破绽也没事,只要杜小鱼能忽悠得严白虎转投孙策,郭异没机会和严白虎对质,就露不了馅。

  他现在只要咬死沈直就行。

  沈直依附孙策是事实,抵赖不了。

  说完出使的经过,老庄故作深沉的叹了一口气。“伯父,我听说,孙策在吴郡的所作所为,与在南阳大不相同,不可不防啊。”

  郭异不动声色的说道:“怎么个不同法?”

  “伯父应该还记得孙策在南阳抄了多少家,夺了多少地,杀了多少人,可是你看他在吴郡杀了几个?屈指可数。就连沈直这种人,他都只是示之以威,并没有真的杀人。由此可见,他对吴郡还是以怀柔为主,想来会稽也不例外。吴郡世家已经屈服了,会稽世家又能撑多久?”

  郭异抚着胡须,沉吟不语。

  他也在担心这个问题,盛宪的态度就是证据。在明知沈直已经依附孙策的情况下,他不仅不通报,还为沈直打掩护,就算不是想投降孙策,至少也有为自己留后路的嫌疑。

  盛宪是会稽名士,影响力很大。如果他都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人又有谁能信得过?

  如此看来,守住固陵,击退孙策的可能性实在有限。

  一旦固陵失守,怎么办?

  “义长啊,我有一个想法。”郭异轻声说道:“你带着演长去长安,向朝廷请援,顺便看看沿途的虚实,如何?”

  老庄摇摇头,义正辞严的说道:“伯父,我不能离开。”

11760 4248620 MjAyMS8wMS8zMC8jIyMxMTc2M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30/11760_4248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