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七十一章

书名: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我不白 更新时间:2021-07-23 00:03:48

  “我——”

  二蛋正想反唇相驳,说自己可以学,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学啥学啊,学会了不得跳级啊,到时候就不止要跟钱多枢一个班,还得跟他哥一个班!

  有一个人整天盯梢他就够了,他是多想不通再找个人啊……

  “我就想吃肉。”二蛋任苏青湖撸头,“您看着买吧。”

  什么肉串啊烤鸡烤鸭啊卤煮啊,他都喜欢。

  苏青湖松开他的脑袋,“得嘞,等着吧。那什么,要不顺便给你捎带点三年级四年级的习题册?”

  “不要!”二蛋迅速拒绝,“我们老师之前让买的习题册,我们才做完第二单元。”

  “你进度真慢。”苏青湖拍拍他脑袋,“你哥都要自学初一内容了。”

  二蛋混不吝,“慢工出细活儿。”

  谁要赶紧学习赶紧毕业赶紧上班啊?

  当个学生不好吗?

  学生想咋玩咋玩,学习好了,老师都不带狠管的!

  陈列耳朵听着苏青湖跟俩孩子逗乐子,手上动作迅速,四十分钟,饭菜全上桌。

  水煮肉片,清蒸武昌鱼,辣子鸡丁,腊味合蒸,干煸豆角,再来一盘炒青菜,齐活儿。

  “厉害了!”苏青湖夹了一块鱼肉,吃下后又夹了块腊肉片,然后给陈列竖起大拇指,“果然是用鸡汤调的。”

  他调汁的时候,她就感觉那是鸡汤,只是上面一点油星儿都没有,还很清澈。

  陈列也动筷了,“做辣子鸡丁剩下的鸡肉和骨头,被我拿来吊了高汤。”

  “爸,没想到啊,你也能做这么好吃!”二蛋吃着,还不忘夸人,“以后在家你做饭吧。”

  能者多劳最好了。

  陈列笑看他一眼,“嗯。”

  “爸诶,我记得你以前做饭不怎么好吃的。”二蛋吃着吃着,忽然抬起头,懵懵的,“怎么忽然变好吃了?”

  陈列:“学的。”

  “那您真有做饭店大师傅的潜质!”二蛋深深敬佩了,“我应该是遗传了您,我学做菜也很快。”

  只是还没来得及施展给大家看。

  大蛋差点就抽了。

  虽然爸在他们心里就是他们爸,可就看姓氏,也知道非亲生。

  既然是非亲生,哪里能有遗传?

  苏青湖停下筷子,看着夸人不忘捎带上他自己的二蛋,“不,我觉得你遗传的不是你爸的做菜天赋,而是当老大搞事的天赋。”

  陈列看他家媳妇儿,想说一句我没有搞事天赋,但想想之前坦白的事情,还是闭了嘴。

  可事儿来的时候,搞一搞,那也不能算天赋吧?

  他望着苏青湖,以期她能看懂他想表达的意思。

  苏青湖被他看得莫名,扭头看去,“怎么了?”

  “……我没有搞事的天赋。”自辨的机会送到面前,陈列还是说了,“至于当老大……事情做到极致,别人自然心服口服了。”

  苏青湖眨眨眼,抿嘴忍笑,眼睛都弯得像是收割人心动的精致小镰刀,“嗯。”

  她没想到,陈列还挺在乎形象的。

  陈列看她笑成这样,无奈了,“都赶紧吃饭,吃完饭带你们出去消食遛弯儿。”

  苏青湖挑挑眉,继续干饭。

  算了,孩子组建帮派的事儿,还有给人当中介找工作的事儿,就这么着吧,顺其自然,啥时候知道就啥时候知道。

  她就不说了……

  ====

  一夜好眠,第二天苏青湖刷牙洗漱的时候,忍不住笑。

  陈列果然好忍性~

  吃过早饭,大蛋二蛋还没出门,他那一群小弟已经敲门喊人了,二蛋拎了斜挎包,抓住哥哥就往外冲,嘴里还喊着“来了来了”。

  俩人一走,苏青湖就看着洗碗的陈列,“我们今天去哪儿?”

  昨天他说他来安排今天的时间的。

  陈列迅速把碗筷洗了,放进碗橱,擦干净手,说,“跟我走就行。”

  一个小时后,苏青湖默了。

  这里不是什么罗曼蒂克的餐厅,也不电影院,更不是什么百货大楼,而是……退役军人相关的部门?

  “你……”苏青湖咽了咽嗓子,“要退役啊?不至于吧?”

  他这样优秀的人要是退役了,那她罪过大了!

  “其实,不退役的话,你还能经常体验一下小别胜新婚!”苏青湖抓住他胳膊,认真,正色,开始劝说,“远香近臭,听说过这个词儿吗?”

  陈列占据天然的身高优势,逆着光,神情有些说不出的意味。

  听苏青湖问话,只轻轻“嗯”了一声。

  “要想永远保持激情,有初恋般的感觉,就得离得远啊。”苏青湖语重心长,“你要是退役了,咱们两个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快你就烦了!”

  她固然对陈列有非分之想,但……一个人的时候也很爽啊!

  “不会。”陈列在她诚挚的眼神里,长身而立,唇角微微上翘,问,“你会吗?”

  “啊?什么?”苏青湖被他笑容晃了一下眼睛。

  陈列:“我不会烦,你会吗?”

  说这么多,他怎么听怎么觉得他家妞儿不太乐意他呆家里太久……

  但愿…

  是他的错觉。

  苏青湖一噎,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要退役啊?”

  啊,遇见回答不了的问题,不好回答的问题,为了家庭和谐,她还是转移话题吧。

  “你这么优秀,就得上交国家啊!”苏青湖仰着脸儿,真诚道,“真的,国家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

  陈列也不继续追问她,笑了一声,“我觉得你也挺不容易。”

  “我有什么不容易?大家不都这样吗?我不能搞特殊!”苏青湖义正言辞。

  感觉这个男人看出来了什么,还内涵她!

  而她,还不能指出来!

  陈列摇摇头,大手直接扣住她后脑勺,力道带着她往大厅走。

  “辛苦你想那么多说辞,让我不要退役。”

  苏青湖:“……”

  看,人和人的想法并不相通,她看出来什么都没拆穿陈列,陈列直接就大剌剌说出了她的小心思!

  “我不想你退役,完全没有想着你要是在家里肯定会管着我,我出去逛街还必须得喊着你!”

  苏青湖直截了当给他狡辩看,“也没想着要是不喊着你,还得跟你报备,省得你提意见还自闭!”

  陈列一怔,随即笑开了。

  她不想他常呆在家里的顾虑原来是这个吗?

  倒也有意思!

  不过,

  “你说的对。”陈列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如果外出,你是要带着我的。”

11718 4335932 MjAyMS8wMS8yMi8jIyMxMTcxO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22/11718_4335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