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章:投机倒把哥的成功

书名:楚河记事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荆棘之歌 更新时间:2021-06-11 14:01:22

  有这么一个专心做买卖的活宝在身边,不得不说,也不是没好处的。

  楚河倒还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如今火车开的实在太慢了,她将胳膊肘搭在车窗边,看着外头晃悠悠跑过去的风景,迷迷糊糊间,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这个发动机有点落后啊……如果用阿尔法元磁能量核心轴……”

  等会儿。

  楚河反应过来。

  ——哦豁,看来自己以前的经历老牛逼了!最起码也是个国宝级人物,不错不错,这才是排面儿!

  如今自己脑海里记着的东西,听起来就很高大上,只可惜其中关键点她卡住了,几个公式模模糊糊,死活想不通。

  唉,失忆了之后,生活真是太困难了。

  ……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再过一晚上,部队所在的宁城就要到了。

  肉包子已经一个不剩,楚河就跟一旁的投机倒把兄陈长海聊天:

  “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晓不晓得火车上哪几道菜做的好吃?”

  如今在火车上吃菜虽然稍贵,但是并没有贵到离谱,而且还不要票,种类又丰富……楚河已经过了国营饭店的肉包子瘾,并相信自己未来一个月都不会馋包子了,这会儿心里小算盘啪啪啪啪的,对这顿火车餐十分期待。

  陈长海:……

  就离谱。

  他是做投机倒把的,又不是万能秘书,火车上啥菜好吃还要问他?

  他出门像是舍得火车点餐的人吗?

  而一旁郑老头怀里的孙子小轩突然抬起头:

  “爷爷,我想吃炒鸡蛋。”

  郑老头也期盼的看着一旁的陈长海。

  如今吃饭是要去餐车点餐打饭的,并没有那种一人一份的盒饭,他两人看起来小的小,老的老……

  陈长海暗自骂娘,但还是扭头准备去打饭。

  …

  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又从他的神奇大口袋里翻出了两个不锈钢饭盒。

  不锈钢十分扎实,手指敲在上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而他一脸和气的看着面前俩人:

  “看!一般人可买不着这东西呢,不锈钢饭盒!出门儿干啥都方便,哪怕以后上班儿带饭也合适。”

  “就比如现在咱们在火车上买饭,没带饭盒,多不方便呀!大人无所谓,小孩子身子弱,用公用餐具,多不好!”

  “最后两个,刚好跟二位有缘分,你们也正需要……这么着吧,落地价,不要票,15块钱一个。”

  好家伙,十斤上等猪肉换一个饭盒。

  没办法,在一个搪瓷缸子都还要票的时代,一个不锈钢饭盒出门在外带来的轰动也是不小的,陈长海说是缘分价,倒也确实是,只不过这两个饭盒底部有一点点凹陷,是他从不锈钢厂拿出来的残次品。

  到底朋友一场,也就挣个五六七八块吧,都是辛苦钱。

  ——还能怎样呢?

  楚河反正是确实挺需要的,兜里一千多巨款,如今消费起来毫无畏惧:“买!”

  虽然饭盒对她来说有点儿小,但是出门儿确实也方便一些。

  而一旁的郑教授咬咬牙,看着小孙子好奇的眼神,不停在心里劝着自己。

  劝着劝着,手就熟练的拆开自己衣角的滚边儿,从里头又掏出一卷卷的细细的大团结。

  然后又是三张。

  陈长海偷偷摸摸的收了钱,只觉得这回上火车,自己带这么一兜货可太明智了!

  ……

  没有座儿的大老爷们辛苦的在火车上辗转腾挪,跟挤裱花袋似的从这节车厢挤到那节车厢,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成功打回来了两份饭。

  楚河看着餐盒里满满当当快压不下的土豆炖排骨,黯然叹了口气:

  “你下回给我找个特大型的饭盒吧,这也太小了,都不够塞牙缝的。”

  但是好吃是真挺好吃的。

  陈长海麻木的看着她:“那你咋不说让我给你找个不锈钢大饭桶呢?食堂里用的那种肯定够。”

  你牙缝得有多大呀!

  不过碍于对方武力值,还有微微肿翘的上嘴唇,这句没敢说。

  到是郑老头儿看了看手里巨大的饭盒,也没好意思对救命恩人吭声。

  这年头的不锈钢饭盒,那可真的是扎扎实实好大一个,他们爷孙俩吃饭,米饭扎扎实实打了八两,又压了这么多菜进去……

  这不能说是多,只能说是十分多了。

  而一旁的救命恩人还说吃不饱……

  郑老头儿心里转了几下,似乎对以后要用来表达谢意的礼物有了想法。

  而楚河倒是对陈长海的提议颇为心动,但想了想,还是只能黯然拒绝:

  “算了,我带不下了。”

  不知为何,听到她拒绝,在场两个大人都松了一口气。

  ……

  而就在这时,熟悉的目光注视感又一次传来。

  楚河侧头瞄了一眼,却见之前那个跟着赵卫红的中年男人正望过来。

  下一秒,赵卫红恰好出现在她这排座位旁边,一个劲儿的瞅着座位上的人,满头大汗,神情焦急。

  ——今天都5月28了。

  她昨天一时贪心丢了那个疑似人贩子的瘦小男人,以至于如今都还没有找到那个丢了孙子的有钱老头。

  毕竟没有具体照片,一切全凭猜测,确实有点难。

  而看这时间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从昨天到今天,中间列车停靠也有六站了,人贩子昨天肯定就已经下车了。

  她错过了那个好机会,自然是一番无能狂怒。

  但是不要紧,那个丢失孙子的老头身体不好,她要是能找到,再说些似是而非的线索,细心安慰,日后常来常往,再在孩子快要回来的日子说些笃定的话……

  好感度一样能能拉起来的!

  虽然这么着,一起套四合院儿不大可能了,但一大笔钱肯定也有,总也没费太多成本……万一爷孙俩都对自己万分信赖的话,日后再弄来一套房子也不是不可能……

  她,赵卫红,走一步看十步,是个人才!

  ……

  但人才赵卫红昨天下午在车厢里来回奔波,找了整整大半天,入夜了才终于精疲力竭的歇下,睡得死沉沉的,也因此错过了车厢里乘务员开着喇叭找寻丢孩子家长的通知。

  如今又过了一上午,也没听到谁说丢了孩子情绪崩溃,更加找不到那个老头……于是就更加艰辛了。

  毕竟,她不光不知道孩子长啥样,连老头长啥样也不晓得呀。

  但下一秒,她的眼神迅速锁定了楚河,烦躁,不耐,后悔……还有她的无能狂怒,隐约就有些压抑不住了。

  “是你啊!”

  赵卫红想起上辈子的自己,此刻神情中是隐藏不住的愤怒。

  凭什么上辈子自己要在时家被赵秀花防备一年才能随军,而眼前这个黄毛丫头,没有自己漂亮,也没有自己洋气,见识更是没有自己多,听说都没正经上过学……

  就这样的村姑,结婚才不到一个月,怎么就能随军了?

  而且还是赵秀花欢天喜地送出去的!

  这简直是时家给她的狠狠一巴掌。

  对方的生活越是顺遂,越是衬托的她上辈子是有多么不堪。

  赵卫红盯着楚河,嘴里说着打招呼的话,眼神却恨不得能吃人。

  ……

  一旁的郑老头下乡几年,在牛棚里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如今一眼就瞧着这个女娃子不安好心,于是搂紧小轩侧了侧身子,替救命恩人挡住这死亡视线。

  “这位同志,你想干什么?”

  一旁的陈长海如今也跟楚河建立了基本的客户情谊,也暗自警惕——

  以他做生意筛选对象的原则来看,这婆娘长得尖嘴猴腮,必定执着还价,不是好人!

  楚河倒是挺感兴趣——这年头,能被部队派人盯着随时随地不肯放松的,一般人真没这待遇。

  于是她也笑眯眯的回答。

  “是我啊!”

  ……

  两人这招呼打的就很魔性,赵卫红的脸色也因此更加难看了。

  她冷哼一声:“你别得意,跟时岁丰这男人过日子……”

  话才刚说一半,楚河就叹气——明面上他俩是兄妹呢,这人家都跟着赵卫红查了个底朝天,他这借口也不知道顶不顶用。

  殊不知,外派出去的这位也是时岁丰队伍里的,这种小事经过时岁丰多方铺垫,他还以为这是兄妹俩为了逼出赵卫红的秘密,合作唱的双簧呢!

  再加上给上头的后续报告里,时岁丰也一五一十说明白,他“结婚”的举动,其实是为了救小姑娘一条命,让她在群狼环饲的家庭中能够活下来……

  也因此,假兄妹的事只有领导知道,而领导偏偏对时岁丰这个优秀人才格外信任,立刻就答应帮忙隐瞒,以免影响姑娘大了找对象……

  但这些不能写信或者打电话说,也因此,楚河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除了叹气也没办法——该查的人家肯定就查清楚了。

  她因此看赵卫红就更加不顺眼。

  本来一个谎话能解决的,接下来还不知道要用多少个来弥补!

  这个女人,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于是她说话也就更直接了。

  “是啊,跟时岁丰过日子那可太好了。有吃有喝有穿,不比在村里强吗?”

  这句是实话,听在其他人耳中那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听在赵卫红耳中,却又一次想起上辈子随处可见的那些去高奢品牌店一掷千金的贵妇人,以及后来看到的成功人士时岁丰,和他的三个大佬孩子……

  她一时怒火中烧:“冚家铲!”

  “你个扑街大陆仔!”

  ……

  这下子,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光楚河没说话,一路跟着赵卫红的中年男人也好绝望——他一路默默忍耐,不就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吗?

  可如今大鱼没钓着,对方却表现的越发像头猪,这要再不逮起来,也实在说不过去吧!

  敌人智商如此之低,有时候真是让人绝望。

  然而还没等他活动,就见陈长海突然大喊一声:“好你个特务!”

  随即一把拽住了赵卫红:“你说的是港岛的话!”

  “抓敌特啊!”

  车厢里人那么多,他高喊一声,四面八方便伸出了手,赵卫红何曾经历过这等阵仗,此刻慌慌张张,赶紧绞尽脑汁的辩解:

  “我唔系港岛人,我系广州……我是广州人。”

  “广州个屁嘞!”

  陈长海死扣住她的肩膀不放手:“广州的你骂什么大陆仔?肯定是逃到港岛的敌特。”

  他得意洋洋:“我走南闯北——”

  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现如今“走南闯北”代表的可不是一般的生活,于是赶紧低调的干咳一声:

  “我有广州的朋友,他们才不会这样骂,只有逃到港岛的敌特才是这种态度!”

  ……

  赵卫红懵头懵脑——她上辈子后来那会儿可是参加过游行活动的,那时候有人出钱,一天300港币跟着一群人打打砸砸,最后不也没怎么样吗?

  她也知道,300港币是很廉价,卖面线的大陆妹都能一个月拿一两万的工资。但是反正休息时间,她年纪大了,没有钱养不了老,于是也就是打酱油凑人数,不赚白不赚……

  港岛多自由啊!

  也因此,重生回来,哪怕也吃了不少亏,但是让她时时刻刻记得现如今社会的情况,记得如今大陆和海外的危险关系……

  她要能记得住,也不至于重生个把月,一顿好饭都没吃过了。

  直到被乘警带走,她还在骂楚河恶毒心肠,故意陷害她……

  一直跟着她的中年男人无奈,最终也只能匆匆跟上乘警。

  这下子,只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不过也好,毕竟他已经看透了,就指望这人的智商,别说放长线钓大鱼,蝲蛄也钓不上来啊!

  早把人带回去早了事儿吧。

  ……

  而一番闹剧过后,陈长海成了人群焦点。

  在如今,办下一件英雄事,是所有人都自豪且憧憬的。

  虽然“敌特”赵卫红红并没有能力反抗,也没有确凿证据,但是在大家心目中,都是一个车厢的,四舍五入,他们就是亲手帮忙抓捕了敌特分子!

  对于这场行动的关键人物陈长海,那自然就更加敬佩了。

  瞧瞧人家,多聪明,反应多快呀!

  一时间,车厢里头的人挤不过来,还要扯着大嗓子宣扬一下自己的英雄行为,并表达了一下对主要英雄人物的敬佩。

  陈长海:……

  就……心情挺微妙的。

  一个低调的投机倒把哥,本不应该这样万众瞩目。

  但是不知道为啥,心里头还挺美嘿嘿嘿。

11697 4318792 MjAyMS8wMS8xOC8jIyMxMTY5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18/11697_4318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