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3章谁的师父谁心疼

书名:锦衣娘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妞妞蜜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6:55

  婵夏闻声回头看。

  就见身后站着个白衣男子,二十出头,模样还算不错,不过眼神里带着一股邪气,手持象牙骨扇,正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

  他身后还跟着个随从,让婵夏惊讶的是,这随从竟跟毛番拓长得一模一样,若真要找些差别,毛番拓穿的不如人家华贵。

  跟着于瑾这种抠搜主人,随从看着都比人家的穷酸,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婵夏已经猜到来人的身份了。

  “于公公可真是大忙人,听闻圣上对你这个当朝新贵颇为器重,已经拟旨命你为厂卫提督,在阉人这一行里,你这晋升速度也是闻所未闻。”

  师父升了?!婵夏下意识地看了眼于瑾,这家伙口风竟如此严,都没有提前知会她一声!

  于瑾蹙眉,冷冷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圣旨都没下来,只是成帝有这个意思,于家就已经知道了,可见与宫内的往来就没断过。

  “到底是我的好‘哥哥’,你的事我岂能不放在心上,看来父亲送你进宫是对的,你果然很适合这一行呢。”

  “大胆于瑭!”婵夏直接跳出来,一把将于瑾腰上的软剑抽出来,对着于瑭就刺。

  跟着于瑭的那个长得跟毛番拓一样的,下意识地跳了出来抽刀护着自己主子,这下上当了。

  婵夏的软剑根本就是虚晃一招,都没碰上人家,自己蹬蹬蹬退后好几步,捂着心口喊道:

  “放肆!竟敢袭击朝廷命官!”

  毛番开满脸疑惑,看看那个捂着心口宛若受了重伤的婵夏,又看看自己手上的刀,啥时候碰到了?

  于瑾把婵夏的小把戏看在眼里,勾起嘴角,看着她戏精附体。

  “还不退下!你们也知眼前这位是文书房的四品大太监,见了朝廷命官不见礼是怎么回事?我师父股念旧情不跟你计较,你自己倒蹬鼻子上脸真拿自己当块饽饽了?谁给你脸了?对着朝廷命官一口一个阉人,你真当大燕律是闹着玩的?”

  婵夏当当当几句话就怼得于瑭无话可说。

  甭管他心里多瞧不起于瑾这个缺了零件的“阉人”,但不争的事实就是,于瑾是四品官,且升职在即。

  “按着大燕律第五十九卷第一条,朝廷尚爵,故官员礼类依品级等次。莫说你一届草民,即便是五品官见我师父,那也要行两拜礼,你敢凌驾大燕律之上吗?”

  平日里她一犯错就被罚抄大燕律,关键时刻真是用得上,张口就来。

  “参见于公公。”于瑭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凡越四等者,有事则跪白,你有什么事儿,跪着说完就可以滚了!”

  婵夏充分诠释了一个真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于瑾对这些礼数并不在意,往日里于瑭跑到他面前嘚瑟,他只当是看猴戏懒得搭理,但婵夏就不一样了。

  自打她听到于瑾马上就成为下任督主后,昔日厂卫第一狗腿的自信那是马上找回来了。

  言辞犀利,气势惊人,几句话就说的于瑭无话可说。

  于瑭看了于瑾一眼,见于瑾虽没什么表情,却也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只能咬着牙回婵夏的话。

  “倒也没别的事,只是看到于公公,想来问候一番,到底是亲兄弟。”

  “问候完了,你可以滚了,下次记得见了我师父好好行礼,还有,你那随从打伤了我,医药费看着给一些。”

  “我何时打你了?!”毛番开忍无可忍,就没见过这么会说瞎话的。

  “师父,他打我了吗?”婵夏转头问于瑾。

  “嗯,证据确凿。”于瑾看了场大戏,心情大好。

  “那么,请付我纹银五十两,以此治疗我受到的内伤。”婵夏很大方地伸出手。

  毛番开憋屈地拿出银袋,婵夏看到那鼓鼓囊囊的银袋后眯眼。

  很好,于家养的护卫都比她身边这个未来督主有钱,呵呵!

  “师父走吧,别为了这些不值得的人伤了吃饭的好心情。”

  “说的也是。”于瑾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婵夏把饭钱赚到手,跟着于瑾快快乐乐吃肘子去了。

  于瑭恨得直咬牙。

  他此生从未受过如此大的羞辱。

  这死太监也太嚣张了。

  “还不走,站在这丢人现眼!”于瑭踢了毛番开一脚。

  婵夏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撇嘴。

  “老毛倒是好命,跟着你虽然是穷了点,但好歹也是个人,总比跟着有些人当狗强。骨头上肉再多,那也是给狗啃的不是?狗吃骨头,人吃肘子,回去给老毛和彩凝也打包个。”

  这一句声音刚好够毛番开听到,他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心里有多大触动,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哦,对了,那个小谁家小谁啊!不用那么羡慕我师父,回头我让师父跟蚕室打个招呼,把你送过净一下身。”

  “年纪太大。”于瑾通常很少开口,但一开口都很毒舌。

  “也是,想当公公都没那个资格呢,不过看在你也姓于的份上,给你安排到净房刷个马桶也是可以的——哎,你别走啊,谈谈净身的事儿?”

  婵夏几句把人气走后,朝着地上呸了口:“就这点战斗力,还想跟我斗?”

  进了包间,婵夏的小脸刷地沉下,走到桌前用力拍了下桌子。

  “气死我了!我呸!你瞅瞅这个贱痞子,这是何等的嚣张?一口一个于公公,阴阳怪气的,他就是浑身长满了把,那也是个废物,什么玩意!”

  于瑾刚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听婵夏那句浑身长满把,一口呛到了。

  “女孩子家,不要总是口无遮拦,像什么样子?”

  “说说说说!你就知道说我!他那嚣张的德行,你怎么不说他?你就跟我厉害!我要是不在你边上,你是不是要让他欺负死了?”

  婵夏一想到于瑭那贱样,恨不得上去给他两针。

  “与那种小人置气有何意义?”于瑾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盏,他可跟这个暴躁的丫头不一样。

  通常对付这种阴险小人,于瑾从不浪费唇舌,往往都是一针搞定,保管于瑾连拉三日不带停的。

  不过他现在身边有人护着了,或许针也可以省一省了,于瑾看婵夏气鼓鼓的模样像是个小河豚,忍不住伸手戳戳。

11693 4299678 MjAyMS8wMS8xNy8jIyMxMTY5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17/11693_4299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