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4章:人生只求一如意

书名:陛下求我做太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景以 更新时间:2021-02-23 07:09:36

  什么是佛?

  面对青年僧人的询问,杨霜回道:“法师,在下是个俗人,不懂佛法。佛法太高深,是你们这样的高僧追求佛果所参悟的。我又不追求成佛,我只想睡到自然醒,渴喝了水,饿了吃东西,困了睡觉,见到开心的事就笑,遇到伤心的事就悲伤,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阿弥陀佛,施主虽说不懂佛,但句句都是佛的最高境界,即心是佛。”青年僧人双手合十,笑着称赞。

  杨霜被他的笑容吸引,男人的微笑能这么好看?

  所以都说男人不是只喜欢女人,而是喜欢漂亮的不是假话?

  “在下听不懂法师说的话。”杨霜回道。

  这时,李若若已经求了签,并走了过来。

  她看到青年僧人,也被他的容貌所吸引,不过和殿内的其他女性相比,李若若的控制力极强,目光很快错开,看向了杨霜:“大公子,我已经求好了签。”

  “好!那我们去解签吧。”杨霜应道,随即又看向青年僧人,“法师,告辞。”

  谁知青年僧人应道:“两位施主,贫僧不才,略同解签之道,女施主若是不嫌弃,可否由贫僧解签?”

  杨霜闻之,看向了李若若,毕竟签是她所求,自然要看她的想法。

  但李若若却摇了摇头,谢绝道:“多谢,不过不用了。”

  似乎没想到李若若会拒绝,青年僧人微微一愣,就连杨霜都在心中暗笑。

  不愧是李若若,并没有被僧人迷倒,还是沉醉于自己的英俊中。

  但李若若的举动,却惹得其他女子议论纷纷。

  “辩逸法师主动解签,此女竟然拒绝?”

  “换做是我,此生无求了!”

  “辨逸法师,可否为小女子解签?小女人愿捐香油钱一万两。”

  ...

  有些女人脸颊绯红,大胆地出声询问,那副姿容让杨霜很熟悉,他完全相信只要青年僧人勾勾手,女人便会人自醉。

  而青年僧人回以微笑,并没有为香油钱折腰,而是对李若若说道:“既如此,那贫僧带二位去解签如何?”

  李若若则看向了杨霜。

  实际上杨霜也搞不清楚青年僧人的用意,看来不是因为帅的惺惺相惜,莫非他在垂涎自己的美色?

  那可不行!

  虽说女人是为了繁衍,男人才是真爱,但杨霜为了人类命运,还是专注于做繁衍之事吧。

  “不用麻烦法师了,我们自行前往便可。”杨霜谢绝。

  青年僧人点点头,便没有强求,而是行礼告辞。

  目送他离去,杨霜好奇问道:“李姑娘,此人是谁?”

  李若若看着殿内的女香客们,人都走了,还一副痴迷姿态,便回道:“听说一个月前,感业寺来了一位挂单的青年僧人,名为辩逸法师,传闻他佛法高深,被人称赞,想来就是此人了。”

  杨霜点了点头,便没有当回事,而是和李若若走出了大雄宝殿。

  “咦,李博呢?”杨霜扫视一眼,没有看到李博。

  李若若则哼道:“肯定跑哪里看热闹去了。”

  韩擒虎便把情况说明。

  杨霜便陪着李若若去解签,来到解签处时,把签交给了解签人。

  解签人是位头发花白的老翁,他拿着签,取出对应的解答,念道:“明月清天上,今天照绮筵。家家沾德泽,万里净云烟。敢问,姑娘,求的是什么?”

  老翁将签语递给李若若。

  李若若接过语,却笑道:“多谢老先生,这是谢钱。在下已经知道答案了。”

  老翁一愣,随即瞥了一眼杨霜,便说道:“姑娘既然知道答案,那就恭喜姑娘心想事成。”

  杨霜陪李若若离开,笑着问道:“此签不管求什么,都是上上签,恭喜你了。”

  李若若将签语放进自己随身携带的香囊,笑道:“公子也在打趣我了,求签只是自得其乐,求个心里安慰,若是真能心想事成,那这感业寺必将人满为患了。”

  “话虽如此,但自我安慰也是非常重要的。”杨霜补充道。

  李若若立即露出倾听神色,问道:“请赐教。”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杨霜没有过多解释。

  李若若品味这句诗,突然感慨道:“此诗豁达壮丽,可惜我未曾见过大海,不知诗中描绘的景色,倍感遗憾。”

  杨霜笑道:“没有去过的地方,才能牵动你的内心。既然觉得遗憾,以后去看看便是了。大海的辽阔和壮丽,如果没有亲眼所见,的确会遗憾。”

  “去看看么?”李若若怔怔出神。

  杨霜看她发愣,立即明白了原因。

  她就算学富五车,才情了得,但终归是女儿身,没有勇气辞别父母,去完成自己的心愿。

  不仅仅是她,有多少人是这样的?

  人生来为活,但生活却成了负担。

  杨霜便安慰她:“以后找个如意郎君,让他带你去,这样不就行了?”

  李若若柔柔一笑,反问道:“公子就这么肯定,我嫁的人愿意陪我去?也许他更希望我相夫教子。”

  “那就嫁一个愿意的。”杨霜建议道。

  但说完这句话,杨霜有些尴尬。

  尼玛,怎么有自我推销的意思?

  幸好李若若不是脸皮薄的姑娘,她笑了笑,将手中的香囊收了起来。

  签已经解过,两人便去寻找李博。

  只见那远处的角落,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看热闹的。

  一群提着木棒的和尚围着一位青年剑客,正在对峙交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霜四处打量,就看到李博正在青年剑客身旁,似乎加入了对峙,而且选择的阵营是青年剑客。

  “我这弟弟,好管闲事。”李若若一脸无语。

  杨霜来了兴趣,便带人走了过去。

  靠近后,就听到双方的交谈。

  “这位施主,感业寺乃清净之地,不如移步后厢细谈,如何?我们再此对峙,既打扰清净,又影响这里的香客。”

  “是啊施主,我们在这里争论,也难分结果,还请施主移步。”

  提棒的和尚们看着四周的人越围越多,便提出了建议。

  青年剑客抱着剑,目光微冷,并没有说话。

  但是李博却叫嚷道:“现在知道怕了?你们包庇恶人时,怎么不说寺内是清净之地了?别说李大哥了,我也看不惯你们这群秃驴。”

  不愧是李博啊,果然好管闲事。

  就在局势没有缓和之时,人群外突然响起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众人回头看去,是辩逸法师来了。

11640 4247916 MjAyMS8wMS8xMy8jIyMxMTY0M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13/11640_4247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