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Your World(还这么羞呢。...)

书名:在你的世界降落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执葱一根 更新时间:2021-02-23 18:55:21

  这样独处的夜晚, 实在是太久没有过了。

  盛蔷被沈言礼这么一番闹,加之生物钟起了作用,这个点儿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挪开他桎梏在腰侧手, 却怎么也拼不过他的力道。

  往上掰,他往下移。

  往下推, 他往上挪。

  就一定是要反着来, 顺带紧紧地嵌住她。

  盛蔷被勒得没法子, 转身过来,双手搭在他胸前, “你这样睡不会不舒服?”

  “为什么不舒服?完全不会。”他应了声,随后伸手在床头捞了遥控器来。

  须臾,房内灯盏尽灭, 落地窗被自动纱帘覆盖。

  沈言礼贴得更近了, 下颌搭在她的发间,缓缓摩-挲了两下,嗓音淳淳, “感觉好久没有这样了。”

  是好久了……

  盛蔷在心里默算了下,认真说来, 两人不提之前两年的偶有会晤,在较为忙碌的近一年里, 两人的交流多半都是在视屏通话中。

  画质参数比不上实景,自动将人的面容模糊开来。

  也自然没有眼下的触感来得真切。

  “你还说呢。”盛蔷指尖揪了揪他,“我看你是早就做好打算了吧。”

  联想起今天自从降落在南槐机场往后一系列的事,从新人聚餐地下车库, 再到他的公寓――

  虽说一切都是预料好, 也是两人一齐商量过的。

  但他好像就是要格外得游刃有余一些。

  盛蔷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连带着揪人的力道都重了不少。

  “盛同学, 你这样苛责你男朋友就有点不对了啊。”

  盛蔷略略抬眼看他,“我这是揪你,不是苛责好吧……”

  沈言礼嗤笑了声,将她的脑袋往怀里摁了摁,“还睡不睡了?”

  听了这句,盛蔷默了默。

  其实她有好多话想和他说。

  譬如在法国时候的见闻,譬如在国立航大中发生的趣事,又譬如,有关于唯盛航空……

  可大抵是这样的安静依偎太过于久违,以致于她在这般的熟悉又陌生的情愫中来回切换。

  很快便上下眼皮乱搭着,困意就这么骤然袭来。

  在几欲昏睡过去的档口,她刚要应声说自己要睡了的下一秒――

  沈言礼缓缓出声。

  “不睡的话也行,我们做点其他的事。”

  ---

  第二天盛蔷醒得很晚。

  是被手机铃声吵的。

  乍一醒来的时候,她还有些懵然。

  印象里,脑海里有关昨晚的最后回忆,都是两人的打闹。

  差点没翻下床去。

  她愣愣地听着“嗡嗡”而来的声响。

  触目所及是不算熟悉的天花板。

  这才有了在国内的实感。

  盛蔷是新录入的空乘,一个星期后才正式入职。

  眼下不用早起,在之后的几天还可以逛逛南槐这座略显陌生的城市。

  可这般的响铃锲而不舍,几乎是打乱了她今早要补眠外加倒时差的计划。

  她伸出藕臂,试探着在床侧摸了两摸。

  也没看屏幕,睡眼惺忪间接了起来。

  知道话筒对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嗓调。

  “……阿蔷?”

  “………!”

  盛蔷当即清醒了过来,“……妈。”

  黎艺在那头笑了两笑,“你还在睡?”

  “唔……对。”

  “那妈吵醒你了没,你要不挂了再睡会儿,刚回国是要倒时差的。”

  “没事儿妈,我现在还好呢,不是很困,你找我有事?”

  盛蔷回国的当天刚好赶上了要去唯盛航空总部大楼录入,为了方便,干脆就选择降落在了南槐。

  之后的事也顺理成章。

  她原本的打算也是要跟着沈言礼一齐在南槐而居。

  而这些在回国之前,盛蔷都给周遭的朋友亲人报备过。

  黎艺跟着宁远雪,算是驻扎在了京淮,离这边有好一段距离。

  而沈言礼那边的人--S&S飞机总体设计实验室团队,都跟随着他来到了南槐。

  昨天抵达回国,除却在微信上报平安。

  她好像都没来得及给黎艺打一通电话。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黎艺说着顿了顿,“我是听你哥说你昨晚睡了没接电话,才想着等到下午给你打过来。”

  原来都下午了吗……

  她睡到现在,沈言礼居然也没喊醒她?

  盛蔷心中这样想着,略微动了下身子。

  哪儿曾想甫一倾去,便触及到了一具温热的胸膛。

  她动的幅度其实很小,可大抵是在夏被之下,略微伸展的弧度被无限放大。

  也不知道是碰到哪儿了,当即惹得人闷哼一声。

  “………”

  原来沈言礼没去忙,也跟着她在睡。

  可周遭安静,房间内唯有两人。

  电话那端的黎艺明显也听到了这声哼,两厢沉默了很久。

  过了好半晌,黎艺终于开口了。

  “阿礼和你一起的啊……”

  顿了顿,她补充道,“所以他也还没起?”

  ---

  挂断电话的时候,盛蔷半坐起来。

  顺带用脚轻轻踹了沈言礼一下。

  “你居然也不喊醒我。”

  沈言礼侧脸埋在枕间,眉眼轻蹙着。

  他略带了点起床气,也没睁眼,随意地应了声,“你昨晚说了让我别喊你,不然今天别想着碰你。”

  “………”

  什么碰不碰的,怎么说话的这人。

  好在盛蔷早就习惯了,只不过看沈言礼难得这样赖床,估计他昨天奔波之余,也确实是累了。

  她手伸过去,轻轻地去碰他的眉尖,“你知道吗,刚刚我妈那头都听到了,知道我俩昨晚一起了。”

  “事实而已,你本来就在我床-上。”

  沈言礼说着,就这么阖眼,自发地靠了过来。

  盛蔷半坐着倚靠在床头,感受到他将头放在她的腿上,手懒懒地搭着,自然垂落。

  女孩顺带捞过手机复又看了眼时间,居然都下午两点了。

  一时半会儿,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黎艺解释――

  他们俩这么晚还没起,是因为一个在倒时差,而一个是因为累呢?

  不过再怎么想都无济于事,盛蔷干脆任由沈言礼动作,侧脸柔美。

  “你饿不饿啊,都下午了,我给你做点吃的?”

  “嗯。”沈言礼应了声,“我也起来了。”

  话落,他缓缓掀开夏被,也跟着她半坐起来。

  而此刻,某些隐蔽的光亮透过落地窗的纱帘,顺带也勾出沈言礼此刻的身形。

  昨晚他睡的时候也不知怎的,说是热,干脆就脱了上衣,只套了条睡裤。

  这会儿,他赤着上半身,脊背清劲,肌理线条分明,窄腰绷紧,似乎是蕴藏了无限力量。

  盛蔷尽收眼底,默默地看了好一会儿。

  顺带将落到他腰间人鱼线的夏被往上拨了两拨。

  沈言礼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似是觉得有趣。

  侧脸抬眼,就这么看向她。

  他明晰指骨探了过来,在女孩儿小巧的鼻梁上刮了刮。

  “我们怎么也算是坦诚相见的关系了吧。”

  顿了顿,沈言礼倾身而来,单手撑在她身侧,眼角末梢沾染着恣意,”还这么羞呢。”

  ---

  盛蔷站在半开放的料理台前,安心地做着料理。

  期间怎么也不理围着过来并且拼命要和她搭话的沈言礼。

  不提羞不羞。

  刚刚那会儿,他强硬地拉着她的手,往他腰上摁。

  说是要不要摸摸看。

  盛蔷被迫摸了很久,末了听他说――“怎么样,你男朋友的腹肌硬不硬。”

  具体的再怎样,她都不想再回忆了。

  不过……

  手感也确实是还不错。

  想到这儿,盛蔷熬汤的动作顿了顿。

  望向就站在一旁的沈言礼。

  其实很多时候,她颇有些头疼。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

  之前应桃老说沈言礼被她降服,可谓是彻底栽了,堪称被吃得死死。

  可论及有情之人的弯弯绕绕,她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拿他没办法的人。

  ---

  盛蔷统共也没做太多菜。

  主要是沈言礼这儿的冰箱实在是太空了,大部分都是速冻食品,以及酒。

  用饭的时候,她给他舀了勺汤,“冰箱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酒啊,你以后少喝点儿。”

  沈言礼的反应却不在意料之内。

  “你终于肯理我了?”

  间盛蔷抬头看他,沈言礼这才应下,“偶尔喝,我不常碰。”

  得了他这样的保证,盛蔷明显愉悦不少,给他夹了好几筷子的菜。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哪儿也没去。

  “我是还没入职,你呢,你不应该很忙吗?”

  “你刚回来,我总得陪几天吧。”

  沈言礼单手执着手机,略略地划着,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那也行。”盛蔷半坐在沙发下的软垫上,还在看之后入职要求的文件,“不过昨天我没看见肖叙和程也望,他俩人呢。”

  肖叙和程也望早就跟随着沈言礼在南槐驻扎了,为之后的航空飞机设计作铺垫。

  三年而往,项目进展缓慢,但也算有了个雏形。

  叶京寒之前本来也在,最近忙来忙去,反倒成了深居简出的那一位,几乎看不见人影。

  沈言礼收了手机,懒懒掀起眼皮,“你问他们俩做什么,你怎么不问我?”

  盛蔷被他这幅醋罐的模样逗笑了,“你就坐在我面前,我能问出什么啊。”

  “当然有,你随便问什么都行。”

  “真的?”盛蔷水水的眸泛起亮。

  沈言礼还没说什么,复又听到她说道,“那你和我说,他俩昨天为什么不在?”

  “………”

  什么叫做自己挖坑自己跳。

  这就是。

  沈言礼这会儿再不情愿,也简单地交待了下,“他们俩还在京淮那边没赶回来。”

  “这样啊。”盛蔷点点头,“我想着,之后要是有空的话,我们还是聚一聚吧,都好久没见了。”

  “你和我也好久没见,不准备和我待一块儿?”

  盛蔷笑起来,“大家一起的啊,怎么不和你待一块儿了。”

  再者……

  他们俩人难道不是一直都待在一起的吗?

  “这能一样?”

  沈言礼说着,不知道想到什么,指尖略略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两下,“你接下来几天确定没空?”

  “是啊,你带我去逛逛南槐吧,我都不知道这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沈言礼略略点头,目光灼灼,“不过等逛完这边,我还得带你去一个地儿。”

  盛蔷好奇,抬眸望向他,“什么地儿?”

  沈言礼收起手机,动作果断利落。

  连带着语气都带上了几分神秘,“先不和你说。”

  ---

  沈言礼这次倒是有原则,守口如瓶得要命。

  决口不提之后要带她去哪儿。

  盛蔷晚间的时候,略略被他得寸进尺了一番,结果仍是没讨到好。

  所以……

  到底是什么地方,就这么神秘?

  略略逛了几天南槐,盛蔷不免有些乏。

  在出发当天,沈言礼亲自开了车。

  她没能熬过倦意,径自捱在副驾驶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先前对于目的地的好奇,在此刻也因着某些夜晚的造作,被一一打磨成了顺其自然。

  反正总归会去。

  盛蔷是自己辗转而醒的。

  夏季午间的阳光大剌剌地透过,映衬得挡风玻璃的车前,都是无限的明亮。

  车内引擎声不断,沈言礼就这么倚靠在车上,耐心地等她醒过来。

  而盛蔷的世界,也因着略微抬眸往外望去的那么一眼,逐渐开阔而来。

  望着阔别几年,略带着熟悉的风景。

  她心脏倏然收紧。

  继而炸裂开来的,是无边的喜悦,正噼里啪啦地往上蹿。

  盛蔷收回视线,转眼看向身侧的人。

  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沈言礼。”

  “嗯。”他应着,也这么盯着她。

  “沈言礼……”盛蔷复又喊了声,继而嗓调都略略扬了起来,“你带我来了云荟村!”

  车窗外,树森田青。

  远处巍峨山脉绵延,近处草甸泛滥。

  “我们今晚就在这儿住。”沈言礼说着,“你再往外看。”

  盛蔷听了视线复又探了过去,直到到车窗外缓缓出现一道略显修长的身影。

  少年清隽的面容难掩青涩,朝着这边望过来的时候,还有些羞赧和踯躅。

  盛蔷望着这么一张脸,直接愣在原地。

  内心的冥冥在此终于找寻到了答案。

  她顾不了那么多,径自打开车门。

  下了车后,盛蔷略走了几步,伸手朝着那个少年摇了摇手。

  小林虎。

  真的真的,好久不见啊。

11578 4248325 MjAyMS8wMS8wOC8jIyMxMTU3O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1/08/11578_4248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