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24章:告诉我,你是谁

书名:我花开后百花杀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锦凰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9:25

  只是……萧长卿那般心细如发之人,会知晓截杀萧长泰之人是谁。

  免不了些许麻烦就是了。

  沈羲和索性不多想,吩咐守夜的珍珠盯着传讯,她安心歇下。

  次日一早,珍珠一边服侍她穿衣一边道:“人逃了。”

  是白色的讯号,意味着没有得手,沈羲和点了点头,照常盥洗和用朝食,朝食刚刚摆在桌子上,萧华雍就来了,两人一道用了朝食。

  一夜辗转难眠的顾青姝等到天亮之后,立时去寻萧长卿,她并没有听到多少,只是听到沈羲和提到萧长卿,又想起那日萧长卿来寻她,问她阿姐与沈羲和是否相识。

  对沈羲和便有了一分防备之心,这会儿又从沈羲和嘴里听到萧长卿,哪怕沈羲和说的是并不亲昵的信王殿下,也让顾青姝犹豫不决,她若开口,会不会让萧长卿更对沈羲和有了旁的想法?

  沈羲和已经赐婚给萧华雍,可萧华雍听闻……并不长寿,她是不是企图脚踏两只船?

  本朝对婚嫁其实并没有多苛刻,只要不是同姓,兄娶弟媳,弟娶寡嫂,甚至家公可以迎娶儿子遗孀,虽不大肆顾虑,也会遭受旁人异样眼光,但却并不触及律法。

  “你一早魂不守舍,所为何事?”顾青姝心事重重的样子委实过于明显,萧长卿想不注意都难。

  “姐夫……”顾青姝眸光游弋。

  “与昭宁郡主有关?”萧长卿问,“昨晚之事,都传开了。”

  虽然没有惊动护卫,可院子里住着的又不止她们三人,还有安陵和平陵两位公主,以及服侍的宫女和内侍。

  顾青姝没有想到这事儿就都知晓了,于是便直言道:“昨夜我寻狸奴,恰好听到郡主说知晓姐夫如何助谁脱险,派了莫远……”

  她就听到这些,甚至没有听清萧长泰的名字。

  萧长卿闻言静默了片刻,他明白沈羲和的意思,可他不认为沈羲和能够真的知晓,从容安抚顾青姝:“定是你听错了,我与昭宁郡主并未有过节。”

  顾青姝还要说什么,萧长赢来了,她便不再多言,烈王不喜她,对她多有成见,且烈王性子恶劣,若是招惹了他,他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从不觉儿郎欺负女郎跌份儿。

  朝食用到一半,就有护卫匆忙奔进来,面色不大好凑到萧长卿耳畔低语了什么。

  萧长卿握着双箸的手僵在了半空之中,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寻常模样,吩咐了侍卫送顾青姝回去,这才对萧长赢道:“老四在湖中遭伏击。”

  “不是我。”萧长赢第一反应站起身撇清,“我是在京都外设了伏,并非湖里……”说到此,萧长赢立刻追问,“老四人呢?”

  若是在湖中就被埋伏,萧长泰要是死了便罢,要是活着岂不是就阴差阳错躲过了他的设伏?

  萧长卿看了萧长赢一眼:“他恐怕也料到你会埋伏他,下面的人来报,他与叶氏谁是被埋伏跳了河,观他们言行,却是早就备下这一步。”

  也就是说哪怕没有遇上埋伏,萧长泰也会跳河脱身,他水性极好,上次也是借着江河脱身,手下必然有极擅水性的大将,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何人竟然知晓阿兄送他离去之路?”萧长赢惊讶。

  萧长卿选择出来的这条路刁钻至极,若非萧长卿告知他,他压根想不到还有这样一条路,那高山之下无人居住,穿山而过的缝隙也在水里,若非萧长卿亲自下水过,寻常人便是站在河面前,也未必知晓厚壁之下竟然是分叉了的两座山根,中间有一条穿透大山的道。

  萧长卿脑子里浮现出沈羲和的模样,又想到顾青姝方才所言,原本不当回事,此刻却不得不慎重,沈羲和怎会知晓这样一条路?

  她在西北长大,来了京都都未曾去过那一处地方,她是如何知晓?

  且她派了莫远回去截杀,是临时起意,也就是她是才知晓这条路,突然就知道了,实在是匪夷所思,是什么让她突然想到,并且如此笃定,让她立时就派了心腹快马加鞭赶回去?

  在这之前明明还是毫无预兆,她是见过他之后,没多久就派出了莫远回去取她遗落之物。

  他们只是恰好在院门前遇上,互相见了礼,连一句话都未多言,她便立刻想到如此深远……

  萧长卿闭上眼,仔细回想昨日与沈羲和相遇种种,他忍不住去触碰自己手腕上的印信,蓦地睁开眼眸,他低头看着手上的印信。

  他对沈羲和一向是疏离,故而当时不确信沈羲和的神色如何,此刻他竟然有个疯狂的猜想,沈羲和是见了这枚印信才想通关节?

  这如何能够呢?

  这是青青之物,沈羲和如何识得?便是识得,又如何能够通过一枚印信就想到那一条路?

  他豁然站起身,握拳的手垂着额头,他觉着他疯了,怎么会有如此不切实际的念想?

  “阿兄,你怎么……”

  萧长赢话还没有说完,萧长卿就奔了出去,他直冲沈羲和所在的院落,内侍还以为他是来寻顾青栀,可他去转了个弯跑向了沈羲和的屋内,撞开了阻拦的侍卫,奔到里面。

  就见沈羲和与萧华雍似乎是听到动静并肩而来。

  “五哥这是作甚?女眷住所,横冲直撞?可有缘由?”萧华雍不着痕迹挡在沈羲和的面前,他不喜欢萧长卿此刻盯着沈羲和那探究而又复杂仿佛还藏着一丝疯狂的目光。

  “你是谁?”萧长卿仿佛没有听到萧华雍的话,他大步朝着萧华雍身后的沈羲和而来,“你是谁!”

  “阿兄!”萧长赢奔上来拦住了萧长卿,险险避开了萧华雍的一掌。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萧长卿奋力要挣脱萧长赢,红着眼始终盯着沈羲和。

  “来人,信王魔怔了,将他送到陛下面前。”萧华雍对外冷喝一声。

  宫中侍卫冲进来,遵从太子的吩咐强势押住萧长卿,萧长卿依然双眸紧盯着沈羲和,高声问着:“你是谁!”

11522 4299719 MjAyMC8xMi8yOC8jIyMxMTUyMg==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8/11522_4299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