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要!(刘飞跟芳芳哭了一回就回去...)

书名:我这糟心的重生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石头与水 更新时间:2021-04-08 12:49:08

  刘飞跟芳芳哭了一回就回去继续奋斗了, 但在走之前他强烈要求这是他跟芳芳之间的秘密,不准芳芳再跟别人说。

  芳芳忍笑答应。

  老二夫妻被刘飞的一通警告吓的不轻,甭看夫妻俩算计林晚照颇有默契, 也不觉做错。毕竟家里兄弟姐妹好几个,老二在父母跟前不算受宠,他也有儿子,当然是想给儿子多争些的。

  但,将心比心,要是儿子把这些手段用到他们身上……

  老二缓过神才觉着, 儿子你根本不用这么干啊,咱家就你一个,以后爸妈的还不都是你的。

  你跟我的情况可不一样。

  不过,老二也知道这事做的不地道,恐怕在妈那里留下坏印象。何况, 身为一个父亲,他也不希望在道德品行上受到儿子的质疑。

  老二一方面买水果点心给老妈赔礼道歉,另一方面努力挽回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印象。

  林晚照没给刘飞出钱,但, 林特跟刘飞合伙的事,她知道后虽然有些担心俩孩子能不能干得成, 既没反对也没干预,而是鼓励的说, “我看飞飞是真的想做事, 这事儿估计能成。”

  林特对刘飞也很有信心。

  林晚照方红黄茹热火朝天的把拆迁院子里能盖简易房的地方都搭上了,只留了一条走路通道。

  林熹光这些天也没闲着, 早出晚归的过来孝顺老爹,更是恨不能立刻练成厨艺大师, 给老爹做鱼吃。

  奈何厨艺也并非一时一日之功,实在练不出来,只好给林爹买鱼,见到变着花样儿的买,吃啥买啥,要啥给啥。

  那百依百顺的孝敬,林晨阳的孝子之名都要易主了。

  姑嫂妯娌三人刚把简易房搭好,拆迁办就入住的拆迁区域,开始挨家挨户做调查。房本儿上有的建筑,也要分等级。林家提前请了拆迁律师,院里的简易房,那是不可能给你按正经建筑物算的,但因为林家的院子大,也折算了六万块钱。当初搭这简易房还不到五千,这一下子就赚了五万多,三人虽然都不缺钱,但得了这钱也美滋滋。

  还有就是各种户口钱、搬家补助,以及最重要的拆迁计算,拆迁面积按1:1.1来算,林家提前商量好了,不要钱,直接要房,以后回迁。

  另外就是地上物拆价,现在拆迁正规,林家的房子证件齐全,只要谈妥补偿的事,签合同并不费力。

  平价面积、增购面积,一起把能买的都买了,还能剩下五十多万现金。

  待合约签好,林家人先开会把现金分了。

  这钱先扣出五万五,这是给姑嫂妯娌三个的,比竟是她们仨出钱出力折腾的简易房,现在有好处也归这仨人。还有各家的户口钱各家领走。

  最后剩下的大头就是林爹、林晨阳、林旭辉三人份。

  林爹四平八稳的端着自己心爱的影青莲花杯,慢慢抿口茶香清逸的明前茶,“把各人的面积也算出来。”

  黄茹退休前是事业单位的高级财会师,算账又快又好,林爹最后的拆迁补偿面积有一百八十平,林旭辉也有百来平,林晨阳这边最多,有三百二十平。

  大家对这样的分配都心服口服,林爹道,“我要房没用,趁我活着,把我这份儿提前给你们分了。”

  谁都没料到林爹突然要分财产,皆面露震惊。林晨阳微有讶意,还是说,“爸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林爹一摆手,“不是无条件赠予,是有条件的。谁要不孝顺,我是会把房把钱再要回来的!”

  这话简直叫人没法儿接,林旭辉郁闷,“爸,您这话说的,咱家谁不孝顺您啊。”

  “这些年你跟我顶嘴肯定不下五百次。”林爹先说小儿子,“一点儿不驯服。”

  林旭辉翻个白眼,“我又不是狗。”

  林爹坏笑,“这话有理。”

  林旭辉:完全不想分老头儿的财产了有没有!

  林爹双腿交叠,翘着二郎腿,看几个孩子一眼,说,“我这些年的养老,主要还是晨阳跟大儿媳出力,一百八十平里,一百平给晨阳。剩下的八十平,旭辉晚照,一人一半。”

  林晨阳总觉着得的有些多,他本就是长子,原本就该给父母养老。

  但更震惊的是林晚照,林晚照瞪大眼睛望着林爹,满脸不可置信。林爹唇角一翘,打趣,“眼珠子要掉地上了?”

  林晚照回神,喃喃,“还有我的啊?”上辈子可没这事!而且,她是外嫁女了,还能得娘家的东西么?

  林爹似是看出林晚照的想法,长眸轻眯,淡淡道,“要是觉着不合适,你也可以拒绝。你知道的,晚照,你毕竟是出嫁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了。”

  林晚照听着林爹悠扬尾调,当下心中就涌起一股不服气,她立刻说,“出嫁怎么了,出嫁我就不是你闺女了?再说,我虽然没有大哥脾气好,可心也是实心实意!你给我就要!你要不想给就直说,我也不抢就是了!”

  为什么不要!

  为什么出嫁女就不能继承娘家的财产了!

  林晚照虽然学问并不深,但她现在坚持每天读书看电视,上辈子她后来也知道,儿女在给父母养老上的义务是一样的,继承权也是一样的。

  她有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

  而且,她对得住父母,她不亏心!

  而且,这不是她抢大哥小弟的东西,这是时代赋予女性的权利!

  林晚照望着林爹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她一辈子也做不到老爸的言笑自若,也没有老爸、大哥小弟聪明,但如果这是属于她应得的权利,那就是她的。

  林晚照认真的说,“我要。”

  “好吧。”林爹眼睛一弯,唇角翘起来,“的确,现在有些样子了,配得上继承我林某人的财产。”林爹唇角翘了一下,同仨人道,“我那份儿钱,也照着这比例分。一人一份儿。”

  兄妹三人,一下子又分好几万块钱。

  不说兄妹三人,就是方红黄茹俩儿媳妇都惊的不轻,林爹从来不是节俭的人,也鲜少体谅儿女,从来都是要怎么着就得怎么着,两家都有省吃俭用供应林爹的经历。

  这回拆迁,林爹光面积补偿就有180平,这要是换钱就是上百万,没想到林爹一分没要,全给兄妹仨分了。

  林旭辉看看大哥,再看看大姐,他对老爸的分法儿没意见,原本老爸养老也是大哥出力最多,以前母亲生病,一直是大姐照顾。

  林旭辉就是担心……他问,“爸,没有二姐的吗?”

  林爹奇怪,“这是我的财产,当然是我愿意给谁就给谁。你要愿意给熹光,你从自己那份儿出。”说着转头看向黄茹,“算了,我看林旭辉不像能守住家业的。”

  对黄茹道,“房和钱都不给旭辉了,单独有条件的赠给小茹吧。虽然你跟你大嫂合伙算计过我,我老人家就不跟你们小辈一般计较啦。”

  黄茹给林爹说的脸上微烫,那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公公还记得这么清楚。就听公公大声宣布,“剥夺林旭辉的继承权,转给小茹了。”

  林旭辉&黄茹:……

  林旭辉,“爸,我就问一句。这些天你可吃我二姐不少鱼,一点不给她,她还不跟我急啊!”“急什么?我又没让她给我送,她自己非要送的。”林爹完全没有一丁点儿要给林熹光哪怕一分钱的意思。

  林爹对林晨阳道,“拆迁就算分清楚了,明儿找个律师来,把协议拟了,都来签协议。”林晨阳,“好的,爸。”

  林爹指指兄弟俩,“从下个月起,你俩的生活费各长五百,每人一千五。”

  兄弟俩都没意见,林晚照既得了一份儿财产,就不能只让兄弟出生活费,她说,“爸,我也算一份儿。”

  “你不用了,你就记得每季陪我买衣裳就行。”林爹看着林晚照,“有时又觉着有点傻,好在现在总算能守住钱,给你就给你了。”

  林爹分完钱,一撂手中茶杯,潇洒起身下楼。林晨阳送林爹下去,林晚照小声问林旭辉,“林熹光得罪咱爸了?”

  林旭辉道,“大姐你住的这么近,你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这也是。”林晚照使劲儿使劲儿的思考,仍是百思不得其解,林熹光跟老头儿多好啊,以前就特别好,俩人特别能聊得来,经常一起出坏主意。何况近来林熹光特意过来服侍巴结,那殷勤的,简直不像话。林晚照是没想老头儿会把财产分给她的,先前她觉着,肯定得有林熹光的。

  老头儿可偏心林熹光了,眼下既然有拆迁利益,肯定得有林熹光一份儿。

  没想到,连个渣都没熹光的。

  可是,也没听说他俩不和啊。

  林晚照摸摸鼻子,看看大嫂子和小弟妹,俩人也是一脸迷惑。

11515 4282402 MjAyMC8xMi8yNy8jIyMxMTUx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7/11515_4282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