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22章、良嫔要失宠了?

书名:大清良人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尤妮丝 更新时间:2021-04-09 18:01:17

  皇帝在暮色西斜十分,红着眼圈离开了长秋宫。

  然后,皇帝接连十几日未曾翻牌子,据说是因为西南土司之乱,皇帝无暇顾及后宫。

  貌似,一跟她闹矛盾,皇帝就没性趣召幸后宫了。

  这下子六宫那些嗷嗷待哺的嫔妃可就急了。

  尤其是慧嫔,因胡美人有喜,慧嫔与顾才人姊妹得以多蒙召幸几次,可好日子没过几天,皇帝又不翻牌子了!

  丽妃更是急坏了,她急慌慌来到长秋宫,“是不是因为本宫那日的失言,所以才连累你失宠的?”

  卫嘉树忙笑着道:“娘娘多心了,那件事,我跟皇上已经好生解释清楚了。”

  丽妃眉心紧蹙,“那皇上怎么又是这么久不翻牌子?西南土司,几乎年年闹事,此番生了乱子的,也只是个小部族,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

  是啊,西南土司很多,且形式复杂,土司之间也多有纷争,这些纷争,也就只是山大王、野土匪闹事的级别,根本犯不着九五之尊的皇帝忙得半个月都不进后宫。

  卫嘉树道:“许是因为谧嫔吧。”

  丽妃脸色一沉,“难不成是因为承恩侯丧礼上闹的那一出——那种疯话怎么能信?!”——皇上未免也太多疑了些!

  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老姨娘的疯话,居然信不过枕边宠爱数年之人!

  丽妃不禁觉得心寒。

  皇帝可以不搭理后宫嫔妃,但却不能不搭理太后。

  哪怕朝政再忙碌,也得抽时间去给太后请安。

  看着皇帝沉郁的脸色和略见消瘦的脸庞,太后还是忍不住道:“朝政再忙碌,皇帝也要爱惜自己的身子。”

  宣承熠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嘴上敷衍地道:“多谢母后关怀,等过了这阵子就好了。”——嘉树……突然在朕面前暴露自身,图的什么?可不就是为了让朕疏远她么……

  朕,有那么招人厌吗?

  宣承熠心中苦涩万分。

  太后心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谧嫔福薄,但后宫里还有不少年轻可人嫔妃,皇帝子嗣虽然日渐丰盈,但也不要太过冷落后宫。”

  如今六宫纷传,谧嫔是某个宠妃害死的。这分明是直指良嫔啊!

  所以那日,皇帝从长秋宫出来,便不再召幸嫔妃。

  唉,皇帝就是太多疑了!

  太后想着良嫔那可人的容颜,还有乖巧可爱的修佑,她满面慈祥地道:“就算皇帝无暇召幸嫔妃,也该抽时间关怀了一下皇子公主们。”——良嫔好歹是六皇子的生母。

  皇帝心里存着怀疑,太后也不好直接提良嫔说好话,省得皇帝觉得她是偏袒。

  永庆宫。

  贤嫔才刚出了月子,她轻轻摇曳着摇篮里的五公主,神色幽幽,“皇上上一回冷落六宫,也是因为与良嫔置气。”

  云溪姑姑道:“难不成皇上真的疑心了良嫔?良嫔要失宠了?”

  贤嫔轻笑,“良嫔是何等国色,皇上若真的放得下,也不会冷落了整个后宫。”

  说着,贤嫔又道:“何家这一局,当真是舍得孩子套住了狼啊!哪怕没有真凭实据,皇上心里存了疑影,良嫔若不想法子消了皇上的疑心,想要再跟从前那样得宠,怕是不能了。”

  云溪姑姑一喜:“如此,对娘娘而言,倒是好事。”

  贤嫔抚摸着自己憔悴苍白的脸颊,还有细纹横生的眼角,“唉,可惜本宫伤了身子,连容颜也不及从前了。”

  她得好好调养身子、保养容颜,才有本钱与慧嫔姊妹、胡美人等人争宠。

  至于良嫔,她能否翻身,且冷眼瞧瞧吧。

  贤嫔心里暗暗有了计较。

  随着天气日暖,移驾大宣宫避暑之事也提上了日程。

  丽妃特特拟了名单,惴惴不安地来到了御前。

  宣承熠一看到丽妃,就忍不住想起了那天的事儿,这个长舌妇!

  丽妃小心翼翼道:“臣妾特来请示皇上,良嫔……是否一如往年,伴驾避暑?”——她私底下问过良嫔了,良嫔自己倒是表示无所谓,去不去都行。

  丽妃忖着,如今后宫议论纷纷,甚至有人都明晃晃说是良嫔害死了谧嫔。如此形势,若良嫔被皇上独独撩在宫里,只怕泼在她身上的污水便甩不掉了。

  宣承熠脸色阴郁得像个阎王,“怎么?是你不希望良嫔去行宫,还是良嫔自己不想去?”

  丽妃急忙道:“良妹妹最畏暑热,六皇子又年幼,她怎会不希望伴驾避暑?臣妾自然也是希望她去的。”

  宣承熠将手里的奏折重重摔在案上,“既如此,你还来与朕说这些废话作甚?!”

  丽妃一愣,皇上这意思是……允许良嫔母族伴驾去行宫了?

  丽妃松了一口气,“臣妾替良嫔与六皇子谢皇上恩典!”

  宣承熠脸色一阵难看,还用得着你来谢恩?这个丽妃,愈发不会说人话了!

  “没什么事,你就退下吧!”宣承熠冷冷道。

  丽妃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连忙敛衽屈膝,便要退下。

  宣承熠却忽的想起了什么,“等等!”

  丽妃才后退两步,就不得不止住了脚步,她抬起头小心察言观色,“不知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宣承熠眸色阴沉,语气也阴森得很,“朕听说,最近后宫流言蜚语不断,你这个掌事宫妃就是这样管理后宫的?!”

  丽妃当然也想好好修理那些个嚼舌根子的宫人,但这也不是她吩咐一声,后宫就能止住嘴巴的,她不是没有打板子立威,但都无济于事啊!她又怕闹得太大,皇上会龙颜不悦。

  丽妃只得连忙跪下请罪:“是臣妾约束不利,还请皇上降罪。”

  宣承熠冷哼一声,“那就给朕好好约束!少在那儿妇人之仁!”——哼,丽妃看似对嘉树好,不过只是流于表面罢了!

  听了这话,丽妃一喜,有皇上这句话,她也能放手施为了!

  丽妃一回到寝宫,就立刻下令,凡事敢议论谧嫔死因的,一律绑缚押解慎刑司,从严处置!

  当晚,带头造谣的几个谧嫔身边旧人,便被动了严刑。

  慎刑司那边儿,御前的姜公公早就传了话了,自是不会手下留情。

  天亮之后,昔日谧嫔身边伺候的贴身宫人,都被活活打死,无一活口。

  慎刑司的雷厉手段,超乎了丽妃的想象。但如此一来,六宫流言蜚语也瞬间止息,毕竟不怕死的人,还是极少的。

11497 4283195 MjAyMC8xMi8yMy8jIyMxMTQ5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3/11497_4283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