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21章、嘉树是树妖?!

书名:大清良人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尤妮丝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3:44

  我的手带刺儿……

  这温柔婉转的话语落在宣承熠耳中,自然理解成,嘉树这个人带刺儿。

  手心被扎了三个血洞,而且分明刺得不浅,这会子正一颗颗沁着血珠子。

  嘉树的美貌更胜春日玫瑰,而玫瑰是带刺儿的。

  那雪白玉嫩的柔夷,柔软若无骨,然而手背上却赫然是一片红痕——那是被他大力攥住时所留下的痕迹。

  宣承熠深吸一口气,“别忘了,你答应过朕,会恪尽嫔妃职责!”

  哪个嫔位,像嘉树这般,丁点儿不把朕当回事,还动不动就甩朕脸?还说什么不想当宠妃了!这是把朕当成了什么?任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一想到这些年,他对嘉树所付出的情义,宣承熠便分外觉得不甘心。

  卫嘉树一时哑然,是啊,她的确没有恪尽嫔妃职责。

  她这会子不但不想生娃,连滚床单都没兴趣了。——好吧,后者没兴趣,主要是因为前者。

  卫嘉树歉然:“抱歉,这点儿是我食言了。”

  这般坦然认错,反倒叫宣承熠更加恼怒:“你既然做不到,当初何必对朕许下那样的承诺?!”

  卫嘉树摸了摸鼻子,唯独这点,她是心虚的,“当初……我不是怕你把你惹毛了么。”当初,她也没料到,自己能进化出这么强有力的金手指啊!自身弱小,可不就是只能伏低做小吗?

  但现在不同了,她变强了了,底气足了,自然就不愿意去伺候皇帝这只动不动就喷火的暴龙。

  老娘有钱有娃,每天吃喝玩乐不香吗?干嘛要奉承一个公用臭男人?

  皇帝除了做模特比较不错之外,卫嘉树实在找不出别的优点了。

  宣承熠气得险些原地炸毛,“那你现在就不怕惹怒了朕?!”

  卫嘉树眉眼一挑,“我现在有刺儿了,我不怕你了。”——一朝得志便猖狂,说的应该就是她了。

  宣承熠皱眉,有刺儿?!什么意思?!

  卫嘉树也知道这种事情,解释起来比较困难。

  就跟在现代的时候,她能看见鬼,但她没法让那些无神论者相信她能看见鬼。

  甚至她自己也一度以为自己眼睛有毛病。

  柔夷翻转,转瞬又化作柔软鲜嫩的枝条,可惜皇帝也瞧不见。

  一瞬间,卫嘉树甚至想,若是皇帝能瞧见,必定吓一大跳!那幅样子,想必会很有趣。

  正在此时,宣承熠双眸几欲迸出,他眼眸中满是愕然,“你的手——这、这是什么东西?!”

  卫嘉树一愣,怎么皇帝好像突然能瞧见她化作树枝的手似的??

  她心下狐疑,瞬间便食指所化的枝条嗖地蔓延伸长,直冲向皇帝面门。

  宣承熠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本能的后退数步,眸子死死盯着眼前那一支满是尖刺的荆棘藤,而那藤蔓分明是嘉树的手指所化!!

  难道说,刚才刺中朕手心的就是这个东西?!

  嘉树的手——是真的带刺儿?!

  “嘉树……”宣承熠一瞬间只觉得头皮发麻,那嘉树又是什么?

  妖怪?!

  卫嘉树见皇帝居然只是退后了两步,居然没有嗷嗷大喊大叫,或是吓得慌不择路、夺门而逃——到底是皇帝,心理素质真好啊。

  “你是……树妖吗?”宣承熠喉咙有些干哑,他只恨不得是自己眼睛出了毛病!但他手心传来的痛感,以及那带血的荆棘刺,分明昭示着,他所看到的,都是真的!

  卫嘉树歪头,“树妖??嗯,大概、也许差不离吧。”

  宣承熠脑中飞快回想着暗处所调查出来的嘉树的一切资料,“不、不对,你若真是树妖,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漏痕迹?若你早就有这般超乎常人的能耐,当初你又非出自本愿,为何会屈从于朕、陪在朕身边数年之久?!”

  说着,宣承熠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你早先,一直不敢太过惹朕生气,但你现在却不怕了。也就是说,你是最近才有了这样的本事!”

  嗯,皇帝只要不自恋,脑子一直挺聪明。

  卫嘉树笑了笑:“没错,我是最近才有了这般本事的。”说着,五根枝条嗖地收了回来,重新画作柔嫩纤细的五指。

  她爱抚着自己的右手,“人生在世,还是靠自己,最令人放心。”

  宣承熠嘴唇嗫嚅:“难道朕,一直叫你觉得靠不住吗?”

  卫嘉树淡淡睨了皇帝一眼,难道你以为你很靠得住吗?

  这样一个带着怀疑的淡漠的眼神,直叫宣承熠觉得心痛,明明朕一直以来都是那样护着嘉树——哪怕与她置气的时候,也不忘时时护着她,不叫任何人欺侮她!

  在皇帝面前,就这么暴露了自己的部分原形,卫嘉树觉得有点不安。

  她食指一条,画作一根长藤,那藤蔓咻的一声,竟穿过了玻璃窗户——更令人惊异地是,玻璃完好无损。

  长藤与玻璃,好似不在一个次元似的。

  卫嘉树道:“我变幻出来的枝条,可实可虚,所以现实中一切,包括火焰,都无法造成伤害。甚至,除了你和修佑之外,我想也不会有第三个人能看到了。”

  所以找什么道士僧侣的,都是看不到的,自然也无法对付她。

  卫嘉树又正色道:“我所求的,很简单,不过就是在这个世界生存罢了。只怕旁人不伤害我,我就不会伤害旁人。我可以承诺,不会在您的后宫主动惹是生非。”——当然了,要是有人招惹她,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凭她手段,无声无息灭掉一个人,那太简单了。

  只不过以皇帝对后宫的掌控,和他聪明程度,她若是真的动手,恐怕也瞒不过皇帝。

  宣承熠脸色微微一变,“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卫嘉树道:“意思很简单,我只是想不受打扰地在此生存下去而已。只要不威胁我生存,我不会反击。”——她只是希望和平共处罢了。

  “不受打扰……”宣承熠语气艰难,“连朕、都不能打扰你吗?”

  卫嘉树其实也不想把皇帝变成仇人,在封建时代,皇帝所拥有的力量实在是不可小觑,卫嘉树觉得,若是面对大批量的军队,以她如今的金手指,只怕也很难应对。

  她看得出,皇帝对她有太多的不甘心,所以只要别把皇帝逼急了,皇帝不至于动用那样的手段灭杀她。

  卫嘉树道:“我并不是要与您老死不相往来。毕竟,您是肉肉的父亲。”

  提到肉肉,卫嘉树忙道:“请您放心,肉肉是您的亲生骨肉,他没有继承我的能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弱小的婴孩。我自然不希望他被自己亲生父亲所厌恶。”——肉体的的确确是婴孩,就是灵魂稍微特殊了点儿。

  宣承熠心口发酸,眼眶发红,“朕怎么可能厌恶自己的孩儿……”——分明是你在厌恶朕!

  卫嘉树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皇帝闹掰了,但她终究不希望连累肉肉。

11497 4282526 MjAyMC8xMi8yMy8jIyMxMTQ5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3/11497_4282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