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20章、带刺的嘉树

书名:大清良人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尤妮丝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2:14

  “哐啷”一声,长秋宫内殿的福寿如意隔扇门被猛地踹开。

  丽妃被惊了一下,不由转身望去,瞬间,丽妃脸上明媚不复,刹那间,只觉得膝盖酥软,她颤声道:“臣妾方才都是胡沁……”

  良妃不在乎皇上的宠爱是好事,可若叫皇上知道良妃不在乎他的恩宠,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在后宫之中,都有一个值得交心之人太难得了,丽妃可不想害了良嫔。

  素来皇上驾幸六宫,都少不得提前提前传召!怎么今日竟冷不丁就进来了?

  卫嘉树扫了一眼皇帝脸上的阴云,忙敛衽一礼,又对丽妃道:“我会好生跟皇上解释的,娘娘且先回去吧。”

  丽妃面色煞白,话都说到这个份儿,真的还解释得通吗?

  但丽妃也知道,她留下也无济于事,便点了点头,朝着皇帝郑重一礼,“那臣妾就先告退了。”

  目送丽妃远去,卫嘉树默默关上了内殿的殿门。

  宣承熠眸子里宛若凝了一层冰霜,“说吧,朕倒是要听听,你还能如何巧舌如簧!”

  卫嘉树淡然一笑:“皇上误会了,嫔妾并不打算狡辩。”

  宣承熠脸上寒意更浓了三分,他咬牙切齿道:“也就是说,丽妃方才所言,句句属实了?!”——原以为,嘉树就算对朕不真心,但总归是在乎朕的!

  卫嘉树面如一泓清水,日渐强大的金手指,让她有了足够的底气,哪怕面对盛怒的皇帝,她也无需像从起那样畏缩胆怯了。

  “皇上的宠爱,的确能带来很多好处,高人一等的位份、享不尽富贵奢侈,还有六宫的艳羡。但同样也会招惹后宫的妒忌,和无止尽的算计。”卫嘉树也实在有点烦了。

  宣承熠听得心里愈发窝心,心中的酸怒喷涌而出:“可朕一直都在护着你!哪怕是谧嫔之死,朕也丝毫没有怀疑你!”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她总觉得跟皇帝交流起来像是跨服似的……她说得是得宠利与弊,你跟我扯什么劳什子信任回护!

  更何况,只有信任和回护,有个屁用?!

  一个封建皇帝,骨子里依旧是大男子主义,他三妻四妾后宫无数,性格专横,对她也只是展现自以为是的“宠爱”罢了!

  哪怕对她这个最宠爱的宠妃,也依然只有宠爱,没有真心的尊重。

  卫嘉树一直觉得,尊重是比所谓的喜爱更重要的东西。

  准确说,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尊重你?

  所以,皇帝对她的宠爱,也只是宠而不爱而已。

  皇帝如此执着于她,一则是美色、二则是她的桀骜不驯。

  作为至高无上的帝王,却连一个女人都无法彻底降服,这叫大男子主义的皇帝陛下如何甘心呢?

  卫嘉树淡淡道:“从前夏贵妃一直刁难嫔妾,所以嫔妾害怕失宠后,会成为她砧板上的肉。但是如今看来,夏贵妃其实也不难相处。”——甚至,她若是失了宠,只怕夏贵妃对她的态度反而会更好。

  宣承熠脸色铁青阵阵,“所以,你现在是觉得,朕对你而言,没有利用价值了?!”

  嗯……这话总结得还真是一针见血。

  卫嘉树坦然道:“皇上是天子,怎么会没了价值?只是您能给予后宫嫔妃的价值,也就只有荣华富贵而已。”——她已经没有生存上的威胁,所以也就不怎么需要皇帝了。

  宣承熠攥紧了拳头,而嘉树秉性孤傲高洁,根本不屑于所谓的荣华富贵!

  其实卫嘉树还真没那么高洁,她很稀罕钱财!只不过她自己能赚钱,所以也就不稀罕男人的钱了!

  至于荣华,良嫔这个身份地位,她还是比较需要的。只是她已经不愿意为了更高的位份,一次次去哄着皇帝这个不好伺候的封建男人了。

  得宠的这三年,狗皇帝闹了多少次脾气了?!回回都跟喷火龙似的,哪怕皇帝长相不错、身材绝佳,卫嘉树也睡得有点腻歪了。

  而且,她的避孕药丸月前就吃完了,她正犯愁呢,若是一不小心怀孕了,那可真真是要了亲命!

  而且这个时代的避孕药,副作用实在不小,最近几个月,她大姨妈来的时候,都特别难受。

  折腾得卫嘉树已经不想吃避孕药了!

  不想吃药,也不想怀孕。

  其实倒是可以采取戴小雨衣的法子。

  但人家可是皇帝陛下,怎么可能这么委屈自己?!

  先前,皇帝不也是宁可让她吃着伤身体的药么?

  所以,为了让自己信期不再难受,卫嘉树就只好选择拒绝与皇帝滚床单了。

  其实那药,若是一个月至吃一次半次,根本不至于弄得月事紊乱!瞧瞧人家丽妃,信期素来很准,哪怕是体弱的夏贵妃,月信也没有太多不适。

  说到底,还是她吃得太频繁了!吃得太频繁的原因,可不正是她太得宠了么!

  “说来,嫔妾已经得宠快三年了。”卫嘉树摸了摸自己嫩得跟豆腐似的脸蛋,她还不满十九岁啊,就整得月信都紊乱了!太难受了!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嫔妾也该让出宠妃的位子了。”卫嘉树对着皇帝疯狂暗示。

  宣承熠一瞬间怒目暴突,“你、你说什么?!”

  卫嘉树轻描淡写道:“承恩侯府既说是宫里宠妃害死了谧嫔,那嫔妾不做宠妃便是了。”

  宣承熠怒火中烧:“你把朕当成了什么?!你想得宠便得宠,想失宠便失宠?!”

  说着,宣承熠一把攥住了卫嘉树的柔夷。

  皇帝的力气极大,几乎要将她的手捏碎!

  卫嘉树吃痛,心下恼怒,她毫不犹豫发动了反击。

  温软的柔夷一瞬间化作带有尖刺的荆棘!!

  然后,皇帝只觉得手心传来扎心般的剧痛,他条件反射般松了手,只见自己手心赫然沁出了三颗血珠子!

  “你……在手里攥了刺针?你居然用针扎朕?!”宣承熠怒目圆瞪。

  卫嘉树的荆棘藤蔓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变回了纤纤玉指,她柔夷翻转,“不是刺针,而是我的手带刺儿!”——她的右手自由变幻长短粗细,变成各种树枝,藤本木本只在她一念之间。

11497 4282524 MjAyMC8xMi8yMy8jIyMxMTQ5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3/11497_4282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