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二十五章是的,她死了,他就会死

书名:男主他又奶又凶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泡泡卷1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6:14

  “我说了,他可能是闹脾气了,小孩子都这样。”宋王氏刮了宋廷凡好几眼,示意他赶紧让开。

  宋廷凡一动不动,生气的提高了声音,“我说了嫂子不嫁!你们走!再不走我就揍人了。”

  在宋王氏心里宋廷凡可不敢揍她,她插腰凶道:“咋的,你难不成对她有个啥?我看你是脑子装的是木头,家里少个人,轻松多了!”

  她只顾着宋二家有银钱了,下意识忽略这个家是林俏一手撑起来的。

  宋秦氏没想到老大媳妇还会来,她气得哆嗦,“你想干啥!你是不是疯了,你赶紧把人领走,不然别怪我这个老婆子打你。”

  叶家人看出不对劲了,叶治他娘脸色有些难看,毕竟他家算是不错的了。

  “不说清楚就让我们来,我家治儿抢手呢!要不是听说这寡妇能干,白贴我家,我家都不要,真的是晦气!”

  平白无故受到人身攻击的林俏嘴角抽了抽,这些人是哪来的自信以为她会白贴,她这个长相也不像白贴的样吧?

  “大婶,像你家这样的,白贴给我当上门女婿都不要。”

  “说句难听的话,你儿抢手咋二十左右不成婚?该不会是哪有毛病吧?”

  没想到她随口这样一说,还被她说中了,叶治确实有些毛病,不喜女子,这事只有叶治爹娘知道。

  叶治他娘当即恼羞成怒,“胡说八道,我们走,你就当一辈子的活寡妇吧!”

  叶家人气冲冲的走了,宋王氏扯都没扯住,她跺了跺脚,转头对着林俏一通乱骂,“白贴给你?你多大的脸,就是个寡妇!扔路边上都没人捡……”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声响彻在院子里。

  宋王氏被打偏了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年轻的小妇人,她吼道:“林俏!你敢打我?”

  “为啥不敢打你?你都要把我卖了,我还不能反抗?”

  林俏受够了宋王氏一次又一次的作妖了,她凶悍道:“你是啥心思我都知道,但今个这话我明说了,只要你敢拿这个家里的一样东西,我就敢带你一块去跳河!”

  “你不信现在就试试!”

  女子的声音不大,但院子里院子外面的人都听见了。

  宋王氏有一瞬间吓住了,但转念一想她是长辈,林俏肯定不敢把她怎么样,当即更是口不择言,气道:“我是啥心思?我能有啥心思,还不是防着你!你身边的男人一批接着一批,指不定啥时候就把家里的东西带走了!”

  “我不说大家心里都知道,去前年她就是把银钱贴给张东!买衣买鞋!要不是我家大安,宋廷凡早就饿死了!”

  “还说我有啥心思,真正有心思的是你吧!不要脸的烂货色,到处勾搭男人。”

  “没有!你闭嘴!”宋廷凡拳头紧紧握成拳头,似乎在忍耐她。

  “我闭嘴,我闭啥嘴?她给你灌啥迷魂汤了,不帮着我这个大伯母,帮着她这个外人。”被打的宋王氏将心里的怨气、怒气一股脑的就说了出来。

  本来就是,家里又不是多富裕,宋安却一直养着他们,这些年没有十两也有五两吧!

  “嫂子不是外人,大伯母你出去!”宋廷凡想到宋安他们,硬生生的忍着没有动手,但眼眶已经气红了。

  正当宋王氏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手腕被人死死扯住了,“林俏!你抓我干啥!放开!”

  “大伯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乱说一通,今个我若是说不清楚怕是没脸在这个村子里活了。”

  “我林俏从来没有勾搭过任何一个男人,若是有我不得好死。”林俏今个是打定主意要给宋王氏长个教训,随即扯着宋王氏出了院子。

  宋廷凡等人连忙追了出去,院外看热闹的人也跟了上去。

  林俏扯着宋王氏到了河边,算是河里比较深的一个位置,大概一人深。

  宋王氏想起她之前的话,总算有点恐惧了,“你干啥!你放开我,救命啊!杀人了。”

  不管她怎么挣脱,依然挣脱不了。

  林俏看向跑过来的宋廷凡,她摇头,决绝道:“小叔你别来。”说话间又往河边挪了一些。

  过来了就不好再继续演戏了。

  今个她非要“吓死”宋王氏,不然迟早有一天跟宋三两口子一样把她卖了。

  顿时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宋廷凡僵在了原地,面色苍白,哆嗦着开口,“嫂子你别往后退,她乱说的,不是那样的,我知道,我知道。”

  这一刻他心里的恐慌到了极点,跟爹娘去世一样,甚至更多。

  嫂子对他而言不一样。

  他慌忙转头对着后边人的解释道:“我嫂子没有跟别人扯不清,她整天都跟我待一块,她没有,她真的没有!”

  声音渐渐放大,最后有些哑了。

  围观的人也怕林俏跳河死了,毕竟是活生生的人,连忙参差不齐的附和,“廷凡嫂子,我们相信你了。”

  “别做傻事。”

  “就是,你可千万别跳,你走了让廷凡他们咋个活……”

  ……

  林俏红着眼眶,水花在眼眶打转,一副“活不下去”的样子,“小叔,你别哭,你要记住以后别啥都忍着,长辈欺负人就不是长辈。”

  “我最放心不下你,你答应我,以后不会让人欺负,好不好?”

  宋廷凡凡事忍着让宋王氏这点,确实要改了。

  就算是看在宋安的份上也不能傻傻被人欺负不吭声。

  这事她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毕竟宋安是他大伯,对他很好,再加上这儿注重长辈,她说出来的话就会显得有些大逆不道。

  不符合这儿的人设。

  看着嫂子跟河边只有半脚尖的距离,他心跳到嗓子眼了,也不管这儿人多不多,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沙哑着哀求道:“只要嫂子不跳,我啥都答应,嫂子,我求求你了,你别扔下我,求求你了。”

  宋秦氏吓得整个人都软了,“俏儿,你别跳……”

  少年跪在地上,眼里的哀求惶恐清晰可见,像极了抓最后一根稻草。

  林俏当即愣住了,有一瞬间五味具杂,是不是她真的死了,他就跟着去死了?

  隐隐有人回答:是的,她死了,他就会死。

11488 4299667 MjAyMC8xMi8yMi8jIyMxMTQ4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22/11488_4299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