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平淡的话

书名:芝加哥1990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齐可休 更新时间:2021-05-05 05:50:02

  叶列莫夫准备制作的新戏叫‘燃情夏威夷’,是一部爱情轻喜剧,走仿效‘罗马假日’‘诺丁山’的路子,简而言之就是高出身女主和普通人男主一场浪漫的邂逅,然后由两人的身份差异带来的一系列感情纠葛、误会和笑料,目前来看这好像是电影市场近期以小博大的财富密码。

  控制欲极强的老板这次慷慨承诺完全不会插手该项目,一切决定都交给自己做。

  所以这部预算两千四百万的新项目编剧、导演等主创都是他的圈内多年老友,什么CAA、威廉莫里斯的打包服务统统拒绝,海登来游说也没用。男主……他钟意李佩斯,那么帅的男孩不继续用可惜了,正好趁舞出我人生三开画前夕便宜签下部头约,女主女配等角色可以光邀试镜慢慢挑选,不急。

  “嘿嘿……”

  完全掌控项目一言九鼎的感觉真好,终于熬到出头天了,他心情极佳,雄心万丈地嘬了口雪茄,然后惬意地笑眯眯吐着烟圈。

  “BOSS,今天那个来试镜女配的拉丁妞,连说英语都带口音。”

  选角导演进办公室抱怨,“标准南美肥皂剧演技。”

  “苏珊……”他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名字。

  “苏珊娜。”选角导演提议:“我把她叫来给你亲自看看?”

  “不了,好像是个很有名的明星前女友?”他问。老板前女友介绍来的,之前在法国又和老板发生过交集,他懂得该怎么做。

  “是的。足球明星,天然带点热度吧,应该对燃情夏威夷在喜爱足球地区的票房有好处。”选角导演回答。

  “就她吧,让编剧把这个角色的人设改成南美来的不就行了?”

  配角而已,他轻车熟路,反正那个角色本就是女主身边的花瓶,出场镜头不少,台词不多,演技要求也并不高。

  “好的,那就她了?”

  “嗯,去忙别的事吧。”

  刚打发走选角导演,老板桌上的座机响了,“丹尼尔?”一听秘书提这个名字他就想吐,脸色变差了些,“接进来吧。”

  “哈!叶列莫夫,怎么?金球奖颁奖典礼的座位定下来了吗?”

  丹尼尔那居高临下,令人万分讨厌的腔调在耳边响起。他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无非试图坐在冷山主创那一桌显眼的位置,趁机摆摆好莱坞大亨的派头。

  “冷山这次被提名的奖项很多,颁奖现场那种小圆桌挤不下,丹尼尔,我们是投资人,不需要去抛头露面抢明星的镜头。”他一口回绝。

  “哇喔,很小的事情而已……还是说需要我给APLUS打电话?”

  果然不出所料,丹尼尔对付自己惯用这一招,并且阴阳怪气,“这个破项目浪费了我大量精力,结果票房数据可不想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么漂亮……总之颁奖季上大家风风光光的热闹一下,就当散心呗,可别耍我叶列莫夫。”

  破项目?那你之前上蹿下跳的为啥?冷山票房是不如预期,但又不会让你赔本!

  而这,就是最令自己讨厌的地方,叶列莫夫心中暗自吐槽,回应愈发烦躁:“大家说好的都不出现!我不露面,试金石影业的制片人也不露面!一切镜头都交给被提名的主创们……”

  “OK。”丹尼尔懒得跟他再啰嗦,挂掉电话。

  百分之百告状去了,叶列莫夫猜也能猜到。

  十几分钟后,老板的电话果然打了过来。

  “呃,叶列莫夫,刚丹尼尔跟我说……”

  老板声音有点怪怪的,“这次迁就他一下吧,现在金球奖那种宴会式的颁奖典礼不多了,他的格拉斯影业下次投中颁奖季大热门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这对刚打入好莱坞不久的他来说很重要……他帮助冷山冲奖也很积极,就当一个回报吧。”

  “大家说好都不露面的。”叶列莫夫很委屈。

  “我知道,但……就这样吧。”黑法老才不会和自己辩论,这等于最终决定了。

  “好吧。”

  他也只能照办,老板又交待记得收邮件就准备挂电话了,他赶忙趁机问道:“对了,夏奇拉介绍了一位女性朋友苏珊……苏珊娜来试镜,那女孩的经纪人说你承诺过给她在好莱坞提供机会?”

  “夏奇拉介绍的吗?”电话那头的老板顿了顿,“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你安排了吗?”

  “是的。燃情夏威夷剧组的一个花瓶配角,出场镜头还可以,台词不多。”他回答。

  “行吧,其实我不太熟,你自己把握就行。”太小的小事了,老板丢下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他把雪茄按灭,边吩咐手下解决丹尼尔的座位边收邮件,老板是做事很严谨和有条理性的天才,邮件内容一条条清晰地询问今年的一些项目安排。

  首要任务是冷山冲奖,目前A+娱乐这方面投入的资源很大,特别是詹妮弗康纳利的最佳女配,资源倾斜,老板个人还悄悄花了点额外的公关费用,当然这是自己人参与的秘密事务。对外,冷山剧组不可能承认确实有厚此薄彼的行为。

  然后就是下个月情人节开画的舞出我人生三,利特曼传媒的水军病毒式营销很顺利,越临近电影上映,‘快闪’炒作的指向性就越明确,这已经引起了好莱坞圈子里的警觉,毕竟艺匠影业‘女巫布莱尔’的成功案例在前,行业内都在学习这一新颖的招数。

  “华尔街之狼……”

  老板的邮件特别关注华尔街之狼项目的进度,叶列莫夫立刻打电话询问,得到的答复是狱中的贝尔福特自传小说可能已经写好了,但他不急着交稿,因为今年大统领会卸任,贝尔福特和米尔肯那些玩垃圾股垃圾债券获罪的华尔街冒险家指望在年底大统领卸任窗口期拿到特赦,所以今年一整年除了砸钱支持第一夫人的参议员竞选讨好大统领全家外,还必须保持低调。

  大统领的特赦令不受任何机构的干涉和限制,适用于在米国所有法院被判有罪的人,效力非常无敌,但民众可不会乐见这些金融骗子们轻松脱罪。

  叶列莫夫总结好各个问题的答复,第一时间将写好回复邮件,点击发送。

  宋亚在办公室很快看完,长长地叹了口气,手头天启资源不多了,华尔街之狼女主是最适合查莉丝的角色,查莉丝拍完侏罗纪公园三来芝加哥找自己就是为了新戏,他心知肚明,但现在看来华尔街之狼项目最早也要拖到明年才能开工了……

  “嗯。”

  他抚摸着查莉丝的金发,微微点头。

  ‘咕咚……’大白妞应声咽下,从办公桌下面钻出来乖巧而熟练地善后。

  “今年……”

  宋亚刚打算找借口先安抚几句,桌上的电话铃也响了,“利特曼先生,找我有事吗?好的,你过来吧。”

  “那我走了。”正好打了个岔,大白妞很有眼色地快手快脚整理好仪容告辞。

  “去吧,你的事我们回头说。”

  “嗯。”

  利特曼在以家族命名的利特曼传媒总部大楼他自己的独立董事办公室里,早上看到熟悉的黑色奔驰车队驶入对面A+唱片总部楼的地下停车场,知道黑法老到了,于是等到感觉合适的时间打电话过去问能不能见面聊聊,得到允许后便出发下楼。

  “斯金纳,有人向我抱怨琼斯图尔特在他的脱口秀里恶搞象党候选人小乔治,我理解我们需要打击竞选对手……”

  正好在电梯里遇到ACN新闻台台长斯金纳,他笑着说:“拿猩猩照片和德州州长作对比质疑他的智商哈哈哈,创意很好,但是不是太过分了?”

  “笑果和收视很好,观众喜欢看。”斯金纳耸肩,“来自象党强力人物的抱怨吗?”

  现在政治势力公关ACN台,一般会先找台里的强势主播或制作人,搞不定再找利特曼和斯金纳,看私交情况了,再下一步才会把事情捅到利特曼传媒CEO斯隆那里去,惊动那位黑法老是最后的选择。

  “算是吧。”

  利特曼不会透露具体是谁,点了点头。

  “我会找琼斯图尔特聊聊。”斯金纳没给正面答复。

  今年戈尔到大选最终阶段最有威胁的对手可能就是乔治王朝的那位德州州长,拿智商和文化水平讥笑、编段子贬损对方是各大倾向驴党媒体眼下最喜欢做的事,这对戈尔有利,不可能轻易改弦更张。

  “OK。”

  无论是黑法老还是斯隆、斯金纳以及戈登、琼斯图尔特等人,ACN台内除了最大牌的新闻主播麦卡沃伊,绝大多数人都是驴党的坚定支持者,而麦卡沃伊又是个很讨厌幕后公关的精神洁癖者,所以象党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去自找没趣,倒唯独和在南方靠保守媒体发家,后来才去纽约投奔自由派的利特曼保持着不错的沟通渠道。

  利特曼也凭着左右逢源的手段为个人捞到了不少利益,这点斯金纳心知肚明,双方目前保持着良好的默契,只要能照应的地方都互相照应。

  结束简略的电梯交谈,利特曼抵达A+唱片顶层黑法老的办公室。

  “哈,黑……APLUS,怎么?没在片场吗?”他热情地大步走向向刚从椅子上起身迎接的黑法老。

  这可是全球百大富豪,握手时看着对方年轻的面孔,利特曼心里感慨万千,想想当年向自己求购阿美利加音乐杂志时,这小子才十几岁,当时手腕已经非常老练了。

  确实像A+唱片总裁琳达那些黑人精英经常挂在嘴边的,他如同被上帝祝福过……

  “刀锋战士已经封镜,我在片场的工作结束了,现在就等后期做完。请坐。”

  宋亚笑着和对方分宾主对坐,“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

  利特曼上次啰嗦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域名的事时被宋亚怼过一次,后来再聊起正事的时候就非常注意言简意赅了,他将西装纽扣解开坐下,“有些我们共同的朋友似乎不太喜欢ACN过于关注州长大人的竞选事务,我这边压力有点大。”

  “噢?”

  宋亚之前让ACN拍了个三人摄制小组跟彼得的竞选大巴沿途拍摄,为以后做纪录片积累素材的同时给ACN拿第一手新闻,他很克制,新闻内容无非就是彼得的竞选大巴抵达了那座小镇,然后和当地民众做了哪些互动内容而已。

  正好自己这边有,宋亚随手拿起遥控器播放录像,彼得和艾丽西亚以及一对儿女在和小镇居民一起吃什么当地特色热狗,气氛很好,他们一家表现得平易近人,特别是彼得的粗豪吃相看起来很受当地红脖子们的欢迎。

  “这还好吧?毕竟ACN台在芝加哥,伊利诺伊州长参加大选这种新闻又回避不掉。”宋亚说。

  “但弗洛克州长目前负面案件缠身,作为驴党政客,正如众院多数党领袖迪克吉法特所说的:他在侵蚀和破坏选民对我们政府和党团的信任。”

  利特曼知道面前这位黑法老和州长之间关系亲密,也知道州长妻子很早就负责他旗下公司的法务以及市长和州长正在做有你没我的恶斗、戈尔最后选择了市长小戴利。

  但利特曼不太清楚戈尔同这三方近期关系的具体变化情况,他说:“彼得弗洛克在玩阳谋,他想借参与大选期间以遭受政治攻讦为名逃避舆论压力,并制造威胁以期获得新筹码。这种破坏团结局面的无赖手段对驴党整体来说极不被接受,我们ACN是不是也保持一致为好?”

  “参加初选的候选人又不是彼得一个,还不至于被戴上破坏团结的大帽子吧?”

  宋亚不想和一个吉祥物聊这个话题,随意地用手在脑袋前挥了挥:“总之等三月初的超级星期二后看情况再说吧,现在暂时这样就行。”他手放下,握住鼠标滑动,目光投向电脑屏幕。

  “呃……”

  利特曼张嘴想继续反驳,但及时忍住了,合作时间也不短了,他已经摸透了面前这位黑法老的脾气,这句平淡的话其实就等于最终决定了,再纠缠不休又会惹得对方不耐烦……

  “好吧,那暂时就这样?”他改口没话找话,“哦对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IPO你也去纽约和斯隆女士汇合吗?”

  “当然。”宋亚点头。

  “那你忙吧,我来就是为说弗洛克州长这个事,我走了。”利特曼起身告辞。

  “嗯。”宋亚专心地操作鼠标点点点,“我送送你。”

  “不用,你忙吧,再见。”利特曼看他屁股黏在椅子上,也不是真想送自己的态度。

  “那纽约再见咯。”宋亚又说。

  “好的,纽约再见。”

  得,看样子从现在开始一直到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上市这段时间,也不被允许再来烦他了。利特曼很识趣地走出去,将门轻轻关上。

11407 4299769 MjAyMC8xMi8xNS8jIyMxMTQw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15/11407_4299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