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26章 我的乡长男友(二合一)

书名: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泥白佛 更新时间:2021-03-03 23:59:14

  敖拓?

  万紫芊突然愣了一下,叫住李长生,“老爷爷,你外孙真的很帅?有照片吗?”

  “有啊有啊!”李长生以为她改主意了,不过掏手机的手却顿了一下,“小姑娘,你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

  “唉,异地恋,其实也没见过几次~”万紫芊开始演戏了,“感情也不深。”

  石世通这时说了一句,“芊芊啊,说起来我这个朋友跟你还挺有缘的,你买的房子跟他的那套房产在同一个小区,之前你应该还住过他家呢。”

  好么,现在连照片都不用看了,实锤了!

  好你个敖拓,竟然背着我相亲!

  万紫芊一个写言情小说的,她找对象遵循两个原则,要么一见钟情,要么缘分天注定。

  她跟敖拓不算一见钟情,虽然敖大叔长得还行,但当时她是被老爹强迫跟对方见面的,心理上就带着反感和叛逆,连妆都没化,穿着拖鞋就去见面了。

  而且敖拓当时一副老干部做派,特别正经无趣,这显然不是万紫芊喜欢的类型,所以吃完饭,她也没想继续跟对方有什么交集。

  可没想到这家伙还死缠烂打上了,之后来京城办事,几次三番约自己吃饭。

  万紫芊一开始都是拒绝的,后来被家里的狗男女刺激了一下,就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发现,两人竟然这么有缘!

  敖拓不仅看过自己的处女作小说,而且还拥有那本书的签名版实体书,那可是非常稀少的。

  敖拓对她坦白,他只是因为万老爹吹牛,说女儿是网文大神,笔名叫万紫千红总叫春,所以他才好奇想见一面曾经看过的小说是什么样的人写出来的。

  而且他只看过那一本,后面的书就没怎么关注过了,因为没时间。

  这样的坦白让万紫芊对敖乡长多了一丝好感。

  所以吃完饭后,当敖拓提出送她回家的时候,万紫芊没有反对。

  然而到了小区,敖拓惊喜的发现,他在这个小区好像也有一套房!

  当敖拓提议,要不要同时报出门牌号的时候,万紫芊同意了。

  敖拓很遗憾,他们并不是一个单元的,但万紫芊却惊呆了,因为她当时就住在敖拓的家里!

  敖拓竟然就是通哥的那个发小朋友!

  如此一波三折后,万紫芊那颗罗曼蒂克的心开始想,难道这就是缘分天注定。

  后来万紫芊老爹并没有当上村主任,在竞选的过程中,敖拓没有因为他在追求老万的女儿而有所偏帮,这是压倒天平的最后一个砝码,于是万紫芊拥有了一个乡长男朋友。

  每天都背着老舅偷偷谈恋爱,后来还跟闺蜜晓蝶分享了这段故事。

  就像男频大神群里,大家都会秀自己的键盘和电脑配置一样,女频大神群里,大家也会时常秀老公和男朋友。

  有的大神男友是IT精英,有的是大神男友是自己创业的CEO,还有的女频大神只有女友,没男友。

  当万紫芊和敖乡长确定关系后,她也第一时间在群里高调宣布,我的男朋友是乡长!那时她有多自豪,现在就有多伤心。

  他竟然背着我相亲,是我万紫千红总叫春配不上你吗!

  好,那就见一面吧!

  让我们再相一次亲,相亲之日,就是分手之时!

  不过她想“相亲”,李老头却矜持起来,“姑娘,你这叫脚踩两条船,我觉得这样不好吧,而且你男朋友也那么优秀。”

  万紫芊:“老爷爷,其实我男朋友也没那么好,说他长得帅,其实是我虚荣心作怪,说他学历高,但他工资太低了,其实我们在一起也才一个月,我早就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啊,这个……”李老头还是有些犹豫,觉得这女孩子虽然外形条件好,个子也高,但说分手就分手,是不是有点轻浮啊。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石世通以为万紫芊是真的想相亲,对于这点他是绝对支持的。

  作为发小,他深知敖拓的优秀,28岁的实权乡长,背后还有盘根错节的政治资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那小子从小就单纯,不是乱来的性格,要不也不至于快三十了还单着,算是一个非典型的二代。

  于是他当即向李长生力荐道,“老爷子,我跟你说,这芊芊可了不得,人家是青华的学霸,今年才22岁,已经是作协成员了,她写的小说有的已经被改编成电视剧了,不仅漂亮,还有才华呢!”

  哎呦,这可了不得,李长生自己也写书,不过是历史类科普图书,对于文化人那一向是高看一眼的。

  “哦,忘了说了,《千古一仙》你还记得吧,那部小说的作者沈王爷就是她舅舅,亲的。”

  “啊,是沈老师的外甥女啊!”作为千古一仙的男主角,李长生顿时眼前一亮,对面前的女孩产生了一股亲切感,甚至都懒得再问其他的了。

  “那,那我就问问我外孙,让他抽空回来跟你见个面~”李老头试探着问。

  万紫芊心中冷笑,嘴上道,“好啊,如果我们看对了眼,我马上跟前男友分手。”

  李长生拨打了外孙的电话,万紫芊凑过去,“爷爷,我能听听他说什么吗。”

  说着,不等李长生反对,她就点了外放。

  “喂,外公,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啊?”

  电话那头是万紫芊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李长生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拓拓,再有一个月你就要29岁了吧,虚岁都要30喽。”

  “是啊~”敖拓笑道,“不过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呢。”

  “是年轻,但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你那个爷爷总想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政治家族,我就觉得没那个必要,政治联姻能有什么幸福可言呢,还不如相亲找个普普通通的姑娘呢,你说对吧~”

  普普通通?万紫芊看了一下手机镜面,是在说我吗?

  就咱这腿,又长又直又黑,哪里普通了!

  “外公,你想说什么啊?”

  李长生嘿嘿一笑,“是这样的,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一趟,见个面呗。”

  “外公~”那边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谁让你安排的啊!”

  “我这不是怕你自己不会搞对象吗~”李长生苦口婆心。

  “谢谢,我会,而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句话一下子浇灭了万紫芊心中的大半火气,同时也有点为自己刚刚的想法而自责。

  他工作那么忙,肯定是来不及跟家里人自己的事啊,自己竟然还那么想他,真的太不应该了。

  “什么,你,你有对象了!”李长生又惊又喜,看着万紫芊还有点不好意思,这事儿整的。

  李长生拿起手机想溜,万紫芊抢先一步,把手机拿在手里,让李老头继续聊。

  “那,那你平时都在乡里工作,哪有机会认识女孩子啊?难道是同事?”李长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

  “不是,她爸爸是养猪的,她是个喂猪姑娘。”敖拓笑道。

  万紫芊满头黑线:对,我喂你!

  “啊,村里的姑娘啊~”

  李长生是个知识分子,全家都是知识分子,突然外孙说喜欢一个喂猪姑娘,老李有些接受不能,“那她肯定长得很好看吧?”

  “也就那样吧,一般般,还有点黑,宋小宝你知道吧~”敖拓在作死的路上勇闯天涯了。

  “什么,那么黑啊!”李长生急眼了,那不就是咖妃吗!

  “对,差不多就那个色度吧~”敖拓还承认了。

  万紫芊的手指关节重重地捏了一下,宋小宝是吧,咖妃是吧!

  “那你喜欢她什么啊?”李长生不解了,天平又倾向了眼前的芊芊姑娘,这个虽然也没那么白,但这小麦色看着阳光健康啊。

  敖拓想了想,“哎呀,这喜欢的就多了,她会给小猪接生,还会给猪打针呢,而且她能一顿饭吃四个馒头!”

  万紫芊:这绝对是污蔑,无中生有的污蔑!

  敖拓想的其实是先抑后扬,先把女朋友在外公这里的印象分拉低,等把女友带到他面前,惊艳老头子一把。

  可是没想到这些话都落在了当事人耳中。

  李长生气道,“你这是你喜欢她,还是喜欢猪啊!”

  “当然是喜欢她这个人了~”

  李长生,“我觉得你还是放弃吧,你爸,你爷爷能同意吗,你们肯定长不了,还是看看我给你找的这个吧。”

  万紫芊秀眉一挑,怎么就长不了,哼!

  结果敖拓说,“那不行,我认真了,这辈子就她了。”

  万紫芊心中一暖,原谅了刚刚宋小宝的过节。

  “可是你敢把这姑娘带到你爸面前吗?”李长生为外孙担心。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正打算跟她说呢,这次回京就带她见见家长,到时候再让她切几片上好的猪肉,也给您带一点,忘了说了,她杀猪也是一把好手呢。”

  万紫芊已经不生气了,气到尽头都想笑了。

  完了完了,李长生脑海中已经冒出了镇关西去了胡子的模样,我的好外孙啊,老头子从小教你诗经离骚,你这什么非主流审美啊!

  李长生是很疼爱这个外孙的,最后也只能说一句,“那,那你开心就好,我给你找的这个姑娘真的很不错。”

  “不用了外公,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找的就是最好的,”敖拓道,“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说见家长的事。”

  电话滴滴一声挂了。

  电话又滴滴滴一声响了。

  无缝衔接,万紫芊这边立即接到了男友的电话。

  石世通和李长生都有些奇怪地看过去。

  “喂,什么,见家长啊,”万紫芊笑成了一朵花,然后拒绝道,“不去!”

  敖拓劝道,“这不公平啊,我见过你爸妈,你也应该见见我爸妈吧~”

  虽然她没开外放,但李长生和石世通还是听到了一些,这话题,有点太巧了吧。

  万紫芊笑道,“那也不去,谁让我只是一个喂猪的黑丫头呢,我怎么好意思登你家的大门呢。”

  李长生和石世通对视一眼,眼神里迸发出“卧槽”两个字。

  电话那头的敖拓强忍着“卧槽”的冲动,坐直了身子,“你,你,你在哪儿啊?是不是跟一个看上去很有文化的老头在一起?!”

  万紫芊看了李长生一眼,“对啊,不仅看上去很有文化,而且还特别帅的一个老头呢。”

  李长生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这小姑娘,没瞎~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万紫芊干脆把外放打开,然后敖拓就听到了外公和一个胖子的声音。

  最后万紫芊道,“等你回来之后亲自解释一下喂猪黑丫头这件事,解释不清楚,见家长的事就面谈了。”

  被万紫芊挂了电话,敖乡长苦笑不已,这不已经见过家长了吗。

  不仅见了家长,李长生还非要拉着她去家里吃个饭。

  万紫芊哪敢去啊,她怕直接见到敖拓的爸妈。

  李长生宽慰她道,“没关系,拓拓爸妈平时不来我家的,家里就只有我和老婆子,而且就在青华园里,也算是重返母校了啊。”

  李老教授盛情难却,而且万紫芊下意识感觉敖拓父系家族会比较难搞一些,如果自己先搞定母系家族,将来也能减少一些阻力。

  “外公,”她直接喊上了,“那我去你家蹭饭,你真欢迎吗?”

  “还能有假的,敖家孙子多,我就这么一个外孙,我盼这一天不知道盼了多久了!”李长生词真意切道。

  万紫芊,“那行吧,哦,对了,我来找通哥还有点事,通哥,我们这边说话。”

  她把老舅那档子事说了一下,通哥表示小菜一碟,“到时候我直接发到你家,这样更真实一些。”

  “那就太谢谢你了,我先走了,还有,”万紫芊提醒,“这件事别告诉我舅。”

  “放心,专业人士,嘴严着呢。”

  万紫芊刚走,沈赋的电话就来了,“大神,我这有个重大消息,你想听吗?!”

  “什么事啊?”

  “李长生终于给他外孙找到对象了!”

  “还以为啥呢,对了,你帮我查一个人,我想知道他在哪儿~”沈赋说了一下罗亨的事,但没说为什么查。

  虽然这个业务不在京城,但通哥还是接下了,他在各地都有朋友人脉。

  ~

  万紫芊开车把李老头送回了青华园,不过跟着他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地方怎么感觉有些眼熟啊。

  直到见到敖拓的外婆,万紫芊突然绷直了身体,“宁,宁教授!”

11347 4255601 MjAyMC8xMi8wOS8jIyMxMTM0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09/11347_4255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