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17章 早上晓蝶参与了多少?(二合一)

书名: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泥白佛 更新时间:2021-02-22 23:59:52

  龙舞迷茫地看着沈赋夫妇,咋的,又出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了?

  于是沈赋把他和白总的一些小发现讲了一下,“晓蝶应该是想问问当年那几个小混混,在他们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指使,是不是跟泰阳集团有关系。”

  龙舞听完托着下巴,“这个巧合确实怪怪的,偏偏就是在罗亨的工地上,首先这个罗亨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罗雯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估计就是传闻的那样,不过被他压了下来。”

  沈赋骂了一句,“有钱真是特么的为所欲为啊!”

  “这件事也是没办法,只要罗雯不告她养父,就很难真的定他的罪,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畜生,”龙舞叹气道,“最可气的是他的公司没有上市,都影响不到他的字面身家。”

  “对了晓蝶,要找那几个人,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吗?”沈赋问妻子。

  “当然,不仅名字,我还记得他们的年纪,周伟,现在应该是24岁,于铁柱,24岁,程胜,23岁,王裁,22岁。”晓蝶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些人的名字和年纪,都很年轻,否则当年也不至于让他们脱罪。

  龙舞敲了一下桌子,“我打个电话,让龙氏集团在西南大区的负责人帮你找人。”

  当初龙舞就是通过公司的帮主才找到白添香的。

  晓蝶真诚地对龙舞表示感谢,搞清楚养父的死因,这件事对她来讲,比找到亲生父母更重要。

  晓蝶把这些人的名字和年纪发给龙舞,龙舞站起来去打电话,这时晓蝶的手机也响了,是万紫芊的视频通话请求。

  “嗨,白总……”芊芊喊道。

  “是我,晓蝶。”

  “啊,这么快就换回来啦~”芊芊笑道,“我还想感谢一下白总呢,昨天她推荐给我的那只股票今天涨停了呢!”

  沈赋的脑袋凑过去,“你还有钱炒股呢。”

  “嘿嘿,小钱,小钱,你们这是在哪儿啊,”万紫芊观察了一下,“这是渣滓洞吗?”

  “这是个火锅店,”看到闺蜜,晓蝶心情好受了一些,转动摄像头让她看了一下这里的装潢,还有沸腾的九宫格,“可好吃了。”

  “哼,你们就馋我吧,不过我吃的也不赖,天天用我舅的vip卡从御膳楼叫外卖,算上折扣还挺实惠的。”

  聊了一会儿各自的生活状态,芊芊又问晓蝶在那边的调查情况。

  晓蝶老实回答,“见到白添香了,她不是我妈,但我舅也不是我舅,我可能是被拐卖的,也可能是他们家亲戚,总之有点复杂,接下来还要继续调查。”

  “啊,你爸妈可能还在世,这是好事啊!”万紫芊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同时希望晓蝶爸妈比较好搞,否则老舅又要面对困难的翁婿难题了。

  “哦,对了,”芊芊想到一事,“我已经跟姥姥说了,把你和龙溪西的样本送去做DNA检测了。”

  说到这的时候,恰好龙舞进来了,她瞳孔微微张大,但还是平静地坐在沈赋对面,“说什么呢,我好像听到我家溪溪了。”

  “啊,小舞姐也在啊,”万紫芊笑嘻嘻说出了自己的糊弄老头老太太计划,最后道,“这是我舅教我的。”

  “好好的孩子让你教坏了。”龙舞哼哼一声,开了瓶啤酒。

  之后就是边吃边喝环节了,渝市的火锅以毛肚、鸭肠、黄喉等材料闻名,沈赋平时也喜欢这些下水,所以吃的喷香,就是有点辣,希望晚上晓蝶能够自爱,不要搞一些超纲的玩法。

  至于晓蝶要找的那四个人,龙舞已经派人开始调查,今天肯定没结果,所以也不用急着回城都。

  吃完饭,时间尚早,三人又趁着夜色逛了逛魔幻的洪崖洞,留下了一些三人行的照片。

  沈赋好奇,“小舞,你那个同学米丽呢?”

  “哦,她玩够了,已经会米國了,她一共就请了七天假。”

  沈赋怪味道,“啧啧,你们远隔千里,来看你一次不容易啊,她没想过在这边找工作?”

  “她有考虑,就不劳你操心了。”龙舞回了一句。

  玩累了,三人在洪崖洞对面找了家酒店住下,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隔着江水就能看到对面的灯火辉煌。

  当房间里只剩沈赋和晓蝶的时候,两人有些尴尬,主要是经过了早上那件事,晓蝶不知道晚上该荤该素。

  睡素吧,她其实是没过瘾的,她回来的时候,其实是白总和沈赋刚结束的时候,沈赋不清楚,但她是心里明白的,自己就剩一个打扫战场的活儿了。

  玩荤的吧,老公一天两次,刚好的身体不会又玩坏了吧,毕竟神医还没给他熬药呢,现在这身子骨经得住自己这么采补吗?

  想当初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沈赋就是这么不节制,有时候甚至一日三餐,现在想想,晓蝶真后悔,不该由着他性子暴饮暴食。

  最终晓蝶觉得,为了老公的健康着想,还是应该荤素搭配,早上吃荤的,晚上就该吃素,明天视情况再说。

  “老公,我先去洗澡了,今天累了,我们早点睡。”

  累了,这个信号很不好啊,沈赋在沙发上劈了个叉,“我不累啊,你看我还能劈叉!”

  晓蝶没理他,快步进了洗手间,而是反锁了门,出来的时候也穿的整整齐齐。

  不过她低估了自己的狐狸精体质,当躺进同一个被窝里,想睡,哪有那么容易。

  他们这老夫老妻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亲热过了,白总是白总,晓蝶是晓蝶,沈赋不知道早上那一次晓蝶参与了多少,但肯定不会太多,所以他是心中有愧的。

  当他在晓蝶身上拱的时候,晓蝶即时喊了stop,“明天的,明天一早好不好,我真的好累。”

  难道早上真的有深度参与?

  想到这种可能,沈赋更不好意思了。

  “那让我抱着你睡,”沈赋在她耳边亲了一口,用很弱的声音说了句,“对不起~”

  “老公,你没有对不起我,早上那件事我真的没放在心上,”晓蝶扭过身子,“你要是睡不着,就跟我说说,跟白总做是什么感觉啊,其实我还挺想听的。”

  沈赋:“呼呼呼~”

  他表示,我睡着了。

  晓蝶嘿嘿一笑,也抱住沈赋,脑袋抵在他的胸口。

  次日一早,晓蝶还记得自己的承诺,昨晚没有让老公得逞,早上也该让他解解馋了。

  她回忆沈赋说的,白总是趁着他睡着,对他发动了偷袭,自己就坐上去了。

  可是男人睡着的时候,怎么偷袭呢,晓蝶撩起被子,看了看,感觉还差点火候,难道是,难道是用沈赋写在纸条上的那种方法?

  想到这,晓蝶脸蛋一红,就在她天人交战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

  这么早,总不会是客房服务吧,晓蝶穿上衣服过去,是龙舞。

  她又回去把沈赋的被子放下,盖严实,这才开门,而且没有让龙舞进来,“小舞姐,什么事啊?”

  “找到了!”龙舞激动道,“你要找的那四个人已经找到了一个!”

  “啊,真的!”晓蝶忙把龙舞迎了进来,让她慢慢说。

  “也是巧了,这个叫程胜的又犯事儿进去了,这次他可是已经到年龄了,没有什么狗屁的恶魔保护法保护他了!”龙舞兴奋道,“不过我们不是亲属,想要见他还要走一些程序,这个我已经联系律师了,尽快办好,至于其他人,暂时还没查出来。”

  “这已经很好了,谢谢小舞姐!”

  这时沈赋醒了,从床上坐起来,被子滑落,露出他不错的上半身线条。

  龙舞托着下巴,用欣赏的眼神看了看,“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沈赋很想说,你来的正是时候,但他知道,那样他会死的很惨。

  然而晓蝶却说,“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下去吃早餐吧,我早就饿了。”

  “等等,我也……”沈赋刚要下床,却发现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

  “等等,你们看这是什么?!”

  “啊,怎么了?”

  龙舞和晓蝶全都走过去,晓蝶微不可查地帮沈赋掖了掖被子。

  纸条上写着:于铁柱:人在渝市,XX区XX街XX号。

  周伟:城都XX区XX街XX号。

  程胜:四汌XX监狱。

  王裁:金陵XX区XX街XX号。

  龙舞惊叹,“好家伙,这是未知人格查出来的,她,或者说她们在帮你啊晓蝶,而且我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也就查到了一个,她竟然四个都查到了!”

  晓蝶,“而且其中有一个就在渝市!”

  沈赋真想掀被子说一句:那就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不过情况不允许,“那时候,你们俩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我穿一下衣服。”

  当三人走出酒店的时候,龙舞的人已经开车来接他们了,司机老纪将全程为他们服务,带他们找到那个周伟。

  晓蝶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不是因为线索,而且因为,未知人格的帮忙,从帮沈赋治病,到现在帮自己找线索,这明显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她们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善意,让晓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是这里吧,”车子停下后,沈赋捏着纸条看了看,“我一个人上去就行,你们两个女孩子在下面等着,如果对方不配合,纪师傅你负责拦住他。”

  晓蝶不放心,想跟着一起去,沈赋拍拍她的手背,“那不行,万一遇到威胁,男姐肯定要出来,虽然男姐不错,不过晚上我还是更喜欢你陪我。”

  沈赋眨眨眼,晓蝶耳朵微微泛红,她明白沈赋的意思,也下定决心,晚上玩什么项目沈赋说了算。

  沈赋进去后敲门,很快,门开了,露出一个女人,穿着暴露的衣服,沈赋都不忍看,“那个,我想找一下于铁柱。”

  “我就是,什么事啊。”女人夹着烟道。

  沈赋疑惑地眨眨眼,“不是,我找的是个男人,于铁柱,一个男的。”

  “我以前是男的啊。”于铁柱抽着烟,“说吧,什么事。”

  沈赋挠挠头,他没有于铁柱的照片,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对方又道,“我刚从泰国回来,你到底有什么事,说不说啊!”

  刚刚他还捏着嗓子说话,现在一着急,放开了,嗓音果然有些粗,这让沈赋的天平从怀疑向信任倾斜,不是吧,这么想不开吗!

  “那个,”沈赋迅速调整好心态,“我想问你一下,大概十年前,你和几个朋友是不是在城都的泰阳大厦工地上打伤过一个保安,最终导致保安身亡。”

  于铁柱的眼神微妙起来,“你谁啊,问这个干嘛。”

  沈赋堵住门,防止她/他关门或者跑出去,“那个保安是我父亲,我就是想问一下细节。”

  “你骗谁呢,那个保安明明只有一个儿子!”

  沈赋甩了甩头发,“我刚从韩国回来。”

  于铁柱后退两步,打量着沈赋,最后期期艾艾地问出一个问题,“你花了多少钱?”

  “你先告诉我,”沈赋道,“你们背后有没有人指使?”

  “有啊,”她/他倒是干脆,“这件事是周伟叫我们去干的,我们过去后主要也是他动的手,后来他给我们每人一千块钱。”

  “那周伟背后呢?”

  “那我们怎么知道,我又没跟他睡过,”于铁柱有些幽怨道,“我们以前是同班同学,他玩的最开了,人脉也广,认识不少大混混,经常带我们发财。”

  “那你现在有周伟的联系方式吗,”沈赋问,“我想找他聊聊。”

  于铁柱突然警惕起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是那个小丫头,她长得据说很好看啊。”

  沈赋有点生气,“什么意思,难道人家不好看?”

11347 4247773 MjAyMC8xMi8wOS8jIyMxMTM0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09/11347_4247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