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二十三章行为艺术现身央美

书名:重生之大国工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和光万物 更新时间:2021-02-26 18:18:47

  刚走进央美校区,就看到,学校门口围着很多人。

  张俊平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学生,“学弟,那边是什么情况?”

  “啊?!张学长您好,您什么时候回来的?”被张俊平拉住的学生一愣,看清拉他的人,赶紧问好。

  张俊平现在在学校里可是大名人,虽然很少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可一点不妨碍他成为学校里的传奇人物。

  央美梦工厂搞的声势浩大,央美的学子基本上都跟着沾光。

  年前,张俊平又力压众多已经毕业参加工作并且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拿到了汲古阁青年画家作品展的金奖,为学校争了光。

  他的作品现在就在学校的收藏馆里。

  所以,不认识张俊平的还真不多。

  “刚到,那边什么情况?”张俊平笑着点点头,又问了一句。

  “是英国来交流访问的学生,在搞什么行为艺术。”

  后世烂大街的行为艺术,对这个年代的大学生,绝对是精神世界的一次巨大冲击。

  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窗户。

  央美的学子,第一次知道,原来艺术还能这么玩。

  也因此引发了一场艺术思想上的大辩论。

  艺术界也不可避免的受到新时代的文学思潮的影响,诞生了很大一批类似于“伤痕文学”艺术作品。

  像什么国画已死,独尊油画之类的口号,都光明正大的喊了出来。

  不过这一切和张俊平没有关系,学校里的纷争也和他没有关系,不评判,不参与。

  告别小学弟,来到师父杨明德的办公室。

  先轻轻敲了一下门,然后又敲了两下。

  “进来!”里面传来师父低沉又饱含威严的声音。

  “师父,忙着呢?看您这精神头,越来越好了,又年轻好几岁。”推开门,张俊平嬉笑着问好。

  “臭小子,你还记得有个师父啊?跑外面去浪,这成个月的见不到你的人影。”看到张俊平,杨明德摘下老花镜,笑骂道。

  “我这不是为了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吗。”

  “少来,我给你布置任务了?那是你自己接的活,别往我身上推。”

  “那人家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给我的活,不然人家谁认识我啊!”

  虽然张俊平说的话很假,但是杨明德心里还是很高兴,徒弟的名字现在也算是出圈了。

  得徒如此,夫复何求?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你小子现在是翅膀硬了,在外面取得的成绩,我这个师父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杨明德满脸伤心的摇头道。

  “师父,您这话说的,有些不明不白的,我啥事敢瞒着您啊?”张俊平哭满脸委屈的喊冤道。

  “你画的《红楼梦》十二金钗仕女图被启功、沈从文、吴世昌三位红学大家争相收藏,我这个师父居然还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杨明德嘴上骂着,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意。

  张俊平也知道,师父不是真的怪罪自己,只是拿他逗闷子。

  师徒两个闲聊一会之后杨明德才开口问张俊平的来意。

  “这次过来干嘛?”

  “师父,上次我提到的那个作品创作完成了,请您过过眼,给指点指点。”

  “哦?完成了?那拿过来吧,我叫学校的几个老家伙一块给你点评一下。”杨明德高兴的笑道。

  “师父,我这件作品有点大,不方便运输,还要您亲自移步过去……”张俊平有些尴尬的摸摸头笑道。

  “有点大是多大?”杨明德没有在意的笑着问道。

  “就是比您这办公室还大一点!”张俊平比划了一下。

  “好小子,闷不吃的搞了个这么大的作品,得了,我跟你去看看吧。至于那些老家伙就先不叫了········”

  杨明德被张俊平的话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张俊平会搞出这么一个大作品出来。

  要知道,就艺术品来说,最考验功夫的就是极致的大或者极致的小。

  正是因为这样,杨明德才不准备叫外人跟着一块去,完成作品有什么瑕疵,自己知道就好,没得让外人笑话。

  可惜,他的算盘落空了,话还没说完,就有两个人推门进来。

  “什么就先不叫了?”

  “老杨,我可是听到了,有啥好事不叫我们?”

  “吴老好,田老好!”张俊平感觉规规矩矩的打招呼问好。

  来人正是吴作人和田世光两位大佬。

  “小张回来了?最近干的挺不错,我可是听到好几个老朋友夸奖你!”吴作人笑呵呵的冲张俊平点点头,夸奖了一句。

  “小子只是瞎胡搞,当不起吴老的夸奖。”

  “哈哈哈!小张不要谦虚,启功可是不会随便夸人的,他可是把你给跨到天上去了。好好干,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和学校提,我们这些老家伙一定尽最大能力帮你!”吴作人亲热的伸手拍了拍张俊平的肩膀。

  如今吴作人如愿以偿的担任了央美的院长,他的这句话分量可是不轻。

  “谢谢吴老,学生一定不会忘记,自己在外面取得的任何一点小成绩,都离不开学校的支持!学校就是我们坚实的靠山。”

  “哈哈哈!这就对了,要记住,任何时候学校都是你们的靠山!”吴作人对张俊平的话很高兴,哈哈大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作人如此作态,自然有笼络人心的意思。

  虽然担任了央美的院长,但是不可否认,他是央美建院以来威望最低的一届院长。

  他需要张俊平背后的杨明德和老太太的支持。

  再加上张俊平确实优秀,说成是八十年代的新生代表,央美的门面一点都不为过。

  所以,吴作人对张俊平很亲切,一点都没有院长的架子。

  “这小子搞了个大家伙出来,原本我想先去看看。

  现在,既然你们两个来了,那就一块去看看吧!”杨明德开口说道。

  “大家伙?有多大?”吴作人颇有兴趣的问道。

  “据说比我这间办公室还大。”

  “那还等什么,咱们去看看小张的新作品。”吴作人催促道。

  一行四人骑着自行车,来到琉璃厂的家具厂。

11313 4250857 MjAyMC8xMi8wNi8jIyMxMTMxM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06/11313_4250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