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零一章 如果他在装傻

书名:这是我的星球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姬叉 更新时间:2021-02-22 22:18:51

  夏归玄也有些在发小孩气脾气似的,一把拉起商照夜道:“我们进屋。神殿新立,人员不足,劳烦嫁衣书记兼任一下守卫,看好竹楼。”

  说着真带着商照夜进屋去了。

  少司命傻楞着看他们的背影消失,七窍生烟。

  如果不提那些潜规则的破事,随身书记其实是个好岗位来着,类似于起居舍人,记录君王言行,并且负责给一些随身参谋和提醒,属于天子近臣,可从来没有守卫或者什么内务之职的。

  更不负责替君王搞女人把风,那是太监宫女的工作!

  你当着我的面带着其他女人进屋,还让我守着,是不是还要给我一管箫吹吹?

  我、我砍了你!

  不对……这女人好像是自己牵的线,让她好好服侍父神,以免父神到处乱搞的。

  少司命傻了半天,抽了抽鼻子,小心翼翼地去偷听。

  她不敢放神念窥测,因为夏归玄这方面太灵敏了,一旦神念相触,他很可能就会发现这是谁,藏不住。

  其实商照夜什么都没做。

  她也是故意的,真当老实人马不会有点小心眼嘛,谁以前还不是个搞阴谋的教主来着?

  你这女人,躲躲藏藏,吃这人的醋吃那人的醋,还想忽悠我把父神绑住。之前心思纷乱,想不了太多,如今心念既定,已经决定唯父神至上的时候,条理自然也就明晰起来。你忽悠我献身父神,号称无论他有多少奴仆,实际上你真的很乐意?

  怕是自己都搞不清自己会多气哦。

  因为你看似管他又宠他,塞女人给他……然而他又不知道,那就不是宠了,是当面绿啊,还有口难言。

  但是当门关上的一瞬间,商照夜也醒悟过来。

  这什么展开,这无异于自己勾搭父神进屋,父神还允了啊……那下一步岂不是……

  忐忑地看向夏归玄,却见夏归玄也什么都没做。

  他站在厅中,出神地看着壁画,很安静。

  商照夜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很快就找到了殷筱如说的那一张。

  确实和这嫁衣姑娘刚来这里还没变化容貌之前,非常像。

  看父神的目光,就知道他是不可能当着这张画像的面,和其他女人做出什么事来的。

  陛下说得对,这是白月光。

  怪不得陛下会有撮合之念,谁看得下去这样的咫尺天涯啊……但这事也确实蛋疼啊,都打成那样了,如果直接见面的话,会发生什么对白?

  怕是父神一见就跑,根本无法相见吧。

  想来想去,现在这个状态居然还挺好?

  商照夜心中甚至起了一种怀疑:父神会不会心里有所猜测了,故意不去揭破的?

  或者说,虽然没有猜到,但潜意识隐隐有些异样感觉吧,所以在这位面前,表现挺怪的,有些孩子气。他们互相那么了解,想要彻底瞒得没有痕迹,怎么可能呢?

  “照夜。”夏归玄忽然开口:“这位姑娘……提点过你?”

  “啊……是的,说我没侍奉好父神。”

  夏归玄撇撇嘴:“她倒是谁都敢批评……她自己怎么不侍奉。”

  商照夜笑道:“父神眼中这是她的优点不是吗?”

  夏归玄有些负气地不说话。

  换个别人优个屁点,早被他骂死了,可对这位就是气不起来。连想教训她几句都如此孩子气,居然拉着商照夜进屋……如果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官,拉商照夜进屋能气到谁啊?

  到底在想什么呢!

  商照夜察言观色,笑道:“父神要她自己侍奉也容易啊……如果父神拉不下这个脸,我来唱着黑脸如何?反正我也就做这事的。”

  少司命在门外咬牙切齿,好你个人马娘。

  难不成你想把我剥了送他床上去吗?

  夏归玄也在失笑:“谁说你也就做这事的?作为大祭司在外面替我唱黑脸背黑锅还行,和这事可不一样……这可不能做的。”

  商照夜也笑,没继续这茬。

  作为一位正统的修士,做这些事她也确实尴尬。

  “何况我也说过,所谓侍奉,和那也不是一回事。”夏归玄道:“是不是我近些时日的表现有些荒唐,总让你们往那里想?可事实上至今为止,我并没有让神裔真做什么侍寝的事情,就连当初墨雪也不完全是的。”

  “嗯。”商照夜确实承认这一点,大家思维不知道为啥就偏了,可能是他和小狐狸太没羞没臊了吧,可他确实没那么做过。

  “照夜原先有些误解,如今知道了。”她顿了一下,又有些促狭地笑:“但父神还是对靠在怀里按摩很满意不是吗?这算正规按摩?”

  “难道不是吗?”夏归玄理直气壮:“哪家按摩院连这点接触都没有?”

  商照夜笑笑,也不去揭穿他还是有揩油心思,反正这种揩油……自己愿意的。

  如果说刚才在天上让他套缰绳,是有豁出去的耻辱,可如今真是愿意的,即使真套上都愿意。

  他的尊重一以贯之,从以前的略有敌对直到今天,从来没有任何践踏,如他所言,这是他的族裔,不是征服的对象。

  从摇摆抗拒,到无奈臣服,到了如今敬奉之中有了感动与温柔。

  商照夜暗道如果他喜欢,以后多做就是了……

  想到这里却忽然想起别的,笑道:“既然这属于正规按摩,我不在时,父神也可以让那位嫁衣姑娘做做,不逾矩。”

  夏归玄眨巴眨巴眼睛。

  门口的少司命面无表情。

  死人马我记住你了。

  这事我怎么能做……你当他为什么喜欢这个,因为这种“正规按摩”当年姐弟俩可按太多了。

  他盘坐静室,沉思一个对敌之阵,她就在身后轻轻地按摩,造化之机、仙灵之气,漫遍他的表里,让他靠在怀里舒缓疲惫与烦恼。

  那手法,一碰就露馅了。

  感觉越来越容易露馅,此地看来真的不能久留下去了,不能贪恋在旁边看着他的感觉……那甚至不知道是贪恋还是在自虐。

  可还是好舍不得啊……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完。

  是想看见他踏破敌国的尘埃落定?

  还是看见他定立神后之位的那一天?

  还是半推半就,真和他亲热的那一刻?

  还是撕得他谁都不能碰?

  都不是,都不想。

  少司命想了半天,竟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仿佛只是一个冲动,没有任何思考。

  让他爱上自己?然后拒绝他?看起来不错。

  可此刻的自己,分明是另一个人啊,有意义么?

  不对……未必是另一个人。

  如果他知道却装着不知道,对任何人的表现都是自称不知道,自称查探过了没发现问题……其实他知道?

  或者隐隐有猜测,一直在试探?否则为什么他总是句句在和自己提他的曾经?他会随随便便和别人提过往么?

  他对商照夜都没那么提啊。

  是了,他刚才和商照夜说的几句,像不像自我辩解,辩给谁听?

  真是说给商照夜听的吗?

  他在装傻?

  少司命回忆他和自己交流的点点滴滴,忽然越想越像是一种试探,或者索性说是一种表白。

  如果他在装傻,而自己知道他在装傻,他却不知道自己知道他在装傻……那接下来应该是怎样的展开?

  她深深吸了口气,很想继续对这一局。

11275 4247677 MjAyMC8xMi8wMi8jIyMxMTI3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2/02/11275_4247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