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二章 那段往事 (1更)

书名:探心者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荨秣泱泱 更新时间:2021-02-24 08:01:23

  关蓉心的故事,从一个文具盒开始。

  她说,她很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周三下午第二节课的课间时间。

  班上有两个男同学在打闹,无意中将她的文具盒碰到了地上给摔坏了。那个文具盒是她爸爸出差去HK时,给她带回来的,她很喜欢。在北阳市,也很少见。

  但是,就算再喜欢,摔坏了,也就摔坏了。关蓉心哪怕心中难过,却也没有说什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同桌却开玩笑的对那两个男生说了句,“你们完蛋了,关蓉心的这个文具盒可是十几万呢!”

  就是这么一句玩笑话,就引来了关蓉心少年时期,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关蓉心说,其实当时大家都没当回事。

  下课后,其中一个男生还主动说要赔钱给她。

  可是,她的文具盒就算有钱在北阳市也买不到,所以她也没要。

  谁也没想到,这件事发生的几天后,在学校论坛里就开始有人造谣。说关蓉心的文具盒被人弄坏了,她要让人赔十几万,故意刁难人家。

  从那个帖子开始,事情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开了头,就不断有学生开始跟风。不管是认识她的,还是不认识她的,都来讽刺她,骂她,还说早就看不惯她了。

  或许有些人只是为了‘跟上潮流’,然后就去跟帖,可是那些话对关蓉心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

  事情的起因,是那个文具盒。

  可是,这件事在校园论坛上越演越烈,好像谁只要能‘曝光’关蓉心‘不为人知’的事,就能够博得关注。

  渐渐的,传闻越来越多。

  有人说她家境普通,来上这种私立学校,就是为了钓鱼(找有钱人)。甚至,还有人说她同时交往了很多男朋友,从这些男人的手里骗钱花,还诽谤她在校外出卖身体,做一些违法的勾当,还去拍小片。

  那个时候,关蓉心三个字,就是虚荣、荡妇的代表,全校所有学生都以与她为伍为耻,关蓉心毫无疑问的被全校孤立了。

  她无法去解释,因为每解释一次,就会换来更多的恶意揣测和攻击。

  而以前和她走得近的同学,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不得不疏远她。

  关蓉心说,她永远记得当初她最好的朋友与她划清界限的时候,说的话。

  她说:“蓉心,我没办法了。如果我继续和你走在一起,我也会被骂的,也会被孤立的,我不想那样。所以,对不起。”

  关蓉心没了朋友。

  文鑫中学是住宿学校,被孤立的关蓉心在学校里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

  甚至,还时不时的被不认识的学生堵在角落里辱骂,殴打。有一次,她差一点就被几个学生扒光衣服拍下不堪的视频。

  要不是当时正好有老师经过,那些人被吓到了一哄而散,她恐怕当晚就活不下去了。

  也就是那件事后,关蓉心向学校请了长假,一直到中考之前,才回学校考试。

  而也是从那以后,她对上学就有了阴影,有了恐惧。

  ‘上学’这个词,就好像是一个开关,让她厌恶,排斥,抵触,可以轻而易举的勾出她所有的负面情绪。

  她更不愿意去接触同班同学,全校师生,因为她无法再去信任任何人。

  ……

  “太过分了!”唐钰听完关蓉心的故事后,眼底冒着一簇簇怒火。

  季幼青缓缓的道:“当谣言说久了,所有人都会以为那就是事实。”

  唐钰沉默下来,脸上是季幼青从未见过的冰冷。

  “当年,那些有在论坛里看不过去,帮我说了几句的人,都被他们给骂退了,后来也就没有人再帮我说话。”关蓉心低声道。

  “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爸妈?”唐钰忍不住问。

  这个答案,季幼青是猜到的。

  果然,关蓉心缓缓摇头。“爸爸妈妈太忙了,而且这件事就算他们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

  “这……”

  唐钰还想说什么,却被季幼青一个眼神给闭了嘴。

  ……

  从奶茶店出来的时候,关蓉心自己走了。

  她说,她要回家。

  季幼青和她约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她答应了。

  只剩下季幼青和唐钰两人的时候,唐钰才说出自己的疑惑。“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当初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长,告诉学校。”很显然,关蓉心给出的理由并不能说服他。

  季幼青看了他一眼道:“昨天,我和关蓉心的母亲见了面,她的父亲听说在外地出差。”

  唐钰点点头。

  关蓉心父亲在外地出差,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据关蓉心妈妈说,在关蓉心初中时代,正好是他们夫妻的事业关键期,所以他们给她选择了条件很好的寄宿学校,每周只回家一次。但即便是这每周一次的回家,他们能陪伴关蓉心的时间都很少。不是因为不关心,而是因为忙。你觉得在这样的模式下,孩子会主动和父母交心吗?在父母忙碌的同时,孩子也已经渐渐习惯了封闭自我,自己去解决问题,所以他们不会知道。”

  唐钰面露沉思的听着,季幼青叹了口气。“在这件事中,父母在其中应该要做的最重要的恰恰就是‘知道’,‘相信’反而被排在了第二位。偏偏,关蓉心的父母并不知道这件事,那段至黑时刻是关蓉心一个人扛过来的。所以,我们现在怎么能指责她不愿去学校的行为?”

  最后这个问题,季幼青不像是问唐钰,更多的是在问自己,或者说是问学校,问父母。

  “学校的老师呢?”唐钰的声音沉得厉害。

  季幼青平静的道:“那种情况,对于关蓉心来说,告诉老师并不能改变什么,反而会激怒那些人,对她做出变本加厉的事来。”

  沉默了一会,季幼青道:“我想,在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关蓉心一定产生过极端的想法,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让她放弃了这个极端的念头,变成了如今这种消极应对的状态。”

  “我们要怎么帮助她?”唐钰问。

  季幼青看向他,“这是我的职责范围。”

  唐钰一愣,笑道:“这件事我既然知道了,自然不会袖手不管。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千万别和我客气。”

11207 4248729 MjAyMC8xMS8xNy8jIyMxMTIwN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17/11207_4248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