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七十五章·加码

书名:冠上珠华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秦兮 更新时间:2021-07-22 23:58:33

  “是苏三老爷。”老六都已经打听的很清楚,压低了声音又补充:“王爷,苏家那位四姑娘也是在其中的,苏家倒是真的重视她。”

  这种事都让她出面。

  汾阳王并不意外。

  事实上,苏家发生的所有大事里头,最后都有苏邀的影子,可见她在苏家的重要性。

  这一次既然苏嵘出事,苏邀作为苏家的主心骨之一,会去查看情况和救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而后忽然开口说:“苏嵘失陷于深山,虽然说已经留下了线索,可到底线索稀少,若是苏四姑娘因为发现了什么踪迹而遭遇了不测......那是不是也顺理成章?”

  老六立即就明白了汾阳王的意思,抬头对上汾阳王冰冷满含杀意的眼神,凛然道:“是,王爷放心!”

  “办的干净利索,别再叫本王失望!”汾阳王大有深意的望着他,见他指天发誓必定把事情办好,才挥了挥手:“好了,你这么大老远跑个来回,风尘仆仆的,先下去休息吃饭,再去办事。”

  老六领命跑出去了。

  天已经黑了下来,一弯月高挂半空,旁边有几朵云彩,映衬的院中越发的寂静,汾阳王双手放在窗台上往外看了一眼,半响才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离了书房回后院去休息了。

  老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赶路直奔承德,途中还赶上了苏家的车队,在同一家驿站里头下榻。

  苏三老爷已经累得有些瘦的脱了形,不过精神却还好,在大堂吩咐了驿卒烧水送上楼,还特意打发李瑞带着人去镇上买些吃的回来。

  他想了想,才跟李瑞说:“若是路上看见谁家有卖些鸡鸭什么的,都买些回来,给姑娘炖汤喝,这一路走来都没吃什么像样的东西,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

  越是跟苏邀相处下来,苏三老爷越发的察觉到苏邀的好处。

  她几乎从来不提要求。

  就这么赶路,他这个大男人都受不了,可苏邀坐在马车里竟然从来不曾抱怨过,更不曾让停下来休息,丫头们都熬不住,她却硬生生的熬住了。

  从苏邀回来苏家到如今,要凭良心说,没见苏邀沾苏家的什么光,帮苏家挡灾却挡了不少,苏三老爷有时候想一想,心中难免有些唏嘘,费尽心思养出来的反而没商户人家养出来的有担当有良心。

  他决意要对苏邀更好一些。

  李瑞忙去了,他就转身上楼去看苏邀,苏邀已经洗漱好出明间了,正坐在桌前看什么东西,他忍不住就出声:“怎么不先休息休息?”

  苏邀见了他来就要站起来,他急忙让她不必,自己走过去看了一眼苏邀手里的书信,才问:“是何坚寄来的?”

  苏邀点了点头:“是,坚叔书信中说,大哥前一天不知道为什么跟那位唐大人吵了一架,第二天就忽然说要去附近的山里走走,随即就出事了。”

  苏三老爷自己也是眉头紧锁,坐在旁边叹了口气:“那难不成,是唐如安他怀恨在心,所以对嵘哥儿下手?!”

  苏邀摇头,一时并未说话。

  她总觉得或许跟唐如安有些关系,但不会是唐如安下手。

  毕竟这太巧合了,前面跟唐如安起了冲突,后面就出事,任谁看都会觉得唐如安难逃嫌疑。

  “到了那边再说吧。”她说完,就收起了手里的书信,又看着苏三老爷问:“老爷的事办好了吗?”

  赶路的时候苏三老爷收到了一封信,自此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苏三老爷听见提起这件事,忍不住皱了皱眉,欲言又止,片刻后才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我已经处置好了。”

  见他的样子分明是还有些为难之处的,不过他既然不说,苏邀也就不再多问了,只是略点了点头。

  老六并没有停宿,吃了饭就着急赶路,星夜兼程,终于到了承德,等到进了城,也不急着往别处去,到卫所附近转了一圈,而后才直奔承德知府的府上。

  承德知府却并不在家,说是因为不见了朝廷新任的卫所指挥使,所以一直都在忙着找人,如今又是亲自去布置人手排查了。

  老六挑了挑眉,熟门熟路的让人安排了房间住下,一直等到晚上,终于听见说是知府大人回来了,就一个鱼跃从床上跳起来。

  承德知府金东一回来,听说老六来了,都顾不得去更衣吃饭,先在华庭等着,等到老六来了,才急忙站起来:“六爷来了!”

  老六嗯了一声,在他左手边坐下,喝了口茶才问:“人找的怎么样?”

  “按着出事的地方四周都找过去了,足足搜查了方圆十里,竟然没有什么发现。”金东也面色沉沉:“也已经贴了榜文出去,只说丢了的是咱们承德卫的指挥使,若有人发现,就赏银三百两。如此巨赏,若有百姓发现他,一定会来官府报讯才是,可是竟然也没动静。。”

  找不到尸体,就不能证明人死了,哪怕是被野兽叼走,按理来说也当有东西留下才是。

  要么就是人还活着。

  可是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苏嵘对官府起了疑心。

  老六跟金东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猜测,隔了一瞬,老六才说:“负责调查此事的锦衣卫千户陈东已经正在来的路上,还有苏三老爷也一道来了,你这边.....唐如安那边是个什么动静?”

  “他那边,唐驸马来了。”金东轻声说:“若是他来,会不会耽误咱们的事儿?”

  “这有什么好耽误的?”老六不假思索:“各人管各人的事罢了,照旧按照计划办事,唐驸马既然也来了,那也好,把事情闹的更大些,你去办吧。”

  金东一下就知道老六的意思是要把苏家来的人也弄出事,不由就有些迟疑:“这样,是不是事情就闹得太大了一些?”

  他也知道的,苏家一家可都是跟现在的这位皇长孙关系匪浅的。

  这么看来,王爷竟然丝毫不顾虑那位皇长孙?!

11183 4335918 MjAyMC8xMS8xNS8jIyMxMTE4Mw==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15/11183_4335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