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78章 任凌生

书名:姜六娘发家日常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南极蓝 更新时间:2021-05-05 06:11:40

  宋颗几日前护送战马进京时,孔风阁和叶清峰都看到了他的模样。俩人当时还议论说,肃州能挑出个白面俊俏小将着实不易。谁知再照面,这厮已被打得鼻青脸肿,五官都快分辨不出了。

  真是……活该!

  孔风阁尊圣旨,将宋颗押入大理寺,请大理寺和兵部会审。兵部尚书李增奎见到宋颗青紫交加的脸,只想再给他补上几脚,让他紫成茄子!

  丢人现眼的东西,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粥!你调戏姜枫,老子也得跟着承受万岁的怒火。

  大理寺卿萧峻平先看了一眼宋颗,又扫了一眼身边的李增奎,然后抬头望着头上高高悬挂的“执法持平”匾额。

  这案子要怎么判才能让万岁满意,赐他一块御笔亲书的匾额呢?

  按大周律,夜中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只笞四十板,必不能令万岁满意,还得深挖,在宋颗身上挖出几个死罪才行。

  这些罪过还不能牵扯上左武卫,否则秦相怪罪下来,他可吃罪不起。

  萧峻平严厉地目光落在宋颗身上,调戏良家妇至其自尽者,斩。但姜枫是男子,也未因此羞愤自尽,所以这条用不上。那就是调戏朝廷命官?大周律里也没这一条;民以下犯上冒犯官员?不行,论官职宋颗比姜枫还高……

  边审边找吧。

  萧峻平的目光在玉树临风的姜谪仙和殿前大将军孔风阁身上略停顿,向他们微微点头,才转到李增奎身上,客气道,“大人乃兵部主事,此案由您来主审吧?”

  如果李增奎将萧峻平的话当真,那他就是个棒槌,“萧大人乃大理寺卿,此案当有您来主审。”

  萧峻平不再客气,令人给孔风阁和姜枫搬来椅子,请二人落座。孔风阁理索当然地坐下,姜二爷官职低,辞座。

  萧峻平道,“听闻姜大人尚在病中,不宜劳累,座吧。”

  孔风阁和李增奎也跟着让姜二爷坐,姜二爷才在孔风阁下垂手坐下。

  待众人坐定,萧峻平“啪”地一拍惊堂木吓得众人一哆嗦,喝道,“下跪何人,所犯何罪,还不从实招来!”

  宋春平先抱拳开口,“回大人,末将千牛卫宋春平,昨日奉孔将军之命出城至柳家庄保护姜枫大人。亥时,在姜大人窗外擒获欲入室贼人一名,天亮之后才辨认得知此贼乃左武卫副将宋颗;在姜大人院外擒获帮凶两名,为宋颗部下,现押在堂外。”

  该宋颗了,衙役上前拔下他嘴里的破布。

  宋颗咳嗽几声,活动了几下裂开的嘴角和僵硬的舌头,才哑声道,“回大人,末将左武卫宋颗。昨夜末将并未无故入柳家庄,而是情有可原,请二位大人容禀。”

  谁管你为啥进去!萧峻平冷着脸问道,“你夜入姜家田庄,可得了主家准许?”

  “……未曾。”宋颗连忙解释道,“大人……”

  “啪!”萧峻平一拍惊堂木,两班衙役用刑杖一同触地,口中“威武”声起,宋颗识相闭嘴。姜二爷觉得这样做很有气势,回去后要让自己衙门的衙役们也学起来。

  “罪犯宋颗,无故夜入柳家庄。”萧峻平先坐实宋颗一项罪行后,才问道,“你夜入姜大人卧房,意欲何为?”

  姜二爷连忙起身,纠正道,“大人,宋颗未入下官房中,是在院中被擒的。”

  萧峻平点头,“罪犯宋颗,你亥时到柳家庄姜大人房前,意欲何为?”

  宋颗辩解道,“末将是为寻人才夜入柳家庄,没想闯入姜大人的卧房。”

  还想狡辩?

  “大人,宋颗见到姜大人房中的灯亮着,就凑到窗下舔破窗纸往里看。窗纸末将带来了,请大人验看。”说罢,宋春平双手将揭下来的两张窗纸送上,衙差上前接过,送到萧峻平面前。

  舔破和捅破的窗纸是不同的,萧峻平碰也不碰窗纸,转头看李增奎。李增奎面色难看地点头。

  恶心玩意,姜枫的窗纸你都舔!

  萧峻平问道,“你舔破姜大人卧房的窗纸,意欲何为?”

  宋颗辩解道,“末将听到房内有动静,怕姜大人有危险,才上前查看姜大人是否需要帮忙。”

  强词夺理!堂内众人的眉毛同时拧起,想揍他。

  萧峻平转头问姜二爷,“姜大人,当时你在房中呼救了?”

  姜二爷立刻道,“没有。下官当时身体稍好,正在询问身边人西市政务。听到外边有兵器相交的声响打开门,才知有人闯入田庄。”

  萧峻平再问宋春平,宋春平也作证当时姜二爷房中并未发出呼救或打斗之声。

  很好!

  萧峻平道,“姜大人在房中未与人发生打斗,亦未呼救,而是在商量西市政务。宋颗上前舔破窗纸窥探偷听,意欲窃取西市机密。”

  西市有个鬼的机密!宋颗急了,爆豆子般讲道,“大人,末将向姜大人房中验看,一是想查看姜大人的安危,二是寻人。左武卫任老将军一生忠君报国,但其家人惨遭契丹人屠杀,只有其孙任凌生逃过一劫。左武卫将士悲痛欲绝,四处找寻任凌生的下落。末将听闻姜大人之子姜凌九岁时归京,其形容样貌与任凌生很是相似,这才心急入柳家庄一探究竟。”

  萧峻平等人闻言,都转头看向姜枫,李增奎目光里含着几分迫切。

  真让裘叔猜到了,宋颗想用凌儿脱罪。姜二爷万分诧异地问宋颗,“宋将军若有此猜疑,为何不直接询问姜某,或白日里登门?”

  “某曾两度想入府拜会,都未被准许入内。这才让某更加怀疑,迫不得已才趁夜入庄,还请姜大人见谅。”宋颗说得万分坦诚。

  这丑东西还敢狡辩,你分明就是觊觎姜谪仙的美色!

  宋春平抱拳道,“回大人。末将跟踪宋颗,他入柳家庄后先去西院捅破了姜大人之子姜凌的窗户纸,向内偷窥许久,才转到姜大人院中舔破窗纸。末将捉拿他时,他不解释反而动手欲逃。大人试想,如果宋颗真的问心无愧,他怎么不说清楚,反而急于逃走?”

  萧峻平沉下脸,“宋颗,你既已见过姜凌,为何又偷窥姜大人?”

  “我……”宋颗一时词穷,“因西院少年不是任凌生,末将想看看这孩子会不会在姜大人房中……”

  萧峻平怒拍惊堂木,先坐实罪证,“宋颗不请夜闯民宅,两度偷窥房中情形,偷听姜大人与人商议西城要务,罪责难逃!李大人,您可有什么要问的?”

  李增奎没想到萧峻平将最难启齿的一部分留给了自己,咳嗽一声问道,“本官听闻,你前日曾当街调戏姜大人,可有此事?”

11135 4299778 MjAyMC8xMS8xMC8jIyMxMTEz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10/11135_4299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