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六十五章 山河

书名:出生就被包养的龙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瑞血丰年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8:34

  “真不错啊!”

  掀起千里风暴的真龙盘旋于风暴眼中,那足以轻松抓碎一座山峦的龙爪中,握着一颗灵光内敛的灵珠。

  这一颗灵珠乍一看似乎很不起眼,但是细看之下,却能发现其内蕴含着一方浩瀚广博的小天地,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这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山河珠!”

  感受着龙爪传来的那份沉甸甸的分量感,迪亚波罗发出由衷地感慨。

  炼化帝国遗留下来的半位面只是临时起意,迪亚波罗一开始也没这方面的想法,甚至在他开始动手之后,他都没抱什么成功的希望,只是尝试一番。

  但是这份尝试比迪亚波罗预料的要好上太多,甚至可以说是顺利得不可思议。几乎没有碰到什么阻碍,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发展,甚至比他想的都要好。

  他是在得知这座半位面的时空结构,还有防御方面出了些问题,然后又感觉到这半位面与主物质界的连接点有些不稳定,所以才冒出这种想法。

  原理也很简单,反正这半位面与主物质界的连接点有点松动了,他就往着半位面送进去一具化身,然后再配合本体,里应外合,直接切断连接点。

  让这一座研究所成为完全独立于半位面的半位面,当然这种规则不完善的半位面一旦脱离世界的规则庇护,最终只有在虚空洪流冲击下破碎的下场。

  所以在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一个生灵能够将半位面与主物质界再次联系起来,充当两者之间的连接点。

  而此时的迪亚波罗就取代了原本固定的空间节点,充当海格力斯研究所与主物质界的连接点。

  不过与其他的活动“连接点”不一样,迪亚波罗这连接点随时都可以将整个半物直接当做武器给砸出去。

  当然,迪亚波罗不会这么做,将已经成型的山河珠当做重物抡砸出来,这是最糙最烂的使用方法。

  “出来吧。”

  感叹完后的迪亚波罗,轻轻一托山河珠,一人一龙的影像在这颗宝珠的表面放大,然后脱离其内显化在迪亚波罗面前。

  “席卡普,你的伙伴叫黑煞,对吧,你这次让我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说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

  “我别无所求,只求能够跟随在大人左右,为大人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此时心都在滴血的席卡普,看了一眼被迪亚波罗握在手中的龙珠,那本该是他的才对,可如今却成为这位存在的掌中之物。

  但虽然心如绞痛,可他的面上却丝毫不显,反而露出一副敬畏仰慕的姿态。

  因为将心比心,他感觉自己在得到了如此天大的好处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将所有的知情者灭口,以免走漏了风声。

  毕竟继承已经覆灭的帝国遗产,在那些现存的帝国,还有那些诸神的眼中,都是一件比较犯刺眼的事情。

  “不错,有觉悟!”

  看到这家伙都不用她开口,自己主动给跪了,迪亚波罗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但是点头之后,迪亚波罗突然也就有点别扭。因为这家伙今天这么轻松地就给跪了,那么这未来的某一天,如果他面对更强的存在,这家伙是不是会临阵倒戈,当个三姓家奴呢?

  唔,这是以后的事情,与其担心下属的忠诚度,倒不如关心一下自己的力量,只要拥有足够的力量,即便是心思再多的家伙都不敢炸刺。

  而在得到南部海域,势力最为强大的海盗王的投靠后,迪亚波罗就在这位海盗王的带领下,挨个拜访了这片海域的传奇生物。

  因为这片海域没什么像样势力的缘故,被他拜访过的生物要么乖乖挪窝,要么就低头做小,如若不然,就化作一堆高等素材与顶级食材。

  而在海面上这么游走一圈之后,迪亚波罗在海洋上的地盘基本上就划得差不多了,虽然都是他自己单方面确认的,但是想让周边的势力承认倒也不难。

  而做完了这些的迪亚波罗就将目光投向了罗迪尼亚大陆,他想将自己的力量辐射到陆地上。

  这是他在一开始给圈地盘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事情,他特意选了毗邻最为混乱的大陆南部海域作为自己的根基之地,其目的嘛,就是打算在海上立足后,方便将爪子伸进大陆上。

  ……

  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金色的太阳肆无忌惮地释放着澎湃的热力,似乎要将大地上的最后一份水汽给榨取干净。

  “水……我要水。”

  低矮破旧,风化异常严重的石屋中,一名皮肤黑瘦,身形干瘪的老人眼巴巴地望着屋外,等待出去打水的儿子归来。

  这里是罗迪尼亚大陆南境百国最为干旱缺水的地区,在这里,一切可以饮用的液体都可以成为最硬通的货币,干净的水比黄金都要珍贵。

  因此,在奥利弗公国,水资源的争夺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惨烈。如果摄取不到足够的水,在这种高温炎热的天气下,人甚至可以被活活渴死。

  “妈,我抢到水了。”

  在老人期盼的目光中,一名身材干瘦,但四肢强健有力的小伙子抱着一个瓦罐,风尘仆仆地闯进石屋中。

  在这名青年那劣质服装上,有着极为刺眼的鲜红色。浓郁的血腥气缠绕在他的身上挥之不散,而在他的腰间,一柄残留着血迹的弯刀,随着他的跑动在他的腰间晃动。

  “阿达,你又杀人了?”

  看到自己儿子这幅模样,老人的神色顿时就变得紧张起来。

  “没有,就是打了一架,发生了一点小矛盾。”

  青年说着毫无可信度的话,语气中满是不在乎。

  “那你受伤没有?”

  等青年来到身边后,老人就伸出干枯的双手在儿子的身上摸索着。

  “没有,他们的刀没有我的快。来,妈,喝水。”青年将手中的瓦罐递给连舔食嘴唇的力气都没有的母亲。

  “你先喝,你喝够了我再喝。”

  “不用了,我已经喝饱了。”青年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

11131 4299706 MjAyMC8xMS8wOS8jIyMxMTEz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09/11131_4299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