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章 晶翼天使

书名:出生就被包养的龙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瑞血丰年 更新时间:2021-02-23 22:50:10

  “你要把这把刀给我!”

  迪亚波罗并不是惊奇于这把刀的威力,虽然这柄刀上的煞气确实不错,算得上是一把好刀,但完全不入迪亚波罗的眼,真正让迪亚波罗惊奇的是这把刀的材质。

  这柄兵器是用名为耀阳炎金的顶级金属锻造的,而耀阳炎金在迪亚波罗的传承记忆中,是神灵用来锻造主战神器的神性金属,其珍贵之处,自然不用多言。

  就他手中那一小片,若是拿到主物质界,啧,卖肯定是不可能卖的,拿这种东西换金币,纯粹就是脑子有坑,寻常存在得到了,可以拿去换取一些难以获取的东西。

  例如王国的贵族爵位,帝国高等学院的入学名额。当然,没有相对应的实力,最好不要泄露自己持有这种神金,不然必会惹来杀身之祸。

  “这把刀自从上一任主人逝去后,就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主人,没有人可以激发它真正的力量。”

  听到迪亚波罗的询问,唐瑾的脸上露出了感慨与缅怀之色。

  “所以我现在激发了这柄刀的真正力量,你就将它送给我?”迪亚波罗将手中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长刀挥舞了两下,长刃所过之处,在空中留下了经久不散的金色光痕,绚烂辉煌。

  “这是一柄斩鬼之刀,能够斩断恶鬼那扭曲的不死之力,但是只有太阳之火燃起的时候才有这种效力,这样的刀自然是留在您这样的人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放在匣子中不用,只是一块废铁罢了。”

  迪亚波罗笑了,其实,想要激发耀阳炎金蕴含的力量根本不难,只有黄金级以上的力量就可以了,而且这种金属其珍贵处除了其本身所蕴含的力量,还有对炎属性力量的无限制加持,正是因此,才能被神灵当做锻造神器的原材料,成为最珍贵稀少的材料。

  “既然如此,那我就厚颜收下了,我一定用这把刀斩杀更多的恶鬼!”

  迪亚波罗说出应有的常年话,而后,将这柄耀阳炎金锻造的长刀收入鞘中,说出应有的场面话。旋即就消失在了原地。

  “神秘的穆先生,愿您能斩尽世间恶鬼!”

  看到瞬间消失的迪亚波罗,拥有一双异于常人的妖异紫瞳的少妇望着夜晚静谧的城市,发出祈愿。诚然,在短短几天的相处中,她在这位穆先生身上发现了有很多不对劲之处。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不是噬人的恶鬼,而是与恶鬼为敌的斩鬼者,那么,她就可以装聋作哑,无视他身上的那些异常,甚至将祖传的斩鬼之刃赠予。

  “真是疯狂的女人!”

  黑夜中,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跳跃前行的青年手持长刀,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发出一声感叹。

  虽然对方长得清丽脱俗,那双紫瞳更是清澈透亮,举止端庄优雅,即便是生气也是保持着微笑。

  但是迪亚波罗却能够感受到对方在那前端的面孔下燃烧的熊熊怒火,还有那一份针对恶鬼的憎恨与疯狂。

  那女人通过那什么离谱的嗅觉感知天赋,在他的身上感知到了他与鬼王所发生过的战斗,因此他没有可以伪装,举手抬足间表现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怪物,她也毫不介意,没有畏惧,甚至更加精心服侍他,根本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甚至她都不在乎她领养的那些斩鬼之裔,原先的迪亚波罗还以为她是一位大公无私的圣母,但是现在看来,她领养那些孩子带着很强的目的性。

  她期待着这些孩子能够跟他们的父辈先祖一样,拿起刀刃,与残害人类的恶鬼战斗。这样的行为,迪亚波罗不做任何评价。

  “不过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耀阳炎金这种神金?”

  在城市中穿行的同时,还打量扫荡周遭景物的迪亚波罗也感到疑惑,原本他以为自己对这世界有着初步的认知,现在这一柄由耀阳炎金打造的长刀切肉让他陷入到了疑惑,让他眼中的世界蒙上了一层面纱。

  因为即便是在主物质界中,耀阳炎金也是属于最顶尖的材料,即便是诸神也并非每一位都持有这种级别的金属锻造而成的神器,一些神祇可是两袖清风。

  这种神金在迪亚波罗的传承描述中,只有世界级绝地中才有可能孕育,而他如今所处的这世界,无论如何都怎么不像是能够孕育出这种材料的大世界。

  “还是我太武断,过早下结论了,不过这也说明这世界很有探索的价值。”

  迪亚波罗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刀,虽然一开始与那位鬼王的接触也略微有些风险,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他到手的好处确实不少。

  而这也说明他再次穿越世界的决定是对的,如果只是呆在罗迪尼亚大陆的边陲小城中,老老实实地伪装成一名领主,收集冒险者的灵魂,绝对没有如今这样的收获。

  “得找个时间消化一下那些命精了,虽然杂质有些多,但是胜在量大,应该能让我的实力有一个飞跃的提升。”

  因为不是太了解如今所处的世界,所以迪亚波罗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很容易完成的短期目标,而定下目标的同时,迪亚波罗也找到了他所感应的异常生物。

  “恶鬼,找到了。”

  迪亚波罗有点小期待,因为获取世界信息不光是听本地土著描述,还要自己亲自去感受,因为局限于认知,还有观察外界的方式,即便是本地土著获取的信息不一定全面,甚至还有可能是虚假的。

  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街道上,一位身姿高挑,身材曼妙,穿着充满诱惑的露背短裙女人行走在大街上。

  而她这妖娆性感的装扮引得街边的雄性们纷纷回头,一些闷骚地不好意思多看,但也是频频回头,而一些胆子大些的,则是一直盯着看,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才念念不舍地收回视线。

  但夜晚的黑暗是最能够激发人内心深处邪恶欲望,被夜色笼罩的城市中,有三三两两的人开始尾随到这名妖艳绝美的女人身后,目光贪婪地打量她曲线玲珑的身躯。

  而的女人则似乎对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的恶狼毫无所觉,在街上踩着恨天高,浑圆的臀部随着她的走动一扭一扭地吸引着身后雄性的目光。

  “呵!”

  没有回头,在大街行走的女人发出了一声轻笑,似乎是满意了,她转身就朝着街道边一个显得极其阴暗的小巷中走去。

  而这一举动顿时让尾随他的某些人大喜过望,心中的阴暗欲望顿时被激发出来了,一些胆大之人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了丑恶的淫笑,然后跟了上去。

  哒!哒!哒!

  坚硬的鞋跟踩在坚实水泥地面的敲击声极其有规律地在小巷间回荡,而随着逐渐远离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一些跟上来的男人顿时就按耐不住了。

  “喂,前面的小姐,等一下!”

  有一位穿着黑背心,粗大的胳膊上刺着纹身的男人喊住前面的女人,而他这一声呼喊并没有让女人仓皇奔逃,而是缓缓地转过身,露出了一张妖艳妩媚的妖冶面容。

  “有事?”

  拥有一张堪称完美的瓜子脸,五官也恰到好处地点缀其上的女人一脸冷漠,看着面前这三三两两堵住巷道一头的男人,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畏惧。

  “嘿嘿,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省得浪费时间,说个数吧!”

  寒冷的夜风吹过,但是浑身的血液却开始沸腾的壮汉饥渴的目光在女人凹凸起伏的火爆身材上游走,就像是贪婪的恶狼。

  “什么数?”女人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厌恶之色。

  “嘿嘿,大晚上的穿成这个样子,还跟老子装什么纯?开个价,多少钱可以让你赔我兄弟俩一晚?”

  黑背壮汉身旁,另一位肩膀有浓墨重彩纹身的男人顿时有些不耐烦了,而他的话也让其他的尾随者不满了。

  “不是,老哥你也太豪横了吧,就这女人的姿色,一晚上还不得七八千呢,让她开价的话,咱们哥几个可玩不起啊,反正这里夜黑风高又没人,咱们兄弟直接在这里把她给办了呗!”

  “一群没钱的屌丝,还他妈想白嫖,回家对着你们的纸片人老婆冲去吧!”

  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货色的壮汉向身边那几个人骂到,而这些人看着眼前这两位并肩而行,傍大腰圆的壮汉,脸上露出恼怒愤恨之色,狠狠地看了一眼那小巷中穿着凉爽的女人,最终还是选择悻悻离去。

  “谁允许你们离开了?”但这时候,女人开口了,这群想要白嫖的尾随者顿住脚步,脸上露出了兴奋与狂喜之色。

  “小姐,难道你想要玩多人运动?在这里?也太刺激了吧!”有人搓了搓手,脸上浮现一丝激动的红晕。

  “穿的少,在你们这些垃圾眼里就是出来卖的吗?”女人微微低下头,这让月光照耀不到她的面容。

  “难道不是?”

  “一群蠢货,我穿成这样是为了捕猎啊!”一声低沉的叹息,伴随着一道道蓝光闪过,血肉被撕裂的声音响起,

  两名壮汉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背后有一对冰翼展开的女人,此时的他们感觉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会任由他们蹂躏的弱女子,而是一头恐怖的要择人而食的巨兽。

  浓郁的血腥味让两名壮汉回头,刚刚没钱还要白嫖的人此时都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胸膛,但是他们的指缝间仍旧有粘稠的鲜血液滴落。

  “你们这群被欲望支配的可悲渣滓!”

11131 4248513 MjAyMC8xMS8wOS8jIyMxMTEz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09/11131_4248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