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63 小心眼儿

书名:小王妃她甜又横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侧耳听风 更新时间:2021-04-08 17:47:12

  黑漆漆的,一些深居此处的‘住户’因为外来的侵扰,它们发出惊恐的叫声,一时之间这深山老林里热闹的不得了。

  车马只能停于此处了,无法再向前。

  不过,这里就是之前取土样的护卫进山的路,眼下,他们还有一部分人在山里等待与大部队会和呢。

  阿罗用披风把鹿元元裹住,兜帽也扣上,细心整理了一番,这才把乔小胖手里的食物拿过来,塞到鹿元元手里。

  “赶紧吃,依我看,他们今晚是不打算休息了,这就要进山了。”阿罗说,倒是没顾着自己吃,一直在照顾着鹿元元。相比较之下,她的确要比乔小胖更细心些。而且,也更因为阿罗在,乔小胖这会儿也只顾自己了。

  “都着急,看得出来。”也不燃火把,她刚刚还抓了泥土。这会儿把食物往嘴里一放,她都吃出了土味儿。不过,好在是这山里的土也不脏,就只是土而已,吃了就吃了。

  “看起来,那阎将军还打算再接着护送一段路,没有走的意思。”乔小胖说道,嘴里有东西,说话也含含糊糊的。

  一听这个,鹿元元就笑了,那她是十分欢迎的,进山冒险还能有这种好事,再危险也无所谓了。

  “瞧你乐的,这么黑,老子都看见你的大白牙了。”乔小胖轻嗤一声,下一刻又笑了。有阎青臣这么个正常男人在,长得又俊俏,可不比卫均这阉人迷人多了。

  卫均这阉人目的不纯,长时间的在鹿元元身边晃荡,别的不说,他可以说是这一群男人里头长得最直溜的那个吧。时间长了,难免鹿元元想不开。

  这阎青臣来了,让乔小胖放心多了,最起码,有这么个条子正的在,鹿元元也不至于真会眼瞎。

  “是啊,你高兴了。”阿罗扯了扯她头上的兜帽,笑道。

  吃光了东西,填了肚子,她这速度不算太慢,毕竟也不想拖人后腿。

  而前头,都已经商议好了,并且,准备出发了。

  此行,鹿元元是最为重要的,因为需要她的鼻子,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走错。

  朝着前头走,穿过人群,她走过来,大家也都给她让路。

  一直到了前面,这主要人物,可不都在这儿嘛。

  “咱们这就出发?”眼睛看不见,但是鼻子闻得到啊,准确的走到卫均身边,前方五六米开外,就是阎青臣。

  垂眸看她,这黑咕隆咚的,她明显看不清楚他,但是他能看清楚她啊。

  “还能撑得住?”他问,主要是这路上一直没停,如今要往山中行进,那肯定是不得休息的。

  “还成。这一路跑的是马儿,又不是我,不累。”鹿元元摇头,仰脸,其实能找得到他脸在哪个位置。

  只不过,看不见他的表情罢了。

  但鼻子好用,看不看得见也根本无所谓,通过气味儿就能知道他心情几何。

  “好,那便出发吧。”确认了她状态不错,那就不做停歇了。

  “嗯。”点点头,鹿元元就把脑袋一歪,要往前看。这看的是啥,不言而喻,对于她来说最香甜的那个,就在前头呢。

  卫均转身,也不再搭理她,不过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转过身后就挡住了她,让她再歪头也看不见前头。

  当然了,其实鹿元元本来也什么都看不到,她用的其实是鼻子。只是身体脑子都会配合鼻子,在找谁的时候,自动的就看过去了。

  呼吸着,花树的甜香覆盖了奶油巧克力的味儿,鹿元元就知道是被卫均给挡住了。

  算了,挡住就挡住吧,正事要紧,她又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和他扯那些有的没的。

  全员无任何问题,那么当下自然是出发,眼下走的是之前进山的护卫行进的路线。而且,即便是距离有些远,但他们所在的也并不是长岐山深处。

  这长岐山啊,太大了。

  就如之前那些盗墓的所说,这世上许多的风水宝地他们都动过心思。但动过心思,跟真的身体力行是两回事。

  就长岐山这地儿,外围他们可能刨了,可深处,他们根本无法进去。真有胆子进去的,也是有去无回。

  队伍出发,前方有八个护卫,外加阎青臣以及他手底下的亲兵。

  他留下了一部分亲兵在车马队伍所在的地方看守,一部分出山返回大营。

  而他自己,则带着最得力的手下,与采星司众人同行。

  这长岐山说起来也是边关守卫之地,当然了,军队一向都是在边缘巡视,进山这种事少有。

  鹿元元就与卫均同行,基本上走一段路,她都会弯身抓一把土来闻闻。

  这土啊,其实与之前护卫送回去的土样没什么区别,相似,但又差了一点儿什么。

  阿罗始终在她身侧,乔小胖在后面,黑乎乎的,伴随着虫鸣和偶尔的鸟叫,说实在的,若不是有这么多的人在,这地儿可待不下去。

  “土如何?”她又弯身取土,待得闻过了把土扔了,走在她前面的人忽然问道。声音不大,但还是那样沉静。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中,莫名的让人生出安全感来。

  “和之前一样,相似。”鹿元元回答,一边拍着双手,把手上的土屑拍掉,不过肯定进指甲里了,她都感觉得到。

  “莫急,咱们此时才走在边缘而已,长岐山如此大,须得耐心。”阿罗始终牵着鹿元元的一只手,劝慰道。

  “有我家阿罗在,我这心里的确是有底多了。对了,你离开了青溪城,那一摊子事儿都交给小林了?”还没顾得上询问青溪城的事儿呢,倒是当下两腿忙碌,可别处都闲着,不由问道。

  “嗯,他有能力,这些日子和城里的那些人打交道,有时候我都觉着佩服。”阿罗说,可见小林是让她放心的。

  “虽是个读书人,也没什么功夫,可读书人啊,并不是都迂腐的,有的脑子瓜聪明着呢。”鹿元元点点头,小林是个较为靠谱的人,别看年纪不大,但行事还是很稳重的。

  “还需要历练。”阿罗说,也在理。

  “你不在城里了,留下他一个人,可不就历练了嘛。”不用着急。

  行进的路逐渐开始出现下坡,这种下坡极为陡峭,看不见,可是感觉得到啊。尤其树木如此茂盛,居然还能从下头往上吹风,发丝都飞扬了起来。

  这就不太友好了,鹿元元觉着眼下自己只要一屁股坐下,就能一溜烟的滑下去,天然巨型滑梯,不过如此了。

  阿罗紧紧拽着她,除却她这不会武功的,以及在后面的钟秦,其他人都十分轻松。

  但鹿元元认为,她和钟秦相比较起来,算得上是老大难了。

  为啥?因为人家钟秦瘦啊。谁带着她都不会觉着太过困难,就那么点儿骨头和肉,单手就能拎起来。

  自己就不一样了啊,一身的肉,可是苦了阿罗了。

  甚至,鹿元元都想给阿罗道歉,但风不断的从下往上吹着,她眼睛都开始睁不开,更别说张嘴说话了。

  一脚踩在了被踩踏过的草上,那草被踩得汁水都流出来了,可好,她踩上了就直接往前滑,整个人向后倒。

  阿罗紧紧拽着她的胳膊,她这一倒,她立即把手往上提。

  她功夫好,劲儿也大,这么一提,倒是提得上来。可是,自身下坠,全部的压力可不都聚集在那条手臂上了。于是乎,鹿元元就发出了一声不可遏制的惨叫。

  她这惨叫就跟那乌鸦叫唤一样,只发出一声‘嘎’,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前头的人朝后伸出一只手来,轻松而准确的抓住了她的腰带,直接把她给提起来了。

  一瞬间而已,她就跟什么树叶似得,身体四肢完全不可自主。

  稍稍向前踉跄了下,但好在阿罗还拽着她呢,总算是把她扯得站稳了。

  “多谢多谢。”可是吓了她一跳,这种坡度,她若是倒了,一路往下哧溜,得把前头的人都撞翻。

  当然了,此画面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她是把前面的人各个都有功夫在身的事儿给忘了,人家哪会像她似得控制不住身体。

  “收好自己的腿,你踹到本王了。”言下之意,没被她一脚踹翻,已经是幸运了。

  无言,她踹着他了?她没感觉,一瞬间发生的事儿,她都记不住了。

  “抱歉王爷,我会看好她的,不会再误伤王爷了。”阿罗开口,可以说是很冷淡了。

  原本拽着鹿元元手臂的手转而圈住了她的腰,手臂收紧,可以说是丝毫不松软,那臂上的肌肉都硬邦邦的。

  安全感立升,鹿元元都忍不住想伸手摸摸阿罗的肌肉了。

  身后,乔小胖动手,把自己的腰带卸下来,然后扯开鹿元元的披风,将自己的腰带顺着她后腰的腰带穿过去。

  一扯,两端都在他手里了,缠在了腕子上。

  “双重保护,元元姐放心的走,你把前头的人都踹飞,老子也能把你拽回来。”他故意声音大,又有点儿凶,就是说给卫均听得。

  所以说,这阉人就是阉人,到底不是男人。心眼儿小的,跟芝麻差不多。不就是踢了他一脚?又不是故意的,生什么气?

11120 4282505 MjAyMC8xMS8wNS8jIyMxMTEy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11/05/11120_4282505.html